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故园●黑砖窑]
王藏文集
·自由飞雄!左起/前排:向莉、林潇、胡佳 ;后排:朱日坤 、张建俊、戈平、
·李海、王荔蕻、胡佳、王藏、曼殊和上等佛弟子一起声援郭飞雄!
·自由亚洲电台:民间成立公民观察团声援郭飞雄
·自由亚洲电台:广州12名维权工人遭当局集体逮捕 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发声再
·大纪元:广东维权人士郭飞雄被非法关押 各界呼吁放人
·美国之音:百多位维权律师加入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自由亚洲电台:律师吁网民展现郭飞雄头像以示声援
·法广:美国敦促中国释放政治异见人士郭飞雄
·自由亚洲电台:律师二度被拒见郭飞雄
·维权网: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RFA:郭飞雄被拘一年整各地开展声援行动 广州三君子家属再上街举牌抗议
·VOA:郭飞雄妻子呼吁国际社会关注
·维权网:全国各地数百民主维权人士穿文化衫声援郭飞雄
·维权网有关【郭飞雄】专题
·博讯新闻网有关【郭飞雄】部分内容,详情请进
●已完成著作,願意出版合作者請聯繫,謝謝!
○《王藏語錄》(王藏詩歌十年精選集)
○《自焚》(長詩)
○《黑暗日》(獻給西藏的長詩)
○《坦克進行曲》(組詩選集)
○《輪回中的苦心花園》(情詩選集)
○《沒有墓碑的墓誌銘》(長詩選集)
○《追尋自由的虹光》(文選集)
○《血淚的洗禮——中國底層調查與維權親歷》
●最近更新 .诗行合一2014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70大寿,饭醉庆贺留影
·参与:诗人王藏部分行为艺术+参与活动17图
·民主中國:王藏:扯开只许州官强奸不许百姓做爱的遮羞布—评张海鹰“扫黄”创作并谈“人权艺术”
·胡佳:我和王藏陪同南方街头运动的王默与谢文飞
·巾帼英雄齐月英大姐答谢宴,帝都数十维权人士饭醉
·博讯:王藏:推特談“道歉劇”
·博讯:王藏:推特簡談雪域苦難與每個人相關
·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
·廖祖笙等:若策动谋杀的不是你中共——众评廖梦君之死节选
·希望之聲:是什麼促使上
·新唐人电视台:【禁聞】「一無所有」崔健不上春晚
·希望之声:鲍彤:刘云山“祖宗”论已过时
·希望之聲:崔建拒馮小剛不再導 春晚哪出問題
·希望之聲:民眾:各民族共同的敵人是中共
·参与:王藏: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参与:王藏:马三家受酷刑最惨重的基督徒访民朱桂芹又进马家楼(图)
·博讯:王藏:刺瞎世界的灵魂之火
·博訊:詩人王藏對於薛明凱先生父死母失蹤事件的聲明
·博訊:王藏:网友大年初二营救薛明凯母亲小回顾
·参与:强烈抗议山东省曲阜市当局卑鄙行径联署第四批185人
·转:薛明凯事件公民观察团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希望之声:浙渔船日海域失火 中共拒援引民愤
·希望之声:中共江泽民集团应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胡佳与杜峡疑论雾霾天气被警带走
·新唐人电视台:报告:北京污染严重〝不宜居住〞
·新唐人电视台:请王岐山书记针对此事出来走两步谈谈看法
·希望之声:乌克兰拟取缔共产党 50多列宁像被推倒
·参与:陕西省80余访民致中共两会的一封集体呼吁书(图)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1
·参与:王藏整编:网友“扫黄”语录荟萃2(微博版)
·博讯: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博訊:王藏:河北元氏县政府打人致残还向李学忠家投炸弹并毁粮
·新唐人電視:河北强占村民土地 投6枚炸弹炸房屋
·博訊:王藏:再《別海內博客書》
·博訊:王藏:简谈公仇私仇皆报并抗议对胡佳曾金燕女儿的威胁
·博訊:王藏:晒两封冒充唐吉田律师和秦永敏先生发来的信
·希望之聲: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两会前遭传唤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希望之声:王岐山谈韩剧 传统回归挡不住
·希望之声:中国官员表现令马航乘客家属失望
·希望之声:报告:中国是网民监狱 被指更严重
·希望之声:中国投资移民激增 冲击美签证计划
·希望之声:律师公民团被抓 更多公民前往声援
·希望之声:更多律师公民联合闯中共禁区
·希望之声:建三江前线告急 中共下令或暴力清场
·希望之声:建三江3律师获释已在返京途中
·希望之声:从中国官员频频自杀看中共体制
·新唐人電視:政協委員自曝中共文藝團體海外演出醜聞
·新唐人電視:中共警察带枪巡逻 被指国家恐怖主义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闹大了 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园●黑砖窑

   小王子:故园●黑砖窑
   
   (首发《自由圣火》)
   
   文章摘要: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作者 : 小王子
   發表時間:7/7/2007
   
    1
   
   我爱暖和的阳光
   习惯无所事事,空坐在墓园里
   我也爱黑夜里的私语
   转瞬即逝,分享着虚空
   
   远方,有个苍老的故园寂寞着
   束束刺白花摇晃着沉默
   等待那个害羞的穿着花布鞋的小姑娘
   提着新编的竹箩,哼着山调
   用柔软的手指采下一片烂漫
   
   一年四季的风啊,可曾平息水牛的喘气
   亲人远在远方的阵痛,哭泣
   
   村庄的孩子没有太多语言发问
   他们只把自己的秘密讲与微风倾听
   
    2
   
   每一天的时间张开大口
   迎接真诚的语言与祈祷
   生者与死者的残骸混杂在一起
   
   诗人,你如何分清
   何为低贱?高贵又是什么东西
   
   那些赤身清贫的血渍
   究竟怎样把活着的希望腐蚀
   
   那些发黑的汗水,是否如吊瓶里的液滴
   正缓缓注入底层的静脉
   求生的身体,是否得以安康
   得以在失去姓氏与自由的国家肠胃里断续挣扎
   
   
    3
   
   整个国家的肚皮上挺立着密不透风的癌瘤
   土壤内腑,那些黑砖窑是不计其数的坟包
   
   每一个奴隶就是一个棺材
   把自己树着抬进去,然后被同伴横着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再抬进去,抬出来
   接着抬进去,抬出来
   依然抬进去,抬出来
   还是抬进去,抬出来
   继续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进去,抬出来……
   
