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王藏文集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悲歌2009》
·悲歌一曲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不要把我逼成杨佳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2009年最后一天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中国马赛曲》(组诗)
·中国马赛曲
●《飘散的情诗》(情诗集)
·飄散的情詩(2008-2009)
·飄散的情詩(2010之1)——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2)——獻給格桑梅朵
·飄散的情詩(2010之3)——獻給格桑梅朵
●《向日葵》(2010短诗集)
·向日葵(五首)
·生日悼亡曲
·月圆之夜——献给中秋之夜逝世的恩师杨春光及狱中的自由灵魂
·小诗一首献给血泊中的中国山羊们
·中国,你到底还有多少希望?!
·为《大纪元》成立十周年而作
●《草原苍凉》(献给蒙古的诗)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血色格桑花》(献给西藏的诗)
·血色格桑花(长诗)
·给自焚抗议的扎白——写于西藏“3.10”起义50周年纪念日
·以诗声援青海藏族学生抗议文革战火
·103根"心脏的骨头"—献给藏人艺术家朋友邝老五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抗议被警方强行带离居所非法软禁七天六夜【王藏行为艺术】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组诗)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黑暗日》(长诗)
·黑暗日(之一)
·黑暗日(之二)
·黑暗日(之三)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六)
●《王者归来》(王者哲学)
·《王者归来》序诗
一、严冬残梦
·严冬残梦(一)
·严冬残梦(二)
·严冬残梦(三)
●《我还在面对》(短诗2012)
·《我还在面对》(2012短诗4首)
●《京城的鬼》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京城的鬼——2013诗歌15首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2013(诗行合一 行为艺术)
·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沒有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2014
·自由写作:王藏:《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全稿
○○○○○○○○○○○○○○○○○○
●《王藏小说集》
·雪城(连载一)
·消失的光芒
《黑火》(献给红朝天国的亡魂)
焦热的夜,是黑色的火在猛烧
●寫作中
●《鋒刃上的裸舞——為自由而戰》(恩師楊春光及後現代思想研究)
●《太陽從極權東方升起——中國自由文化的復興》(黃翔、袁紅冰、楊春光等人及49後中國自由文學/思想/文化現狀探究)
●《極權主義的終結——一名中國詩人寫給地球受難者們的安魂曲》(極權主義問題研究)
○○○○○○○○○○○○○○○○○○
●《学着独立地思想》(诗行合一2003-2005)
○凌乱,或偏激——反正已学着独立了,开始记录思想了
·十七岁时的自言自语
·关注东海一枭──五四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在《中国低诗潮》的跟帖
   
   老象:应像第三部分一样具体叙事与抒情,若细节丰实些,诗意将更葱茏。
   小王子:老象的批评是一个高要求的标杆,一直使我反省着自己诗写的优劣。
   丁友星:我同意: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花岩匠人:非常好,尽管有点口号,但也比那些风花雪月的不知要好千百万倍!
   花岩匠人:此人的才气发展下去不可斗量,但愿能有人沾他的福!
   花岩匠人:独立思考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素质,胜于一切!
   小王子:您们的鼓励是我可爱的柴油发动机。
   
   在《扬子鳄》的跟帖:
   
   冯楚:
   
   想当年,牛虻和拜伦也不过如此。提!
   中国是需要一点血性男儿的时候了
   中国的邪恶物化极其权力腐朽
   是要革命的时候了
   革命之后,诗人就是灰烬
   那就让这灰尽在阴埋的天空狂舞
   飞跃和弥漫,直至伟大的宇宙
   太阳的光茫,从不照亮她自已
   
   小王子:
   
