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徐水良文集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1: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2: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
·对刘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大陆的检控趣谈
·对党治国先生《土地者,天下之土地》一文的不同意见
·按语简评冼岩《认识中国的方法论──兼答朱学渊先生》
·对几篇文章的按语
·中国理论界面临的翻天覆地变化
·教育医疗商业化讨论3:制止官僚对公共财产的任意掠夺
·对《“三个代表”入宪,有利和平演变》的讨论意见
·再谈道德和法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答黄钟: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2007-07-28


   
   

   黄钟先生的文章,既坚持社会主义立场和理论,又谈到策略问题。但实际上,在策略方面,在海外成立社会民主党恰恰犯了策略上的大错误。
   
   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附:
   
   本人《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一文的修改稿,上面有几段
   摘自修改稿: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兼谈自由主义


   
   
   孙丰兄现在(《区别专制与意识形态异化》一文),才开始接近社会民主主义问题的核心,这个核心,就是社会民主主义坚持社会主义的传统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搞意识形态化,搞一种意识形态挂帅,要将特定的意识形态,即社会主义,当作社会制度,加给社会;而社会民主主义本身,却并没有创造出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或称为“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社会民主主义创造出来的“民主社会主义”民主,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他们不过是不得不接受传统的西欧民主,仅仅是在传统民主的基础上,在他们力能所及的范围内,增加一点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社会化的“社会主义”因素。而这些社会化因素,符合当代社会化的大趋势。他们不像共产党,没有在政治领域搞新的“民主”制度,当然也没有创造出新的“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制度。
   
   如果这些社会民主主义者坚持马克思主义和他们在第二共产国际时期的传统,真搞社会主义,特别是在政治上真搞所谓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民主”(假民主、真专制),那么,在实行传统民主的西欧,他们就不可能执掌政权。
   
   因此,国凯兄“社会民主主义是民主主义的继承和升华”这个说法,违反历史事实和当代的客观现实,不能成立。
   
   美国没有社会民主主义,但同样搞了相当多的经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西方国家的社会保障和社会福利的社会化制度,是中国这类号称“社会主义”的国家根本无法相比的。所以,笔者碰到金耀如等一些老共产党员,他们都说,美国才是共产主义,中国算什么社会主义?
   
   此外,我们之所以在社民党一开始就批评国凯等朋友,还因为他们成立社会民主党,抢了本来应该留给体制内朋友的活动地盘。这在策略上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在当时的文章中就尖锐批评:这种做法“堵住中共党内民主派、改革派及其它开明派别把共产党改组成社民党的道路。”“原来改成社民党的运作,由曹思源等人在活动,但海外社民党一来,这些人就很难活动了。”果然,海外社会民主党一成立,国内曹思源以及共产党内的这种改组改名活动,不得不很快停止了。
   
   如果说,在西欧,坚持社会主义传统,坚持搞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那是由于西欧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与传统民主制度妥协这种历史原因产生的结果;那么,相反地,在饱受社会主义之害的中国,搞社会民主主义,是希望(也许是幻想)与中共强大的专制社会主义妥协的产物。
   
   就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政治光谱说来,社会民主主义产生时,属于正统左派。但一次大战以后,共产党从社会民主主义中分裂出来,在共产党极左派排挤下,社会民主主义逐渐变成左翼中间势力,自由主义从产生一开始,属于正统中间势力,但后来被左翼中间势力挤成偏右的中间势力。两者都在专制势力和民主势力之间摇摆。
   
   社会民主主义产生的条件,是既有相当强大的民主传统,这种传统,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很难加以改变,但同时又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党主义运动的传统,两者妥协,才能产生社会民主主义。因此它在西欧产生。(这里的西欧是政治概念的西欧,不包括东欧,但包括北欧南欧。)但是,即使在具有社会主义强大传统的西欧,社会民主主义也只在少数国家较短时间内变成过社会主流执掌政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他们从来只是很小的势力,因为其他地方并不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它今后也不可能成为强大势力,因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反动逆流,已经成为历史。即使一个地方实现了民主,也不再有强大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因此也就不再会有作为两者的妥协的强大的社会民主主义势力。
   
   目前的中国,社会民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都在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边缘游走。大部分在体制内,小部分在体制外。
   
   自由主义比社会民主主义的历史更加悠久。但是,虽然有中国的自由主义者闭着眼睛欺骗中国人,说自由主义是西方,尤其是美国的主流思想。然而,实际上,自由主义从没有在任何一个国家成为主流。在欧洲,由于左右对立,作为中间派骑墙派的自由主义和自由党,历来名声不佳,只有很小的力量。在美国,由于缺少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这些左翼,自由主义成为美国社会的左翼,力量稍强。但自由主义为主流社会所排挤,它只在左翼知识界有较为强大的力量。美国主流社会尤其是政界,一般都否认自己是自由主义,相反,把政治对手贴上自由主义标签,乃是打击政治对手的一种手段。中国自由主义者把中国和世界的历史,尤其是民间思想史,说成是自由主义和左翼社会民主主主义的对立,完全是闭着眼睛制造违背历史事实的大欺骗。
   
   社会民主主义者在这方面比历史上一贯具有虚伪骑墙、名声不佳的自由主义者要好,到目前为止,他们没有搞中国自由主义者那样的那种明目张胆的欺骗,他们比自由主义者诚实。这一点,必须给与肯定。说实在话,就是因为这一点,尽管社会民主主义属于左派,自由主义属于中间派。作为当代中国条件下,一个坚定的右翼自由民主人士,我倒是更加喜欢社会民主主义而不喜欢虚伪骑墙,沦为官僚太子党大抢劫大掠夺吹鼓手的自由主义者。
   
   民主形式多种多样,为什么要像社会主义者,包括社会民主主义者那样,坚持单一的并不存在的“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民主?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历史实践相当大程度上证明已经破产了的社会主义制度?我们一定要搞多元化,兼容并蓄,择善而从。一定不能再搞一种意识形态怪帅。
   
   不管我们主张什么样的意识形态,我们都不要把意识形态当作社会制度,更不能搞意识形态的专制。其中,包括对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我们要在理论上批评的同时,一定把他们当作同一阵营的左翼朋友,共同奋斗,友好相处,其中包括容忍并认真考虑社会民主主义者的社会主义愿望,尤其是认真考虑符合社会化大趋势的某些社会化因素,但要非常小心。
   
   由于他们比历史上有虚伪骑墙传统的自由主义诚实,同他们的合作,要比同自由主义合作容易。这一点,看一看排郭事件中号称著名自由主义代表人物搞的突然袭击和欺骗,以及中国反对派与这些著名自由主义者的分歧和论战,就是例子。
   
   今后,在中国实现民主以后,我们也要在力能所及的条件下,学习搞社会主义因素最多最成功的那些国家——北欧国家的一些有益经验,这种国家在西欧北欧,不在苏联中国!
   
    ——徐水良2007-7-27

此文于2007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