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儒昨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小儒昨天文集]->[孙中山与民权主义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小儒昨天文集
·作者简介
【文化反思】
·*** 从《河殇》说起----简论中华文明 (1989年二月)
·/ 引论一/《亚细亚生产方式》早已过去
·/ 引论二/封建社会说在中国不能成立
·/ 引论三/超稳定结构不能揭示中华文明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一/必要的前提
·/ 中华文明之探索二/商品经济是中华文明的条件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家庭经济体的人口特征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家庭所有制属性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三/天下为家/发家致富是家庭经济体的经营目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四/中华文明不产生阶级和阶级斗争
·/ 中华文明之探索五/国家与家庭同构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六/家庭经济体的文明化
·/ 中华文明之探索七/家庭经济体的社会组织
·/ 中华文明之探索八/出家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一/对西方工业文明的简要描述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二/西方工业文明所受到的批判
·/ 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的简要对比三/中国不会自发地产生资本主义
·/ 今天的中国一,一个被分为两极的社会
·*** “五四”纵横
·/ 序:“五四运动”来了
·/ 一、“救国”
·/ 二、“救国”的失落
·/ 三、中国的堕落
【回到孙中山】
·*** 孙中山与民族主义 /- 序言
·/ 一、民族主义救中国
·/ 二、民族主义产生于对中华文明的信心
·/ 三、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
·/ 四、民族主义的丧失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1、恢复中国传统文化
·/ 五、如何恢复民族主义 /2、充分利用原来的社会组织组织社会
·/ 六、从民族主义到世界主义
·/ 七、结束语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一、序论/1,为什么孙中山不讲“民主”而讲“民权”
·/ 一、序论/2,孙中山的民权主义具有中西两个基点
·/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 二、民权学说批判/ 2,平等论
·/ 三,民权政治/ 1,对在中国实施“联邦制”的批判
·/ 三,民权政治/ 2,给人民最多的权利
·/ 三,民权政治/ 3,给政府最多的权利
·*** 告别孙中山 / 一、告别孙中山先生的理由
·/ 二、不要“民主”要“大同”
【太极拳】
·***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一、理论的困乏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二、意守丹田与入静放松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三、内劲与懂劲
·太极拳与气沉丹田 / 四、气沉丹田与太极刚劲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宇宙篇》--重建中国哲学
·龙之歌
·《宇宙篇》引言
·天地论 -- 兼论宇宙对於人的基本结构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一、虚实并存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二、分虚实
·虚实论--中国的存在学说原理/ 三、虚化
·气论 -- 中国的本体论
·气论/一、“气”的特性 /1、“气”不具有时空性
·气论/一、“气”的特性 /2、气的一元性
·气论/ 二、精气与元气
·气论/ 三、“气”的阴阳二性
·气论/ 四、五行学说
·气论/ 五、天地初开
·中和论--对宇宙能量与秩序的探索
·中和论/ 一、“中正规律”/“中心”与“中正”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1、人类的居住环境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2、生命自身是“中和规律”的体现
·中和论/二、“中和规律”/3、“中和规律”给人类的启示
·象数论 - 天地造化人的理论/一、人是从猿进化而来的吗?
·象数论 /二、天地通过“象数”造化人
·象数论 /三、象数论与西方神学和自然科学的同异
·感应论-“仁义”的宇宙论特性/一、感应原理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1、“天人感应”
·感应论/一、感应原理/2、人人感应
·感应论/二、“仁”与“义”/1、“仁”--人的善性感应机制
·感应论/二、“仁”与“义”/2、“义”--人的善性识别机制
·性命论-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一、性论/1、“性”从哪里来?
·性命论/一、性论/2、人性
·性命论/一、性论/3、“人性”与“物性”
·性命论/二、“命”论 /1、“命数” - “生”的问题
·性命论/二、“命”论 /2、“天命不息” - “死”的问题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1、宇宙万物不存在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2、“进步”是人特有的性质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3、人为什么能进步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4、“修身”
·性命论/三、穷理尽性至於命/5、性命学说是中国独特的人类进步论
·“心论”--中国的认识论
·“心”论/二、“心”是怎样对人的认识起作用的
·“心”论/三、用心有法
·“心”论/ 四、“心性学”
【中华大同书】(1996年版)
《天下篇》--重建中国历史
·天下篇/引言
·“三皇五帝”的意义/1、早期文明的特征
·“三皇五帝”的意义/2、文明产生的动因
·“中国”的诞生/1、上古社会的政治是对社会集团的组织
·“中国”的诞生/2、“中国”产生於大规模的水土整治工程
·德政论 /一、“受命於天”与“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与民权主义 二、民权学说批判 1,自由论

