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謝田文集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商管类的学术刊物,如市场、金融、会计,或管理学的,人们一般是不读的,因为它们大都在用复杂的模式验证抽象的理论框架,枯燥无味。但也有少数例外,以前有个研究乞丐和无家可归者消费行为的文章,读来就蛮有趣的。

   记得那是一个商学院博士的毕业论文,研究题目是无家可归者的消费,也涉及乞丐的“工作”方式。为了这个课题,作者花了好几年的时间跟无家可归者吃、住、生活在一起,所以报告中的细节描述非常生动,许多结论超出人们的相象。

   比方很多人会猜测,这些人吃什么,晚上住哪儿,“家”里有什么,在那里洗澡,冬天晚上怎么办,有没有积蓄,等等。令人惊奇的是,这些他们都有,有时食不果腹,有时也会挑选食物,他们也会找到地方洗澡,积蓄虽然不在银行,但有另外的内容和方式。人确实是有惊人的适应能力的。

   最近香港来了许多大陆乞丐,他们由组织严密的“丐帮”控制,帮主还实行“集体领导”,四个当家的共同主持。丐帮总舵每天分派道具给众人四出乞讨,当家的暗中监视。他们的生意成功的拓展到香港,时机选的很好,利用节日期间人们的善心;市场选取也很老到,香港人潮最多的地方,比如九龙西洋菜街的步行区,就是其重点。

   与此同时,纽约一个叫卡尔·坎普(Karl Kemp)的古董商目前正起诉四个无家可归者,让他们远离坎普在麦迪逊大道上的商店,并索赔一百万。坎普说这四人疏远了他的顾客、挡住了橱窗的展品。还说他们常在店外人行道上睡觉、喝酒,甚至吐痰和便溺,坎普想让他们呆在100英尺以外、或去庇护所。

   无家可归者权力的捍卫者们说,这个案子是“硬心肠”的。一个叫“声援无家可归者联合会”(Coalition for the Homeless)组织的执行主任雪丽·诺茨(Shelly Nortz)女士说,“直到每一个无家可归者都有居住的地方之前,我们的现状就是这样。”“这些人虽然可能不时的占据了古琪(Gucci)和香奈儿(Chanel )名牌的领地,但他们并没犯法。”

   显然,坎普这个案子胜诉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即使胜诉了,也属于那种拿着法官裁决也收不到钱的,因为乞丐们身无长物,两袖空空。

   比较九龙的中国丐帮和美国社会的“帮丐”,两件跨太平洋的案例,我们发现在社会控制严密、没有结社自由的中国,居然有如此管理完善的丐帮,相比之下,在自由社会的乞丐反到没能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力还要别人代劳。这很有趣,值得那些研究和从事中国民主运动的人士探讨。

   自由社会的人们有结社自由,当然行乞之人也有这个自由。不过乞丐们组织起来的合力,是能加强乞讨的效率,还是会造成内部分成的矛盾,还有待观察。更重要的是,集权统治控制所有的东西,包括人们的新闻、言论、迁徙、和信仰自由,但为什么好象控制不了乞丐的秘密结社呢?

   也许,这些人身无分文,家无定所,赤条条无牵挂,可能是他们得以在高压下生存的原因。因为没有了物质的执着,当局用金钱和物质利益所驱使的打压,就自然难以奏效。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之五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八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