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 :大海的早晨(外一首)
·牟传珩:解读中共三代党权政制演变历程
·牟传珩:“中国知识分子精神和良知”在哪里?—由公务员考试引起的思考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民主从多元化发声中产生
·牟传珩:倡人权、迎奥运——呼吁政府释放所有政治犯
·牟传珩:冲击“政改”瓶颈的“公民参与”——为俞可平民主喊话再擂战鼓
·牟传珩:从郎咸平教授清华演讲谈起——盘点世界民主化进程
·牟传珩:“不光彩的世界之最”——聚焦中国教育制度的不平等
·牟传珩:李肇星“答记者问”再念歪经
·牟传珩:中国“两会”设计议题陷阱——回避民权何保民生?
·牟传珩:温家宝撰文的政治玄机——“初级阶段论”难逃宿命
·牟传珩:军费连年高增不是民生福音——对军事强国路线说“不”
·牟传珩:温家宝记者招待会刻意谈民主——从需要“时间”到需要“经验”
·牟传珩:两极分化割据中国——揭秘刘吉所谓的“历史真相”
·牟传珩:风在寻找起跑线(外两首)
·牟传珩:民主文化的世界性认同
·牟传珩:普世民主时代的新文明自由主义
·牟传珩:年年杏花又杏花——写在清明的“四•五记忆”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逼上梁山”一声吼——由章诒和《声明》引发的共鸣

   
   今年,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1月11日在内部通风会上宣布对深受读者欢迎的章诒和新著《伶人往事》封杀令,进一步凸现了中共宣传部和出版署这些极左部门,违逆时代变革潮流,蔑视当今中国所倡导的“和谐”“宽容”理念,顶风作案,违法侵权,打压出版、言论自由,再次引发海内外一片声讨、挞伐之势。
   据悉,邬书林在此次内部通风会上还宣布了对中国新出版的其他7部书的禁令:晓剑的《沧桑》(上海文艺出版社2006年版),朱凌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海南出版 社2006年版),国亚的《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年版),袁鹰的《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中国档案出版社2006年版),旷晨编辑的《年代怀旧丛书》(分别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6年版和广西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胡发云《如焉》(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2006年版),朱华祥的《新闻界》(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6年版)。这些年来,在中宣部、出版署主控下,思想、理论、文化、出版、新闻媒体各领域,因背离“主旋律”遭整肃的又何仅上述几书。然而,大陆作家及知识分子大多忍气吞声,屈人篱下,唯焦国标先生一篇《讨伐中宣部》檄文,引发海内外舆论一致声讨。这一次章诒和先生在被连禁三部书后,终于忍无可忍,逼上梁山,于1月19日大吼一声,公开发表《我的声明和态度》,令海内外舆论为之震惊。随即由大陆剧作家沙叶先生为代表的文化思想界知识分子强势跟进声援,连同网络媒体同时发声,致使新闻出版署的官员一时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近几年来,在胡温倡导“和谐社会”的不和谐阴影里,异议人士和自由写作者不断被投进监狱,文化专制主义在意识形态愈演愈烈。特别是新闻出版界,大量深受人民喜爱的书籍都先后惨遭封杀,如正式出版的《现代的陷阱》、《往事并不如烟、》、《中国农民调查》,民间出版的《怀念李慎之》、《胡绩伟自选集》、《何家栋文集》,香港出版的《怀念耀邦》、《李锐近作》等等,都被作为“政治性非法出版物”,列为“扫黄打非”之列,遭到查禁。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出版署不但把反右、大跃进、文革、民主墙、六四等问题划为禁区,不许有关研究与文章、书籍公开发表与出版,而且还列出不少文化名人黑名单。如茅于轼、章诒和、戴晴、刘军宁、张祖桦、贺卫方等的文章、言论均遭封杀,甚至一些较开放的网站论坛,也被迫撤掉了他们的主持人栏目。一些崭露头角的新生自由派知识份子如余杰和王怡等人,在国内媒体更是备受打压。前年中央在纪念胡耀邦诞辰90周年时,竟下达密令,禁止报刊不得发表纪念文章。已发过纪念文章的刊物,如《炎黄春秋》被警告,《百年潮》领导班子遭撤换,《社会观察》被停刊。敢于直面现实,触及敏感话题的《中国青年•冰点周刊》,则被强行停刊整顿,主编被调离。今年新春,中宣部、出版署不敢对更具背景的《大国崛起》与《民主是个好东西》等赞扬西方式民主作品封杀围堵,却查禁了自由作家章诒和的《伶人往事》等八本新书,委实是太欺负人了。这一次章诒和不得不在沉默中拍案而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她说:“这次,邬先生没有对《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评价,却对我本人的个人权利进行了直接的侵害。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章诒和的这一呐喊,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呐喊,这是整个时代的一次呐喊,是所有不甘被“红色记忆”劫持的知识分子的共鸣。如果我们所有被侵犯了宪法权利的人都能这样勇敢地站出来,昂扬的呐喊与共鸣,网络人权时代的“我的地盘我作主”的宣言就实现了。
    记得在1996年春的江泽民时代,我与章诒和有过同样的遭遇。当时我的百万字5部系列著作冲破重重封锁,在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该系列书刚一上市,竟遭到中宣部、新闻出版署正式下文紧急封杀,全国收缴。山东省新闻出版局一把手宋局长竟亲自赤臂上阵,要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领导亲赴汇报。当出版社孙庆和社长前去辩解说“并未发现这套丛书有明显的政治问题”时,这位局长大人竟声色俱厉地说:“这个人本身就是政治问题,这样严重的问题都看不出来,不要说做社长,就是做一般编辑都不合格。”事过10年后,当今的新闻出版署副署长邬书林,又在通风会上以同样的口气训斥湖南文艺出版社说:“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 ,”两个时代,一样的嘴脸。10年前那次封书事件,导致了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社正、副社长、主编均被撤职,出版社被罚停业一年的恶果。当时中共《内参》报道声称:“牟传珩打着学术研究的旗号,散布资产阶级自由化……”,并传发到各新闻出版单位,不准再出版我的任何书籍。于是我也是同样拍案而起,提笔书写了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关干4月22日严重侵权违宪案件的抗议——一套百万字的学术著作被封杀事实》的书面抗议书,指控他们违宪侵权的恶行(参见《民主论坛》《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查封真相》连载)。10年后的今天,他们居然胆怯到不敢直呼被禁作者的名字,而用“这个人”作指代词;而邬书林的禁书令也并非下达正式文件,如此鸡鸣狗盗动作,究竟是时代的进步,还是时代的讽嘲?或者就是“和谐社会”的又一次亵渎。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