   问好。我目前更多时间是读书,学外语。也尽量浏览海外网站。国内网站自从杨春光走后,已没太多的意思。
   
   在《存在论坛》的跟帖:
   乾坤:提读小王子好激情!其中几首感觉标题太大,没有结实的内容来完成真正的填充。
   
   陶春:同意乾坤看法。激情相对于艺术语言本体的创造需要第2层或更多心灵火
   焰过滤。
   
   小王子:谢谢您们的批阅。意见收到,存在诗歌论坛有很多如乾坤、陶春、蒋蓝、谢银恩一样的有切实诗学功底与深度思考的诗人。
   
   未了:不乏尖锐和深刻的洞察:“极权主义者们/用铁链和棍棒/死套着一个民族辉煌的文化和血液/狠敲着种子的身体/窒息生命之火的气息。”个人感觉,当下的华夏儿女,沦为无耻的唯物是尊的无法无天的马列子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
   的时刻。另建议,诗中的个人抒情语调,应适当纳入凝重的现实境遇。
   
   小王子:感谢并认同您的评述:“当下的华夏儿女,沦为无耻的唯物是尊的无法无天的马列子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的确,“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的罪魁祸首不是众人所怪罪的“封建主义”与“传统文化”,而是马列极权主义!只有清算这恶中之恶,才能还中国一个真正的文化魅力及迎接她新生壮大的光芒,且能摆脱半个多世纪中国被全盘西化的命运。
   谢谢。
   
   嘉楠:言中所言,到底是哪种形式的革命呢?是意识的、观念的革变,还是真枪
   实弹?
   
   小王子:我认同著名法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先生在《改良,还是革命》一文中的所说的:“中国面临严峻的命运抉择。如果人民放弃革命的权利,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将失去美好的前途,并堕入万劫不复的社会悲剧……”
   
   文中有以下段落:
   
   “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民主政治大革命同暴力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三项原则:
   
   第一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的基本政治目的,就在于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体现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因此,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
   
     第二原则,民主政治革命将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许的一切方式,结束中共暴政的专制统治。这些方式包括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反抗共产专制的各种运作方式,也包括中国人民抗争暴政过程已经使用和正在使用的各种方式。革命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之一,就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将孤立、分散而又广泛发生的维权抗暴的活动组织起来,最终形成统一意志指导下的全民大抗争和全民大起义。
   
   第三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绝不崇拜暴力,绝不提倡暴力,但也不否定在反抗专制暴力镇压时,人民拥有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
   
   
   我诗中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革命”,首先要排除的就是毛式的伪革命。其次即面对社会和文本两种形式的革命。文本的革命即话语革命文学革命现代文化革命就是以批判现实主义为手段,彻底与党文化决裂,换之以新的话语模式及精神模式,自由文化的新模式。话语领域革命是社会变革历史前进的先行者与晴雨表。不管话语如何“犯禁”、“暴力”,但它终究是不以人的生命为代价的温柔的革命。而社会革命有着非暴力与暴力两种简要区别。真正的革命要尽最大努力避免一切形式和意义上的流血牺牲,如上所说应“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但如果前者的道义精神与人性之美迟迟不能说服对象的话,且非人性的邪恶摧残越发暴涨时,选择“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将是紧迫且正义的。中国人民面对的与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政治体制是不同的。
   
   欢迎您交流。问好!
   
   未了:“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很欣慰这样的真知灼见在传播。
   
   杨明通:对刚过去的那段历史的发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小王子:谢谢。只要我还能发出一点声音,我就不放弃发声的权利。
   
   在《北京评论》的跟帖:
   典裘沽酒:顶一下王者!形式大于内容!问好!
   猪目浪马:大作!上。
   灾星邪说:杨春光发现的“一根绳子”、“竹竿子插到底”、“101国道”都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还有很多,各位喜欢看吗?如果喜欢,我就全部兜小王子!!!!!!
   灾星邪说:"用铁链和棍棒"——发动数百万人次文棍打压磨灭无所不用其极——后文革都谁充当了打手???那些改头换面的喽罗骷髅头!!!!
   灾星邪说:小安子、小李子走了;大小管子都老实了;只有小王子又卷土重来:这一次,争取让你有来无回!
   在《他们》的跟帖:
   
   冯楚:
   
   哈哈,云南诗穴有两个王了,一个是于坚,他老了,一个是你了。看好兄弟!
   
   ……

此文于2007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