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台闽重光与正统在莒
[主页]->[析世鉴]->[台闽重光与正统在莒]->[李國鼎: 加工出口區制度之創立]
台闽重光与在莒之治
·台南市履鋒东村 • 楊靜文先生訪談
·台南市北區實廴� • 楊及之先生訪談
·台南市北區自治新村 • 張志偉先生訪談
·高雄縣醒村 • 吳炳炎先生訪談
·高雄縣醒村 • 郭大春女士訪談
·高雄縣鳳山市憲光八村 • 閻毓齡先生訪談
·高雄市警鼎新村 • 伍戰石先生訪談
·高雄市新興區行仁新村 • 黃玉漢先生訪談
◆◆ 離島地區眷村訪問 ◆◆
·澎湖縣馬公市澎湖眷舍 • 鍾錦貫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貿商十村 • 劉本志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篤行十村 • 張華奇先生訪談
·澎湖自勉新村 • 朱銘水先生訪談
·澎湖縣馬公市莒光新村 • 張守業先生訪談
……你不能對嫌犯屈打成招。這種行為不論在美國或中華民國的軍法體系都是不容許的。但這種事情有時難免還是會發生。因此,這不是體系或法律規範的問題,而是執法方式與法律適用方面的問題。政治人物如果想鼓動風潮,最常用的口號就是「改革」,尤其會高唱「改革組織架構」的論調。事實上,問題並不在此,造成問題的不全在於制度或組織架構,而是在於「人」的因素,因此真正需要改革的其實是人。
我不認為組織架構是問題的所在。真正的關鍵應該在於組織架構下,如何適用法律。公平、公正的進行審理與判決。當然,當時中華民國還有戒嚴法。我認為多數美軍人員,都很樂見有這麼一套戒嚴法,因為在戒嚴的情況下,幾乎很少有刑事案件發生。其實,戒嚴法很少真正派上用場,在我記憶中,戒嚴法只有在1975年12月到1976年2月這段期間,曾用在盜匪懲治案件方面……平心而論,如果從臺灣社會安全秩序的觀點來看戒嚴法,其實是有其正面的功能,因為你在任何一天晚上出門都毋須擔心會有安全問題,除了偶爾會看到幾個喝醉的美國大兵在街上打架鬧事之外。
……許多人抨擊「白色恐怖」時期所受到的種種限制,但卻不願提起當時臺灣確實受到真正的軍事威脅——我想現在所面臨的是此當時還嚴重的威脅,而如果有任何改變的話,那是因為中共必須審慎評估大動干戈侵犯或摧毀臺灣,所要付出的代價及其後果。如果換成是當時毛澤東揚言血洗臺灣且已有能力做到的話,情況可能就有听不同了。換言之,如果當時中華民國在軍事及政治上發生任何破荆钄橙擞锌沙酥畽C,那麼臺灣將可能產生災難了。
藍柏先生(L.J.Lamb)訪談
◆◆◆ 美援與中華民國台閩地區發展 ◆◆◆
◆◆ 戒嚴時期司法改革 ◆◆
·藍柏先生(L.J.Lamb)訪談
◆◆ 美國經援 ◆◆
·周宏濤: 台灣經濟與美援
……社會大衆似乎有一種不成熟的認知,以為國民黨是一黨獨大的威權式政黨,而民進黨是服膺民主真理的民主政黨,因之,公共政策的制定如不在民進黨對國民黨的抗爭中取得勝利,則臺灣地區民主政治發展過程就不會落實在正常民主運作的架構上,公共政策的制定也將不能反應民衆真正的福祉,而我國民主政治發展的前途,就不會光輝燦爛。從另一種角度說,這種天真的想法是:祗要民進黨執政,我國的民主政治發展就不會出現一種像今天這樣充滿抗爭的議事環境,立法院才能正常議事,並充分反應民衆的利益。那時候,執政的多數黨在主控議事日程時,會與少數的在野黨充分協商,在野的少數黨亦會尊重多數黨的議事運作,其間雖有不盡滿意之事,但在少數服從多數之下,也祗有接受多數的決定。一直要到這個階段,我們才算有真正的公共政策的產生。
對於上述不成熟的認知,我們不禁要問:民進黨有朝一日變成為多數黨之後,立法院這個議事殿堂真的能步入正常嗎?我國從此也會有一個晴朗的民主春天嗎?……臺灣地區民主政治發展的關鍵,就在於執政黨與在野黨應儘速建立互動關係的規範,朝野政黨關係早日正常化,並在國會之內遵循互動規範,以公共政策為訴求對象,雙方從事議事競爭。今天,反對黨以資深委員作為抗爭的對象,那只是手段,不是目的。為反對而反對,儘是從事不負責任的政治抗爭,這是今天立法院內最大的危機,也是民衆福祉嚴重受到傷害的主要原因。
