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金開英: 石油往事——煉油玉門前後]
两京中央政府与中华民国建设
彰往可以察來 · 顧後亦能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中國的建設事業祗要地方安定,進步自然會快的。
——淩鴻勛
◆◆◆ 兩京中府與交通建設 ◆◆◆
◆◆ 兩京中府與鐵路建設 ◆◆
·淩鴻勛: 任職交通部與出長南洋大學
·淩鴻勛: 任職鐵道部與身歷隴海、粵漢鐵路展築
·淩鴻勛: 興築湘桂鐵路之憶
·淩鴻勛: 我與西北交通建設
◆◆◆ 兩京中府與工業 ◆◆◆
◆◆ 南中府與中華民國石油工業 ◆◆
·宋希尚: 玉门石油矿是如何开发的
·金開英: 石油往事——煉油玉門前後
·李达海: 玉门高雄一水间——大陆往事
·冯宗道: 为探石油出穷塞,燕支山下屡经年——玉门油矿忆往
·冯宗道: 初履台湾与身历二二八事变
·胡新南: 留美與返國服務石油工業
◆◆◆ 鄉村改良 ◆◆◆
◆ 南中府與農業 ◆
·農復會與中華民國農業——張憲秋先生訪問紀錄
◆◆◆ 稅制嬗變 ◆◆◆
◆ 南中府與稅政 ◆
·甯恩承: 中國所得稅之源
◆◆◆ 立法建國 ◆◆◆
◆ 南中府與法制建設 ◆
·傅秉常: 早年参加起草我國法律之回憶
◆◆◆ 兩京中府與土地國策 ◆◆◆
◆ 南中府與土地改革 ◆
·胡健中: 一個中國土地改革先驅者的自白
·蕭 錚: 清黨前後的浙江黨務與農民運動
·魏紹徵: 從二五減租到三七五減租
◆◆◆ 抗戰建國 ◆◆◆
◆ 南中府與戰時流亡學生教育 ◆
·于正生: 記抗戰時期學生貸金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們在東北接收的工廠都很大,但多半都受到戰火的破壞,只有錦西廠比較完整,修復之後也曾開工煉油;錦州廠則始終沒有法子開動,該廠所使用的原料不是油頁岩,而是阜新煤礦的煤,先把煤變成氣體,再合成爲汽油,這是德國方法,稱爲Fischer-Tropisch(費氏合成法),現在南非生產的Sarcol也是用這種方法。

2. 主持煉油廠撤退

    我們在東北的時候看情勢不對,就買了一艘小輪船,停泊在葫蘆島,以安慰人心。三十七年局勢逆轉的時候,撤退的人員就是到葫蘆島搭乘這艘輪船,直航天津。人員之外,我們也搶運了大約八千噸的管子、機器等重要器材。因爲當地人反對,所以在那樣的情況下搬運器材頗費周折:我們先在上海租了一條五、六千噸的船,再買了八千袋麵粉,用這艘船運到葫蘆島之後,便把麵粉分給工人,每人先給一袋,其餘的存在庫房裡,然後請他們搬器材上船,運到上海。

    當時我是石油公司協理,主管煉油,所以東北煉油廠撤退的工作完全由我負責,因爲我還兼材料處處長,所以我買麵粉很方便,買了就運,若像現在凡事要等上級批准,就什麼事都辦不成了。

中國石油公司的成立與轉徙

㈠ 成立與組織

    民國三十五年六月一日,中國石油公司成立,地址設在上海江西路,公司的全名是「資源委員會中國石油有限公司」。當時資源委員會主任委員是孫越崎先生,公司的總經理是翁文灏先生(翁先生轉任行政院長之後,總經理一職由張茲闓代理),總經理下設四名協理,分別主管各項事務,我是協理之一,主管煉務,兼材料處長,張茲闓先生主管財務和總務,礦務(包括打井和探採)由嚴爽先生負責,業務則由郭可銓先生負責。現在這些元老級的人都不在了,就剩我一個。

    中國石油公司剛成立的時候,分公司只有一個,即甘青分公司,設在台灣的是一個辦事處,直屬總公司,處長是張君達,後來辦事處撤銷,改設營業處,由李林學負責。

    中油公司成立的時候,還和招商局合作,組成中國油輪公司,中油公司所應負擔的款項(百分之五十)來自糖款,即把日本人堆放在新竹庫房裡的糖交給台糖,由台糖轉賣後所得,成爲油輪公司之資本。油輪公司的總經理是李允成,副總經理姓王,是我的清華同學。公司擁有四艘大型油輪和十二艘小型油輪,前者大約一萬噸,後者只有一千噸,都是「永」字號。

