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儒昨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儒昨天文集]->[孙中山与民权主义 二,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小儒昨天文集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家庭所有制属性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发家致富是家庭经济体的经营目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四/中华文明不产生阶级和阶级斗争
·/ 中华文明之探索五/国家与家庭同构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六/家庭经济体的文明化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七/家庭经济体的社会组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八/出家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一/对西方工业文明的简要描述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二/西方工业文明所受到的批判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三/中国不会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
·/ 今天的中国一,一个被分为两极的社会
·*** “五四”纵横
·/ 序:“五四运动”来了
·/ 一、“救国”
·/ 二、“救国”的失落
·/ 三、中国的堕落
【回到孙中山】
·*** 孙中山与民族主义 /- 序言
·/ 一、民族主义救中国
·/ 二、民族主义产生于对中华文明的信心
·/ 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
·/ 四、民族主义的丧失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1、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2、充分利用原来的社会组织组织社会
·/ 六、从民族主义到世界主义
·/ 七、结束语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一、序论/1,为什么孙中山不讲“民主”而讲“民权”
·/ 一、序论/2,孙中山的民权主义具有中西两个基点
·/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 二、民权学说批判/ 2,平等论
·/ 三,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 三,民权政治/ 2,给人民最多的权利
·/ 三,民权政治/ 3,给政府最多的权利
·***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 二、不要“民主”要“大同”
【太极拳】
·***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一、理论的困乏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二、意守丹田与入静放松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三、内劲与懂劲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四、气沉丹田与太极刚劲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宇宙篇》--重建中国哲学
·龙之歌
·《宇宙篇》引言
·天地论 -- 兼论宇宙对於人的基本结构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一、虚实并存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二、分虚实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三、虚化
·气论 -- 中国的本体论
·气论/一、“气”的特性 /1、“气”不具有时空性
·气论/一、“气”的特性 /2、气的一元性
·气论/ 二、精气与元气
·气论/ 三、“气”的阴阳二性
·气论/ 四、五行学说
·气论/ 五、天地初开
·中和论--对宇宙能量与秩序的探索
·中和论/ 一、“中正规律”/“中心”与“中正”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1、人类的居住环境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2、生命自身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象数论 - 天地造化人的理论/一、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象数论 /二、天地通过“象数”造化人
·象数论 /三、象数论与西方神学和自然科学的同异
·感应论-“仁义”的宇宙论特性/一、感应原理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1、“天人感应”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2、人人感应
·感应论/二、“仁”与“义”/1、“仁”--人的善性感应机制
·感应论/二、“仁”与“义”/2、“义”--人的善性识别机制
·性命论-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一、性论/1、“性”从哪里来?
·性命论/一、性论/2、人性
·性命论/一、性论/3、“人性”与“物性”
·性命论/二、“命”论 /1、“命数” - “生”的问题
·性命论/二、“命”论 /2、“天命不息” - “死”的问题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1、宇宙万物不存在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2、“进步”是人特有的性质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3、人为什么能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4、“修身”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5、性命学说是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
·“心论”--中国的认识论
·“心”论/二、“心”是怎样对人的认识起作用的
·“心”论/三、用心有法
·“心”论/ 四、“心性学”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天下篇》--重建中国历史
·天下篇/引言
·“三皇五帝”的意义/1、早期文明的特征
·“三皇五帝”的意义/2、文明产生的动因
·“中国”的诞生/1、上古社会的政治是对社会集团的组织
·“中国”的诞生/2、“中国”产生於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
·德政论 /一、“受命於天”与“天子”
·德政论 /二、“天子建德”--姓氏论
·国家论 / 一、 “诸侯建国”
·国家论 / 二、“大夫建家”
·国家论 / 三、“庶民”与“井田”
·国家论 / 四、 里--社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1、祖宗与大宗、小宗
·宗族论/ 一、祖宗制度/2、宗子
·宗族论/ 二、周代贵族社会的生活特征
·宗族论/ 三、礼治
·周代贵族制度之小结/1、从周代封建制与欧洲中世纪封建制的简要对比中看周代政治的价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 二,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现在我们来看一看,孙中山先生要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民权政治。

    中国之所以要用民权来代替君权,是为了把中国建成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 这是设计中国政治的基本出发点。离开了这一出发点去设计中国政治,要么是徒劳无功,要么是适得其反。孙中山先生对这一点认识得很清楚。

   1, 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什么样的民权政治形式才能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

