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儒昨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儒昨天文集]->[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小儒昨天文集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三/中国不会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
·/ 今天的中国一,一个被分为两极的社会
·*** “五四”纵横
·/ 序:“五四运动”来了
·/ 一、“救国”
·/ 二、“救国”的失落
·/ 三、中国的堕落
【回到孙中山】
·*** 孙中山与民族主义 /- 序言
·/ 一、民族主义救中国
·/ 二、民族主义产生于对中华文明的信心
·/ 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
·/ 四、民族主义的丧失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1、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2、充分利用原来的社会组织组织社会
·/ 六、从民族主义到世界主义
·/ 七、结束语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一、序论/1,为什么孙中山不讲“民主”而讲“民权”
·/ 一、序论/2,孙中山的民权主义具有中西两个基点
·/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 二、民权学说批判/ 2,平等论
·/ 三,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 三,民权政治/ 2,给人民最多的权利
·/ 三,民权政治/ 3,给政府最多的权利
·***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 二、不要“民主”要“大同”
【太极拳】
·***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一、理论的困乏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二、意守丹田与入静放松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三、内劲与懂劲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四、气沉丹田与太极刚劲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宇宙篇》--重建中国哲学
·龙之歌
·《宇宙篇》引言
·天地论 -- 兼论宇宙对於人的基本结构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一、虚实并存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二、分虚实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三、虚化
·气论 -- 中国的本体论
·气论/一、“气”的特性 /1、“气”不具有时空性
·气论/一、“气”的特性 /2、气的一元性
·气论/ 二、精气与元气
·气论/ 三、“气”的阴阳二性
·气论/ 四、五行学说
·气论/ 五、天地初开
·中和论--对宇宙能量与秩序的探索
·中和论/ 一、“中正规律”/“中心”与“中正”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1、人类的居住环境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2、生命自身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象数论 - 天地造化人的理论/一、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象数论 /二、天地通过“象数”造化人
·象数论 /三、象数论与西方神学和自然科学的同异
·感应论-“仁义”的宇宙论特性/一、感应原理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1、“天人感应”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2、人人感应
·感应论/二、“仁”与“义”/1、“仁”--人的善性感应机制
·感应论/二、“仁”与“义”/2、“义”--人的善性识别机制
·性命论-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一、性论/1、“性”从哪里来?
·性命论/一、性论/2、人性
·性命论/一、性论/3、“人性”与“物性”
·性命论/二、“命”论 /1、“命数” - “生”的问题
·性命论/二、“命”论 /2、“天命不息” - “死”的问题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1、宇宙万物不存在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2、“进步”是人特有的性质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3、人为什么能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4、“修身”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5、性命学说是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
·“心论”--中国的认识论
·“心”论/二、“心”是怎样对人的认识起作用的
·“心”论/三、用心有法
·“心”论/ 四、“心性学”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天下篇》--重建中国历史
·天下篇/引言
·“三皇五帝”的意义/1、早期文明的特征
·“三皇五帝”的意义/2、文明产生的动因
·“中国”的诞生/1、上古社会的政治是对社会集团的组织
·“中国”的诞生/2、“中国”产生於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
·德政论 /一、“受命於天”与“天子”
·德政论 /二、“天子建德”--姓氏论
·国家论 / 一、 “诸侯建国”
·国家论 / 二、“大夫建家”
·国家论 / 三、“庶民”与“井田”
·国家论 / 四、 里--社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1、祖宗与大宗、小宗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2、宗子
·宗族论/ 二、周代贵族社会的生活特征
·宗族论/ 三、礼治
·周代贵族制度之小结/1、从周代封建制与欧洲中世纪封建制的简要对比中看周代政治的价值
·周代贵族制度之小结/2、儒学对周代制度的价值的总结与改造
·中国贵族制度的崩溃及皇帝制度的建立/1、社会价值观的改变
·中国贵族制度的崩溃及皇帝制度的建立/2、商鞅变法
·中国的皇帝制度 /一、中央政权:皇帝与中央政府
·中国的皇帝制度 /二、地方政权:郡县制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1、家庭经济体是政治的产物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2、“以农为本”是现实的选择
·皇帝制度的基础-“家庭经济体”/3、“男耕女织”
·儒家学说对皇帝制度的改造/一、秦代的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儒学的“中和”理论给人的启示是:任何生命都具有生机。而人之所以能成为生命界的中心,就因为人本身能与整个生命界结成和谐关系。这一理论显然与进化论所传播的“生存竞争”理论格格不入。

    按照“生存竞争”理论,生命存在的权利是强者的专利。但是这一理论没有回答,为什么强者能成为强者,是宇宙间的什么能量使强者强大起来?

