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我的《 “让茉莉花飞”》文章被封杀了!
·牟传珩:薄熙来“唱红”给谁听
· 牟传珩:在黑暗中寻找正义的阳光——迫害陈光诚召唤“茉莉花革命”
· 牟传珩: 正当性抗争伦理——“茉莉花革命”见证公民力量
· 牟传珩: “人大”代表缺席冲击波——中国特色“代议制”从内部纹裂
· 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牟传珩:温家宝答记者“最大危险在腐败”——“新四个坚持”叫板“五个不搞”
·牟传珩: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
·牟传珩:“中南海声音”被世界边缘化——北京踩国际联军脚后跟
·牟传珩:有道伐无道,善莫大焉——“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改善民生”面对军方压力——透视国防预算攀升背后
·“加强创新社会管理”的玄机
· 牟传珩:中国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枪杆子政权”兔死狐悲——“票箱民主”席卷全球
·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李庄PK薄熙来——中国律师遭遇政治天敌/牟传珩
·牟传珩:在“法律不是挡箭牌”的中国——“我爸是李刚”让法律“飞”
· 牟传珩: 我被“以言治罪”,两次重复起诉——公检法合伙制造政治冤狱
·牟传珩: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 ——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重庆“唱红打黑”全面崩盘——中南海力挺薄熙来遭阻击
·牟传珩:国内食品安全失控——中南海执政能力见底
· 牟传珩: 中国人权恶化令世界诟病——白宫点击中南海敏感神经
·牟传珩: 中国特色的“自杀式袭击” ——“政权机器和炸弹赛跑”
·牟传珩:中央政法委政治亮剑——“公民社会陷阱论”炮制出台
·牟传珩: “唱红”背景下“公诉团”飞蛾扑火 ——中南海立场纹裂烽烟再起
·牟传珩:中共政治纪律出现大问题 ——“谣言”迭起的危险信号
·牟传珩 :薄熙来把红地毯铺向北京——中国“红”灾违逆世界潮流
·牟传珩:内蒙民众正当性抗议遭镇压 ——“六四”维稳模式是一盘死棋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唱红中国”的民间伴奏 ——“爆炸声音”与群体事件遍地开花
·牟传珩:北京为什么朋友越来越少——也为中共建党90周年献礼
·牟传珩:中央纪委发文背后的玄机——中南海的三个发声频道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拉开记忆的纱窗”——向每个失眠的夜晚宣战
·牟传珩:中共建党90周年上访潮冲击波——“光辉旗帜”为何冤民云集
·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军方反“三化”新动向——北京“政治斗争”升级
·牟传珩:辛亥革命百年反思——只有宪政才能给政治斗争有序空间/牟传珩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国内异见人士“被”窒息——中国人权成为“沉没的声音”
·牟傳珩:如此造假的「輝煌工程」──「七一」重黨輕民的膠州灣獻禮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汪洋和薄熙来大扳腕——聚焦中共“十八大”前沿战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康梁维新”功不可没
·牟传珩:“类化”意识、普世主义与新对抗逆流
·牟传珩:“带血JDP”导致为党献礼悲剧——中国最急需的是政治改革提速
· 牟传珩:奥巴马会见谁需要北京点头吗?
·牟传珩:大连“拒绝PX”冲击波的启示 ——“街头维权”改变中国
·牟传珩: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党喉舌点燃反击“网络舆论”狼烟
· 北京意识形态争锋迭起 ——《学习时报》呛声中纪委
·牟传珩:中南海真的不知道吗?——“利比亚特色社会主义”不是挡箭牌
·牟传珩:做一个勇敢的反对派——禁绝“异议”的政府不是好政府
·牟传珩:北京与文明世界“核心利益”冲突——谁是被冲垮的下一个?
·牟传珩:温家宝“党政分开”政改宣言——“礼失求诸野”,表态即行动
·牟传珩:在“进步”烟幕下的法制大倒退——新刑诉法修正案舆论冲击波
·牟传珩: 中共建制后最特立独行的总理
· 牟传珩:温家宝回应民间“政改”诉求——吹响胡、赵时代“党政分开”号角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司法荒唐 ——“公检法密切配合”制造冤案
·牟传珩:薄熙来树“权威”打“异己”谋上位 ——重庆批“和气”反“包容”剑
·牟传珩:“类”化文明变革演说词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借“先进文化”阉割“思想自由”
·牟传珩:在缺失人性的中国读《家书》
·牟传珩:为摆脱文化被“代表”而呐喊 ——拒绝官权力管制,抵制“先进性”
·牟傳珩:「創新社會管理」圖窮匕現──北京肆無忌憚加快公權擴张
·牟传珩:超越“政治陷阱”的行为艺术——艾未未抓着公权力的睾丸跳舞
·牟传珩:中国走向“警察国家”——透视北京“天价维稳”真相
·牟传珩:点击“核心价值体系”的死穴——密室内吹大的气泡能飘多久?
· 牟传珩:悬在中共“十八大”上空的问号——顿促中共党员集体反思意见书
·牟传珩:民众对中共“十八大”临门射球——罢工、抗税浪潮席卷全中国
·苦阳子:乌坎创立了中国“政治特区”
·牟传珩: 社会变革从不需要“顶层设计”——“我的地盘我做主”
·牟传珩:揭密中国监狱里的离奇“猝死”
·牟传珩:“北大”何以声名狼藉 ——官奴校长你该反思什么?
·牟传珩: 中共“十八大”面临 “新土地革命”
·牟传珩:2011携带“危机” 的政治风险
· 牟传珩:胡锦涛时代行将谢幕这一年——回眸新华社文章“一串串闪光的足迹”
·牟传珩:北京勾肩叙利亚阿萨德自套责任枷锁
·牟传珩: 权贵虎狼围猎吴英之谜——中国法槌敲响制度性绝唱
·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中共“十八大”封堵舆论新动态 ——北京网络监控政党化
·牟传珩:薄熙来命运与“十八大”政局——判研“王立军事件”走向之谜
·牟傳珩:烏坎村代表選舉變
·牟传珩:走进全国“两会”的“六四”诉求——民间“阳光法案”再呼唤
·牟传珩:全国“两会”设计“热点陷阱”——党喉舌要驱散“腐败猜想”
·牟傳珩:體制內外齊呼要政改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传珩:薄熙来落马的深度透视——最该反思的是中南海主脑
·牟传珩:中国人大通过“克格勃条款”——“保障人权”掩护下的“秘密拘捕”
·牟传珩:点击大国总理的“心病”——寄给温家宝的民间“药方”
·牟传珩:中国“官、商两会”闭幕恶心民意
·牟传珩:回望山东省监狱里的春天
·牟传珩:二○一二年「两会」公开信冲击波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强化中共“维稳”决心——党喉舌重燃“与敌对思潮斗争”
· 牟传珩:中国准“国家领导人”闪电——薄熙来专权腐败的制度性病因
·牟传珩:金融专制生态下的“非法集资”悲剧——谁来解救“地下钱庄”之困?
·牟传珩:薄熙来下台昭示非常状态——军方高调介于社会维稳
·牟传珩:北京政府当知耻而改
·牟传珩:“陈光诚事件”最该道歉的是中国政府
·牟传珩:陈光诚侄子陈克贵将面临不公起诉
·牟传珩:破解“六四”死结的思路与方法——朝野互动寻找共识启动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1933年胡适被"民权保障同盟"开除,起因仅是一封事出有因但却查无实据的信。这份信在上海同盟和北平分盟之间造成了一场纷争,但宋庆龄、鲁迅却容不得异见,开除胡适,导致同盟不久四分五裂,最终解体。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由宋庆龄、蔡元培、鲁迅、杨杏佛等发起,于1932年12月17日成立的。1933 年1月9日,他们争取了著名学者胡适等为"同盟"会员,并由胡适、李济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北京分会",胡适任执委会主席。
   

