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新文明论坛
·习近平任内不会做的三件事
·牟传珩: 北京病态大阅兵——口香糖、模特兵、杀人武器大展览
·牟传珩:北京大阅兵后续冲击波──对习近平“面子工程”的开支追问
·牟传珩:“反对改革力量”聚焦舆论——谁是中国保守势力的总老板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習近平扛不起的共產主義大旗──太子黨的合法性危機恐懼
·牟传珩:中共最严党纪 剑指“妄议中央”
·牟传珩:中南海四代“改革”幻想的破灭——亲身验证中国35年人权倒退
·牟傳珩:「習法治國」向維權律師亮劍──「央視審判」引發輿論強烈抨擊
·牟傳珩:中共喉舌主流地位淪陷──中南海最新推出「網站記者證制度」
·牟传珩:教育领域的新“反右”
·牟传珩:在这一年多少中国人的天赋人权“被失踪”?
·习近平互联网大会剑指网络自由——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你从脖子上下来就行!”——公民“维权日”遭遇“维稳”大截访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中国律师大喋血——中共执政方式极端化
·牟传珩:谁分裂了“一个中国”——“无道伐有道”必遭天谴
·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任志强等大V被封杀之启示——中南海是个输不起棋子的棋手
·党性与人性的较量——任志强捍卫本真不可战胜
·牟传珩: 苏联国旗为何缓缓而降——柏林墙倒塌新反思
· “站立做梦”自说自话——王岐山讲话勾兑意识形态“营养老汤”
·习近平会做“开明绅士”吗
·牟傳珩:台海兩岸會否「地動山搖」──蔡英文就職演講給中南海授民主課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南海面对文革与六四两个纪念日的舆论撞击
·牟传珩:中共升级打造网络封锁帝国
·牟传珩:谴责非法、野蛮的“工龄归零”政策——“‘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的
·提请人大审查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建议书
·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百人联署《公民建议书》持续开放签名
·牟传珩:十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权力任性”到何时?
·牟传珩:谁为“无轨养老群体”鸣不平 ——呼吁社会舆论仗义发声
·牟传珩:“工龄归零”政府之耻──百人联署吁废除恶政
·中国各地150多公民联名向全国人大提交《建议书》正式文
·牟传珩:習近平會不會輸在「堵」政上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诉讼维权模式开启
·牟传珩:伪爱国主义批判
·全国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讼终获立案——《公民建议书》四发起人状告人社
·牟传珩:贾敬龙验证中国法治大喋血 ——两起杀官命案结局对比
·150余公民就《建议书》未获答复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牟傳珩: 習近平要把全黨關進「規矩」的籠子裡
·牟传珩:习近平与“不忘初心”背道而驰──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给出答案
·牟传珩:邓小平谋权集权自封“核心”的韬略轨迹
·牟传珩:习近平执政最大特征是不自信
·牟传珩:北京当局向VPN亮剑——互联网的管制再次升级
·
·牟传珩:中国“穿墙党”在行动——“逃离雾霾,冲出围墙”
·牟传珩:首例“工龄归零”共同诉权遭法槌封杀──中国特色颠覆社会公平之“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吁请质询政府——150余公民建议未获答复致人大代
·牟传珩:今日中国百弊之首──夜郎自大,上诈下愚
·致《公民建议书》全体联署人知会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
·鲁基:全国两会拥戴“习核心 ——中南海为“十九大”定调
·牟传珩:“回不来”的胡耀邦——李昭遗体告别回响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司法正当性在哪里——于欢案激起民愤滔天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王歧山两会“妄议”揭底牌——“十九大”走向“核心治国”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牟传珩:“最高权力机关”踢皮球——无数老人被拒社保体系之外
·叶鸣:“姓党论”与“北大精神当不死而立”——评习近平视察政法大学的讲话
·牟传珩:中共“十九大”凸显执政危机——中国需要宪政价值观洗礼
·叶鸣: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大陆互联网进入“封建时代”
·苦阳子祭“空椅”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
·牟传珩:致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公然对抗“依法治国”
·十九大“依法治国”启动公众大诉告——千人联署信息公开签名说明
·牟传珩:致习近平的公开信——青岛市南法院对抗“依法治国”
·牟传珩:全球华人北京联合大诉讼——“‘工龄归零’受害群体”都是政府的债
·牟传珩:青岛市南法院对“依法治国”的严重亵渎
·从青岛到全球:千人联署抗争仅仅是开始
·牟传珩:千百华人集聚呐喊废除恶政——中国民间社会异军突起
·牟传珩:宪政变革的标的是什么——党同伐异才是真正的“公敌”
·山东青岛发起《公民追问书》
·致千人联署知会书及海外工作简报
·牟传珩: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书
·牟传珩:今天,我们不是木头人
·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投诉书
·中国劳动者2018年元旦公开信——争取“公民退休权利平等”联署书
·牟传珩: 吴淦被重判引发2001年“煽覆”案回眸
·牟传珩:震惊:公权力联手欺诈千人联署黑幕
·牟传珩:戳穿人社部85201号吊诡《告知》谜底
·牟传珩:访民之歌
· 牟传珩:万炮齐轰人社部
·关于“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参与全球华人联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投诉说明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备涵(2017)7号答复
·千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
·千人提请废除([59]内人事福第740号函)公民追问书
·“工龄归零受害群体”向国际劳工组织北京局投诉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信访骗局 ——“法不伸冤官不理”
·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质询政府请动真格!”
