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徐水良文集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按]本文是不久以前,希望之声记者苏菲采访本人,而在最近发表的报导,大小标题也为记者所加。这里本人对采访录音翻成文字时产生的技术性错误,(如“超临界”术语误为“超凝结”等),做了技术性更正,重新发表。

               ——徐水良2007/11/30

   【大纪元11月27日讯】(希望之声记者苏菲采访报导)美国《网络文摘》主编徐水良先生接受采访指出,共产党从一产生,就是一种非常邪恶的势力。它的性质,是一个卖国党,它的行为,是杀人屠夫,它的腐败程度远远超过希特勒的纳粹党和斯大林的苏联共产党。徐水良先生把中国社会现状比喻为“超临界”状态,他认为:这个邪党有可能随时灭亡,它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了,它的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一)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共产党都是非常邪恶的一个政党

   人类社会以人为本,而不是以经济为本

   徐水良先生指出,共产党从一产生就是一种非常邪恶的势力。人类历史向前进,向民主和自由发展,向符合人性的方向发展。可是共产党要马列主义,马列主义是以经济为中心,而不是以人为中心,它以经济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马克思本人也说反对异化,可是他恰恰是用经济异化来反对人性、人的本质和人的其他方面,因此马克思主义一开始就是反人类的。

   他把经济讲成是决定社会的力量。经济是人创造出来的,是人决定经济,不是经济决定人,是社会决定经济,不是经济决定社会。因此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的本身,就是一种非常错误的、反动的理论。发展到列宁主义,搞无产阶级专政,搞专制,消灭一切自由民主。

   二十世纪最邪恶的反动逆流

   徐水良先生说:如果说二十世纪有什么最邪恶的东西,那就是它产生了巨大反动逆流,一个就是共产主义反动逆流,在共产主义反动逆流之下,又产生了法西斯主义,即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反动逆流,这两种逆流实际上是一股逆流,就是社会主义反动逆流。

   共产党讲共产社会主义,主张共产制度的社会主义,希特勒主张民族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两个都是社会主义范畴。共产党是一种非常左的逆流,搞阶级斗争,希特勒更左,还搞种族主义。希特勒在德国掌权,共产党在俄国掌权。两个社会主义邪恶国家,一手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这个邪恶的力量,一个是希特勒,杀了1千多万犹太人,一个是斯大林,杀了2千多万俄国人、波兰人和其他国家的人。他们一手瓜分波兰,开始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所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像历史上讲的,光是希特勒发动的,而是斯大林和希特勒联手发动的,联手瓜分波兰发动的。斯大林与希特勒签订秘密条约,希特勒入侵波兰,斯大林在旁观火。当波兰人抵抗希特勒时,斯大林从波兰东部入侵波兰,俘虏了波兰军人,并杀了8、9万俘虏的波兰军人。

   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杀人魔王

   希特勒和斯大林这两个杀人魔王比起毛泽东还是小巫见大巫,毛迫害死的中国人超过它们的总和还要多得多,现在一般比较专门的统计认为:毛迫害死中国人8千多万人,实际上这个数字可能还要多。8千多万是一个大国的概念。8千多万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比起希特勒、斯大林杀人数总和还要多一倍多。希特勒杀死1千多万,斯大林杀死2千多万,合起来是3千多万。毛泽东害死8千多万;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是1千多万,第二次大战死亡人数是5千多万,包括希特勒那1千多万。两次大战死亡人数不过是6千多万,毛泽东就害死的,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总数还要多。因此共产党是比起纳粹更加残暴,比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纳粹党法西斯更加残暴。毛泽东在人类历史上比希特勒、斯大林、比纳粹更邪恶的杀人魔王。

   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贪到这个程度、腐败到这个程度的

   徐水良先生说,中国共产党比希特勒的纳粹党、比斯大林的苏联共产党也更加邪恶,因为它不仅是杀人多,而且它还腐败。希特勒纳粹只是一个专制党,到现在没有看到有关纳粹党有什么大的贪污行为,现在共产党拼命讲它经济搞得好,但希特勒的纳粹党比共产党搞经济搞得好,它在全世界大萧条经济条件下,创造了不少经济奇迹。它靠的是纳粹党的献身精神,都深入到街道上去组织生产。可是现在中共邪党,没有一个不腐败、无官不贪,这是在苏联、在希特勒、在蒋介石时期、在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贪到这个程度、腐败到这个程度的。

   还有一点希特勒杀人是杀犹太人,它不搞卖国,它相反要搞侵略;斯大林也要向外侵略;可是中共邪党一产生就是一个汉奸党,就是它听命于苏联,出卖中国的领土,出卖中国的国家利益,杀中国人。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它都是一个邪党,它的性质是一个卖国党,它的行为是杀人屠夫,而且是比希特勒、斯大林更加凶残的屠夫;它的受贿、腐败程度都远远超过纳粹党希特勒和斯大林苏联共产党。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共产党都是非常邪恶的一个政党,它能够长期统治下去,它不灭亡,用中国人的话讲就没有天理了,就不符合历史规律了,它必然要垮台。

