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第一章]
王藏文集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一章


   
   
   
   

   
   一棵亮晶晶的柳树,一棵水灵灵的山杨,
   一眼随风摇曳的高高的喷泉,
   一棵挺拔却在舞动的树,
   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
   前进、后退、转弯,
   但最后总是到达:
   ——摘自帕斯:《太阳石》
   
   一
   
   无数条河流都是一条河流
   无数具肉体都是一具肉体
   剪接的生命蹲坐着
   一块巨石上的经文爬行着
   夏日的雨水浑浊,山林里鸟儿哀鸣
   极端的故事艰难迁移
   混入原始的部落
   唇齿不清的历史河道中
   一条河流被迫远行,如病入膏亡的龙
   厌倦举手投足,却拴系一根铁索
   等待洪水,等待那催人性命的手谕
   观念陈旧宛如茅房披星戴月
   蒲公英的飞絮
   野百合的孤寂
   红玫瑰的妄想
   废墟拼贴着一道炫目的彩虹
   金瓦琉璃浸透时空的污水
   
   一切都有一个隐秘的背景
   寻欢作乐的殿堂
   开放朵朵恶的奇葩
   背景的农庄中,男孩子正在劳作,发育
   成长。习以为常的场子刀起血溅
   阴阳人的朝霞
   免除精血的太监正接队进入宫廷
   他们拥有把成批阴唇渐封的姐妹送进御房的资格
   锥心的疼痛,见红的眼睛,汗渍的卧榻,单身的苦守,手指的穿插……
   周而复始,奴隶与牲畜的生命
   
   排泄与排泄共处
   历史成为历史的骗局
   左一道又一道的语言机关
   茶余饭后的时间陷阱,文武百官的暗算
   写满春江花月夜的屏风
   把屈原的天问吹飞,把独钓的渔翁固定
   白鹭裹着一个朝代的寒冷
   在落日的余辉中飞向古老的诗篇
   鱼的鳞片历历反光
   五斗米大都折了腰
   朵朵野菊穿成黄昏的花圈
   绝句律诗在为一段历史的天空悲叹
   落叶裹好风的外套
   与税吏的棒子纠缠
   又一阵呼喊试图发泄生之苦楚
   却抵挡不了上吊投胎名门旺族的冲动
   富贵人家的理想
   挽回不了的帝国雕栏
   在陈胜吴广的子孙混战中再度弥合
   路有冻死骨,屋有饿死鬼
   吞噬尽忧患文人的哀思与同情
   范仲淹再次以妥协而收场
   没有另外的天眼从彼岸眺望
   合理的带血的匕首逼死嵇康,谭嗣同
   手足相残,嫂子弟媳的阴道同时容纳同为兄弟的阳具
   
   黄里带黑,黑里带紫,绿红相间,色彩斑斓,形状各异的野花
    不断沉浮
   迂回
   流动
   
    黑蛇的尾巴朝向自己的毒牙
    黑蛇的蛋里
    黄祸成长着
    直到黄祸长成历史巨大的尾巴
   
   一条长河的确漫长但不觉得长
   一种矛头永远都是矛头
   一种叙述有着相同的基调
   面具只有挨着面具裸舞
   尸体只有挨着尸体堆砌
   乐器 翡翠 大小的宫殿
   显得孤单的意象刮起急速的旋风
   挑箩筐与背竹篓的少数民族离中原很远
   他们讲着少量的话
   陡峭的山路放牧着节气的牛羊
   下马来吧,篝火边的少女已露出白净的皮肤
   月亮的阴影移上祝英台的乳房,贾宝玉的自慰有条不紊
   潮湿的乳白为动作的暴虐紧张
   林黛玉被梁山伯持久意淫
   这仅仅如南柯一梦
   炊烟弥漫的秋天说来就来,孔雀真的无处飞了
   自挂东南枝的星光融入涨潮的银河
   就这样定位一生的石头
   曹雪芹一把辛酸泪
   悄然葬
   花
   漫天的花如漫天的雪
   一个春天就是一个冬天
   花,雪,血
   展开相同的本质
   
