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文教事业
[主页]->[析世鉴]->[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文教事业]->[陳紀瀅: 記王芸生]
两京中央政府时期中华民国文教事业
章太炎: 我們最後的責任
(中華民國十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在上海國民大學演講)
……燕京神學院中國教員中,更有幾位熱心的基督教領袖認爲基督教與共產主義在理想上不無共通之點。這兩項世界潮流,既然不能彼此永久廻避,只有謀求共存之道。基督教在歐美已受資本主義毒紊浸染甚深,在中國則無此先入爲主之弊病。所以中國正是試驗基督教與共產主義共存構想的適當所在。可惜這些位抱著滿腔熱心,想與共產黨作合作試驗的基督徒領袖,不久便認識了共產極權的眞面目。人人自保,宗教信仰,全成問題,還說什麼合作不合作哩?總之,共產主義在書本上看來,不無道理,偶有引人人勝之處。而共黨一旦奪得政權,實施主張,無論俄共、中共,只見一副猙獰面目,一套高壓手段。所可惜者,人類天性傾向於憧憬美夢,避對現實。不知還要遭受多少苦難折磨,才能把全人類由這共產夢中喚醒耳。
……脫離燕京、北平,亦不簡單。當時戰局瞬息有變,交通紊亂已極……時局愈益緊張,哈佛燕京學社辦事處決定由燕京遷往嶺南大學。學社幹事海女士(Hilda Hague)特來通知。並說已包妥金牛號,剋日飛往廣州……中外友好聞訊,前來送别幫忙。好幾家中國同仁羨慕我們的決心與機遇。但是見諸行動,談何容易?第一要放棄家業,另作别圖。第二得略有積蓄,拿得出這一筆離平旅費。而且學校竭力挽留,惟恐散夥。左派們,師生都有,竭力監視,全有報告。設若立意出走而走不成,其結局就可想而知了。所以「個人行動自由」這句話只能認爲是一句官話。對此有關個人禍福的抉擇,竟不能公開商量討論。只有見了密友,才敢私相耳語。一個大學校園,已然罩了一層濃霧,人人自保,人人緘默,人人不說實話,悲夫!到後來還有國際觀察家數人頭說,你看,脫離共區的佔少數,留住共區的佔大多數,可見人心向共。說這樣話的人,不是共產收買的說客,便是智商只有十二歲的人!
——原燕京大學代校長梅貽寶
◆◆◆ 兩京中府時期中華民國高等教育 ◆◆◆
◆◆ 私立大學 ◆◆
◆ 燕京大學 ◆
·梅貽寶: 我與燕京大學
·陳熙橡: 憶燕園諸老
徐兆鏞: 燕大的軼聞趣事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13.shtml
陳禮頌: 燕京萝痕憶錄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12.shtml
◆ 金陵大學 ◆
◆ 協和醫學院 ◆
·楊文達: 教會學校與我——考進協和醫學院前後往事雜憶
……遠在日軍發動侵略中國戰事的十餘年前,張氏即洞燭日本人的狼子野心。我深切記得張校長旅行東北歸來,在週會上對學生講話,分析日人在東北的情形後,他說:「不到東北,不知中國之大,不到東北,不知中國之險。」十餘年後,吳鐵城先生赴東北斡旋易幟南返,亦說過同樣的話,當時成爲名言。在七七事變十餘年前,張氏即有如此透澈之看法,可謂先知先覺。
丁履進:「南開先生」張伯苓
◆◆ 國立大學 ◆◆
◆ 南開大學 ◆
甯恩承: 中國現代偉大的教育家張伯苓先生(外一種)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16.shtml
劉 珍: 忘不了校長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14.shtml
丁履進: 「南開先生」張伯苓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15.shtml
◆◆◆ 兩京中府時期民國政論長才 ◆◆◆
◆ 李宗吾 ◆
·馬五先生: 厚黑教主李宗吾
◆ 殷海光 ◆
·傅樂成: 悼念殷海光兄
◆◆◆ 兩京中府時期媒體聞人志 ◆◆◆
◆◆ 報界聞人 ◆◆
◆ 張季鸞 ◆
·王軍余: 追念同學張季鸞君
·朱民威: 張季鸞先生與先總統蔣公的關係
·程滄波: 我所認識的張季鸞先生
·成舍我: 我所接触的季鸞先生
·曾虛白: 很少得我欽佩者中的一個人
◆ 王芸生 ◆
·陳紀瀅: 記王芸生
·李秋生: 我所知道的王芸生
◆◆◆ 兩京中府時期民國學術聞人志 ◆◆◆
◆◆ 社 科 ◆◆
◆ 章炳麟 ◆
◆ 黃 侃 ◆
◆ 劉 賾 ◆
·張玉法: 章炳麟其人其學
·陳敬之: 章炳麟
·香黎庵: 憶昔專訪章太炎
·劉道平: 章太炎師徒三代剪影
◆◆◆ 人文科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紀瀅: 記王芸生)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一、自本卷起,書中所徵引之史料,均註明出處,以便讀者參證。惟此數十年之事蹟,非盡可於已出版之史籍中搜求,其有採諸私家藏稿而特囑來源守秘者,祇得闕而不註。