在中国讲民权,无论是本世纪初期的孙中山先生,还是本世纪末期的我们,都是一件困难的事。似乎民权这只船注定要在杂草暗礁中行驶,受著无穷无尽的羁绊缠绕。人们不得不花费许多精力去清理那些混乱的观念,不能把全部注意力集中到民权理论的建树上。这真是讲民权的痛苦。它让人不得不把第一步迈向批判。

    民权政体来自于西方文艺复兴的思想家们提出的民权学说。这一学说里最有影响的是“天赋人权”说。 这一思想简单说就是:自由平等是人天生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剥夺。自从这一思想提出来后, 它就成了现代意识的坐标。只有会讲自由、平等,才算具有现代意识。

    孙中山先生当然具有很强的现代意识, 因而他的“民权主义” 就从自由、平等讲起。然而,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是为把中国从传统社会改造为现代社会而提出的思想学说,他的讲法自然是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自然跟西方人的讲法不一样。现在我们来看一看孙中山先生具体是怎样讲自由平等的。

    1。自由论

    人为什么要讲自由? 因为人的生活中没有自由,所以要讲自由。 这样太抽象的问答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因为生活在不同文化,不同传统里的人,所得到的自由或不自由是不一样的。

    人都生活在具体的环境里。这个世界上本没有抽象的自由和平等,也没有抽象的人。西方人十分看重自由,把它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不自由,毋宁死”,为了争自由,流了多少血, 献出了多少生命。为什么呢?因为在西方人过去的生活环境里,自由平等太少了。

    孙中山先生说,欧洲没有革命以前的情形,和中国比较起来,封建专制制度“发达到了极点”。西方的封建政体,“比较中国周朝的列国封建制度,还要专制得多。欧洲人民在那种专制制度下所受的痛苦,我们今日还多想不到。比之中国历朝人民所受专制的痛苦,还要更利害。”(民权主义第二讲)。这种封建专制制度, “一直专制到人民,时间复长,方法日密,发达到了极点。”“人民受久了那样残酷的专制,深感不自由的痛苦,所以他们唯一的方法,就是要奋斗去争自由,解除那种痛苦,一听到有人说自由,便很欢迎。”(民权主义第二讲)。

    具体说,欧洲人民过去所受的不自由的痛苦,究竟在哪些方面? 孙中山先生说:“不自由的地方极多,最大的是思想不自由,言论不自由, 行动不自由。这三种不自由,现在在欧洲是已经过去了的陈述,详细情况是怎样,我们不能看见,但是行动不自由还可以知道。”(民权主义。第二讲)

    为了说明这一点,孙中山先生给我们举了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例子。这是七十年前所发生的事,但这与我们今天的生活经验并不无关系。他说:本世纪初初期,华侨渡海到印尼的爪哇群岛去谋生。爪哇本来是中国的属国,后来才归属于荷兰。“归荷兰政府管理之后,无论是中国的商人,或者的学生,或者是工人,到爪哇的地方,轮船一抵岸,便有荷兰巡警来查问,便把中国人引到一间小房子里,关在那个里头,脱开衣服,由医生从头到脚都验过,还要打指模,量身体,方才放出,准他们登岸。登岸之后,就是住在什么地方,也要报明。如果想由所住的地方到别的地方去,便要领路照。到了夜晚九时以后,就是有路照,也不准通行。要另领一张夜照,并要携手灯。这就是华侨在爪哇所受荷兰政府的待遇,便是行动不自由。像这种行动不自由的待遇,一定是从前欧洲皇帝对人民用过了的,留存到今日,荷兰人就用来对待中国华侨。”(民权主义第二讲)

