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 牟传珩 :今年两会军费高增焦点——中国军事崛起背后的民生之忧
·牟传珩:点击中共“解放思想”背后的禁区——对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反思
·牟传珩:中国政府创新蓝皮书出笼-- 俞可平大胆颠覆"保稳定"观念
·牟传珩:网络“民主墙”时代的到来——信息革命对中国民主化的影响
·牟传珩:杜世成政绩下的阴影——青岛“PX”维权冲击波
·牟传珩:北京应履行《奥林匹克休战决议》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 —— 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中国大汉族情结在发酵——为西藏少数民族权益声辩
·牟传珩:掀开政府捂着的钱袋——曝光中国财政制度黑洞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就在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军事发展表示关注之际,总理温家宝在人大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要继续加强国家武装力量,得到了占代表总数9%的军方代表的热烈掌声。这当即成为一次对“中国和平发展道路”的负面解读。
    这次温家宝的报告还提到,中国需要提高打赢"防御性信息战"的能力,显示中共的军事现代化已经超越传统飞机大炮、导弹坦克,开始为21世纪的新型战争做准备,正在“和平崛起”论的掩护下,谋求一条军事强国的发展道路。政府宣布,中国2007年的军费开支将增加17.8% ,达到3500多亿人民币,这是中国国防预算19个年头,连续保持两位数的高增长,甚至达到中国经济增速的两倍以上。2000~2005年的军费分别为1207.54、1442.04、1707.78、1907.87、2117.01、2446.5亿元人民币。中国军费以年均两位数的速度递增,受到了境外媒体的高度关注,有的媒体称从中国军费增长中得出“令人惊奇的发现”;有些国家的防务部门以及智库界的学者认为:中国的军费开支“超出了正常的安全需要”,有对外实行“军事扩张”的“战略企图”。如此军费高额增长,已经引起了包括日本在内的中国周遍地区的不安,开始把中国定义为"潜在的威胁";而台湾面对大陆不断增强的空军和导弹力量,也提出了向美国采购价值数千亿新台币武器的计划,引发了地区性的新一轮军备竞赛。
   
    此外,中国军费在公开列资的预算之外,还有实施诸如导弹摧毁卫星试验等用于军事目的的项目。对此,西方防务专家指出,因为中国很多军事开支保密,实际军费可能高达公开数字的两到三倍。其他如重大专项或六大军工集团的营运支出则自成一系,未予计入。比如,中共上个世纪50年代发展的“二弹一星”(核弹、导弹、卫星),80年代实施的“八六三计划”(追踪国外先进战略性高技术)到90年代启动的“载人航天工程”等经费,都列为重大专项,不受国家财政紧缩影响。因此,不仅外界无法从大陆经济实力,判断中共军力实际投入的增减,国内人民也毫无知情权。由此以来,中国国防费的增加势必使“中国威胁论”在国际社会进一步升温。此据日本共同社称,驻北京的西方军事观察家不满地表示,“中国到底有多少艘军舰、多少枚导弹等,完全没有公开”。熟悉中国和俄罗斯军事情况的汉和情报中心代表平可夫指出,中国甚至“比前苏联军事透明度更低”。他说,通过美苏第一次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等,前苏联的军事实力在一定程度上得以公开,但现在外界根本不知道中国拥有多少枚射程涵盖周边国家的中程战略核导弹。其实,各国军事实力透明才有利于降低世界军备竞赛和国际社会监督,这已经成为国际主流社会的共识。然而,中共政府却以家底别人不能窥视的荒唐理由,回应国际社会对其军事发展的担忧,这是导致“中国威胁论”的主要原因所在。作为经济增长速度高达10% 的十多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军事方面的每一个动作,无疑都会引起外界的猜度,特别是西方以及周边国家的关注。这种心理应是正常的,只有各国军事实力都能相对透明,才有利于控制军备竞赛,避免猜疑,和平发展。 而中共军费连年高增长,却又关闭在黑幕之后,人们不无理由担心,中国的军事扩张是否与"和平发展"的国策一致。美国副总统切尼曾明确表示了这样的关注。美国副国务卿内格罗蓬特也曾呼吁过中国加强军事透明度。

