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坚持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徐水良文集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薛伟先生认为民运应“組織起他們為爭取自己的切身權益而奮鬥” ,我觉得薛伟先生是否搞错了时空。我想这样的话应该用于中国国内的维权斗争。居住美国者的各种切身权益,如接受低收入医疗保险权、接受低收入住房津贴权、接受粮食券权、接受孩子托儿补贴权等等并不是海外民运的工作项目和能力所及。若美国社会在这些方面有欠缺不足,那么对此进行改革则是美国各级民意代表和行政长官的责任。
   当然,如果海外民运中有人打入了美国主流社会,当选了美国某级的民意代表或行政长官,那就可以对美国某些有缺陷的法规予以改革,使处于社会下层的新移民的处境有所提高。可惜的是,目前还没有哪位民运朋友能进入到那个社会层面。而大多数的民运朋友在自食其力之后还要把工余的精力和工薪积蓄投入民运工作,已是如牛负重,十分难得,他们哪里还分得出精力去竞选美国的民意代表和行政长官呢?
   上海民运人士杨勤恒在美的境况很能说明问题。他兴冲冲来美,原是踌躇满志,想象到海外大干一场。不料掉入讨取基本生活的苦境之中。每天在餐馆做得昏头昏脑。一年后他拒绝了朋友们的劝阻坚决要返回上海。说即使当局要他写保证书才让他入境,也要回去。因为他不能再接受这种为了基本生活耗尽了时间和精力,根本难以从事民主事业的、毫无意义的生活。当然杨勤恒是个个案,绝大多数民运人士还是留下来了。但是他们的处境并不宽裕则是事实。海外民运主要还是由这些疲惫不堪的草根型者组成,那些风光富裕的民运人士毕竟是少数。薛伟先生认为海外没有“組織起他們為爭取自己的切身權益而奮鬥” ,就是“為淵驅魚,為叢驅雀,把千千萬萬和浩浩蕩蕩都趕到對立面去” ,这罪名是否太大?上纲上线得是否太高?是否对那些艰难中坚守阵地的民运朋友要求得太苛刻、太失公允了?如果要责备的话,我想应责备那些在八九学运中居领导地位,到国外后一头扎进个人天地再也不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甚至腰缠万贯也吝于捐款办六四烛光纪念会的人们。
   另外,薛伟先生还有一个极大的政治逻辑混乱。薛伟先生说民运把他们“都趕到對立面去” 了?我想问,这个“对立面” 是谁?如果是中共,则不合逻辑。因为薛伟先生所说組織起来去爭取的是在美国的切身權益,跟中国社会无关。 如果“对立面” 系指美国政府,那就是一个政治笑话。海外民运要把美国政府视为对立面吗?
   三、“两头蛇”背后的政治逻辑
   广东民间谚语把变色龙称之为两头蛇。“搞定” 之流就是典型的“两头蛇”。他们一方面说遭到中共政治迫害,在美国申请政治庇护,一方面大肆拥共。这种卑劣的两头蛇行径是怎么产生的?薛伟先生说是民运“為淵驅魚,為叢驅雀” 所至。我说薛伟先生判断错了!这种卑劣的两头蛇行径有其内在的政治逻辑。
   薛伟先生另有一篇文章载于《北春》上。题为“中国民运的新课题:难民运动” 。薛伟先生这篇文章从一开始就错了,以至后来的一切论述都建筑在错误的基础上,乏善可陈。
   错在哪里?错在“难民” 的概念上。按照薛伟先生的定义,“搞定” 之流都属难民。
   曾在报章上看到一个估计数目,来自中国大陆的非法移民(包括偷渡客、非法入境者、逾期居留者)已累计达50万,其中三分之一在大纽约地区。这些人在薛伟先生笔下都是难民。
