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徐永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二)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
·我们来大声宣扬上帝是真的客观存在
·旧稿:北京著名民运人士何德普被抓到派出所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2012年2月写的文章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维权人王学勤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2012年3月写文章
·*********2012年3月写文章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写在“六•四”十周年时
     
     徐永海
    
      (此稿为旧稿写于1999,05,02,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在我与王丹的交往中,王丹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王丹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得。这里,我谈几件我经历过的事情。一是,山西省运城县,一个当官的儿子骑摩托车撞了一个老年农民,并打死了这个老年农民,这件事在当地没有得到公正解决。王丹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记者了解此事后,分别在国内外给予报道。在外界压力下,这件事才得到了解决。王丹说,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帮助那些受欺负的老百姓。二是,在中国,一些人因为政治原因被抓了起来,他们的生活比较困难,1995年王丹组织互助捐款帮助他们。王丹还曾委托我去看望过一些生活困难的残疾人。王丹曾想用互助捐款帮助他们,只是王丹很快被抓了起来。三是,1995年2月27日,王丹倡议和组织的《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活动,在这个活动主要谈了三个百姓利益受到侵害的案例。
    
     在我和王丹的第一次交谈时,王丹就对我说,他不仅仅要为百姓的利益做事,而且还要用合法的方式来为百姓的利益做事。在以后我与他的接触中,我深深地感受到这一点。在中国,住房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些人为国家工作了十几年、二十几年,工作了多半生,几十年来一方面在他们的工资中,即不包含买房的金额,也不包含租房的金额,甚至不包含取暖的金额,这些金额被国家截留了,另一方面,国家也没有分给他们应有的住房,他们一家几口人、一家几代人挤在一间房子里。现在他们不得不把积攒一生的钱存起来,准备买房。这样的后果是,一方面是不公平,另一方面是由于这些人省衣缩食不敢消费,中国的经济发展受到限制。1995年5月,因为住房问题,我结合我自己的情况,写了一篇广告式的短文《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王丹为此写了一段话,王丹说这种温和、合法的方式适合于我们。没想到在写完这句话的一个小时之后,王丹他就被抓起来了,几天之后,我也被抓起来了。
     
     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自己的贫穷为耻辱,因为我们的贫穷不是由于我们的懒惰,而是由于我们的劳动果实国家并没有全部给我们。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述说自己的贫穷为羞耻,因为我们述说贫穷是为了希望国家将我们的劳动果实还给我们。我们这些老百姓,我们不应该以争取自己的劳动果实为耻辱,因为如果劳动果实归还到我们老百姓手中,我们就没有必要省衣缩食不敢消费,那时中国的经济就会得到发展。我是一个为国家工作十几年的医生,在我这十几年里,全部工资加起来也不会超过六——七万元,在80年代一个月工资还不到50元。国家多年来,一直没有分配给我住房,现在取消了分配住房政策,国家也没有把截留的住房钱还给我,现在我是既没有钱买房,也没有人分我房。由于我没有地方住,我将不得不到天安门广场去露宿,还望大家给予关心。
     
     徐永海
     
     1999年4月30日
   
     附: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
   
     有些老年人身边无亲友,但又需要有人陪伴,尤其是当患有一些疾病的时侯,您可以找我。我是一个愿意陪伴您的医生,而且不收报酬,只希望您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我这样做,是因为住房困难,我愿意以自己额外的医务劳动换一个能看书、睡觉的地方。
     
     我叫徐永海,男性,60年出生,未婚,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84年至 88年在北京胸科医院为内科医生,88年至90年在北京回龙观医院为精神科医生,90年至今在北京西城福绥境医院为精神科医生,目前职称为主治医师。我的同学有一半左右在国外,在国内的也均为所在医院骨干,当然这不能证明我的水平,但总能做些参考。我的为人,现请几位朋友谈一谈:
     
   
     永海是我的朋友,也是我见到的为人最热心、最肯于助人的好人之一。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基督教那种人道主义的光辉照亮了他的生活,也使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什么是善良和无私。我相信他会忠诚的覆行一个大夫的职责。
                             
     王丹
    
     95.5.21
   
     在我们的工资中不包括住房的金额,那部分被国家截留了,当一些小单位得不到这部分金额时,这些小单位的职工就没有住房的希望,我就是如此,和父母住在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小房中。买房是个办法,但这不合理,别人不花钱能住着房,为什么我们要花钱才能住上房,而且我们的工资中不包括这部分金额,我这个工作11年的医生,就是11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住房。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用自己的额外劳动来换房住,希望大家能给予帮助,如果您和我一样,我愿意和大家做个朋友。
   来信:100032 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59号 徐永海
   电话:6032530(现在的电话:66032530 1999/3/31)
     
     徐永海
     
     1995年5月21日
     
     
     以上是在4年前写的,但是现在我同样有这样的愿望。
     
     (发表在小参考411期 1999,05,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