㈡ 方針的研訂

    中國石油公司成立之後,在上海開了一次會,討論此後的工作方針。會中決定發展次序如下:先買油、做買賣,賺的錢用來修復並建造煉油廠,之後買原油來提煉,煉了再做買賣,賺了錢再做探礦的工作。方針決定之後又討論要先開發哪裡的煉油廠喜田時可供煉油的地方,除了西北之外,還有上海的高橋、東北的錦西和台灣的高雄。東北那時正戰火劇烈,上海則因爲日本人留下來的設備太少,完全要由自己重新購置,花費太大,耗時亦長,所以決定先從台灣的高雄開始。同時派定了三個廠的廠長:高雄廠是賓果、上海廠是鄒明、東北廠是葉樹滋(東北廠廠長原爲秦秉常,秦因飛機失事身亡,改派葉樹滋。)

㈢ 人才的招募和流動

    開發高雄煉油廠的方針決定之後,便開始招募人才。因爲高雄舊有煉油廠所有的工程師和高級人員都是日本人,日人全部遣回之後,除了沈覲泰,就只有工人.所以我們就把西北和重慶的部分人員(包括李達海、胡新南等人)派到高雄來,同時在上海招募人員。民國三十五年招考了十幾個人,三十六年又招考了五、六十人,全部派到高雄,開始修復煉油廠。此外,中油公司成立之前曾聘請美國環球油品公司Egloff來台考察並協助規劃,中油公司成立後,環球公司改派Richard來幫我們的忙。

    從大陸來台的人員前後總共有七、八十人,其中民國三十五年來的人後來都沒有回去,三十六、七年來的一批人則回去了不少。回去的人裡面有一部分根本對共產主義沒有清楚的認識,他們以爲只是改朝換代,既然都是中國人,又何必離家呢?!所以回去的人很多,留下來的大約有三十個,後來又有一批人去美國唸書,高雄煉油廠後來的發展完全靠這批人才。

    民國三十八年大陸易守,中油公司先撤到廣州,隨後轉移到台灣。撤到廣州之前,因爲高雄要辦煉油廠,需要人負責,我曾經擔任接收工作,對台灣比較熟,民國三十七年,我先以協理身分奉命派駐台灣,辦公地點在台北,所以我沒有和中油公司一起撤到廣州。

台灣石油事業的發展

㈠ 光復初期高雄煉油廠的發展

    前面提到中油公司成立以後,選擇高雄做爲優先發展煉油工業的地點,今天我請虞德麟先生來說明高雄煉油廠的發展情形。(七十八年十二月二十日第四次訪問時,虞先生協助說明。)

1. 歷史背景(虞先生主述)

    三十五年六月中國石油公司成立之後,在上海招考了一批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派到高雄來,同時也從甘肅油礦局調了一些人過來,我就是其中之一。民國三十五年我調到上海,三十六年初抵達高雄,三十七年曾回去一趙,之後就一直留在台灣。

    高雄煉油廠的前身是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日本在其南進政策中攫取了蘇門答臘的油田之後,因爲需求量大,除了當地和日本本土的煉油廠之外,又在台灣成立海軍第六燃料廠,計畫在高雄、台中清水和新竹各建一個廠。後來因爲太平洋戰爭劇烈,只有高雄廠部分設備興建完成二局雄廠的建築物雖然不多,但是土地徵收了很多,大約有四百多公頃;新竹稍微有一點設備,但並不多;清水則是一片荒地。新竹的海軍第六燃料廠旁邊還有一個天然氣研究所,日據時期,日本人對台灣的天然氣已經有所開發,後來爲了應付戰爭需要,便把天然氣壓縮,成爲液化瓦斯,以解決汽油不足的問題;戰後,這個研究所亦由金先生負責接收,就是現在新竹工業研究院的化工研究所。

    高雄廠的範圍很大,日本人擬訂的計畫也很大,但當初只蓋好兩個蒸餾廠,熱裂煉廠及觸媒裂化(catalytic cracking)廠則正在興建之中。這個觸媒裂化廠使用的是當時最新的,但現在已經完全落伍、不再爲人使用的Houdry Process,也就是Houdry發明的觸媒裂解法。日本人設立這個廠是爲了製造航空汽油,戰前日本航空汽油依靠英、美供應,戰爭爆發後供應不足,只好自製,但它無法取得完整的Houdry Process,所以是用Houdry的原理自己設計觸媒裂解。