    当时民间流传国民党监狱酷刑虐待共产党囚徒之说,胡适等为此于当年1月30日向北平最高长官提出视察北平监狱,次日获得特许。胡适、杨杏佛(上海同盟代表)、成平等一行前去视察,找政治犯谈话,但未得到有关酷刑虐待材料。几日后,史沫特莱却将一份控诉北平军分会监狱对囚徒酷刑虐待的材料,交民权保障同盟执委会,并以中英两种文字分别发出。胡适于 2月5日见到这些英文材料后大为不满,当天便致函蔡元培、林雨堂说:"我读了此3项文件,真感觉失望。反省院我是调查了的,他们(犯人)诉说院中痛苦—但无一人说及私刑吊打。 "犯人"诉说院中苦痛,最大者为脚上带锁,与饭食营养不足二事",没有人谈到私刑吊打。胡适说"谈话时,有一人名刘质文,是曾做苏联通讯社翻译的,他与我英文谈话甚久,倘有此种酷刑,他尽可用英语向我诉说"。因此,胡适认为,这是一种可疑的"匿名文件",而"随便信任匿名文件,不经执行委员会慎重考虑,遽由一二人私意发表,是总社自毁其信用。"而当时《大陆报》上却以同盟的名义发表了一项声明,大意是说,在同盟准备视察监狱之前几天,监狱当局就已经得到消息,因而预先把真实情况掩盖起来,这样,委员会的视察自然毫无所得。胡适指出这一声明完全不符合事实,因为,他们 1月30日晚7时才做出视察决定,夜11时由杨杏佛请见张学良,第二天上午就现场视察,要掩盖什么也来不及。最后,胡适要求上海同盟对此作出"更正或救正",以维护其信用。
   
