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打开国家领导人收入的暗箱——让社会的阳光透视公权“私隐”
·牟传珩:普世主义与新对抗主义
·牟传珩:《民主论坛》岁月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当今中国社会结构呈现三大特征
·牟传珩:胡锦涛应向“政治受难者”三鞠躬——我代右派父亲再鸣放
·牟传珩:中共军方发起反“三化”新围剿——透视“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违宪本质
·牟传珩:邓小平阴影下的反右50周年
·牟传珩:揭开历史尘封的《整风运动报告》—— 邓小平反右极左言论批判
·牟传珩:揭秘“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制——从《米高扬秘密报告》谈起
·台湾中央社青岛特稿:也是最牛: 青岛异议人士牟传珩——他是中国提出「双赢」政治哲学的第一人
·牟传珩:中国上访潮新动态——写在新《信访条例》实施两周年
·牟传珩:走向海滩
·牟传珩:体制内正义力量的良心觉醒——一个中国警察的反省
·牟传珩:中国邮政蔑视通信自由——信件丢失拒不负责
·牟传珩 :多年前的小屋一个小小的编辑部
·牟传珩:当年滋生右派的大本营在崛起——中共如何应对“新社会阶层”
·牟传珩:青岛“六四”记忆
·牟传珩:中南海困于“忧患意识”——中共“17大”面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解密中共的“敌对势力”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少年往事见证中国——对“红色记忆”再反思
·牟传珩:执政危机来自于“绝对领导”
·牟传珩:“六四”情节还在演绎着
·牟传珩:寻找宪政价值的公共认同
·牟传珩:中国户籍制度制造不平等——现代文明呼唤迁徙自由
·牟传珩:中国变革的两种宪政观冲突
·牟传珩:发生之发现原理——东方圆和新哲学(概要)
·牟传珩: “太湖蓝藻”的政治启示——点击“发展就是硬道理”的死穴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最近转载了路透社本月11日发自北京的震惊消息,说“目前身兼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锦涛受到了把其中一项职务让给其他人的压力。”该报道称,在计划于今年秋天举行的中共17大上,胡锦涛可能会把国家主席一职让给现国家副主席曾庆红。援引路透社报道的《南华早报》,还提出了所谓“分权论”的理由。即,可能会改变目前胡锦涛一人占据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这三项最高职务的结构,恢复20世纪50、60年代时的结构。当时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分别掌握党、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最高职务。此说一度在海外盛行,并引起不少反响。其实这是由于海外一些舆论并不了解中共党的总书记任国家主席的制度设计意图,即中共有意在逐步推行“强主席、弱总理”的最高权力格局。要充分说明这一问题,还要从“邓版政治体制改革”说起。  
   
    邓小平的政治哲学,其实是一种“两手哲学”,我在《中共四代政治哲学探索》一文中称其为“合二为一”哲学,用他的话说:就是一手抓改革开放,一手抓打击经济犯罪;一手抓物质文明建设,一手抓精神文明建设。两手都要管用,两手都要硬。于是他把“两个基本点”合在一起,应用在“邓版政治体制改革”上。其具体表现在“权力下放”和“党政分开”的两手改革措施上。我不赞成那种基于主观好恶,根本就不承认有“邓版政治体制改革”的观点,就好比你可以批判共产党的立场,但你不能否定共产党有自己的立场这个事实一样。邓小平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认为:权力下放是有利于调动基层积极性的一手;而党政分开又是加强并改善中共社会控制力的一手。他的目的是更好地实现共产党的领导。
      中共传统的制度设计,是由一党来集国家全部权利,也就是党权政权一体模式。当时在邓小平们看来,如果在党政不分的前提下,单方面权力下放,便意味着党政权力一起放下去,那么中共中央的最高权力便会被双重削弱,无法保障其统治集团驾驭局面的能力。而党政分开,党从政府权力中退出,当政府权力下放时,党的权威则会不受根本影响。这就是邓版改革老谋深算的心机所在。
      于是邓小平们设计,在党从政府退出之后,将党的主要精力专注于选择执政首脑,并通过控制首脑来控制政府,而且还要在议会通过控制大多数代表,来保障自己的意志能转变为法律与政策得以推行。党本身不再直接指挥政府,从而使党务行为与行政行为在形式上实现分离。在这样的改革设计方案中,党中央要通过行使政府首脑提名权和议会提案权与表决权,来实现党的宏观领导。中共建制后,中国一直实行的既不是议会制民主政体,也不是总统制民主政体,而是所谓形式上的“议行合一”,但本质上却是“党政合一”的集权政治体制。