    事实上,中共国防预算的编制方法采用的是“基数滚动预算法”,各军兵种是按上年度预算分摊基数递增的,而不是按国防安全目标和军事任务分配资源。但实际上,近年来的军费预算大幅增长,不符合既有的预算编制方式。不少舆论猜度,中国的海、空军应有外界不易察觉的财源管道来支撑符合目前的军事强国之路。这些庞大复杂的国防预算体制,不要说外界难以解读,中共军方内部也认为不符合“正规化”要求,因而多有改革呼声,要求借鉴美国的国防预算制度,采用以任务趋向为主的“零基预算法”。这样会有利于中共的国防预算透明度。
    中国之所以在经济实力增长的同时,急于发展军事实力,就是由于中共“红色记忆”的储存里一致有“整个帝国主义西方世界都企图使社会主义中国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统治”的冷战心态,特别是那些新老左派的红色将领们,时不时地大谈特谈“中国被威胁”的论调,如同以往偏而夸大“战争不可避免”一样,夸大国际“围堵中国”言论的范围和作用,以为他们坚持军事扩张喧声造势。不错,中国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上大有发展,带动了综合国力的提高;同时也不可否认连年两位数增加军费开支,发展更新武器装备,引起一些周边国家的不安和国际舆论,也的确有人提出“围堵中国”的言论。但这些言论如同中国军方有人声称可以动用核武器的言论一样,毕竟不能代表大多数,不能反映世界进一步和解的主流,因此也不足以为虚拟“狼来了”的命题提供论据。
    今日时代,是一个世界各国基于自己的利益纷纷扬弃意识形态之争,以经济合作与竞争取代军备竞赛的时代,谁能够用物美价廉的产品横扫世界,谁就是未来的世界强者,而不是穷兵黩武,侵略疆土。众所周知,中共建制后就一直虚构“狼来了”的命题,要在国家“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强化国防,扩张军力,研制更新武器装备,以求进入军事强国地位。中共政府一直要人民相信,勒紧腰带,发展毁灭力极强的核武器是要防止被“狼”吃掉,那么那些没有核武器的国家,是不是都被“狼”吃掉了呢?当年“不结盟运动”的领袖印度没有核武器,也不寻求任何势力保护,但无论美国还是苏联,都想拉拢它,而谁也未曾虎视它。冷战后的世界,多数国家都已放弃仅仅依靠强化国防的老路来维护自身安全。各大国纷纷进行武器大消减,部队大裁军。当此世界性的裁军和削减军费之机,中共政府一面倡导“国际和平,国内和谐,两岸和解”的三和主义,一面却又在民权不保,民生难求,教育经费,解贫经费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连年增加军费开支,大量购买、研制和发展杀人武器,这绝非是民生之福,而是民生之祸。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不应因意识形态需要,与它国在国防上盲目攀比,我们只要与自己比,军费比以前增加了还是削减了?为什么世界缓和了,多数国家已削减了军备开支,我们反而还要大幅度增加?我们的军事力量真的是严格控制在防御性的慎重界线之内吗?
    当然,保持一定的国防力量和武器装备质量都是必要的,但必须保持在仅仅用于防御的慎重界线。今日世界,已不再是“不强兵必辱国”的满清时代。我们没有理由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必须谋求军事强国地位。记得当年国家出版的《中国还是可以说不》一书火药味十足地声称:“我们的海军力量应该有多大?我认为,应该保持能够在南海、东海和渤海同时打三场中大规模海战的力量。同时,应该建立一支快速海上反映部队和一支超级巡洋舰队,海军要逐步从沿海走向海洋海军。”并要求中国至少要有三至五艘航空母舰。这种建立海上强权的鹦鹉学舌,是在对我中华民族进行灾难性的误导。这样危险、狭隘的民族主义思路今天又重新抬头了。
    曾记否,苏共在长达近半个世纪里,执行了一种军事强国争夺世界霸霸权的危险路线。这一错误路线,一方面导致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结成联盟,集中力量对付、扼制苏联;另一方面由于苏共不顾人民疾苦,穷兵黩武 ,支持庞大的军费开支,为发展高科技尖端武器,耗尽了国力,拖垮了人民,致使民愤沸腾,怨声载道。而苏共为了维护安定,强求一致,不得不排除异已,镇压不同政见,最终导致整个国家离心离德,分崩离析。今天,如果中国政府忘记这个红色帝国大搞军备竞赛,拖垮了国民经济的惨痛教训,不顾人民疾苦,滥用纳税的血汗钱,大搞军事扩张,只能重蹈前苏联的覆辙。但愿中国不要再有人借口“狼来了”的故事主张扩军备战。
    人民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