   问题是在于中共非常专制,它用暴力镇压一切反抗,不允许任何有反抗的组织力量存在。

   (二)中国社会的“超临界”现状

   徐水良先生把中国社会称作“超临界”状态,中国社会“超临界”状态是什么意思呢,自然科学上讲,比如水蒸气,在一定的压力下就凝结成雨或凝结成水;溶液里面比如放砂糖呀什么呀,它就溶解,到饱和程度他就开始结晶,可是在特殊情况下,由于没有结晶凝聚核心、没有有组织的结构,它的压力已经远远超过临界状态了,它的溶解点、饱和程度远远超过结晶点了,可是它没有结晶,就是“超临界”阶段了。之所以产生这种超临界状态,是因为缺乏产生凝聚的核心,缺乏有组织的结构。共产党超临界状态造成的原因,就是因为共产党把任何组织,把任何有组织的结构都破坏掉了、都消灭掉了。如果空气中大气中存在大量的水蒸气,没有凝聚核心,它不会凝结,不会结晶成雨点落下来,人工降雨就是这个原因,向天空发射一定物质,产生大量微小晶体,让水蒸气附着在上面,凝结成水滴,然后落下来变成雨。

   受中共破获迫害的危险与人数成几何级数

   共产党特别专制,任何社会,大多允许反对派的存在,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共产党却把所有的反对派、包括民运,它一定要破坏掉。就秘密组织而言,从统计学来讲,一个秘密组织,人数越多,被发现被破获的可能性,随人数成几何基数的增加。文革期间,无论什么秘密组织,秘密团伙,超过3个5个人,就可能被发现被破获,尤其超过10个人,几乎没有不被破获的。共产党统治就是靠暴力、靠对所有反对派组织的镇压,靠欺骗,来维持。

   针对有一部份人认为中国经济好起来了,人民生活也比以往不同,因此怀疑“有退党大潮和中共要灭亡”的说法,徐水良先生指出:中国的百姓自己清楚,外国人包括海外的华侨根本不明白中国的情况,几乎都受误导。其实,有时,当人们认为共产党形势稳定的时候,恰恰往往是共产党要垮台了。苏联东欧也是这样,当人们认为形势大好时,恰恰是形势非常坏。

   生活在西方社会的人们根本不了解中共那个制度是多么的邪恶、多么的讲假话,多多少少相信了一些假话的西方人,他们看不懂中国的真实情况;而华人有利益在,还有共产党的收买。像杨振宁,文革把中国搞成那样,他还大唱文革的赞歌;到了海外的华人也是这样。海外华人要发财也要依靠大陆、要做生意要讨好中共;有的人是因为有亲属在大陆、家人在国内,怕得罪了邪党回不去大陆,家人也要受牵连。

   专制政府崩溃的决定因素是时机和条件

   徐水良先生指出:“中共垮台”完全是可能的。专制政府崩溃时往往是它统治非常牢固时,中国的情况,可以讲中共政府有非常多的反对派,有89年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这个运动的规模,人类历史上,从来的运动规模,连它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光北京就几百万、全国上千万人参加了这场运动。在东德、在苏联,没有多少异议人士,包括东欧、苏联、波兰全欧洲都加起来也没有中国的反对派人数多;从苏联到东欧,也没有老百姓像中国这么反对共产党。

   大陆的军队十分不稳定。当时(89年)中国(民主)的发展情况,比东欧等好的多。好像当时苏联、东欧比中国还稳定的多。但最后先崩溃的却是苏联、东欧等国家而不是中国。所以反对派的强弱、有没有组织力量,都不是变革的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时机、条件。

   自然界、人类社会的超临界状态经常是由偶然因素造成的,它的突然变化也是由偶然事件造成的,是以突发事件来解决的。像溶剂里加一点灰等下去,全部就凝结起来,表面看是溶液,其实是超饱和状态,一般人不理解,人们多听到过“饱和”状态,空气中水蒸汽再多也是饱和状态,实际上不是,它是超临界状态。它溶液中的凝结远远超过饱和状态,比如它的饱和状态是20克,超临界可能是50克。突发事件,它的结晶是自然的、无序的、分散状态的结晶。

   超临界状态取决于偶然,用突发事件来解决

   人类社会也是这样,超临界不是普通规律的状态,往往取决于偶然因素。比如中国的6.4,当时中国的条件好的多了,比苏联的情况不知要好多少;苏联东欧表面上看也稳定的多,当时红场上只有几万人,而“89”天安门广场上几百万人,比苏联的规模不知大多少。中国的军队也不稳定的多,都在等赵紫阳下命令,但是赵紫阳没有这样做,错过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在苏联,叶利钦只是俄罗斯共和国的,而不是全苏联的领导,当时他没有很高的职位;而赵紫阳在中国是共产党的总书记,拥有最高领导权,一切情况都比苏联好,就是因为领导人态度不同、勇气不同,结果完全不同。

   赵紫阳不愿意犯罪,在这一点上我们尊重他,他当时没有犯罪,保住了良知、良心,可是他没有为中华民族立功。在某种意义上,赵紫阳没有担当起历史责任来,也是失职,有过。我说很多东西取决于偶然因素,如果苏联是赵紫阳,中国是叶利钦,那中国就胜了,苏联就败了。一个统帅不敢打仗,这个军队还能胜吗,不可能胜。所以很多情况取决于偶然因素,人类历史上的革命,很多是有组织的,也有很多是没有组织起来的,比如俄国二月革命,开始是居民抢粮,没有任何组织、没有任何政党来领导,结果二月革命成功了。东欧革命没有组织领导,除了波兰,许多国家的情况,是没有组织、没有领导的。所以这种革命根本不取决于有没有组织,有没有领导,它是超临界状态,取决于偶然,它用突发事件来解决。

   中共是一手暴力、一手欺骗,它既然没有给任何有组织的力量、任何有组织的结构存在的条件,那么,中国的无序、突变和不稳定状态,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