    而这一问题在儒学里却是十分清楚的:“和谐”与“美”是由秩序带来的,而秩序则是由“中心”的形成而造成;“中心”之所以能形成秩序,是因为中心通过“正气”而产生了能量;这种能量能够维持和谐,进而繁荣生命。相反的能量则只能毁灭生命。比如说人们经常讨论的“灾变”。

    从气理论上讲,能量不表现为“正气”,就表现为“邪气”。二者必居其一,区别只在心性上。根据“气随意行”的原理,人一旦接受了“生存竞争”的理论,就被“邪气”所笼罩了。在此前提下所发挥出来的聪明才智,无不代表着邪恶的力量。这一理论完全被今天世界的现实所证实。

    原子弹为什么可以毁灭人类呢?就因为原子弹的作用在于破坏中和规律。用一个中子去轰击一个铀原子核,这个原子核被击破后,它里面的中子又能击破其它原子核。这就叫“核裂变反应”。把话说白了,这一科学原理就是通过破坏原有的原子秩序,使这些原子处于相互撞击的一片混乱状态里。

    科学家们意识到,这种混乱状态本身就是巨大的能量,可以用它去大规模地杀人。一九三九年,爱因斯坦和一群美国最优秀的科学家致书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利用“核裂变”原理制造原子武器。四十年代初,以制造原子弹为目标的“曼哈顿工程”动员了美国一万五千馀名科学家和工程技术人员。五年以后,原子弹在日本爆炸,杀死十一万日本人。

    “核裂变”的发现,让科学家们兴奋不止。这一趋势开了头,以后就没有办法制止。那些信奉进化论的唯物主义科学家们,他们正忙于在加速器里寻找和释放更为强大的能量,并把这种努力称之为“带头学科”,以此来引导现代自然科学的发展。

    据科学家们称,一旦找到更为强大的能量,就可以更好地造福于人类。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继核裂变之后,科学家们又释放出了氢的能量。据说这一研究能使海水变为取之不竭的新能源。而事实却是:直至今天,海水没有变成大规模的能源,而另一种能毁灭人类的氢弹却是大规模地制造出来了。

    在“生存竞争”的机制下,每人都想证明自己是强者,都不愿意被淘汰。于是,在我们今天所居住的地球上,那些最能呼唤魔鬼的人就被拥为最伟大最崇高的科学家,拥为社会的楷模。

    科学使这一“竞争”从地球上发展到星际中。有能力进行“星球大战”的才被社会“公认”为“强者”。他们的理由是,据说这些具有着强刺激力的计划能促进科学的发展。

    按照目前这一发展逻辑,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些预见。目前的科学不但具有了毁灭人类的能力(据报道,今天人类所拥有的核子武器,已经使全人类无论男女老幼,每人身上背负了三千公斤当量的常规炸药),从逻辑上看,它们也会具有毁灭宇宙天体的能力。

    假如说,科学家们掌握了让一个星球偏离它的轨道的技术的话,那么,就可以让这个星球去撞碎另一个星球,让这个星球的碎片去摧毁其它星球,从而引起宇宙中的一场大爆炸而把宇宙摧毁。这并不是什么科学幻想。它的原理跟原子弹的原理完全一样,理论上应该不是问题,关键只在于技术。

    如何评论这些科学家的行为呢?作为科学家,他们都是出类拔萃的,而作为人,他们却都是缺乏常识的。亚当和夏娃在伊甸乐园里偷吃禁果的罪行与这些科学家们比起来,那简直太小了。在上帝面前,最大的罪行就是破坏宇宙秩序罪。而上帝似乎在这些罪行面前也没有办法。于是就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今天,许多宗教界人士开始讨论起世界的末日来。

    我们这样来谈论科学,是否就没有看到科学给我们今天的生活带来的种种好处,诸如飞机、电脑、自动化生产流水线等等?

    我们认为,技术是人类存在的组成部分之一,它就像是人的四肢一样,不能和人分开。真正完善的人类,除了具有健康的体魄、健全的精神状态、和谐的社会组织,还需要拥有高度发达的技术,这才称得上是完善的人类。

    我们之所以对今天的科学持如此忧心的态度,就因为人类的科学知识被唯物主义加进化论所笼罩了。而这两个东西并不代表什么真理,而仅表现为人类的自大狂。这种自大狂挟技术进步以自重,表现出一种“人定胜天”的强大而盲目的勇气和冲力。

    这一现象,我们从气理论上看,就是人类的“邪气”占了主导地位的表现。这一“邪气”不被克服的话,它将会假借“科学进步”之名,把人类的未来和前途给毁掉。

    尽管面对着这样的局势,我们对人类的前途仍然充满信心。我们的信心来自于宇宙间另外一个更强有力的法则,那就是:“邪不压正”。正因为此,儒家学说必须在世界上抬起头来。这也就是中华文明一定要复活的基本理由之一。

    这里,可能有的读者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怎么会知道“邪不压正”是宇宙间更为强大的法则?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难认识。我们打个比喻,一个人对一间房间所能做的,要么是把它整整齐齐地布置起来,要么是把布置起来的房间给弄乱,或者干脆打掉,基本上就是这两种情况。至于说感到原来布置的不合理、不满意,要打掉重新布置,则属于这两种情况的变化。