    編者識民二一.八.二一。

   

七、第一卷目錄擧隅

第一卷目錄

圖畫

    清慈禧后清恭王奕訢 李鴻章 袁世凱 李鴻章及其兄瀚章暨子姪合影 砲擊馬關圖大久保利通 伊藤博文 清醇王奕譞

凡例

古代關係之追溯………………………………………一

第一章 中日始訂修好條約…………三二

第一節 柳原前光首次到津…………三二

第二節 總理衙門奏請訂約…………三四

第三節 曾李均主訂約………………三六

第四節 日本使臣再度到津…………四○

第五節 日方力爭約同西例…………四一

第六節 中日修好條規………………四五

第七節 通商章程要點………………四九

第八節 約成後之波折………………五一

第九節 日使來華換約朝覲…………五三

第十節 副島種臣之論外交…………五五

第二章 臺灣之侵擾…………………五七

第一節 日本侵華之動機……………五七

第二節 臺灣之尋釁…………………五八

第三節 總理衙門與日外務省之問答六○

第四節 日軍擾臺之情形……………六二

第五節 西鄉從道理曲氣竭…………六五

第六節 外交之周旋…………………六六

第七節 臺事之歸宿…………………七一

第八節 總理衙門奏請定議…………七四

第九節 臺事專約三條………………七八

第十節 亡羊補牢籌議海防…………八○

第三章 朝鮮交涉開始…………………八五

第一節 江華島之開釁………………八五

第二節 森有禮之來華………………八六

第三節 朝鮮獨立問題之發端………八八

第四節 李鴻章主勸韓忍忿…………九二

第五節 森有禮與李鴻章之折衝……九四

第六節 日韓實行直接交涉…………九九

第七節 江華條約之締結……………一○一

第八節 韓王咨報與日本修好………一○四

第九節 朝鮮對日之開埠通商………一○六

第十節 勸朝鮮與西洋各國通商……一○八

第四章 中國正式通使日本…………一一五

第一節 李鴻章奏請購船遣使………一一五

第二節 何如璋奉命使日……………一一七

第五章 琉球群島之吞併……………一一九

第一節 琉球與中日之關係…………一一九

第二節 日廢琉球爲沖繩縣…………一二○

第三節 中國態度之冷淡……………一二○

第四節 琉球之呼救…………………一二七

第五節 美前總統之調停……………一三三

第六節 竹添進一郎進分島改約之議一三九

第七節 分島改約之交涉……………一四一

第八節 李鴻章奏請緩允改約………一四五

第九節 左宗棠請嚴陣備日…………一五一

第十節 琉球問題之歷史資料………一五四

第六章 韓亂之初發與戡定…………一五九

第一節 中日戰爭之序幕……………一五九

第二節 變兵犯闕……………………一五九

第三節 中日兩國之出兵……………一六○

第四節 李昱應之就擒………………一六八

第五節 李鴻章奏報定亂經過………一七一

第六節 日韓濟物浦條約……………一七五

第七節 幽李昰應於保定……………一七七

第八節 朝鮮練兵……………………一八三

第九節 鄧承修請派大員駐煙台以對日…一八五

第十節 張佩綸倡東征之議…………一九二

第十一節 朝鮮善後六策……………一九七

第十二節張謇與袁世凱……………二○六

第七韋 中韓商務章程………………二○九

第一節 宗屬關係之文證……………二○九

第二節 中韓商務章程之訂立………二○九

第八章 甲申之變與中日衝突………二一五

第一節 中日之鈎心鬪角……………二一五

第二節 朝鮮君臣之離心……………二一六

第三節 郵署賺宴與韓宮亂戰………二一七

第四節 中日衝突之責任……………二二一

第五節 吳大澂續昌赴韓查辦………二二三

第六節 漢城條約……………………二二九

第七節 引渡逃犯之交涉……………二三○

第八節 韓王咨報事變原委…………二三○

第九章 李伊會訂天津條約…………二三五

第一節 伊藤博文之來華……………二三五

第二節 李伊第一次談判……………二三八

第三節 李伊第二次談判……………二四一

第四節 甲子之禍根…………………二四六

第五節 中日兩方之草案……………二四八

第六節 最後一次之談判……………二四九

第七節 天津條約及附屬照會………二五五

第八節 李鴻章奏報簽約經過………二五七

第九節 李鴻章以伊藤有治國之才…二六○

第十節 李鴻章與韓王議撤兵善後…二六一

第十一節 中日駐軍之撤退…………二六四

第十二 節各國互保朝鮮之議………二六七

第十三 節日本密探之報告…………二七○

第十章 巨文島事件…………………二七四

第一節 英鑑占領巨文島……………二七四

第二節 中國欲允俄起阻撓…………二七五

第三節 韓廷請各國公議……………二七七

第四節 英韓間之交涉………………二七九

第五節 俄不侵占英可退出…………二八○

第六節 中俄間之交涉………………二八一

第七節 英兵之撤退…………………二八六

第十一章 俄韓要結之一幕虛驚……二八九

第一節 袁世凱連電告急……………二八九

第二節 李鴻章請旨應付……………二九三

第三節 韓廷諉過於小人……………二九五

第四節 李鴻章之以俄制日策………二九六

本卷參考書目………………………三○一

   

