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徐沛文集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见证鲁迅的洋徒弟顾彬
·共产喉舌与德国之声
·共党的老朋友施密特及其他五毛
·《天安门》的红色烙印
·透视共产“中国通”库恩
·无耻的洋人 — 萨马兰奇
·王安娜和“七君子”的报应
·毛泽东的洋鼓手斯诺及其他
·毛妾江青的洋知己维特克
· 与狼共舞的施罗德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毁灭者卡尔· 马克思—专访略伍·孔拉德教授
·列侬(John Lennon)是什么星?
·关于魏茨泽克的真相
·点评“坑爹”的德文翻译
推特言论
· 红墙内外的啁啾(Twitter)
· 上推特的又一结果
·28天中最受欢迎的推文
· 推特言论集锦
·把互联网当民主墙
·我在推特干嘛?
· 告别羊年
白梅邮件
·第一朵白梅
·第二朵白梅的第一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二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三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四瓣
·第二朵白梅的第五瓣
· 中国难民潮 -从远志明谈起
·审视六四女性 (柴玲-盛雪)
·民运指南-复兴中华
民运不黑共特黑
·接过炳章火矩 — 迎接“中国之春”
·人生如戏 —致盛雪
·民运名人(张林—刘青)
·谁属民运阵营? — 批评不是不可!
·到柏林为民运大会跑龙套
·寻找阳光男孩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上)
·独立笔会与柏林大会 — 谈海内外作家的选择(下)
·请柏林作证
·就海外民运回敬袁红冰
·朱瑞和盛雪中了离间计?
·在三妹与盛雪之间  
·就唐柏桥募捐的回应
·就民阵纷争-谈真伪民运 
·就裸照作答
·与后生笔谈
·借推助民反共
·与推墙者共勉 -就张健作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1共产苦难
   
   收读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发起人袁红冰撰写的“以人类的名义,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活动的公告后,我可谓思绪万千,等到今天沉淀后得以将要点记录如下。
   

   如果说袁红冰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他也彻底否定中共,那么他让我自愧弗如则是因为他从小就关注苦难,中共专制下乞丐的苦难、蒙古族和藏族的苦难是他文学作品的主题,而“中国的苦难”则是去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的一大主题。这也该是袁红冰在北大任教时就提出英雄哲学的基础。一个象我一样逃避苦难的人没有英雄气概,也不会想到提倡英雄人格。
   
   自从袁红冰于二零零四年从流放地贵州投奔澳洲获得自由后,他就象我一样为法轮功辩护,支持法轮功反迫害。中共自九九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尤其是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史无前例的大迫害。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已是惨无人道,但犹太人没有被逼迫放弃自己的信仰。中共对大陆同胞采取的首先是精神谋杀,用各种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让被“转化”的同胞生不如死,而那些拒绝“转化”的同胞则必须经受难以想象的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以牟取暴利。中共难道不比法西斯更恶毒吗?可想而知身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要承受多大的苦难!
   
   因此,袁红冰又特意号召在多国政要齐集悉尼的亚太经合会期间开展以“为了人类的荣誉,必须制止对法轮功的政治大迫害”为目的的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活动。
   
   呼吁和力促中共停止杀人应是每一个良心未泯的知识分子的职责,袁红冰履行了这一职责,实践了他倡导的英雄哲学。这样的知识分子,这样的英雄好汉自然会得到我的支持,虽然我历来逃避苦难。描写和记录苦难的作品我都尽量不看,包括明慧网上的“迫害真相”一栏。法轮功对我而言也不是苦难,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法轮功我才得以超越苦难。
   
   2人生苦难
   
   我之所谓苦难不仅是中共在中国造成的苦难,而是落地为人后所必须面对的人生之苦,人人都必须面对的病魔、死亡和人生意义等等。在我比袁红冰早两年关注法轮功时,首先是想搞清法轮功是否真的象我在深圳接触的一对法轮功学员所说的那样神奇,那时我对中共为了消灭法轮功所采取的各种卑鄙手段和大陆同胞因此遭受的迫害还知之甚少。
   
   我阅读《转法轮》后为其道理所折服并立即开始炼功时正好是我要满三十六岁那年。
   
   三十六岁在我眼里是人生中的一道坎,不少人都过不了这一关。生前死后都一直为西方大众媒体关注的英国戴妃十年前死于车祸时也是三十六岁。记得我听闻她的死讯时正在从法国南部回德国的一个隧道里,或许是受此死讯所扰,我在后来停车休息时,居然忘了把手闸拉到停车档就把脚从刹车处挪开,导致汽车滑向一个垃圾箱,撞坏了车牌。
   
   第二年我去巴黎,一位巴黎华人带我游玩时顺便去了一趟他管理的首饰店,面对琳琅满目的首饰他提到曾是顾客的戴妃。而戴妃的一生则象《红楼梦》一样让我深感人生之苦。我当时的无奈在我回德国后给那位男友发的传真中表露无遗:“回来后继续瞎忙。早晨醒来仍赖在床上不起,幻想着有位早晨早起的大丈夫让我恋他而不再恋床。跟着太阳升起,给他做早点,不再四处撒野,做一个乖巧的小媳妇……
   
   心静时,仍旧在电脑前用外语写着熟悉的故事,不相信能写出一部畅销书,但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
   你说我该怎么办?我看了那么多钻石,就是没有占有欲,想拥有的又不能用金钱购买,这是一个缘分问题,不是吗?我满脑子的宿命论,希望再见,希望我找你的时候,你还在原地。”
   
   面对那位符合我心意的大丈夫我想恋爱却缺乏激情,他来电话我也觉得是干扰,唯一支撑我活着的信念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而过去的这五年半则是我今生最充实快乐的时光。我从法轮功中找到了我在文学、艺术、哲学和宗教中都没有找到的满意答案,我在人生之路上的困惑和迷茫一去不复返。我甚至不想谈恋爱都充满了爱意,写的情书和文章都比这之前的十四年的总和要多十倍以上。
   
   没有法轮功我肯定还象过去一样空虚度日,消磨时光,多亏法轮功促使我投身于中文网,履行身为作家的社会义务,让读者明白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法轮功的神奇美好。
   
   与过去相比我的日子简单了很多,心态则祥和了不少,毕竟我每天都学法炼功,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虽然我无法和王治文们相比。
   
   我十分高兴袁红冰关注身处中共黑牢的王治文,但我不为他担忧,我倒是担心郎朗们,因为他们遭中共绑架而不自知。
   
   二零零零七年夏 于莱茵河畔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