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謝田文集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聯合國演講披露的川普使命
·中國人全都為中共付加班費
·幸災樂禍會害了中國人自己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上)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下)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上)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吳家
·吳家
·吳家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上)
·琅琊榜的權力術及喻世箴言(下)
·玩弄法律的紅朝被正義所懲
·川普該怎麼喚醒達沃斯論壇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上)
·中美貿易戰甜蜜序曲:蜂蜜戰(下)
·川普的國情咨文讓北京膽寒
·謝田:中美貿易戰的續集-經濟北約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上)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中)
·美國中國戰略的誤判和夢醒(下)
·強大的美國背後真正的原因
·美強硬外交驅使中共邊緣化
·留美派升官與中國經濟破局
·川普幫中國清算赤龍的錢囊
·保護千年宿敵的眼睛之玄機
·美國朝野為什麼這次一邊倒
·新版TPP對中美兩國的意義
·中興的中國教訓和美國教訓
·世界繞川普轉 川普圍什麼轉
·美國之音中美貿易戰的討論
·赤龍的錢囊吞噬著整個世界(上)
·赤龍的錢囊吞噬著整個世界(中)
·赤龍的錢囊吞噬著整個世界(下)
·中美貿易大戰川普一舉九得
·川金會的意義及其終極目的(上)
·川金會的意義及其終極目的(下)
·中國經濟緣何突然陷入危機
·北京為何對貿易戰迷茫不解
·中國亟需對美國的重新認識(上)
·中國亟需對美國重新認識(下)
·貿易戰火中靜觀巴拿馬運河(上)
·貿易戰火中靜觀巴拿馬運河(中)
·貿易戰火中靜觀巴拿馬運河(下)
·持久戰戰術打貿易戰能行嗎
·冷眼旁觀中美代表團的激辯
·美中熱戰 研討會02 -美中貿易戰:「中共」的下場會很慘! - 謝田 教授
·人們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上)
·人們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中)
·人們為什麼特別喜歡被奉承(下)
·五十經濟人未戳破的一層紙
·美墨加協定斷了中共的後路
·紙老虎發現赤龍才是紙做的
·彼得.納瓦羅對中國的功與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一次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大纪元的读者打来的,说他从编辑部得到我的电话,要跟我学做匹萨饼。我登时就给弄糊涂了,说我们可以教学生如何经营匹萨店,但不教如何做匹萨饼,那可需要去烹饪学校去学习。说了半天,这位老兄还是不甘心,说你既然做过,又写出来了,就一定记得,就教教我们吧。

   这时我才闹明白,原来这位先生是看了我的那篇“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有了一些印象,他想开一家意大利匹萨店,就找来了。要说中国人的创业头脑,就是不一般,中餐馆不说了,连意大利餐馆也想开。末了,他还是坚持说要学做匹萨,我只好说,按咨询费来教你的话,一小时两、三百块太贵了,对你也不公平,因为做匹萨不是我的专长。干脆这样吧,我们也算有缘分,下次去你所在的城市,你请我吃个午餐,我把我记得的、打工时学的做匹萨技术全都告诉你,保证倾囊相授。

   教人做匹萨当然不是我们的主课,但市场咨询、管理咨询倒是经常有的。一次遇到了一个中国公司的老板。这位先生,姑且称之为H先生吧,在美国有一个公司,想扩大发展,跟中国做一笔大生意,开辟一条中美之间的交通运输线。我们一起谈了几次后,觉得这个企划相当可行。计划充分利用了美国的基础设施和世界华人的市场,启动资金也不是问题,是从中国来的。让人吃惊的是,居然有这样的外汇在小金库里,还可以拿到海外来。

   企划的确是相当的好,可行性极高,H先生也非常精明能干。但有时候好像就是这样,精明反被精明误,最后难以成事。有时我遇到一些人,好像傻傻的,也不是商业出身,生意做的那个大呢,钱都数不过来,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都放到工资名单上,钱还是嫌多,整天想着捐些出去,以对得起天理良心。

   H先生的问题呢,出在公司的架构上。因为有外来的资金,就有股份分配、所有权和管理权的问题,必须借鉴西方优秀的管理经验。但H先生的打算是,既拥有全部控制权,又要别人投入资金和专长。他简直就想兼任党委书记、董事长、总执行长、并独自拥有全部股份。后来,几个合作夥伴看出来了,H先生对西方企业制度不甚清楚,思路上全是中共的那一套,特别贪恋权力,欲望还大得不行。拖了几个月,大家不欢而散,最后一无所成。再后来看到消息,一家纽约公司捷足先登,把市场抢走了。

   不管做不做生意,大家都不喜欢只想控制、占便宜,而不愿意放权,不愿意把饼做大、利益共享的人。女儿在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与其他小朋友分享(Share)玩具、饼干、水果;不想跟别人“Share”的人,没有人喜欢。其实,H先生的故事所反映的,也算是一种党文化的余孽,是中共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中的“抢”和“控”的生动反映。

   说到这,想起中共最近推出的公司法。根据去年10月新修订的《公司法》,其总则第十九条规定“在公司中,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公司应当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也不知是什么人在什么思维状态下会设计出来这样的东西。真是朝中无人了。你说做生意要是遇到这样个党,你该怎么办呢?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二十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