國會政治的惡質化發展,足以使國人對未來臺灣地區的民主政治發展前景抱持不樂觀的想法。……民主原本就是這樣以數算多數的人頭來代替揮動拳頭的政治,如以少數的拳頭也能產生民主的效果,那麼我們的民主政治將永遠陷入紛爭不斷、惡性循環的劣質民主文化當中。
民國八十年梁肅戎先生之專题講演
http://peacehall.com/forum/201001/zwkl/634.shtml
◆◆◆ 國會亂象與政黨輪替 ◆◆◆
·梁肅戎: 首届中央民代的逼退——國會改革與退職之憶
民國三十六年二月二十七日傍晚,據說爲了一名賣私煙的寡婦,台北發生了流血衝突。當晚有個台灣人透過台北廣播局,用標準的北京話及台灣話輪番向全台灣放送事件的經過,他邊哭邊說著:「中國政府來台灣,盡出貪官污吏,把米糧都搬去大陸當國共內戰的物資……。」全台灣聽了,都激動不己。隔天一早,北港樂團發動青年上街遊行,還寫著大字報:「打倒貪官污吏,建設新台灣」、「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那時候北港的自治組織有兩隊,一隊是保安隊(維持地方治安),一隊是特攻隊(對抗國軍)。我參加的特攻隊正式名稱是「台灣自治聯軍」,在北港、新港、朴子、虎尾、斗六等地都有分隊,北港的隊長就是余阿木,新港隊長是陳明新,朴子隊長是張榮宗。
多年後我才知道,台灣自治聯軍其實是台灣共產黨張志忠組織的。張志忠念嘉義農民學校時,就參加文化協會抵抗日本。後來文化協會分裂成左、右兩派。張志忠跟當時的抗日份子都被抓去坐牢,後來他假裝發瘋而被釋放,出來後逃到延安加入中國共產黨,……回來台灣後,他……在二二八時組織自治聯軍攻打國民黨軍隊。
蔡武考先生訪問紀錄
二二八以前共產黨在台灣根本就沒力量,全台灣才七十幾個共產黨而已,二二八以後,變成八百多個,增加有夠快。那時我們也沒其他辦法可想,發生二二八這種事件以後,出來喊的人後來都被打死了,再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喊,讓所有台灣入團結起來。當時許多人就想,共產黨也許會有辦法,我們實在沒想得太深。現實上,台灣有那麼多人被打死,而且國民政府統治的情況是四處都有貪污,物價高,經濟差,每一項問題都發作起來。我們想,台灣應該走另外一條路,無論怎樣,另外一條路可能就是一條出路。其實當時我們沒有想得那樣嚴密,思想也沒有那樣成熟。經過五十年後的今日,大家頭腦已經更加精明,更會想東想西了,當時哪會想?那時沒法度呢,都是隨各人自己去想……檢討起來,我加入共產黨這項事情真冒險,但是有好也有壞,對我人生的經驗、對瞭解事情都有幫助,也可以讓我瞭解共產主義和共產黨。我認為不應該有共產主義,也認為共產黨不看重人的價值,他們會為了得到權力而犧牲所有人,人的價值不受肯定,這是我深刻的感覺。我會脫離共產黨,主要也是這個原因。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
◆◆◆ 中共在台閩 ◆◆◆
◆◆ 政府肅諜 ◆◆
·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列潛匪案偵破始末
·谷正文: 關於吳石案的一些補充(書簡)
·龔選舞: 新店溪畔不歸路——匪諜吳石、陳寶倉伏法目擊記
·谷正文: 剿滅中共在臺武裝基地潛匪始末
◆◆ 李登輝與中共 ◆◆
·李登輝: 我為什麼加入又退出中國共產黨?——回首恐怖動盪的年代
·谷正文: 李登輝共諜案秘辛
◆◆ 台籍中共干部憶往 ◆◆
·楊克煌: 謝雪紅與我在二、二八起義前後的經歷
·吴克泰: 北西南东搞革命
·台灣政治運動的由來與內幕——吴克泰回憶錄附錄二種
·徐宗懋: 我所認識的謝雪紅——周青訪問記
◆◆ 台籍中共一般成員憶往 ◆◆
·戴傳李先生訪問紀錄
·連世貴先生訪問紀錄
·顏世鴻先生訪問稿
·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
◆ 推薦閲讀 ◆
葉雪淳先生批《黃玉坤先生訪問紀錄》内容不實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zwkl/412.shtml
◆◆ 台籍中共外圍憶往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國鼎: 加工出口區制度之創立