   一条长河的确漫长呵,叙述已经跟不上
   一种叙述沉重呵,真不知该怎么抒情
   
   让不留痕迹作案的刀客沉醉
   让不了了之的霸占土地、强夺民女的事件大胆留痕
   让一天晚上同时失贞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三寸金莲们
   怀上未来的状元郎吧
   让哭泣的历史的嘴
   失真的羔羊拥有血色的黄昏,曲折的筝曲
   让锦书被灰毛的水牛驼向天际
   河流的拐弯处
   山峰伸出一只宿命的手
   鸿雁的阴影下
   满山的坟丘收回光线的精液
   让风中的预言,在重力的作用下埋下火种吧
   
   二
   
   卜卦者闭紧沉重的眼睛,迟缓的拉着胡琴
   他在动乱的尘世做到胸中有数
   缺胳膊少腿的逃兵
   抓不住玄奘西行的步伐
   火焰山烘烤着星辰
   被箭射中的流星,不能幸免于难的寓言
   扑打翅膀的皇后
   终被阎罗王的助手一笔剖开胸膛
   秋收的时节,女人用下半身进贡朝廷
   男人独守空房
   一群麻雀跳上树枝,跳下树枝
   像摇钱树开花,碎银子撒落一地
   聊斋艳谭,狐狸精们拔去自己的丝裳
   露出高耸晃动的乳房
   潘金莲是这里的会计
   武大郎被拨了皮肉
   他打虎上瘾的弟弟现沉迷 短暂的射精
   一百零八座梁山,统统归入政府粮仓
   山不在高,服从君主就行;水不在深,归顺地主就灵
   歌舞升平,摇摇欲坠的睾丸如同玉玺
   经不起诸葛亮的满肚计谋及山野草民的一丝风吹草动
   野蛮的洞穴危机四伏
   语言顺应皇亲国戚的情绪
   火把的蓝色火焰小心的跳动着
   猫头鹰的眼睛渗出光的泪水
   瘦弱的枝桠上,一弯新月沉沉地倒挂
   偶尔有几声咳嗽
   使深远的夜空动弹了几下
   
   一条河流是无数条河流
   一具肉体是无数具肉体
   
   纣王烧红铜柱
   大禹避开性冷淡的配偶
   在治水中找到了快感
   愚公的子孙从早到晚挖大山
   感动不了天帝,却为当今皇上开辟了新疆域
   鲲鹏展翅飞不出天的锅盖
   蚂蚱成群接队生产
   女娲没找到那块顽石
   太多的舌头已被割除,疯子还在胡言乱语
   他的想象在白雾的山冈浸透露水
   一个身影站立峰头,吹着国风
   前见古人辛勤如驴,后见来者血汗淋漓
   动人的故事被史书省略,留下杀人英雄
   片段 单一的人名 大同小异的生命
   寡人 哀家 爱卿 公公 殿下 罪臣 爱妃 爱犬 奴才 奴婢 工具 玩偶
   陛下 娘娘 ……万岁万岁万万岁 千岁千岁千千岁……
   
    诛 纯 某 奉
    连 属 某 天
    九 乱 某 承
    族 臣 罪 运
    钦 贼 大 皇
    此 子 恶 帝
    遂 极 诏
    将 罪 曰
    其 恶
    斩 滔
    首 天
    示 罪
    众 无
    抄 可
    家 恕
   罪臣接旨
   谢主龙恩
   万岁万岁万万岁
   
   清泉缓缓流过花岗岩,带着水底的婵娟
   松林守着黑暗,发春的野鸡尖叫几声
   岁月的硬度依然
   绿林匪徒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大声吵嚷
   乌鸦叼走豹子胆
   林冲,李逵,鲁提辖联手既开酒店又开酱油铺
   吓得成吉思汗的大雕不从他们的头顶飞过
   月似弯弓,对影射三人
   蜀道上举步维艰的太白
   生下阳痿不举的儿孙跌跌撞撞但不吟诗作赋
   呈送谏见的文人至死不识庐山真面目
   骄奢淫欲的大小官吏还想再活五百年
   凝结的语言
    扭
    曲
    着
   身 子
   现实走不到理想的地盘
   人间的回报越来越少
   寡妇苦苦等待着,她的祈求翻越天狗的柔情眺望
   战场的硝烟组合不成爱人的脸蛋
   崭新的黎明,躺在庄稼地里疗伤
   臭鼬喷出黑色的气体
   死鱼眨着白眼
   一群山鬼对人类的世界充满困惑
   隔山的情人,在死海的涌动中结成伉俪
   月下老人已不过问情事
   悟空驾着浪漫主义宣言
   紧箍咒将其
   打
   下
   云海
   苏轼询问:明月几时有
   僧敲月下门 无人回应
   僧推月下门 无人等待
   一场大雪中的巫婆跑进深山老林,对着浓密的山神树耳语:
   世道不太平,世道不太平,好人活不长啊
   