八、全套書七冊之出版年月

    王芸生所編著之「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全套共七卷,即共七冊。現在臺灣公家圖書館恐怕僅有南港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有所存藏,我由國立中央圖書館王小姐轉介,又由至友王聿均兄親自接待,再由該所蘇雲峰君協助完成採取部份資料,甚爲感激。其餘託友找遍了各大學圖書館也沒有。而中央研究院所藏第六、七兩冊,還是從美國國會圖書館複印而來,可知藏書之不易。茲爲供讀著參考,特將七冊書出版年月,記錄於後,以資查考:

    第一卷

    二十一年四月三十日初版

    二十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再版

    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三版

   

    第二卷

    二十一年六月十日初版

    二十二年三月十五日再版

   

    第三卷

    二十一年九月一日初版

   

    第四卷

    二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初版

    二十一年十二月一日再版

   

    第五卷

    二十二年四月三十日初版

    第六卷

    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八日初版

   

    第七卷

    二十三年五月四日初版

    以上出版年月日,僅是書內版權頁所記,實際上當時因報館印刷能力不足,且因國聞週報的關係,各卷書之出版,均落在後版權頁所記年月甚多。如二十二年九、十月我收到的僅四冊,照版權頁記載,至少應當出版到第六冊。五、六兩冊,還是抗戰後到漢口才拿到的,第七冊則是到了重慶(二十七年)才由芸生相贈。

   

九、這套書對王芸生的影響

   「六十年來中國與日本」撰寫與發表達三年之久,由於日本於侵佔東三省之後,野心不戢,旣進窺關內,復進軍察綏,國人對於日人侵略我之歷史、淵源、更加注意,因此提高了這些文章的重要性,據我所知前四冊每冊均售出萬餘冊,在當時是一個了不起的數字。編輯者王芸生更藉此旣提高了在社內地位,特別提高了他的社會地位。

    當然,其中爲尋求資料他也著實辛苦了多年。他常常趁週末之便到北平國立北平圖書館、北大圖書館、清華及燕大各重要圖書館,蒐求資料,也常常用三五天時間往南京跑,在外交部查檔案,以及拜訪對日外交界前輩,甚至請教對日問題專家。從私人筆記及若干閒著中也有不少所得,然後拿回來分析、研究後,再整理成系統的文字,一個問題、一件記載須印證不少文件,才算定稿。有時,也需要參考日文著作。當時,芸生並不懂日文日語,(據我所知,他學習日文,還是在編完了這套書之後才開始的。他能夠說、讀日文還是二十五、六年的事。)須借助社內艾大炎等。

    對於若干照片的搜求,尤屬不易。蓋清末民初,攝影術雖已倡行,但一般人都懶於拍照,更沒有如現在之普遍而濫用。所以有若干清室照片都從舊書中複製而成。

    第五、六、七冊雖編在抗戰前,但六、七兩冊則發行於抗戰後,我得到五、六兩冊,是在漢口,第七冊還在重慶,那已是二十七年了!

   

十、上海時代的王芸生

    民國二十五年,華北情勢日亟,大公報爲末雨綢繆,開闢上海版,於四月一日出版,季鸞先生與芸生同去主持編輯部,胡政之、李子寬主持經理部。天津由孔昭愷、趙恩源主持編輯部,李清芳及王佩之主持經理部,徐盈入館未久,主持採訪。

    上海是長江系統報業的地盤,尤其申(報)、新(新聞報)根深蒂固,歷史悠久。表面上雖不排拒,骨子裏對大公報的遷來,絕對不歡迎,則是事實。好在上海與沿長江一帶早是大公報發行的地區。京滬兩地據估計已有六、七萬份大公報銷售多年。同時滬市市民震於大公報的聲望與多年來的踏實作風,毋寧比當地報業更歡迎這份北方報紙的到來。

    季鸞先生在發刊詞中,有謂:

    ………吾人所首願訴諸全國各界並信爲各界所同感者,在國難現階段之中國,一切私人事業,原不能期待永久之計畫,即規劃矣,亦不能保障其實行。倘成覆巢,安求完卵。藉口避地經營,實際又何所擇。是以首願愛我讀者諸君諒解者,此次本報津、滬兩版同刊之計畫,旣非擴張營業,亦非避北就南,徒迫於時勢急切之需要,欲更溝通南北新聞,便利全國讀者,而姑爲此非常之一試是也。……」

    這些辭句,完全係眞情流露,毫無矯飾之意,迫於時勢,不得不作預籌之計。

[上一页][目前是第4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