★【析世鑑】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鑑】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鑑】發佈內容的各項聲明:

http://boxun.com/hero/xsj2

★【析世鑑】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或著作財產權受讓人等同意而略去原著述人、相關出版資訊等(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 囿於時間與精力,【析世鑑】所收數位文本之校對未能一一盡善,鲁鱼亥豕諒不能免,故我們忠告任何企圖以引用方式使用【析世鑑】文本内容的讀者,應核對有關文章之原載體並以原載體文本内容爲準,以免向隅。

★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鑑】收入的數位文本,均是由【析世鑑】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 彰往可以考來·顧後亦能瞻前 ◆

加工出口區制度之創立

李國鼎

一、前言

    卅年前,我國在推動工業發展過程中,先是由於初期發展的第一階段民生必需品進口替代工業面臨國內市場飽和,必須突破國內市場的限制,拓展外銷;繼而美國經援停止,國內資金短缺亟需大力改善投資環境,吸引僑外投資,拓展輸出,增加外匯收入,培養國際收支能力;復因人口快速增加,面對人口壓力與農村勞力過剩,需要創造就業機會;因應上述種種迫切情勢,需要採取突破性的措施,並配合當時國家經濟發展條件的限制──缺乏大量資金與高級技術,決定採取先行發展勞力密集輕工業、拓展出口的策略,經過將近十年的研究醞釀與政策調整,克服若干制度上的困難,終於在廿年前的民國五十五年十二月三日創建成了高雄加工出口區。

    高雄加工出口區的建立,不僅是我國第一個加工出口區,也是全世界加工出口區的首創,在此以前,世界各國只有「自由貿易區」或「工業區」等概念與設置。實際上,加工出口區既不同於自由貿易區,亦不同於一般工業區,而是兼具自由貿易區與工業區兩者之長的綜合體。若就免徵關稅和劃定隔離區域而言,它與自由貿易區完全相同,但自由貿易區卻不如它有統一的規劃與完整的工業設施;若就統一的規劃與完整的工業設施而言,它又與一般工業區相似,但一般工業區既不能免徵關稅,亦不必與外界隔離。加工出口區兼具兩者的優點,爲其最基本的特質。

    高雄加工出口區成立後,國內外業者迴響熱烈,申請投資者絡繹於途,僅二年餘即超越原定計畫目標,區內幾已無發展餘地,乃於五十八年繼續籌建楠梓及臺中兩個加工出口區。

    廿年來三個加工出口區成績斐然,迄七十五年十二月底統計,核准設立外銷事業二五二家,投資總額四億五干九百餘萬美元,累計出口一百八十億美元,進口九十六億美元,順差八十四億美元,現僱用員工八萬九千餘人,吸引僑外與國人投資,拓展外銷,增加就業機會,引進技術,不僅對國家經濟發展貢獻卓越,而且引起世界各國的注意,尤其是一些開發中國家,競相仿效設置,廣爲傳佈,加工出口區儼然形成一種爲開發中國家廣泛採用的有效加速經濟發展的制度,並獲聯合國工業發展 組織(UNIDO)、世界銀行(IBRD)、亞洲生產力組織(APO)等國際組織重視,世界加工出口區聯合會(WEPZA)亦已組成,以聯合行動鼓勵加工 出口區更廣泛推展。而由於加工出口區制度在各開發中國家間廣泛推行所促成的經濟發展,與對各國人民提供的實際福祉,則確實難以數字估計了。