   难民者,逃难民众之谓也。逃天灾、逃兵祸,这古已有之,现代则还有逃专制政权的政治迫害。柏林墙见证了多少政治难民的悲壮与血泪。
   这50万人中有难民吗?当然有,现任中国社会民主党组织部长卞和祥、宣传部长林其干等就是政治难民。最近在筹办六四纪念会中见到一位名叫王磊的朋友,也当属政治难民。他们在国内曾与中共政权斗争过,遭受政治迫害,设法来美后因其经历获得政治庇护,并继续投入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的斗争中。可是,象他们这样的人士,在那50万中占多少?百分之一?千分之一?至于有人说,生活在中国的人都可算政治难民,因为都遭受共产党的政治压迫。这无疑是武断的、牵强附会的、玩弄政治概念的说法,没有必要与之讨论。
   薛伟先生把非法移民与难民划上等号是完全错误的。绝大多数福建偷渡客和各种逾期居留者既不是政治难民也不是经济难民。这是极为明显的事实。他们冒险并花钱来美是要寻求更好的生活。尽管这里面隐含着他们对自己原先在中国生活状态的否定,也不能因此把他们定为难民。因为政治难民必须有遭受直接迫害的事实为判断依据。经济难民是基本生活无以为继,为活命流离失所、浪走他乡。能花好几万美元偷渡来美者或持商务签证来美者如何能解释为经济难民?(政治难民则不因其进入美国的方式而失去其难民身份)
   事实是那50万人中只有极少数是政治难民,而基本没有经济难民。极少数的政治难民在获得政治庇护后,大都会自然而然地于某一程度上参加民主运动,最起码不会到拥共营垒里去。而大量的非政治难民的非法移民就大相径庭了。
   如果暂撇开偷渡方式的违法性不论的话,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而来美国当然无可厚非。可是寻求更好的生活必须有个前提,就是不可损人利己、不可危害社会、不可妄顾公义。如果一个人把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作为人生行为的首选而损人利己、妄顾公义的话,就会走上邪路。中国那么多贪官污吏,那么多制造假酒、假药、毒米、注水诸肉的民众,你能说他不是在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吗?他们都在不择手段地敛财赚钱,以过上更富裕的生活。但是他们危害了社会、践踏了正义与公理。
   非法移民的大多数并不刻意拥共。他们在来美后大多都去致力于自己的经济生活,不问政治,全力以赴去建立自己新的家园。他们对中共和民运都避而远之。在低潮期间,弱小的民运无论怎么做对他们没有吸引力。而那些占少数的、为了更有效率地“寻求更好的生活” 的人们就会走上拥共的道路。依我对纽约华人社区的观察体会。这少数人当占总体的十分之一。即在纽约地区十几万非法移民中有一万多人。为基本生活弄得身心疲惫的几十个纽约民运分子在万多名拥共非法移民(其中许多渐为合法,并成长为“侨领)面前实在是弱小不堪。
   拥共非法移民之拥共绝非民运“驱赶” 所至,而是有其内在政治逻辑。有的人是在大陆已具拥共思想。那种认为偷渡来美就意味着思想反共是一种把复杂社会生活平面化的、极为肤浅的见解。思想拥共完全不妨碍他羡慕别人偷渡后衣锦还乡,或怕被乡里讥讽不敢作为,而走上偷渡之路。偷渡来美之后备尝非法移民生活之艰辛。为怕被人讥笑而硬着头皮留在美国。但这艰辛的生活使之对美国有诸多不满而强化其拥共情绪。与我共过事的“搞定” 就属这一群体。他告诉我他是武警排长退役,并常以此自豪,对美国的一切总要抨击。我曾抢白他,何不打道回府?