    关于这一问题, 我们可以不去理会那些无知无识的中国共产党人的脑袋里的既是乌托邦式的又鼠目寸光的政治构想,因为它跟民权政治毫无关系。但有一个问题却是我们无法回避的。那就是,无论在孙中山先生的那个时代还是在我们的时代,始终有著一个对中国人产生著巨大吸引力的民权政治形式: “联邦制”。

    在感觉上,联邦制是中国人从西方的各种民权政治形式中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形式。而且还有一个基本的事实,那就是美国和德国都是通过实行联邦制而成为世界上头等富强的国家。

    然而,这里又得细看。美国和德国之所以实行联邦制,是由他们的特殊的历史条件造成的。美国在实行联邦制以前,是英属的十三个邦。德国在实行联邦制以前,只是今天德国的一部分,叫普鲁士。他们都是通过联邦制的形式,把原来各自为政的小邦小国统一起来,把原来分散的权利集中起来,从而使自己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由此可见,联邦制的有效作用是在于统一,而不是在于分散;是在于集权而不是在于分权。

    这一事实显然跟今天许多中国人对联邦制的理解是相反的。而至今,我们还不能在这一世界上找到一个以此相反的事实来证明那些中国政治学者头脑里的联邦制的梦想:他们认为,在中国实施联邦制是解决中国千年专制的最好的办法。

    对此,孙中山先生批评道:质而言之,联邦制“就是将本来统一的中国,变成二十几个独立的单位,象一百年以前的美国十几个独立的邦一样,然后再来联合起来。这种见解和思想,真是幼稚到了极点,可谓人云亦云,习而不察。” (第四讲)

    因为“中国的各省,在历史上向来都是统一的,不是分裂的,不是不能统属的;而且统一之时就是治,不统一之时就是乱。美国之所以富强,还是由于各邦联合后的进化所成一个统一的国家。所以美国的富强,是各邦统一的结果,不是各邦分裂的结果。”“如果以美国联邦制度就是富强的原因,那便是倒果为因。”

    孙中山先生进一步发挥他的思想。他说:“要把联邦二字用得恰当,便应该说中国和日本要联合起来,或者中国和安南,缅甸,印度,波斯,阿富汗都联合起来,”那才不离谱。

    可能提出要在中国实施联邦制构想的人并不希望中国分裂,但实际上中国是一个几乎跟欧洲一样大的国家,各地区之间的差别比欧洲国与国之间的差别还大。中国一旦失去大一统的局面,各地区之间的利益上的矛盾和冲突将会比欧洲国与国之间的冲突还大。在这种情况下,靠一部“联邦宪法”,只管国家大事的中央政府将会很难协调各“邦”之间的冲突和“割据”。

    另一方面,跟西方人比较起来,中国人性格中缺乏妥协精神,而且地方主义的情绪也很重,这些因素将会导致中国人很难用协议的方式来协调相互间的冲突。

    总之,联邦制在中国将会是得不偿失,它会使原来并不强大的国力在实施“联邦”后变得更加弱小,并在各“邦”的冲突中耗尽。

    而一旦联邦制的实施不能使中国富强起来,重新统一的问题就立刻会被提出。但这时要重新统一就相当困难了。它将伴随著社会危机总爆发的危险。中国历史上,统一的过程从来都是暴力的过程,是由军人来实现的。而完成了统一的军人总是能获得“民族英雄”的桂冠。这一无尚光荣的称号总会吸引许多野心家们去铤而走险。这就是我们所补充的孙中山先生所说的“统一之时就是治,不统一之时就是乱”的具体内容。

    在本世纪初期孙中山先生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中国的问题主要是军阀割据的问题,在那时主张联邦制只会有利于军阀的割据。因此孙中山先生批驳了那种认为中国必须实施联邦制的主张。对此,孙中山先生十分感慨地说,外国人“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中国人的缺点呢?就是由于看见中国智识阶级的人所发表的言论,所贡献的主张都是这样幼稚,都是这样的和世界潮流相反,所以他们便看中国不起,说中国的事中国人自己不能管,列强应该来代我们共管”。

    在今天我们所生活的时代,中国的主要问题是共产党通过它的意识形态和它的政策摧残和压制了十亿中国人的能力的发挥。因此今天中国的问题是共产主义这个毒瘤附体的问题。很显然,联邦制这一政治形式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而只能解决共产党自身的问题。

    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他们自己的问题是把权利搞得过于集中,从而不能有效地执政。这也就是共产党自身改革的根本动因。联邦制在今天,说到底跟共产主义是可以兼容的,前苏联不就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吗?于是我们看到,共产党内部主张改革的人也提出类似联邦制的主张: “一国两制”。沿著这一思路走下去,改革到底也只能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也就是说把共产专政这个毒瘤从恶性变为良性而已,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的问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