    “此外还有人民的营业,工作和信仰种种都不自由。譬如就宗教不自由说,人民在什么地方住,便强迫要信仰一种什么宗教,不管人民是情愿不情愿,由此人民都很难忍受。” (民权主义。第二讲) 再说工作职业的不自由。在西方封建时期,欧洲君主实行的是世袭制度。孙中山先生说,“当时欧洲的帝王公侯那些贵族,代代都是世袭贵族,不去做别种事业;民也世世代代都是世袭一种事业,不能够去做别种事业。比方种田的人,他的子子孙孙便要做农夫;做工的人,他的子子孙孙便要做苦工。祖父做一种什么事业,子孙就不能改变。这种职业上不能改变,就是欧洲的不自由;”(民权主义。第三讲)

    结论是很清楚的。“欧洲人民当时受那种种不自由的痛苦,真是水深火热, 所以一听到说有人提倡自由,大家便极欢迎,便去附合,这就是欧洲革命思潮的起源。”(民权主义。第二讲) 中国古代也可说是专制制度。人们自然会问,过去中国人在专制制度下的生活,是否也有跟西方人同样的境遇呢?

    在今天谈这个问题,首先得解决两个认识前提。

    第一,中国古代并不存在一个封建社会。孙中山先生认为,中国的封建制度仅仅存在于两千多年前的周代。但周代离我们太古远了,孙中山先生也不是专门的古代史学家。这一问题并无定论。中国周代是否存在一个与西方中世纪相类似的封建社会,这一问题应留给中国古代史学家们去考证研究。

    然而,有一点孙中山先生却是对的。那就是孙中山先生认为,自秦朝中国的皇帝制度确立以后,中国就没有过封建制度。今天大多数人都相信的中国古代是封建社会的那种说法,是“五四运动”以后一些激进的知识分子为了否定中国文化而编造出来的。中国封建社会说本身的目的,是为了证明马克主义在中国存在的必然性,它无疑是对中国文化的践蹋和对中国历史的歪曲。关于这一点,笔者已在其它一些文章里进行过初步的探讨,就不在就里讨论了(参见拙作《从【河殇】说起---简论中华文明》 及《五四纵横》)。

    第二,中国古代的皇帝制度和西方中世纪的封建君主专制也并不是一回事,不能相提并论。现在我们来看一看孙中山先生是怎样说的。

    而中国却不同。中国在春秋战国时代破了封建制度之后,“专制的淫威,不能达到人民。由秦以后,历代皇帝专制的目的,第一是要保守他们自己的皇位,永远家天下,使他们子子孙孙可以万世安享。所以对于人民的行动,于皇位有危险的,便用很大的力量去惩治;故中国一个人造反,便连诛到九族。用这样严重的刑罚,去禁止人民造反,其中用意,就是专制皇帝要永远保守皇位。反过来说,如果人民不造反,无论他们是做什么事,皇帝便不理会。所以中国自秦以后,历代的皇帝都只顾皇位,并不理民事,说到人民的幸福,更是理不到。”因此,人民和皇帝的关系很少。“人民对于皇帝只有一种关系,就是纳粮,除了纳粮之外,便和政府没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不管谁来做皇帝,只要纳粮,便尽了人民的责任。政府只要人民纳粮,便不去理会他们别的事,其余都是听人民自生自灭。”(民权主义。第二讲)。?