   
   三
   
   俯冲的姿势
    山鹰带来远古的号角
    一具具腐臭的的尸体被蛆族占领
    被图腾暗中圈定的狼群
    反复擦拭复仇的白牙
    被野蛮宫廷玷污的伤痕累累的民族与文化
   如粪池中的黄金
    这是一条被扭曲的长河
    这是一锅王朝的馄饨
    暴力与奴役是不变的作料
    远去的骆驼与马帮
    不见黄河之水天山来
    飞天的仙女落红满地
    丝绸之路 茶马古道
    蓄意待发的秦始皇陵兵马俑
   曹操、董卓 、刘备、关羽、周渝、黄盖 、孙权、刘禅……
   权谋、暗算、毒计、砍头……
   张灯结彩 敲锣打鼓
   爱被孤离
   没有罪恶感的人们
   在罪恶与恐惧中求生
   
   一个光点时亮时暗,梦中的枕头
   凝固,变冷,融化
   
   一盘棋局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未瓜熟蒂落的爱情,冬眠于地底的癞头青蛙
   服从季节的调控
   孟姜女哭倒自己的长城
   他人的砖头掺和骷髅 血浆 诅咒
   随着赢政颁布的特急密令
   淋巴结般的烽火台风烟四起
   焚书坑儒,素王之道在狼腹深处不见天日
   三纲五常为高铸的断头台不断送去
    新鲜的思想和头颅
   塞外雪纷飞,车过留痕
   窦娥已等待了三天
   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人比黄花瘦
   李商隐曾经沧海难为水
   终生等不来在地愿做连理枝的春梦
   与白居易同是天涯沦落人
   驿道的酒旗,内心的冷酷
   耐不住朝代的寂寞
   铁马冰河入梦来
   慈禧的长拇指划破颜筋柳骨
   江面点点白帆,送不去慈母手中线
   唤不来游子早夭的魂魄
   十大酷刑,十大淫具
   比不上八国联军偷去的火药,送回的弹头
   支支大烟缭绕瓦砾城墙
   嗬,地道的中国烟枪
   林则徐睁开眼睛看世界
   老泪纵横
   
   黄里带黑,黑里带紫,绿红相间,色彩斑斓,形状各异的野花
   不断沉浮,迂回,流动
   无数条河流不言不语
   无数具尸体狂乱不止
   消化不良的蜥蜴
   死亡的长安大街
   吐着白沫
   满地的沙石呕吐物
   无人清理,呼吸与呼吸相互制约
    整座
   
    物质的宏大建筑,瘫痪为繁乱的
    木头
    尘屑
    历史的
    情
    绪
    跳 跃 着——飘 荡 着
   
   像暴雨欲来蚂蚁快速摧毁的茅屋
   像长城的砖石连续飞旋,重组冷漠的肉末
   像方言土话不断唠叨大千世界的轮回
   像着火的古树根须在红艳的半空无声燃烧
   像野兽的眼睛流出眼眶,流出象形
   像涉江的楚歌,让陌生的河流变得熟悉
   像脱落光羽毛的火鸟,依然单调的飞翔
   像深井里的倒影,寂寞的向着狭小的天空招手
   像多种文字秘密的杂交,思维的曲线富有节奏
   像打破惯例的嘴唇,在伤痕的酒杯口停顿
   像祭坛的香烟渐起,有人临死前再三告戒家人:
   家祭无忘告乃翁
   岳飞打张飞,子报父仇
   黄河此时向世人宣布绝经的讯号
   骚客侠士马上如热锅上的蚂蚁
   找不到依附的黄鹤
   无边落木萧萧下,滚滚长江不见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