    为此,1933年2月21日的《字林西报》登载了记者对胡适的采访,在采访中,胡适又说:"改良不能以虚构事实为依据。像那封信和报上所说的那种乱说和夸张,只能使那些希望把事情办好的人增加困难。"另外,在上述给《燕京新闻》的信的最后,胡适还补充了自己的态度:"我写这封信,并没有意思认为此地监狱的情况是满意的。民权保障同盟北平分会将尽一切努力来改善那些情况。然而我不愿意依据假话来进行改善。我憎恨残暴,但我也憎恨虚妄"。对此杨杏佛也是当时的视察人之一,他回上海后,见到胡适于 2月4日和5日给蔡元培、林语堂的信,便于2月10日致信胡适称:"弟在车中见《大陆报》,亦甚诧异,嗣曾告会中诸人,文中所云,即使有之,必在入反省院前,不能笼统便加入反省院也。"杨杏佛是上海同盟的代表,上海同盟可以不信胡适,但却不能不信自己派去的杨杏佛。事后证明,匿名信作者是一位叫刘尊棋的囚犯,正是用英语当面告诉来客的他写了此信不但没有因此 "立刻遭国民党军人监狱处死",后来还因此被释放了!
   
    然而,2月22日,宋庆龄等却不顾事实,致电胡适要他纠正立场。但胡对此无意答复。28日,宋庆龄又致电胡适,以命令的口气给他两条出路:一是"公开更正" ;二是"自由出会,以全会章"。胡适因当时日军开始进攻热河,忧心国事,未有精力理睬。于是宋庆龄十分恼火,三天后,便主持召开临时中央执委会 议,据说由鲁迅提议,作出开除胡适的决议。开除胡适之后,宋庆龄、鲁迅等依然不依不饶,鲁迅在《申报·自由谈》上发表杂文"光明所到 …… "一文,开头就说,"中国监狱里的拷打,是公然的秘密。"接着冷嘲热讽,暗示胡适看到的是有意布置的假象,不过是暂时光明。而宋庆龄则更是撰文章对胡适做了激烈的抨击。她说"胡适是同意了同盟所发表的基本原则才加入同盟的。"" 胡适身为同盟的盟员,又是北平分会主席,竟进行反对同盟的活动,他这种行动是反动的和不老实的。""本同盟清除了这样一个'朋友',实在是应该庆贺的。"
   
    宋庆龄、鲁迅等以准"共产革命"的立场,排斥象胡适这样持改良立场的中间势力,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共产国际和中共左倾的政治影响。他们那时执行的路线, 后来被称为 "左倾关门主义",认为当时形势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决战,中间势 力是"帮助国民党来维持它的统治 ",因而"是最危险的敌人,应以主要的力量来打击这些妥协的反革命派"。1932年1月9日《中共中央关于革命在一省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充分反映了这一观点。当时宋庆龄、鲁迅等激进的左翼人士, 受中共影响极深。 正因为如此,胡适等对"暴力革命"和制造伪舆论有异见,自然会被排挤与打击。宋庆龄就毫不留情给他戴上了"反动的和不老实" 的大高帽,声称本同盟决不容留 "那些只是软弱地'批评'政府个别的专横残暴的行为,而实则拥护那套压迫人民的'合法的'恐怖制度,并支持国民党--地主、资本家、豪绅和军人的政党--钳制民主权利的人们 "完全是一派"共产革命"的语话 。
   