    另外,中国并不像欧洲,有一个严格的世袭等级制。“中国只有皇帝是世袭,除非有人把他推翻,才不能世袭,如果不被人推翻,代代总是世袭。到了改朝换代,才换皇帝;至于皇帝以下的公侯伯子男,中国古时候都是可以改换的,平民做宰相,封王侯的极多,不是代代世袭一种职业的”(第三讲) 。 因此,孙中山先生得出结论,“由此可见中国人民直接并没有受过很大的专制的痛苦,只有受间接的痛苦。”中国和欧洲比较起来,“人民对于皇帝的怨恨还是少的。”

    孙中山先生认为,中国人的自由,老早是很充分了,不过中国人原来没有自由这个词,所以没有这个思想。因为自由太多,故大家便不注意去理会。这就像呼吸一样,为周围都是空气,就不去注意空气的重要了。外国人由于对中国文化理解得肤浅,不容易透彻了解中国,总“把中国人和非洲,南洋的野蛮人一样看待。”对中国的事容易得出一些错误的结论。

    孙中山先生批评说,外国人看到中文词汇里没有自由这个词,便认为中国人是不懂得自由的,“说中国人的文明程度真是太低,思想太幼稚,连自由的智识都没有。但是外国人,一面既批评中国人没有自由的知识,一面又批评中国人是一片散沙”。这两种批评,恰恰是相反的。 因为就一片散沙而论,“精彩就是在有充分的自由,如果不自由,便不能够成为一片散沙”。“一片散沙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个个有自由,和人人有自由,人人把自己的自由扩充到很大,所以成了一片散沙。” “所以外国人说中国人是一片散沙,我们是承认的;但是说中国人不懂自由,政治思想薄弱,我们便不能承认。”(第二讲)

    很显然,中国和西方,完全是由不同的历史画面构成的。西方人感受很深的事,中国人不一定感兴趣;相反,中国人津津乐道的事,西方人不一定能了解。西方人为了自由去抛头颅,洒热血,去闹革命。中国人却不了解。 因为“中国人现在所受的病,不是欠缺自由”。 中国人受痛苦最深,感受最强烈的是贫穷。“因为国家衰弱,受外国政治经济的压迫,没有力量抵抗,弄到民穷财尽,人们便受贫穷的痛苦。”因此,中国人讲的是发财,不知说自由,只知说发财。在这种情况下,“对中国人说要他们争自由,他们便不明白,不情愿来附合,但是要对他们说要去发财,便有很多人要跟上来。”(第二讲)。

    孙中山先生说:“发财有什么好处呢?就是发财便可救穷,救了穷便不受苦,所谓救苦救难。人民正是受贫穷的痛苦时候,突有人对他说发财,把他们的痛苦可以解除,他们自然要跟从,自然拼命去奋斗。”因此,孙中山先生说他的民主主义就是发财主义(关于这一点,我们将留到《孙中山先生与民生主义》一文里去讨论)。

    “由此可见一种道理,” 孙中山先生说,“在外国是适当的,在中国未必是适当的”。 鉴于当时的“五四新青年”们盲目照搬西方的理论,孙中山先生对此进行了批评。 他说:“近年欧美之革命风潮传播到中国,中国新学生及许多志士,都发起来提倡自由。他们以为欧洲革命,像从前的法国都是争自由,我们现在革命,也应该学欧洲人来争自由。这种言论,可说是人云亦云,对于民权和自由没有用过心力去研究,没有彻底了解。” “外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历史,不知道中国人民自古以来都有很充分的自由, 自然是难怪他们。至于中国的学生,而竟忘却了『日作而出,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

    这个先民的自由歌,却是大可怪的事。由这自由歌看来,便知中国自古以来,虽无自由之名,确有自由之实,并且是很充分的,不必再去多求了”。

    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情况显然跟本世纪初期孙中山先生所面临的情况不一样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以后, 中国走上了全盘西化的道路,导致四九年以后马克思主义统治了中国大陆。这时的中国人,不仅继续忍受著我们的祖先忍受过的贫穷的痛苦, 而且西方人忍受过的言论不自由,思想不自由, 行动不自由的痛苦也随著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化而一齐降临到了中国人头上。真是祸不单行,东西方的灾难都集中到了今天中国人的身上。今天的中国,不但没有自由之实,也没有自由之名。今天的中国学生争自由,就像过去西方人争自由一样,有著十分充足的理由。这样说来, 孙中山先生关于自由的论述是不是过时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