    觸媒裂解廠造好之後,尚未試車就被炸掉了,另外兩個蒸餾廠和熱裂煉廠也受到破壞,所以我們接收以後的首要工作就是修復設備,以便煉油。因爲倉庫被炸,我們自己的器材也比較缺乏,沒有辦法立刻修復。好在煉油設備雖然被炸得比較多,但因日本人曾加以偽裝,故主要設備(如蒸餾塔等)並未被炸毁,等到中油公司的人員陸續來台以後,我們便展開修復工作。我們也曾經請非常著名的美國專家Egloff來台考察我們的煉油設備。

2. 發展狀況(虞先生主述)

    修復煉油設備的時候,總公司也開始向國外購買原油。當時台灣只有苗栗產油,數量很少,當地的小煉油廠即可提煉,不必運到高雄,所以總公司一方面開始籌劃購買原油的事,另一方面則由高雄煉油廠負責處理碼頭和油管的問題。

    因爲高雄煉油廠的前身是日本海軍第六燃料廠,所以日據時期原油是從左營軍港進來,再從碼頭上的兩條大油管直接輸送到煉油廠裡。但是我們接收以後,軍方和資源委員會不相統屬,而且當時的左營軍港淤塞得很厲害,港口又有戰時被炸沈的船隻,油輪無法進來,事實上並無法使用。經過勘察和分析之後,總公司認爲只有高雄港可以停泊油輪,而且從高雄港進口不只運油速度比較快,對整個事業也比較有利。總公司做成決策之後,便交由高雄煉油廠執行。

    高雄港原來是個小港,日本人爲了南進,便把它開闢成一個大型的人工港,港的範圍雖然不小,但已建設的部分相當簡陋,可以利用的航道不夠深,碼頭也不適合油輪使用——油輪碼頭和一般港口碼頭不同,油輪碼頭要有油槽,再用幫浦把油從港區油槽打到煉油廠裡——,所以不只要浚深航道、建造碼頭,還要裝配油管。前面兩項工作由高雄港務局負責,航道浚深之後,整個港都可以利用;碼頭方面,則造了三個適合油輪使用的碼頭。

    金:高雄港淤塞多年,而油輪吃水深九米多(三十尺),不把航道浚深,油輪就無法進港。浚深的時候因爲當地的挖泥船都帶著一個很長的尾巴,把挖出來的泥放在船上,高雄港務局局長林則彬爲此來找我商量,說這種船無法挖深,所以我們就費了很大的力,由高雄方面發動,到大陸透過翁文澦先生的關係,從青島調來一艘不帶尾巴的挖泥船,才把高雄港浚深。

    装配輸油管的工作由高雄煉油廠負責。港區到煉油廠有兩條主要道路,一條是鐵路,長十三公里;另一條是公路(即高楠公路),長十五公里。因爲公路比較長,而且經過市區,架設管子比較困難,所以決定循鐵路做管子通到煉油廠。

    路線決定之後,施工的人力雖然沒有問題,但管子的來源卻大有問題。我們把錦西運來的鐵管、苗栗打井用的管子和台灣油礦採勘處等所有可以用的管子集中在一起,接起來,都還不夠長,最後用鋼板捲成油管型,湊足長度,才完成此巨大工程。架設油管的同時還選定了一個損失最小的蒸餾廠,從其他損壞較大的設備中擇取仍可使用的器材,拆卸下來,裝配到我們選定的廠上,修好一組蒸餾設備。

    這時,上海總公司已經買到原油,並於三十六年二月二十日運抵高雄,迨輸油管完成(三月)、蒸餾廠裝置完畢(四月),即正式開工煉油。如原油供應無虞,產量約每天八千桶——日人原先設計之煉油設備每日產量爲六千桶,經我國工程師加以改良,增到八千餘桶,此後重新設計,目前每日產量爲一萬兩千桶——,所產的油料除供台灣使用外,悉數運到上海,供大陸使用。

    之後,煉油廠不斷擴充,三十七年修好另一組蒸餾設備,又到美國去補充器材,装配了一套裂煉設備。三十八年,把第一組蒸餾設備改裝到裂煉設備上,試了幾次爐以後,勉強可以使用。

    這期間中油公司請了好幾位外國顧問,新畢業的青年也陸續加入,各地的人才都聚集在一起。但大局轉變之後,包括年輕、剛來的,和各地調來、有經驗的,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離開高雄。

    總之,光復以後,民國三十四年沒有什麼行動,三十五年工作人員陸續到齊,開始做各種準備工作。三十六年完成輸油管線,並修復一組蒸餾設備,三十七年又修復另一組蒸餾設備。民國三十八年裝置好的蒸餾裂煉設備不是很成功,但大陸淪陷以後,以台灣的需要量,一組蒸餾設備已足夠應付,加以外匯日益困難,所以發展漸趨緩慢,一直到民國四十二年借到外匯(向美國油公司借到美金之後),才又開始大量擴充。

[上一页][目前是第9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