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徐水良文集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2018年
2018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徐水良

2007-3-16日

   前一段时间,被认为还算开明的温家宝先生,发表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和“基本路线百年不动摇”的长文,其思想的陈旧,实在让人震惊。

   如果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谬论,在二十多年前还有从反动的极左方向,回头走向相反的正确方向的某种过渡性意义,那么,现在再提这种陈旧的谬论,就纯粹是不识时务。

   我过去的有关回忆曾经说明,这个谬论,是民主墙时期民运人士中,以天津一位黄老先生为代表的朋友们提出来的,我历来不赞成这个说法。因为这个谬论以认同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是人类前进方向为基础和前提,认为共产主义前进方向是正确的,认为毛泽东时期的错误是向共产主义前进的速度太快。

   但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及其共产主义方向是完全错误的方向、反动的方向,是一种倒退逆流,造成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共产主义的大倒退逆流。而毛泽东时期,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反动倒退太快,太急速。

   经过二十多年争论,现在,否定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几乎已经成为全世界和和中国人的共识,温家宝先生的长文和他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谬论,就变成历史旧货摊上捡来的垃圾。

   还有更离谱的,是现在的温家宝,对于2003年萨斯(非典)病时期的温家宝,不仅没有前进,相反是大踏步倒退了,甚至完全不识时务地大力重复和强调邓小平“党的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等邓式小丑惯用的可笑的谬论和语言(其实是胡言乱语)。要在一百年时间内拒绝自由民主制度。

   萨斯病时期以及其后一段时间的温家宝,曾经接受新人本主义“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的基本理论,以后在出访西方时也曾经宣传这些观点。但现在,他却大幅度回到中共邓小平专制主义的代表,即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本,以经济为为中心)和四个坚持等两个基本点的反动的中共基本路线上来。

   这条基本路线,把中国的改革,带进了死胡同。温家宝先生是继续在这条基本路线的死胡同继续硬撞,碰得头破血流,一命归天,为共产党专制制度殉葬?还是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及早回到人类前进的正确方向上来,回到人类历史的滚滚前进的潮流中来?

   温家宝先生和每一个中共领导干部,都必须及早做出选择。

   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007-3-16日

孙丰:家宝兄,是从制度入手还是从更换理念入手?

   从现在起先放下《原罪的共产党》专门就温家宝的言论做些批判。

   本文就算《温家宝批判》之一

   一、为此,咱得先说说--“批判”这个概念。

   由于共产党在中国的统冶,经历了反右和文化大革命两个专门的“批判”运动,使概念“批判”的原有内涵受到损伤,乃至几乎丧尽。在我们的日常理性里总把批判认成仇恨式的斗争:批判反革命、批判走资派、批判刘、邓、陶,批判林彪……批判总是被用在敌对上。当然,这些行为里也含有批判的性质,但不是主要的,这些行为所贯彻的主要是斗争,煽恨。其实,批判这个词是中性的,它就是洗礼、洗涤、盘点查看和做出判断,对衣服可以说洗涤,对脸和身也可以说洗(洗脸、洗澡),对机器、建筑则可以拆卸清点。对于我们的能力,就只可以说批判,因为我们的能力不是独立存在的,没有可直面的客观性状,“批”就是揭或梳,把竹笋或苞米棒子的皮一层层地剥下,寻找所要找的,这就是批。所谓“判”就是判断,断定。通过批才能揭示和发现整体中的各个成份,在这些成份中寻找所要找的东西;或者,由于陷于困境,却闹不清造成困境的原因,就得通过拆卸、还原,揭露出构成困境的所有要素,然后对这些要素做比较、认识,找到造成困境的那个或那些要素,当然也就是做判断。

   “批判”一词的字面直译就是:通过“批”以达到准确的“判断”。

   这里说的只是字面意义,另一方面它还有历史继承性:

   批判哲学是一个流派,最初是德国古典哲学,因为它的对象就是我们的能力,那在批判的还是这同一个能力,我们的能力是照理来展开的,所以也叫做理性批判。人的能力就是意识,意识是机能,即我们肉身的物质组织所具有的一种能量--能发生意识的能力。但因事实上的人是在形成了能力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所以人只有在能力的应用内发生经验,却没有对这一能力是如何形成,如何应用的经验,只凭经验是感觉不出应用是对是错的。因为人是被经验推着走,就常常犯错误,即使犯了错误因是被经验推着走所以也不能辨别。我们的理性就只有反转身来把自身所经验的当做认识的对象,来辨别它的各成分以及如何应用,以及处在怎样的联系中。所以批判的特征之一就是:间接的和反思的,而经验却是直观的。

   比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千百年来都被当作公理来应用,谁也没去想想这个道理的建立其实是借了经验的综合,请看:“两点”之间这并不是经验,而是一个前件,但它只是一段距离,并不包含“最短”这个知识。这个知识是人主观到的,人怎么就建立了这个知识呢?其实是靠了我们外感官的直观,直观就是经验。可与我们确立“两点之间的距离”相同步,在事实上我们也同时地完成了直线与曲线的比较,又因这种比较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直观经验就将之忽略了,这一忽略就是二千多年,世世代代的人都把这个知识当成先天的。是批判哲学首先发现了这个错愕,批判哲学为什么能有这一发现呢?因为批判是反观的,是反思。是把经验当作认识对象才可能的,一当作对象也就是反观。这也就是由我们的能力把洗涤应再用到我们的能力,辨别能力在构成上的各成分与功用,还原各能力是如何应用的及应用所涉及到的对象,区别它们各自的作用,追究各能力在行为里担负的责任。由于这是以我们的能力(理性)为对象,又是我们的同一能力在进行这一识别。所以做为一门专门的学问它就是理性的反省,做为治学的流派就应叫做理性批判或批判哲学。