    茲值我國加工出口區慶祝建成廿週年之際,願將當初創設經過與建區有關原委加以回憶記述,提供參考。又吳梅邨兄自美援會工業發展投資研究小組及經合會投資業 務處時期,即參與投資研究及加工出口區籌劃工作,後又擔任加工出口區管理處第二任處長七年之久,竟於該區廿週年區慶前不久之七十五年十月六日逝世,願以此文紀念梅邨兄對加工出口區自籌至創設三區之貢獻。

   

二、何以需要設立加工出口區

    民國四十二年第一期四年經建計畫中工業部門之計畫,係由經濟安定委員會工業委員會負責籌劃推動,並以美國經援之美金與物資銷售產生之臺幣予以支援,當時因外匯不足,依賴進口必要民生物資,以應人民需要,並可穩定物價。因此當時所支援之工業,多半以進口代替品爲優先,以求節省外匯;同時發展肥料工業,增產糧食,以期減少進口;舉凡與民生必需之食衣住行有關之工業優先發展。惟國內市場究竟有限,很快的趨於飽和,記得四十五年紡錠已趨飽和,某投資人擬以自備外匯進口一萬紡錠,經年餘之考慮方予核准,因此究應限制設廠或鼓勵出口之問題,以及外匯匯率多元或單元匯率,均爲面臨之問題,必需解決。而進口出口手續繁多, 若干與原材料零組件有關之間接稅、退稅制度雖逐漸建立,但手續繁多,至於機器及零件進口時需課關稅,投資人均感不便,爲求鼓勵投資,促進工業之進一步發展,必須對投資環境有所改善,乃有加工出口免稅區初期意念之產生。

   

三、構想形成與研議籌備經過

    當時,香港亦因大陸淪陷,由大陸遷往之企業家亦建立製造業,由於香港爲自由港,機器及原料除極少數商品外,皆不收關稅;同時,其他國家亦設有自由貿易區,僅作簡單分裝及轉口之用。

    筆者服務於工業委員會時期(四十二年至四十七年),即研究劃出特定區域設立加工廠之可行性,並邀請海關總稅務司張申福兄會同研究。四十七年四月尹仲容先生轉任外貿會主任委員,主持外匯改革,向單一匯率途中邁進,對推動外銷已創造有利之環境,四十七年九月筆者隨同尹仲容先生轉任美援會工作,仍繼續注意此一問題。

    四十八年十二月筆者兼任美援會工業發展投資研究小組召集人,推動財經措施,草擬獎勵投資條例,即以增加儲蓄投資及外銷以加速經濟發展,因此加工出口區設立之大環境已具備,投資小組亦繼續研擬。民國五十一年筆者隨嚴前總統(當時任財政部長)赴美開會,自歐返國途中,並赴意大利 Trieste港參觀其自由貿易區作業情形,歸來後與嚴財長靜波先生詳加商酌,原則上嚴財長同意設立加工出口區。其架構:

    在人的方面,投資人出入境仍維持原有手續;

   

    在錢的方面,外匯管制仍屬必要,仍維持原有手續,但在區內辦理;

    在物的方面,因加工出口區產品全部限外銷,其製造所需要機器及零件與原料零組件一概免關稅及貨物稅。

    此一原則同意後即著手草擬立法,由經濟部提報行政院。

    五十二年九月筆者奉調經合會服務,於九月八日爲促使政府立法早日定案,由經合會邀請財政部嚴財長家淦、經濟部楊部長繼曾、交通部沈部長怡、外貿會徐主任委員柏園、國防部馬副部長紀壯及省府主要廳處長同赴高雄港內視察因濬港所產生之新生地,及聆聽簡報初步構想藍圖,各首長均表同意,決定儘速推動立法,五十三 年七月,加工出口區設置管理條例草案送請立法院審議。

    該法案在草擬期間,以事屬創舉,議論紛紜,並有諸多疑慮,因當時間接稅、關稅高,誠恐該區可能變成一個特區,影響區外產品外銷;或區內區外貨物容易交互流通,恐防範稍有不週,變成一集中走私地區;因此五十三年四月行政院於將法案送往立法院審議之前,先送請中央政策委員會協調,旋在實現踐堂原址一舊式會議廳,舉行黨政協調,雖開會兩次,終以僅憑文字報告,成效不大。

