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小龙女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假如朝鲜政权突然崩溃,中国怎么办?[原创]
·改变世界的十张地图
·“自由的旗帜高高飘扬”
·韩寒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元末红巾之乱
·仗义每多屠狗辈
·阿斗的前半生
·向南、向南、再向南——定庵情事并“丁香花案”
·春秋时代之十大令人头痛分子
·中国历史上最深藏不露的8位绝世高手
·可怕的是为什么我们害怕民主
·民主能分东西方吗?
·浮士德与西方
·点燃国民精神之灯---六四之际谈民主[原创]
·宁死不降的文天祥为何对弟弟降敌体谅认可?
·胡德平:读《耀邦同志给毛泽东主席的建言信》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中国国体的政治学解释
·看看古代是如何处理上访的
·朱学勤:改革开放的经验总结
·中国会不会发生动荡?
·中国人抗争是要“权益”,不是“权力”
·刘原:一夫一妻制危机
·有一种特别的牵挂,缠绕着我们的心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天地会:一个江湖中国的形成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新解博、毛、周“三国志”:评《博古和毛泽东》
·革命不是一种原罪
·一个国家强大的标志是什么?[原创]
·中国特色的“左右大颠倒”——兼为左、右派正名
·我们的社会病了
·社会溃败的风向标
·三维行贿的国度
·三维行贿的国度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领导人都上哪些网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民主在很多人眼里是个外来词,大概如马铃薯和番茄一样,属于引进物种。但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是一个属于政治理论范畴的概念,而是把它当作一种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心态来看待。关于这方面的论述很多,但给我的感觉,只要一说起民主,人们总是喜欢把它当作“上层建筑”来讨论,很抽象,也很严肃,给人的感觉,民主好像离自己很远,遥不可及。于是乎,很多人便老是抱怨,为什么当权者不给我们民主?但另一方面我们是否想到:即使给予我们民主的权力,我们会用吗?我们能用得好吗?

   民主并非我们想象那样遥不可及,我觉得,就如同道不远人一样,民主也是不远人的,它只是我们每个人生活的习惯、内心的想法或素养而已。民主并不是哪个集团赐予我们的,它也并没有站在什么地方等我们,有没有民主实在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事情,也就是说一切取决于我们自己。

   学历史的都知道中国共产党八届十二中全会,那次全会有个重要的议题:开除曾是国家主席的刘少奇的党籍。当时没有全票通过,投出唯一反对票的是陈少敏。这一票是那个时代中国仅有的一点良心未曾泯灭的见证。后来渐渐从癫狂中醒过来的国人,开始把责任推给领袖,推给时代。这其实是一种病态的逃避,其性质不亚于日本人对南京大屠杀的不认账。而陈少敏,时代已经把这个名字渐渐淡忘了。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学生时代,班干部是要我们自己选的,可我们选的是谁呢?和自己关系好的、平时借过自己钢笔或铅笔的……中国人就是这样,有了履行权力的机会,想到的往往是小集团的利益,以至目光短浅,滥用权力,失去了公正的同时也亵渎了自己。这种情况如果到社会上推而广之,不是比比皆是吗?

   宁肯委曲求全,也不会用手中的民主权力去争取应有的公平,这就是鲁迅先生痛心疾首的--奴性。虽刻薄,但确实入木三分地画出了国人的本性。换句话说,国人还远远不具备国民素质,有的只是小农或小市民意识----小富即安、盲目攀比;缺乏自律、公私不分;拉帮结派,任人唯亲;斤斤计较、唯利是图。就连如今的知识经济也产生了急功近利、浮躁虚荣的小民意识。中国的传统是,一个人如果做不到官,就等而下之要求得到民主,民主的诉求(仅仅是口头上的),只不过是利益互动过程中的一个美丽的借口而已。不得势的以民主的名义挣利益,而一旦得势就忘记了当初的目标!几千年的农业文明,使得国人有的是见利忘义的本性、有的是结党营私的惯性、有的是勾结成利益共同体的习性、有的是党同阀异的计谋、有的是随声附和的盲从性、有的是凡事以自我为出发点的自私性,单单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自由、平等、博爱、奉献等民主不可缺少的精髓丢在了脑后。

   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人主动捐出自家的金饰来帮助国家渡过难关,换了中国,我们能如此无私地帮助自己的“母亲”?喊口号行,真要具体的行动,恐怕就未必如口号一样光鲜响亮了,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也是国人天生具有的吧!

   民主绝不是简单的投票选举,民主不是一种形式,也不只是一种制度,民主是一个国家的全体公民对自身命运的关心与国家前途命运的思考。民主是全体公民的事,它需要我们全体公民有一种适合民主的心态,有一种民主的素质,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懂得民主是权利和义务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民主不是口号,民主不是享受,民主更多的是义务、是责任。

   中国人本没有作共和国民的资格-----这是当年袁世凯复辟时说的话。而我们有些国人,直到今天,还在为这句话增添证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