    按照我们的理解,人类的行为乃至个人的行为,实际上是受宇宙规律支配的。这就是说,在一个人所做的一件简简单单的事件里,背后表现的则是宇宙规律(心性规律)。

    这样一来,情况就清楚了。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是布置收拾的时间多呢?还是砸家具的时间多?当然是布置收拾的时间多。砸家具的情况一般只出现在情绪激动时或者出于对某人的有意报复。

    我们前面说过,宇宙间的能量分为两类,一类叫“正气”,另一类叫“邪气”。“正气”是形成秩序与和谐的能量,“邪气”是摧毁秩序与和谐的能量,分别只是在心性上。收拾布置就是“正气”能量所做出的功,砸家具是“邪气”能量所做出的功。

    虽然“正气”和“邪气”同时主宰着这个宇宙,但我们不能说“正气”与“邪气”是半斤的八两。我们看这个宇宙,有秩序的和谐运动是基本的、主要的方面,由此就应该知道,“正气”与“邪气”不是对等的,不是各占一半。

    进一步说,是我们布置一个房间所花费的精力大,还是破坏这个房间所花费的精力大?答案应该是清楚的:当然是布置房间所花费的精力大。在同一技术水平上,盖一幢房子所需要的能量自然要比拆这幢房子所需的能量大得多。由此我们可知,在宇宙间,作为形成一个秩序的能量--“正气”,是比破坏这个秩序的能量--“邪气”要强大得多的。这就是“邪不压正”的道理。

    根据这一道理,我们能够知道,“中和”所包含的能量实际上是十分强大的。人类只有找到了这种能量形式,才能走出地球,达到“与天地叁”的境界。因为只有驾驭这种能量的技术才是有人性的、最适合人的技术。关于这一点,我们今天的科学一无所知。

    打碎一个玻璃杯,还能不能再把它复原?

    今天的科学根据热力学耗散结构理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自然,在原来打碎玻璃杯的那个能量上去找使它复原的能量,当然是找不到的。科学家们没有注意到能量的“性”的问题。“邪气”只能做“邪气”的事,不可能做“正气”的事。打碎杯子是“邪气”之功,哪能结“正气”之果。要求那个玻璃杯重新复原,就得有一个新的、更为强大的能量。这个能量在宇宙中是存在的,那就是“正气”。可惜的是,人类至今对“正气”认识得太少了,基本上还谈不到对它的技术应用(当然,这里指的是外部技术)。

    应该说明,我们以上所论及的,并不是对西方文化的批判,而只是对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的批判。

    尽管这两个东西起源于西方,但把西方文化简单归结为唯物主义和进化论,这无论如何是不公平的。今天的事实恰恰相反,为捍卫唯物主义与进化论而结成的大本营,不在西方,而在中国。

    中国聚集在“五四新文化”旗帜下的知识分子,是今天这个世界上最根深蒂固的一群唯物主义与进化论的新信徒。可惜他们的层次太低了,因而所表现出的盲目程度比西方知识分子可怕得多。我们的批判主要是针对他们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认为,只有中国文化认识到了“中正规律”。实际上,只要是宇宙中支配着人的行为的规律,在一个成熟的文明里一定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我们看西方社会,为什么在基督教神学里,信教的人都认为,上帝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

    上帝是神,而神是人的一切方面的放大与神化,包括人生命中的中和之气及人身上的正气的放大与神化。在这种认识里,实际上已经包含着中正之气、中和之气是世上最强大的能量的认识。

    再看那个无处不在的“十字架”的形象,它在人的潜意识里所煽动起来的,正是对“中正规律”的感应。正因为“十字架”煽动起来的是“正气”,所以在西方传统上,也主要把它用做得救和驱邪的法器。

    在西方文化体系内,基督教文化已经通过宗教的形式充分地认识到和谐是宇宙的本质。它认为,宇宙间的万物都是上帝精心设计出来的,所以安排得很好,整个自然界就体现出一种和谐的美。

    但是,当宗教发现或者保存一个真理时,它就用诗意的语言去赞美它,用形象的语言去传播它,但却很少用科学精神去探索它,这使得西方文化体系中自然科学体系和宗教体系间存在很大的不同,并处于相互斗争的状态中。而中国的儒家学说恰恰兼有它们二者的优点。这又是儒学必须在当今世界抬起头的一个理由。

    在现代自然科学里,当大工业给人类带来的污染让人触目惊心时,也冲杀出了生态科学来研究自然界与人的平衡关系。它一开始就以批判的态度出现在人们面前,很快就成为希望和平与平衡的人们的旗帜和口号。

    因为生态科学对宇宙中和规律的认识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所积累的知识基础之上的,所以能够分析得比较详细而有说服力。它的局限性在于没有一个成熟的宇宙观做基础,所以在唯物主义和进化论面前表现得软弱无力。它只能够局部地指出和批判现代化大工业给人类带来的危害,而不能从根本上展现一个宇宙和人类的根本规律,并给人类的发展指出前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