    其時美援公署署長柏森斯甚支持此項計畫,經會商認爲必需設法邀請立法委員實地視察高雄地區,藉使其了解美援會及經合會近年在高雄區所支援各項計畫與高雄加工出口區計畫之由來,以增加立法委員了解其關聯性,面臨五十四年六月美國經援停止,我國必須採取多種因應措施。於是,自五十三年秋起,即安排分批邀請立法委員,每批不超過五十位,視察美援支持各項計畫,包括高雄港十年濬港計畫,新生地初步利用計畫,高雄地區配合工業及都市人口增加自來水開發計畫,發電廠計畫,支援工專及工職學校以配合人力需要,最後即爲加工區計畫,目的在吸收以僑外資金爲主、帶有可靠市場之投資人來本區投資,全部外銷,而設備器材零件半成品及原料輸入加工出口全部免關稅,以簡化手續,產生類似香港之環境。所有應邀立法委員分批前往者,均由筆者或陶聲洋兄、吳梅邨兄等陪同。及再舉行黨政協調會,立法委員已深深了解此計畫之重要性,均踴躍發言支持,甚至有湖北籍王委員開化先生大聲疾呼:「政府已將在高雄港中挖出砂土變成黃金,我們如不支持加工出口區設置條例,實在沒有理由了」。此項協調會後立法院迅速開會,於五十四年一月卅日通過。五十四年一月中發表內閣局部改組,筆者奉派接任經濟部長,在立法院討論時尚有加工區隸屬應歸經濟部或財政部問題,法案係由經濟部長提出,主題爲設區原在吸引及管理出口工業,乃決定將此重擔交給經濟部,以利發展出口工業,增加外銷。值玆二十週年紀念時,使我回憶當年幸賴立法院之支持,方能通過此項創舉,始有今日之成就,特誌經過,以表感謝之意。

    條例通過後,經濟部即需成立籌備處,必需有充份行政經驗了解此計畫者方可勝任,適有舊日筆者在基隆臺灣造船公司時,同時在基隆市任市長之謝貫一先生,熱心地方建設,辦事至爲幹練,甚爲熟識,其時已任經合會參事,乃邀其擔任籌備處處長,並商得美方同意以相對基金支持其建設,包括整地築路,興建圍牆及主要公共用建築如聯合辦公室,與工作人事薪津。至廠房建築則儘量利用土銀貸款興建,由投資人分期付款,均未動用政府預算,自行建立廠房者亦可比照辦理。加工區成立後,第一家投資者爲香港之成衣廠,引進若干新設備,製作襯衫,其後美、日、歐廠家紛紛前來設廠。至十一月底已有數家工廠開工,其他亦在安裝機器中,至民國五十五年十二月三日舉行建成典禮,由嚴副總統兼行政院長主持揭幕。

   

四、成立初期所遭遇之困難及解決方法

    建立一個區域,集中若干各級機關行政權,以求簡化手續,便利投資人,其運作方式必需發展一套新的模式,更重要的是新的觀念,管理處處長在一個新環境中,一切爲便利投資人,但亦必求其適法方可順利進行。成立後一般反應良好,香港方面頗爲恐懼,常載不利消息,以免很多投資人遷廠來臺,而國內報紙亦不免有所刊載。該區開始營運甫五個月,負責籌備之首任處長謝貫一先生因積勞成疾,不幸去世,祇有邀請在經合會任投資業務處長之吳梅邨先生繼任。吳處長到任後,勵精圖治,將已營運數月遭遇之問題,向筆者提一節略,請求經濟部層次設法協調,俾其功能得以正常運行,筆者乃簽報當時行政院院長嚴靜波先生,蒙其指定葉政務委員公超審查此報告。葉先生由經合會投資處派員隨同前往了解實況及如何處置,返臺北後,葉委員召開會議兩次,均一一解決。所遭遇之問題涉及有關單位甚多,雖有組織條例,然事屬新創,若干實施辦法仍待合情合理的謀求解決。此次協調所獲結果,使該區以後運行甚爲順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