   意思是以清洗我们自身理性能力为目的的学问。

   批判不一定是仇恨的,当然也可以是仇恨的,但最主要的还是以人的理性为对象,以区分意识机能内的不同成分及其功用为目的分析,这就是批判。我坦然承认对温家宝有好感,也基本同意赵紫阳老人对他的评价,但有些保留,即现今的温家宝的客观处况有无如紫老所期待的那种机会?即便他要求改革的主观动力足够了,客观上也无法迈脚于政改之路,温家宝是管家,胡锦涛是教主,就如紫老是管家时无力去为胡跃邦着急一样,政府没有触动教义的合法资格,名不正言不顺,他发动不了政改。

   闲话至此,我们就来批判温家宝说的“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制度上入手”这个断语。本节只批判这一个问题。这话的脚本姑下:

   “[中央电视台记者]刚才总理说除了做公仆的权利,没有其他权利。我想这话不仅是对政府工作人员说的,更是对领导干部说的。我问的问题与此相关,也就是反腐败的话题。最近陈良宇、郑筱萸案件的查处和披露带来很大的反响,我们也听到了来自观众的声音,一方面大家觉得特别的欣慰,因为加大反腐力度一直是人们的期待,而另一方面人们很忧虑,为他们看到的腐败现象忧虑。如何有效地遏制一些行政领域权钱交易的现象?[温家宝]应该承认,随着发展市场经济,腐败现象接连不断地发生,而且越来越严重,甚至涉及到许多高级的领导人。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还得从制度上入手。因为造成腐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权力过于集中,而又得不到有效的制约和监督。”

   二、先完成一个【插曲批判】:

   在对温家宝的批判之前,先批判这位记者,他说的“而另一方面人们很忧虑,为他们看到的腐败现象忧虑”,这是一句错话。

   腐败是已经的,因而是不疑事实。在行文中可以说成问题,也可以只说腐败而不加后缀的补充成份。凡事实、行为后边加“现象”做补充成分的句子都是错的。我多次地说过这个问题,以呼吁民主阵营的朋友特别是领袖人物能够注意,你有反共产的理直气壮,你也有提高自己、抬举自己学养的义务,请记住:在一切说不对话的地方也做不对事。我们饱受了六十年的共产苦,这共产罪就是理性混淆的一个错误。共产主义发源于欧洲,却被欧洲抵制了,原因何在?就是从十三世纪欧洲兴起了文艺复兴,延绵四百多年,跟上来又是人本主义运动和理性批判运动,使反理性批判成果而动的共产主义遭到抵制。我们没有理性批判的历史,就无力在理性内完成有效抵制。四九年共产党一篡政,我们的人民就在经验的层面直观到它的残暴与野蛮,与之展开了前扑后继的斗争,直到七八年底经验层面的斗争才始表现出理性批判的痕迹。今天,借互联网展开的对共产主义的反对,其主流就是理性的批判,你承认“共产主义”是个理念吧?那它就是一个理,是理就可能有真假,反共产主义斗争中最坚定最执着部分中被定名为清议的那部分所坚持的就是理性批判,他们就是对着“共产”道理展开的辨伪,揭露共产理则内在的矛盾性。

   既然共产主义错就错在理性混淆上,我们的反共产主义斗争也就是清本正源,当然从一开始就得保证自己的源又正本又清,否则,反共就不知反什么和反哪里,就反不出成果来。有的贴子笑话我的努力,那你就笑话吧,我看准了这条路径,意识到它的意义,是不会回头的。

   “共产主义”做为一个词只在语言中,并不是理性混淆,只有把它从语言的层面提升到实践的领地,它才是理性的混淆,这一混淆也就是把心中的道德律与天空中那灿斓的群星混为一淡的那种混淆,即把主观的内感受与外感官的对象混为了一谈。“共”做为事物联系诸相中的一相,是个事实,所以它出现在语言中是必然的;但要把它提升为社会的理念,那也就是把绝对的客观性赋予给它,而事物在存在上(也就是在客观的限度内),却始终是独立的,“共”只适用于临时和临界,要客观独立的东西始终保持“共相”关系,就非得借助外力的支持不可,暴政就难以避免。因为“共产”不是一个能自足的概念,而公平,正义却是绝对自足的,不需外来支持。“共产主义”做为社会的制度,在理性上就是“上帝绝对存在”这个中世纪原则的复活。是建立在对浅薄经验的依赖上,是不肯反观的典型案例--至今,我们只肯去追究毛泽东干了什么,多阴险、多恶毒;邓小平开了枪,多野蛮;江泽民正天做秀多不要脸;胡锦涛倒退多没出息……可是我们就不去检索束缚并规定我们心理的“共产主义”做为软环境,它本身矛不矛盾,它在理性上的矛盾移转到实践中会是什么,它自己不能自足起来时能不召唤外力的支持吗?在共产理念下的思考无论怎么开明也不会带出新的气象。咱们得看清:紫老并不以“共产主义”为自己的心理背景,在他的智慧应用里早已把对其他人起包裹束缚作用的共产主义拿做了认识对象。也许紫老并没在理性批判的立场上有此觉察,但在事实上他的理性早已完成了这种分离--紫老的高明处在于他已是一个对一切都加以怀疑的批判者。这从宗风鸣老的记录里看得清清楚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