    从客观效果看,宋庆龄、鲁迅等如此偏执的左倾立场,只能是自我拆台,起到对 民权保障运动的反作用。对此党同伐异行径。连蔡元培这位同盟发起人、副主席,也在2月28日与宋庆龄共同署名发出质问胡适的俭电的人 ,都于 3月17日开除胡适两周后,给胡适去函,称他和林语堂二人对此团体已极度失望 :" 奉四 日惠函,知先生对民权保障同盟,'不愿多唱戏给世人笑','且亦不愿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 ',君子见其远者大者,甚佩,甚感。弟与语堂亦已觉悟此团体之不足有为;但骤告脱离,亦成笑柄;当逐渐摆脱耳。承爱,感何可言。此复。"当时决意要退出同盟的决不只是蔡元培和林语堂两人 ,在北平由40余位教授、校长等组成的同盟分会,在胡适被开除后便解体。而上海同盟也在杨杏佛努力斡旋弥合无效后,四分五裂, 无法正常运作。杨杏佛遇刺后不久,这个本应大有作为的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维护民权为宗旨的政治组织,就已土崩瓦解了。几乎从北平分会成立开始,胡适等人就与宋庆龄、鲁迅等左翼人士,在争取民权的手段和目标上都有分歧。本来分歧是正常的,相互批评与反批评也是必要的。问题在于宋庆龄、鲁迅等左翼人士竟容不得异见,结果胡适被开除出会,蔡元培、林语堂等持中间立场的人士大失所望,渐行脱离,导致同盟最终瓦解。这使我们联想到东西冷战时期,企图保持高度一致的"华约"组织,其结果是自行分崩离析,而容纳差异的"北约"组织却至今雄风大展。
   
    胡适所处的时代:一面是当政的国民党用权力压制全国舆论,不容许异党异派的反对;一面是不满于现政权的各种政治势力,包括武装反抗的革命党派。这两者冲突愈演愈烈,不可化解。胡适就想通过寻找和平改良方式来解决问题,这就是民主与法律。他认为恐怖主义的革命是不可取的。为此胡适也希望中国民权保障运动要建立在真诚、民主与法律的基础上,可谓煞费苦心。胡适强调法律,始终针对两个方面,"一面要监督政府尊重法律,一面要训练我们自己运用法律来保障我们自己和别人的权利",这样才能最终实现民主。胡适的观点,在今天看来,亦即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观点。如今暴力革命所造成的现实,大家都已看得很清楚了。
   
    其实,宋庆龄、鲁迅等左翼人士不容异见是很有渊源的。除了受当时共产国际和 中共左倾的政治影响外,还受革命党领袖孙中山的身传言教。孙中山同样信奉 "对抗哲学",主张暴力革命。甚至不能容忍被称为社会改良的"康梁变法"。最早把"自由思想"引进中国的严复都认为,"今夫亡有清二百六十年社稷者,非他,康梁也。"而孙中山却以其激进性革命意识认为,他们"为虎作伥,其反对革命,反对共和,比之清廷尤甚。"梁启超曾在日本托徐佛向革命党人传递和解之意:"以后和平发言,不互相攻击可也",而孙中山却以为"革命与保守,理不兼容,势不两立……如黑白之不能混洧,东西不能易位,革命者,志在扑满而兴汉,保皇者,志在扶满而臣清,事理相反,背道而驰,互相冲突,互相水火"。由于孙中山这一党同伐异的思想,不仅导致在海外捣毁对方集会和暗杀对方成员的悲剧,在内部也相互攻击,自我消耗,甚至连黄兴、宋教仁等铁杆同党都不能善终。
   
    由此可见,宋庆龄、鲁迅等左翼人士不容异见,也必然难逃失去同盟,孤立自己的政治宿命。
   
    (转自《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