   抬出来,再抬进去
   用另外的尸体草草盖住
   
    4
   
   月光,公平地照耀着我们的耻辱
   离开家乡与母亲的孩子,你眼中为何填满怯懦与呆滞
   你双手抱着砖块,如大机器肚里的小齿轮
   机械地转动着脆弱而沉重不堪的童话
   
   孩子,你默默流泪是向远不可及的星星撒娇吗
   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多余的能否结成一圈美丽的免费花环
   把它挂在身旁的煤堆上
   献祭给亲爱的爸爸妈妈
   
   孩子,你的泪珠还有多少
   剩余的可想着留给自己
   把它吞咽下去,成就一副长大的模样——
   
   人的模样
   
    5
   
   母亲,衣不避体的你
   唤回你早夭的孩子了吗
   他安静地躺在煤灰里
   你想把他点燃吗
   想听听他幼小的骨头
   在火焰的劈啪作响中再喊你一声“妈妈”吗
   
   谁向冷寂的时空投进了绝望的投枪
   谁在无以言表的真相面前用尽了力气,失去了声音
   
   谁在心灵的沙漠戈壁
   用切入骨髓的苦楚
   染红了尘世的一点爱恨
   
    6
   
   阳光呵,阳光呵
   你何时能清晰照着葵花大胆开放
   你何时成为自己的主人
   挑战腐烂
   
   阳光呵,你何时再把握雷电的回响
   彻底粉碎血腥的广场,战场
   
   你看到了吗,真的清晰看到了吗
   一个又一个无辜的孩子
   倒在你高傲的背影里
   还来不及呼喊一声
   救命
   
    7
   
   故园里究竟埋藏着多少绝望而无助的鬼魂
   使得人与人之间如此陌生
   
   故园,同样显得陌生
   我连喊出这样一个词汇也胆战心惊
   
   我确实离开你的怀抱太久了
   如今我在黑砖窑里
   再次体会了你的亲切
   
    8
   
   童奴!性奴!厂妓!包身工!人贩子!监工!工头!窑主!打手!魔鬼!
   黑人!野人!饿人!恶人!痴人!妄人!呆人!残疾人!疯人!老人!小人!死人!
   黑砖窑!黑协议!黑饭食!黑卧榻!黑眼珠!黑心肝!黑破布!黑机器!黑组织!黑社会!
   倾家荡产!一无所有!有求无应!泣血流汗!四处游走!无家可归!无路可走!无处可逃!一死了之!
   头破血流!血肉模糊!拳打脚踢!威胁恐吓!棍棒伺候!伤情恶化!奄奄一息!蛆虫分尸!活活枯死!无处埋葬!
   烧红的砖头!火热的皮鞭!干硬的电棍!冰冷的地窖!尽职的巡逻!神秘的失踪!严密的封锁!全面的掩盖!空寂的大地!
   大胆地欺骗!下流地引诱!放肆地玷污!野莽地剥削!无耻地刁难!下贱地推脱!卑鄙地狡辩!残酷地迫害!无畏地吸血!狂妄地吃人!
   
    9
   
   雪亮的季节,时隐时现
   具具洁净的骷髅,在旷野上纵横
   他们上升着,如一丝幽蓝的灵魂
   
   夜幕放出翅膀,在我的指尖飞翔
   风雨从铁窗里泄露进来
   
   我梦着,梦中的我用树枝描绘尘埃
   我的眼睛是死者的眼睛
   一直盯着东方那一抹即将来临的壮景
   
   我将用一句话拯救那些纸上的罪恶
   
    10
   
   天空飘荡起消隐已久的夜歌
   一只乌鸦突然出现,仿佛要告诫我活着的意义
   
   生命被颓废的思想折腾够了
   在我面前,请放弃对暴徒的宽容
   我深知因果报应,无可抗拒
   
   罪恶理应受到惩戒,无论此种力量来自现实或是现实之外
   一种大的气息,正在我的鼻孔间展开
   
   我像是一棵野草
   早已独自远行
    11
   
   我迷失于苦难的梦魇
   独自一人,我狂饮着廉价的二锅头
   谁能给我一把王者之剑
   让我毫不犹豫且无须忏悔地取下暴虐者的头颅
   
   我清醒于心底强光的锋芒
   万马奔腾,我凝聚着山崩地裂的颠覆力量
   谁能给我一个温柔之乡
   让我醉生梦死风流倜傥不再怒火焚烧肝肠寸断
   
   众人有嗓子不敢发出声音,我却欲哭无泪欲说还休!
   
    12
   
   在世界枯寂的海洋中,有透明的晨露给予
   无可追踪的情绪
   黄昏的痛苦勾兑成美的愉悦
   
   今生我直起身躯,于生命的酒杯狂舞热歌
   万物的河流带走我的梦想,我的记忆
   
   不死之火,焚尽一腔热血
   闪烁的光环,在我虔诚的祈祷中与我
   不期而遇
   
   
   2007年7月6日 23:18 醉中含泪写就

此文于2007年12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