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王子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王子文集]->[《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王藏文集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川歌:谁是中国真正的杰出诗人?
·诗友诗歌中的小王子
·槟郎:关于诗歌创作答小王子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厌恶呼吸》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生命程序》的解读
·张嘉谚/杨春光对小王子作品《向日葵》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跳舞》的解读
·张嘉谚先生对小王子作品《用爪子抓破光线》的解读
·杨春光:能否打好或打起现代文化战争,这是决定中国在本世纪能否提早进入世界主流文明民主社会的关键!
·杨春光:海外与本土民运相结合突破网络言论自由禁区的最新之路
·杨春光:重谈诗歌干涉政治与反对犬儒主义写作
·张嘉谚:中国网络反极权的"个体先锋"诗歌写作
·张嘉谚:中国低诗潮(06年1月定稿版)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上)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中)
·张嘉谚:悲烈星云 长夜波涛——略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下)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在《中国低诗潮》的跟帖
   
   老象:应像第三部分一样具体叙事与抒情,若细节丰实些,诗意将更葱茏。
   小王子:老象的批评是一个高要求的标杆,一直使我反省着自己诗写的优劣。
   丁友星:我同意: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

   花岩匠人:非常好,尽管有点口号,但也比那些风花雪月的不知要好千百万倍!
   花岩匠人:此人的才气发展下去不可斗量,但愿能有人沾他的福!
   花岩匠人:独立思考是一个人最重要的素质,胜于一切!
   小王子:您们的鼓励是我可爱的柴油发动机。
   
   在《扬子鳄》的跟帖:
   
   冯楚:
   
   想当年,牛虻和拜伦也不过如此。提!
   中国是需要一点血性男儿的时候了
   中国的邪恶物化极其权力腐朽
   是要革命的时候了
   革命之后,诗人就是灰烬
   那就让这灰尽在阴埋的天空狂舞
   飞跃和弥漫,直至伟大的宇宙
   太阳的光茫,从不照亮她自已
   
   小王子:
   
   问好。我目前更多时间是读书,学外语。也尽量浏览海外网站。国内网站自从杨春光走后,已没太多的意思。
   
   在《存在论坛》的跟帖:
   乾坤:提读小王子好激情!其中几首感觉标题太大,没有结实的内容来完成真正的填充。
   
   陶春:同意乾坤看法。激情相对于艺术语言本体的创造需要第2层或更多心灵火
   焰过滤。
   
   小王子:谢谢您们的批阅。意见收到,存在诗歌论坛有很多如乾坤、陶春、蒋蓝、谢银恩一样的有切实诗学功底与深度思考的诗人。
   
   未了:不乏尖锐和深刻的洞察:“极权主义者们/用铁链和棍棒/死套着一个民族辉煌的文化和血液/狠敲着种子的身体/窒息生命之火的气息。”个人感觉,当下的华夏儿女,沦为无耻的唯物是尊的无法无天的马列子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
   的时刻。另建议,诗中的个人抒情语调,应适当纳入凝重的现实境遇。
   
   小王子:感谢并认同您的评述:“当下的华夏儿女,沦为无耻的唯物是尊的无法无天的马列子孙,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的确,“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的罪魁祸首不是众人所怪罪的“封建主义”与“传统文化”,而是马列极权主义!只有清算这恶中之恶,才能还中国一个真正的文化魅力及迎接她新生壮大的光芒,且能摆脱半个多世纪中国被全盘西化的命运。
   谢谢。
   
   嘉楠:言中所言,到底是哪种形式的革命呢?是意识的、观念的革变,还是真枪
   实弹?
   
   小王子:我认同著名法学教授、作家,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发起人袁红冰先生在《改良,还是革命》一文中的所说的:“中国面临严峻的命运抉择。如果人民放弃革命的权利,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将失去美好的前途,并堕入万劫不复的社会悲剧……”
   
   文中有以下段落:
   
   “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民主政治大革命同暴力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三项原则:
   
   第一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的基本政治目的,就在于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体现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因此,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
   
     第二原则,民主政治革命将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许的一切方式,结束中共暴政的专制统治。这些方式包括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反抗共产专制的各种运作方式,也包括中国人民抗争暴政过程已经使用和正在使用的各种方式。革命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之一,就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将孤立、分散而又广泛发生的维权抗暴的活动组织起来,最终形成统一意志指导下的全民大抗争和全民大起义。
   
   第三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绝不崇拜暴力,绝不提倡暴力,但也不否定在反抗专制暴力镇压时,人民拥有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
   
   
   我诗中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革命”,首先要排除的就是毛式的伪革命。其次即面对社会和文本两种形式的革命。文本的革命即话语革命文学革命现代文化革命就是以批判现实主义为手段,彻底与党文化决裂,换之以新的话语模式及精神模式,自由文化的新模式。话语领域革命是社会变革历史前进的先行者与晴雨表。不管话语如何“犯禁”、“暴力”,但它终究是不以人的生命为代价的温柔的革命。而社会革命有着非暴力与暴力两种简要区别。真正的革命要尽最大努力避免一切形式和意义上的流血牺牲,如上所说应“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但如果前者的道义精神与人性之美迟迟不能说服对象的话,且非人性的邪恶摧残越发暴涨时,选择“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将是紧迫且正义的。中国人民面对的与甘地和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政治体制是不同的。
   
   欢迎您交流。问好!
   
   未了:“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很欣慰这样的真知灼见在传播。
   
   杨明通:对刚过去的那段历史的发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小王子:谢谢。只要我还能发出一点声音,我就不放弃发声的权利。
   
   在《北京评论》的跟帖:
   典裘沽酒:顶一下王者!形式大于内容!问好!
   猪目浪马:大作!上。
   灾星邪说:杨春光发现的“一根绳子”、“竹竿子插到底”、“101国道”都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还有很多,各位喜欢看吗?如果喜欢,我就全部兜小王子!!!!!!
   灾星邪说:"用铁链和棍棒"——发动数百万人次文棍打压磨灭无所不用其极——后文革都谁充当了打手???那些改头换面的喽罗骷髅头!!!!
   灾星邪说:小安子、小李子走了;大小管子都老实了;只有小王子又卷土重来:这一次,争取让你有来无回!
   在《他们》的跟帖:
   
   冯楚:
   
   哈哈,云南诗穴有两个王了,一个是于坚,他老了,一个是你了。看好兄弟!
   
   ……

此文于2007年07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