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謝田文集
·美国的财富是哪儿来的?
·川中的水底月和美国老太太的饭盒
·《大长今》的产品特色和制胜先机
·“万恶”的辛迪加和“反动”的孔夫子
·索罗门教授的皮包和梨泰院妇女的新发现
·曼哈顿的窗户和不撒谎的馒头
·厨房绞碎机和黄蚬子的故事
·从可乐、宝马到下岗、离岗
·卖月亮、卖国、和卖国贼
·从甘肃的平凉看国人的歧视
·哈佛的百亿捐赠和中国的三十个农民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美国高管和中国高官的偷窃
·南韩和北韩:我们该学哪个?
·开高速公路锁不锁车门?
·仨老墨和他们集体罢工的故事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一)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二)
·打工美国:三次被解雇的故事之三
·中国人的嗜赌和美国人的玩赌
·秘鲁的Chicha和阿根廷的牧场
·凯瑟琳和葛洛丽娅的故事
·装修地下室的“多国部队”
·墨尔本印象:悠闲的人们和失落的门徒
·中国的万亿美元和马歇尔计划
·中国的房子和美国的房子
·标价$99.99的原因和劳资关系
·五角大楼的招数和商场的战术
·中国和美国的大学生:抵押和拍卖
·出藏的机票和醉人的泉水
·德国的日本餐馆和日本的埃及啤酒
·北京公交车上的变心板
·赖瑞和他的三顶北京帽子
·从商界巨子到静坐参禅
·美林证券的市场策略
·美国人的退货、退国和中国人的退团、退党
·美洲豹和中共的“市场”定位
·耶鲁教授走了眼*电台广告面面观
·非完美市场与汽车保费
·蓝毛巾和黄毛巾的故事
·你的报纸和邻居的一样吗?
·带空调的狗窝和鲍威尔将军的选择
·治大国、烹小鲜、和中文学校
·不坐邮轮的越南人和不要棕色的德国人
·用错三十六计的法国公司
·美国的糖为什么这么贵?
·“克拉夫特单片奶酪”的启示
·四川女孩的宿命通和车行老板的推销术
·贝芙、菲格森和汽车的故事
·爆米花、微波、和微波炉的故事
·日内瓦的公车和办公楼外的烟头
·善的故事及随之而来的财富
·湖北大菜、白条、和评论家的喘息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从宝岛回来后,朋友们问对台湾有什么印象。我回答说印象最深刻的是吃的东西又多又好,还比较便宜;还有,就是非常热,热得让人一出门到街上,就想买一杯冰镇的珍珠奶茶,怪不得那些饮料摊位那么多。有意思的是,在高雄的时候,一位好心的朋友看我那么难受,就安慰我说,这里(高雄)比较热,明天到台北去就会好一些了。岂不知,对习惯了生活在美国东部冰天雪地里的人来说,亚热带的气候早已把我给热糊涂了,根本就分辨不出台湾南北的细微差别。

   台北美妙的时候,是入夜以后,尤其是九、十点以后,室外凉爽舒适,人们也都纷纷出来活动。友人带我去西门汀一带,那里的夜市好象是在琼瑶的小说里读到过了。到了那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知从哪里涌出来那么多人,到处都是人,冷饮、小吃店生意好极了。问为什么那么多中小学生晚上也不回家,搭帮结伙的在街上走,但好像都背着书包?回答说是因为要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想想我们女儿周末要学中文、芭蕾、游泳、小提琴、和钢琴,可怜的孩子们,真是哪里都有。但八、九岁的孩子,补习课后结伴在“新光三月”的底楼大吃宵夜,而没有大人陪同,也算是台湾一景。

   话说回来,怕热倒不是一个特别了不得的事情,在商店、旅馆、出租车(计程车)里、甚至屏东农家的客房里,都装有空调。在台湾的时候,倒是听到朋友们说起另外一个怕的问题,就是所谓的“恐共症”,亦即民主的台湾害怕中共打过来。在台中的一个集会上我跟来自台湾各地的乡亲们说,“恐共症”是没有什么理由的,“共恐症”倒越来越是一个现实。在目前退党的浪潮中,真正应该害怕的,不是自由的台湾,而是面临随时瓦解的中共。

   为什么呢,从经济和商业角度看一看,我们就不难理解这件事。中共之所以能够维持其统治,就是因为外商、包括众多的台商的外来投资在给其输血。共产党对六四屠杀及其之后的历史应该是印象深刻,甚至刻骨铭心的。因为当时枪声一响、坦克入场,外国投资就几乎全部撤离,自由国家同时开始对中共实施经济制裁,这是1989年的事。在中国经济对国际社会依存度更高的今天,国际社会是不能容忍中共对自由的人民公然进行武力侵犯而坐视不管的。

   据说,日本人研究宋朝之后,对宋王朝向北方金国进贡、用金钱换取和平的“国策”颇为赞赏,认为不失为一个上策。在看着台湾商人一窝蜂的投资大陆,并且被坑的头破血流也在所不辞的时候,不由得让人想着他们是不是在以血汗钱帮助一个用枪口对准自己的暴力政权。宋人所进贡的,很多是丝绸、绢帛、马匹,而台商带进大陆的外币,则是直接换成了俄国的飞弹呀。这是我台湾之行至今没能弄明白的一件事情。

   当然,台湾也大有勇气十足的人们,很多人是不怕的。离开台湾前朋友们告诉我说,他们准备去金门岛,就在共产党的眼皮底下声援500万人退出中共。并且准备放气球,把退党的音讯带到大陆去。日前见到报导,他们果真去了。这就象内经中所说的那样,“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只要大家多修正法、心法,没有了怕的因素,怕就不会存在,活在台湾就会更自在了。

   

   “大纪元时报”市场营销系列讲座之一百一十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