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王藏文集
·紫电(申有连):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魔鬼意志
·大纪元专栏:剖析马克思魔性人生及共产邪教
·黄河清:1949年后中国大陆人相食史料一览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严正学行为艺术】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严正学行为艺术】
·何清涟:赵连海冤案:并非一个人的悲剧
·《大纪元评论》
·《阿波罗评论》
·《骆亚报导》
·《辛菲报导》
·《王若望九十诞辰纪念文集》
·《袁红冰自由圣火专栏》
·《江婴自由圣火专栏》
·《何清涟美国之音博客》
·《丹真宗智自由圣火专栏》
·《严正学自由圣火专栏》
·《黄河清自由圣火专栏》
·《郭国汀自由圣火专栏》
·《三妹(刘晓东)自由圣火专栏》
·《徐沛自由圣火专栏》
·《刘自立自由圣火专栏》
·《郭少坤自由圣火专栏》
·《朱毅(祭园守园人)自由圣火专栏》
·《党治国自由圣火专栏》
·《沈良庆自由圣火专栏》
·《石雨哲自由圣火专栏》
·《傅正明自由圣火专栏》
·《茉莉博讯文集》
·《晓明自由圣火专栏》
·《李晓雪自由圣火专栏》
·《希望之声名家谈》 伍凡、郭国汀、仲维光、何清涟、草庵居士、石涛、苏明、横河、程晓农等
·《杨春光博讯文集》
·《高智晟博讯文集》
·《仲维光博客》
·《还学文博客》
·《唐柏桥看中国专栏》
·《廖祖笙博讯文集》
·《孙宝强博讯文集》
·《滕彪博讯文集》
·《王容芬新世纪专栏》
·《张嘉谚博讯文集》
·《东海一枭博讯文集》
·《力虹博讯文集》
·《唯色博客》
·《盛雪文集》
·《艾鸽文集》
·《清水君(黄金秋)博讯文集》
·张林《悲怆的灵魂》
·《黄翔博讯文集》
·《辛灏年作品》
·《郑贻春博讯文集》
·《蒋品超博讯文集》
·《老乐博讯文集》
·胡佳推特
·北风推特
·王荔蕻推特
·屠夫推特
·唐柏桥推特
·遇罗锦推特
·何清涟推特
·滕彪推特
·艾未未推特
·江天勇推特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
·妙觉慈智法师推特
·天理(陈启棠)推特
·陈树庆:我所了解的力虹和夫人董敏近况
·仲维光评中共为什么根本不可能政改
·三妹为力虹哭歌
·严正学: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黄 翔:中国当下需要的是什么?——悼念力虹兼致底层社会抗争者和弱势者
·黄 翔: 在西半球地域和青空下 藏“雪域文化”与汉“神韵艺术”
·黄 翔:翻越“地球人”思维极限
·黄 翔:在西班牙的大地上 新的21世纪人类精神视界的辽阔延伸
·黄 翔:在意大利的天空下 文艺复兴故乡精神之旅
·任畹町:就余杰、王怡白宫骗案及危害 致布施政府、德国总理、媒体、西方各国及中国民运的声明书
·袁红冰:伪类们意欲何为?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严正学案反思之三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严正学案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黃河清:刘路暗害严正学真相大白记!
·黄河清:刘路伪造并以“询问笔录”暗害严正学备细——刘害严事实之一
·严正学:刘路,你为什么要如此害我?——士可杀不可辱!
·沈良庆:余杰的道德制高点和上帝之城
·沈良庆:改良,抑或革命?——对08宪章及其主事者的异议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一)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二)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三)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四)
·张三一言:精英贵族与草根“思想对决”(五)
·郭国汀:我眼中的高智晟
·袁红冰:高智晟精神
·三妹:與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慘痛教訓
·三妹:中共从来就是铁板一块
·三妹:李慎之思想的困境
·黄河清:哭“失意文人”之首座王若望九周年冥诞
·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任不寐:二零一零(小小说,代元旦致辞)
·魏京生:2010年终评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小王子
   
   
   在北海打工期间,我在浏览网页的时候读到女诗人小蝶的一张帖子:

   
   前几天,我在街上碰巧看到城管办的倾巢出动,清理街道,有一对摆
   水果摊的中年夫妇,遭没收了货三轮和全部水果,并遭罚款100。那
   女的哭天抢地,好可怜!围观的人很多,但都不说话。我忍不住说了
   几句,没想到群众全都声援起来。经过一番努力,城管办的人把没收
   的东西从车上搬了下来,退还给那对夫妇,也没再要求交罚款了。为
   这事我乐了好几天呢!
   