   另有些人主要是为了在美国投靠中共这个巨大的势力以捞取个人利益而走上拥共道路。中共政权完成了“六四”后的“内部装修”工程便对海外华人社区下了极大工夫。它以回国投资的经济利益或回国观光捧为上宾等作诱饵,收买大量侨界头面人物。这些头面人物又以各种人事关系和经济利益拉拢维系了相当数量的普通群众,向他们灌输种种拥共意识。偷渡客来到这遥远的异国他乡,生活上困难重重,在困境中求助于各个侨领也在所难免。而这又不可避免地使他们之中一些人在亲共“侨领”的率领下去参与亲共行动。
   以上这两种拥共的内在政治逻辑都不是力量弱小的海外民运可以改变的。任人何可以占在一旁,仿佛从来都不是民运中的一员去责备、去讥笑民运怎么那么弱小,无力去改变这个政治逻辑。但却没有道理责难是民运把“两头蛇” 和利益熏心者驱赶到共产党的营垒中。
   对纽约政治生态的巨变,我甚至推测其中有中共高层的慎密运作。我想纽约中领馆中会有高人在九十年代初就预见到福州偷渡客将对改变纽约政治生态起巨大作用。他们向中央密报此见解。中共高层遂密示福州当局对偷渡风潮睁一眼闭一眼。没有当局暗中网开一面,福州的偷渡风潮不会鼎盛到如此地步。我还推想,我这一分析将在中共政权倾覆后的大解咒、大解密中得到证实。
   四、四项原则与沙中淘金
   要问,海外民运组织可不可以搞“政庇” ?我的回答是可以,但必须遵循以下四项原则:
   1、 不能成为民运组织的主业。
   2、 办“政庇” 过程中不能作假。一切证明材料都必须是真实的。
   3、 收费合理、财务透明。办公室费用必须合乎正常指数,不可虚大。不可向申请办“政庇” 者收过高费用。收费若有盈余必须公开,不能入私人腰包,须用于民运工作。
   4、 办“政庇” 成功者应继续为中国民主事业出力。
   我赞同民运组织搞“政庇” 首先是基于我们应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合条件者取得身份。更重要的是我想从大量的沙子中淘出金子。记得卞和祥与我相识在冯扈祥来纽约举办的一次演讲会上。一位坐在我旁边的中年人对冯扈祥的亲共言论小声发出批评,引起我的注意。林其干是参加1996年我举办的文革35周年演讲会,并在会后与我联络的。
   我想,会议并不常召开。我们是否应该有一个常设途径让有意参加民主运动的合法移民与非法移民找到我们的组织呢?
   於是我也想到要去登广告,要去法拉盛租一个办公室。经向较了解情况的朋友打听,方知费用十分高昂。租一个房子连办公室费用每月要2000多元。维持一个办公室人员的生活津贴(还不是工资)最低1000元。要看到有无成效起码坚持一年。那就是要40000元左右的启动资金。这部淘金机造价太贵,是否负担得起?而且几万元扔进去,究竟能淘出几粒金子呢?
   还有朋友告诉我,现在纽约的“政庇” 市场已相当定型成熟。几个打作民主党招牌的“政庇” 机构已把持市场。其他人已难以打入。千万不要以为在报纸上登广告就有人来。眼下已有一些“政庇” 经纪人四处晃悠捞客介绍给各“政庇” 机构,并从中提取佣金……我听了顿有井底蛙孤陋寡闻之惭。
   我提出如果我们真正的民运组织来办,收费会低很多。这样是否能加大吸引力?朋友说未必。办“政庇” 的人还会因你收费低怀疑你办事的认真性和成功率而走掉。何况一般的非法居留者哪里能判断民运组织的真与假?
   听如此之说,我顿有知难而退之感。但我还是想将此事向社民党的执委会提出,集体讨论一下。我们是否可以一试?
   五、与薛伟先生言。
   薛伟先生八十年代初随王秉章先生举义,二十几年来一直站在民主营垒前列,令人钦佩。又以坚持办《北京之春》最为难得。为筹集《北春》的粮草风尘仆仆、东奔西走,致使海外民运这一思想理论大旗不倒。然而,也正由于薛伟先生把全副精力都投入民运工作,故对纽约华人社会的深层缺乏真切了解。粤籍社区、闽籍社区、客籍社区和其他省籍社区的生态、境况、行为方式之异同是十分耐人寻味的。对这些若明若暗就会导致错误的判断,开出错误的药方。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