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此据台湾《联合晚报》报道,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张俊宏于2007年6月11日,以“一国一制、大破大立,中道百合、觉醒台湾”为题,在媒体刊登广告,倡议台湾应该以“一国一制”的构想,来回应中共“一国两制”的统战政策,可谓台湾民主政治的新思维、新视野、大智慧。
    张俊宏先生在广告中指出,两岸的僵局在于“认同”问题,解开国家认同须大破大立。他说,面对中国大陆的“一个中国”政策,不论是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马英九的“一中各表”,或是民进党总统参选人谢长廷的“一中宪法”,都是消极、逃避的对策,无法摆脱“一国两制”的紧箍咒。张俊宏主张台湾应该大胆地回应,提出“一国一制”,以回应中国的“一国两制”。他说,既然是中共用来挑战台湾的“二国论”,台湾为何不能用“一制”来挑战中共的“两制”?只要中共愿意推行“一制”即民主制度,台湾接受“一国”不仅放心,也属公平。显然,张俊宏较之台湾其他政要更具战略眼光与应变智慧,更善于掌握战略对局的主导权,以完成从恐惧大陆红色政权的消极防御到积极应对的战略转变。张俊宏先生这一“一制”对“两制”的新思维、新视野、大智慧选择,来自于他对对两岸政治的深刻理解与分治现实的清醒判断。因为他最清楚,眼下中共是绝不可能让台湾式的民主统一中国的。用“一国一制”将中共“一国两制”实属一步高棋。因“一国一制”(和谐民主)比对“一国两制”(自相矛盾)更具道德合法性,更有良性影响力与凝聚力。用张俊宏先生的话说,“道”是民主,“德”乃法治,民主法治即为“中道之治”,中国既称“中道之国”,当然不可无“道”。正可谓有“道”对无“道”。如果中共因不愿统一于民主制度下而攻打台湾,那就是无道伐有道,必将遭到天下公论所谴。因此,中共对这步高棋是既不能否,也无法接招,注定是要陷于两难境地。现在的问题在于,张俊宏先生的这步高棋,能否取得台湾朝野共识,转化为政府的对策资源。
    陈水扁早在其就职演讲中曾大谈特谈台湾的现代民主价值观,就是要在政治上向世界宣告,中国大陆可以借助引进外资来创造经济业绩,但却至今都不能象台湾这样,通过自我变革来创造政治奇迹。所谓“改革总设计师”邓小平,根本无法与李登辉比肩。为此陈水扁也不能不为曾把一个“一党专制”的台湾,推向了现代化民主道路的李登辉大书一笔。李登辉是中华现代民主政治的拓荒者,不仅当之无愧地是台湾人民的“民主先生”,也是全体中国人的“民主先生”。他因推动了台湾专制制度的结束和开辟了新民主中国的未来而辞职,尤如戈尔巴乔夫因推动了苏联及东欧共产势力跨台和促进了全球冷战结束而光荣下野一样,成为中共保守派内心最恐惧、最忌恨的人。然而他们的历史功绩将如日月同辉。
    但近几年来,台湾当局采取了消极对抗的“去中国化” 两岸对策,却未能给台湾人民希望和平与安全提供一张“光明的保票”,去年绿营在“三合一”选举中提出“保台抗中”的竞选口号,似乎并未整合出多少选民的意志。我相信多数台湾人并不希望尽快统一,“维持现状”才是他们的诉求。台湾当局为什么不能以自由与民主的道德制高点,在与大陆政权展开积极交涉与沟通中争取自己的权力空间与安全前景呢?为什么不能在积极影响大陆政治、参与大陆民主化进程中实现夙愿呢?西方政府积极推进自由价值观,是全球“新安全观”的真知;台湾政府积极向大陆推进民主政治,才是海峡两岸“新和平观”的卓见。在这一点上,马英九的“6.4”不平反,统一不能谈,也是一步好棋。我早在2000年点评陈水扁就职演说一文中曾寄予如下期许:“积极寻求与大陆对话,弘扬人权价值理念,明确提出民主要求,推动大陆政改进程,应当是陈水扁新政府的最积极、最明智的两岸政策选择。
    如今,不少人认为,“一国两制”是中共领导人的英明创举和伟大的业绩。国际舆论多侧重于对其给予积极的评价,而忽视了潜藏于这一“创举”深层上的悲哀、无奈和危机。

    一个半世纪以前,旨在统一世界的那个欧洲的“幽灵”,从诞生起就立命于暴力革命,消灭资产阶级,埋葬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全部资本主义制度。不久,这一幽灵真得变为现实,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阵营,成为无产阶级“世界革命”的物质力量,展开了一场与工业革命所推动的资本主义世界扩张长达40多年的冷战。最终,由柏林墙倒塌的史实做出了裁决:以反资本自然扩张、反人性自由向望的社会主义政治僵化制度,不仅不能统一世界,甚至连“共产主义”内部阵营的统一都维护不了,竟然未经资本主义世界一枪一弹,就在市场经济的全球化面前分崩离析了。当今尚有所谓人类最优越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仅占世界国家总数的不到5%,已经成为极少数的“另类”。它再也没有那种“输出革命”的气力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的热情了。
    当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统一中国时,又隐含了多少辛酸、多少悲凉和迫不得已。因为面对世界性的共产主义惨败,他深深地懂得,用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统一中国的,无论在香港、在澳门、在台湾,那里同样是中华血统、中华文化和中华大地,仅仅由于实行了不同的社会制度,便创造了令大陆望尘莫及的经济成就和政治民主。也许他们中的许多数人并不希望中国分裂,但无可置疑,他们是决不能容忍统一于“四个坚持”的社会主义制度中的。这就是邓小平的无奈、中国共产党的无奈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无奈。我曾在1998年发表于《民主论坛》的《“一国两制”的悲哀》一文中谈到:“一个国家为什么要有两种制度?为什么不能哪种制度好就统一于哪种制度下?两种制度又算什么统一?‘一国两制’这种画饼充饥性的‘统一’,难道不是国家的悲哀、民族的悲哀和全体中国人的悲哀吗?”
    从理论上分析,国家与国家间可以实行不同的社会制度,而且可以在共认的国际规则下主权独享,和平共处。而统一的国家只能有一个主权的代表者行使外交权,国家内部实行相互对立的两种制度,那么他在对外行使主权的活动中,是代表社会主义制度的利益与发展方向,还是代表资本主义制度的利益与发展方向?这就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这是千古不颠的真理。因而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与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如果有一天香港自由选出了一个反社会主义制度的港府,大陆又该怎么办呢?
    一个不民主的中国大陆,不仅始终对台湾民主构成威胁,也是对全球民主化进程的威胁。新的全球安全观,不应再建立在“国防备战”基础之上,而应积极推进全球民主化进程和人权价值观的普及。只有民主和人权才是战争的真正克星,也只有一个尊重人权的民主中国,才能从根本上解除台海危机。
    只有当中华人民都能自主、自由地选择民主政府、更换政治精英时,海峡两岸归于统一的历史契机才能成熟。而一个统一的中国,首先应当是一个民主的中国。正是基于这一分析,所以我认为台湾海基会副董事长张俊宏先生的“一制”对“两制”高棋,最能体现台湾民主政治的大智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