   我因此忆起一事并回复她一帖:前天晚上,我从网吧出来,大约12点
   左右,街上人还挺多。我租房住的这条路每晚都摆满烧烤海鲜的摊
   位,平时走路的街道被大窝小窝的人群挤满,他们围在塑料桌边喝啤
   酒,打扑克,大喊大叫。由于囊中羞涩,我的目光没有在烧烤摊位上
   停留太久。转过头来,我看到有位头发纯白的老头,在我的视线范围
   内静静地坐着。我走近他,看到他身旁的口缸是空的。我知道他是我
   们的城市里以靠乞讨为生的庞大“丐帮”的一位成员。以前路过他们
   的时候,我经常看
   到他们的器皿里有一毛两毛的零钱──至少都有一点。而那位老人的
   口缸,竟一无所有?或许也没必要惊讶,如今的人们吃婴儿补身体的
   事情都不为奇了。人们连一个眼神也不会给一个,何况愿意逗留,还
   要弯下腰呢。当时我更多的感觉,还是有一股冷气从我心底涌出,马
   上浸透全身。我往裤兜里一摸,把一元钱放进他的口缸。他竟马上抬
   起头,象受到什么恐怖的刺激一般,连声地跟我说:“谢谢,谢谢
   您!谢谢……”然后,边流泪水边给我磕头……我第一次看到一个靠
   乞讨为生的人流下眼泪。当然,以前没有流泪的那些彻底的无产阶
   级,他们在人们施舍的刹那,也应是充满感激的,也会有嫌钱太少与
   默默诅咒的。更多的时候,我想他们有的只是渴望及没有乞讨过的人
   体会不到的莫大痛苦,也或许他们没有“痛苦”,只残余被长期的屈
   辱与恐惧麻木了的艰难呼吸,以至显示出一种近乎空白的痴呆(请原
   谅我这么形容)。那个老人大概60多岁,我对他说完“不用谢”后就
   匆匆走开了,我真的受不了别人的磕头。我的身后,依旧不断传来他
   的“谢谢”。
   
   我原打算把那首酝酿已久的诗歌贴出来,可当时回完帖子后,我再想
   不起任何诗句来。我离开了对我来说网费偏贵的网吧。回到住处,躺
   在凉席上,我想那个老人之所以如此感谢我,或许是因为整天都没得
   过一分钱,也或许好几天没吃上饭了吧。不知那一元钱能对他能有多
   大帮助。我后来离开了北海,来到贵州贵阳继续打工的岁月。城市没
   变,我真实的嗓音没变。明天呢,明天会怎样?我也想请求上苍:保
   佑我们这些,吃不上饭或吃上饭的人民。
   
   此时,我想到在我的周围,我的师长友人们及我不熟悉的海内外的诗
   人作家们正从事着的光辉壮举。他们悲悯众生的情怀与所承受的沉重
   苦难鲜为人知。他们肩负众多猜疑与打击的余暇依旧默默地从事着思
   想启蒙,民主运动;从事着对民族苦难的沉淀抒发与对生命尊严生命
   理想的热情讴歌;从事着纷繁琐屑几近“无聊”的对真相与灾难的编辑校
   对工作……
   
   在这里,我以一名中国人的身分向您们致敬,向您们的家人朋友祝
   福。而我更愿意以一名孩子的眼睛(如果您们不觉得我已搀杂浸透太
   多世俗物欲的话),对您们作深情的凝眸与记录,我的诗歌,将为您
   们吟颂,为我们的父亲母亲吟颂,为我们共同的家园与天空吟颂。不
   论我目前的嗓子是否依然稚嫩粗糙,我的呼吸与肩膀还那么微弱。
   
   我看到,祖国母亲的眼泪越发晶莹、透亮,宛如李白的月亮,杜甫的
   乡愁。我的心跳,此时回荡在东方文化那博大无边温柔如水的智慧之
   中。太平洋上方的那片云霞,正渲染我们相逢千年的太阳与土地的铮
   铮动脉。
   
   在这里,我要拒绝某些声音。拒绝那些以精神自残肉体自虐为荣的
   “前卫艺术”、“先锋诗歌”,那些死尸般卫生纸般的“零度叙
   事”,那些虚伪乏力无休无止的“献媚撒娇”,那些口水泡沫肆虐横
   行的“伪解构伪日常生活”,那些帮凶刽子手般的“摇旗呐喊”,那
   些阳痿不举不堪忍睹的“下半身贱卖”,那些萎靡不正虚浮作态的风
   花雪月胭脂口红──
   
     光线的设计,改装
     口号重新组合
   
     躺在死尸卧榻上的奸污
     喊着杀人万岁的前卫
   
     故作犬齿帮凶的自得
     欲望与卑劣的舌头
     我拒绝你们
     我以太阳的光芒照耀你们
     以大红的灵魂之火燃烧你们
   
     明天的清晨
   
     我会在一屡野花的气息中
     在爱人的优雅旷野
     栽种平和的祈祷,欢笑
     我睡在牛屎身旁
     我成为朴素的屎壳郎
     只懂得看地球上空的光亮
   
     我的拒绝是天地间的核能量
     它在废墟的天堂中
     惊天爆炸
     毁灭与复活
     在我诗句的首个汉语词汇中
   
     骄傲完成
     我继续的舞蹈
     只为鲜血滋润的大地
     大地胸膛上的亲人
   
     (2007-02-07草稿)
   
     (2007-03-18再改)
   
   
   民主论坛 上载:[2007-03-22] 修订:[2007-03-22]
   
   

此文于2007年03月3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