·致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公开信:“质询政府请动真格!”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民主墙”近四十年后的再相聚
·牟传珩: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公开信
·机构“改革”导致职能瘫痪——“‘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3)
·在“依法治国”的招牌下——“‘工龄归零’受害群体”维权调研报告54
·牟传珩:中南海如何面对“真理标准讨论”40周年
·牟传珩:能抬得起沉重的法槌吗——致青岛中院高沛沛法官的第二封公开信
·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致青岛中级法院院长李方民的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还在孩提时代,我就被一桩今天看来难以启齿的往事,深深扭曲了人性,以至于刻骨铭心至今。
    上个世纪60年代后期,中国正处于一个焚烧人性与文化的“红色记忆”时代,到处燃烧着“阶级斗争”的激情火焰。那时我小学未毕业,便从“停课闹革命”到“复课闹革命”了。但当时意识形态到处都在制造“阶级敌人”,电影、报刊,甚至老师的教案里都潜伏着“美蒋特务”。学校的所谓复课,连英语都学“打倒帝、修、反”类的口号,而语文课干脆就赤裸裸地教学生当“儿童团”,拿红缨枪,说“不许动!”。那种“红色记忆”的强制灌输,对每一个中国少年心灵的毒害可谓是终生的。我想胡锦涛和温家宝也是这样的学校培养出的。
    记得有一天放学后,我和几个同学无聊地闲游,在一条僻静的街巷,发现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拿着一盒扁装罐头,走几步便停下来,用石头敲打……我们这些“红色记忆”灌输出的一代少年,头脑里的那根“阶级斗争的弦”,霍然崩紧了。
    有位同学说:“他手里拿的是发报机吧?”这话挑起了大家梦想过把子“儿童团”的瘾。我们几个一路跟踪、尾随他走过了好几条街道。他走进一条无人小巷里,躲在墙角上,开始用耳朵奇怪地敲打听那盒罐头。他的这一举动,似乎证实了那位同学的猜疑。当时,我们互递了个眼神儿,一拥而上,夺下那人的罐头,七手八脚地把他揪回了学校,向老师报“功”。但谁知老师听了我们的回报,看了看那中年男人,紧皱眉头,深深叹了口气后,便放那人走了。

    老师显然有些尴尬,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们小脑瓜里都塞满了什么?”。这时老师告诉我们,50年代那人正是该校的音乐老师,57年因多说了话被打成“右派”,妻子带着仅有两岁的女儿与他“划清了界线”,他因受到重大刺激,便精神失常了。老师当时虽不敢表示同情,但却很有说服力地证明了他是精神失常者,而不是什么美蒋特务的理由。同学们听后极为沮丧,但在我的内心里却充满了自责,因我的父亲也是那时被打成右派的。
    共产党本受孕于马列主义,天生就具有敌对意识,在历史上就是做为资本经济世界性扩张的反题,而从事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并通过夺取政权来改变经济自然发展规律的政党。 共产党的这种先天性,决定了它一定会借助于各种运动来激化阶级矛盾、制造革命对象。今天中共刻意强调的所谓“红色记忆”,就是不断的要制造出“敌人”,与其长期斗争的记忆,并且要通过“红色记忆”一代一代地“坚持”下去。在中共反右、文革的那个年代,中国的所有家庭都或多或少地受到波及,生活在令人恐惧、痛苦的岁月里,随时都可能陷于个人命运的灾祸和家庭分崩离析的深渊里。文革时我家也被查抄,在市财政局工作的大哥最早被单位“群众专政”,而他的“罪名”竟是爱好养花、字画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那天他被单位红卫兵押走,接着便被戴了大纸帽子,胸前挂着字画,身后拉着一地排车盆栽花,到处游街示众。如此荒唐的“群众专政”,惊坏了我们一家。那是我生平首次感受了“革命”对于人性的威胁,和红色政权给人们带来的恐惧。所以我当时因误抓了一个被迫害成精神病的右派深深自责,不仅来自于社会感受,更来自于家庭背景。幸运的是,我比同龄孩子更早地开始了对“红色记忆”的反思。
    也是在那个年代,当中国十多岁的孩子梦想拿红樱枪,抓特务,当“儿童团”时,美国人比尔•盖茨也十多岁,却编写了计算机软件程序,但仅是为了玩三连棋。当他那时已经意识到计算机“将会改变我们和整个世界”时,而中国的政治领袖们却要勒紧腰带,发动“革命”。在国内,人整人,同室操戈,父子反目;在国际上,反对赫鲁晓夫的“和平共处论”,大谈特谈要“准备打仗”、“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甚至帮人打仗,“输出革命”。
    当时,中共闭门锁国,“教导”百姓说: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需要我们去解放。但当民众发现自己还填不饱肚皮时,西方国家的多数人已进入了中产阶级;当发达国家的孩子们早已把电脑当成手中的宠物,借以遨游于多种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世界,驰骋于全球网络化的“信息高速公路”之上,中国的“八、一式”父辈们,却还在借“红色记忆”教他们的子孙们玩玩具枪,用柔嫩的童声学说“不许动”。中国的政治家、教授、将军、士兵及那些新老左派们,是否也反思过这简单、直观的事实背后所隐喻的深刻哲理?要知道未来的竞争是在全世界所有“八、九点钟的太阳”中进行的。“枪杆子里”诞生不了先进的社会制度;连年军费两位数的高增长,不是决定在当代文明秩序中进行国际竞争的积极性因素。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