   
     客观的说,邓小平改革之初,是主张“党政分家,权力下放的”。但“6、4”之后,他发现仅仅是这种改革的迹象,就已经导致了中央权威的下降,并影响了他所需要的政治稳定。邓小平正是基于既要保障党政分开,又要保障共产党的执政权利,所以便提出党的各级最高领导人在政府里出任最高首长,在中央政府出任国家元首,从而在制度设计上从内阁制向总统制政府靠拢。按照中国1982年的宪法规定,政府体制类似于议会式的内阁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总理有组阁权并对全国人大负责;国家主席是国家元首,但仅是礼仪上的荣誉职衔,根本没有实权,学术界曾把它称之为“虚位元首”。1992年10月中共召开“十四大”,这是由邓小平最后一次直接主导执政权力总体布局的党代表大会。邓在这次会议的所谓“政治安排”,就是决定了党的总书记任国家主席职务。从此国家主席职务不再是荣誉职衔,更不再安排退下来的老人担任。这种制度的改变与政治安排,被中共视为是由邓小平主导的最重要的一次体制变革,已为中共领导集体所接受。对此中共御用理论家们认为:邓小平主导的权力下放和党政分开的“政治安排”,从逻辑上必然通向中央总统制和地方分权制。据悉法律界已有人探讨要在《宪法》中增加国家主席的“国务权力”,以进一步使中国现行宪法体制中的虚位国家元首制度,向实权国家元首制度转变。因此,依据上述分析,在这样的背景下要胡锦涛让出国家主席的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而曾庆红也对邓小平的“政治安排”与统治集团内部所达成的共识心知肚明,他又怎么会如此明知不能为而为之呢?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现行宪法明文规定:主席作为国家元首只有名义上的权力,没有治国行政权力。然而,现行国家权力体系的相互关系并不明确,根本无法套用正常法治国家的政府体制模式。如今,中国国家主席地位日趋突出,越来越与宪法所规定的权力结构发生冲突。这种冲突直接表现在国家宪法与中共党章关于党魁地位规定之间的冲突。这种由总书记任国家主席及其现实表现,实质上已导致了国家主席成为现行国家权力的制高点。然而,国家主席所享有的这种实质上的威权,并无法理支撑,明显地违背了中国现行宪法虚位国家元首制度的规定。这在作者看来,其本质上就是党权违宪的问题。但目前这样的讨论尚未在媒体上展开。这也就是一些体制内专家学者主张要通过修宪来解决宪法与党章冲突的原因。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邓版政治体制改革在6、4后已经难产,权力下放大打折扣,党政分开很难突破。胡温时代政改虽有亮点,但举步维艰,已陷于焦灼状态。在此情况下,仅仅强化国家主席权力,只能使中国走向威权,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更何况以修宪方式简单地强化国家主席职能,并不等于中国就完成了国家元首总统制的改革。真正的总统制,一定是建立在“一人一票”基础上的宪政民主。试图通过修宪加强国家主席的权力,虽然可以解决党宪冲突,使国家元首的权力有了宪法依据,但并不能解决国家元首权力的法理来源。国家主席只能来自于选票箱,而不能来自于“红色记忆”。
    因此,只有一个走向民选决定国家元首的时代,才能诠释总统制的真正意义。
   
    转之《中国观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