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神棍是怎样炼成的――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小平头夜话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http://www.peacehall.com/news/temp/200711020037304.jpg
   写在前面:江湖神棍陈泱潮(下称神棍陈)兜里揣着"民阵总部顾问"的名片,头顶"小平亲戚"、"上帝第三个儿子所罗门"、"弥勒佛"的光环,底气十足地在陈泱潮征婚启事大言不惭自诩 "白发苍苍而坚挺不已,堪称金枪不倒,天赐神棍!"以阿Q语调,对自己吹擂,颇饶兴趣。 近期该神棍还真不把自已当外人,往自已脸上贴金,厚颜无耻地在其墓志铭接过"民运之父"的桂冠往自已脑袋上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信哉斯言!
   

   林子大了,本该什么鸟都有,就像民运江湖不缺少神棍陈这种稀有的自大自恋狂,海外的政治生态,始终不欠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空想家。(神棍陈的幻想和偏执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去年年初,他就说头脑中出现了某种声音,此翁有精神分裂和慢性妄想狂症状,因此被断定为精神不正常。)就费良勇和盛雪把持的民阵这锅烂酱,谁还能指望里面不生苍蝇蛋,净产天鹅卵?本来神棍陈头顶几个唬人的名号自娱自乐也是他的天赋人权,旁人无权干涉。但当费良勇、盛雪和袁红冰、郭国汀之流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为神棍陈的歪理邪说《特权论》抬轿子、吹喇叭,企图推神棍陈为"民运之父"时,就令人如同看到佛头着粪,粉墙点墨,以致犯了众怒。
   
   多行不义必自毙!近期网上以兰剑、 007、草根、草虾、小溪等网友讨伐神棍陈的檄文,鞭鞭七寸,刀刀见血。尤其是知根知底的兰剑、 007的言论很快便为其他博客以及博讯论坛吹响了声讨的号角!将陈泱潮由国内"经济诈骗犯"到海外民运圈"政治诈骗犯"的无耻嘴脸暴露无遗,一时间神棍陈在网上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犹如斗败了的公鸡,只好躲到一边去梳理羽毛了。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兰剑、007的横空出世,令陈"躲鬼躲进庙",让人抓住辫子竟有些鸭子吞筷子——无法回脖儿之势,只有装聋作哑避而不答。也印证了林肯的经典名言:"你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某些人,也能在某些时候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
   
   这不,天上掉下一个知根知底的兰剑、007!
   歌曰: 东方红,太阳升,博讯出了个007。
   他为民运抓叛徒,呼儿咳呀,他是泱潮大克星!
   事实会越辩越明。所以007们应该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媒体应该再盯紧一点,社会公众舆论再谴责得猛一点,让那些披着"民运"外衣的投机分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现出原形。
   陈泱潮被正式而又隆重地推到了风口浪尖。
   
   

   
   (一)卸磨杀驴 丢卒保车

   结果,作为民阵"国师"的陈泱潮,由当初的香饽饽,变成烫山芋。"智囊"成事不足,"顾问"败事有余。待到大厦既倾,分崩离析之际,在此形势下,神棍陈成了民阵"精英"弃之如敝屐的政治夜壶。民阵"一雌三雄"(盛雪、费良勇、潘永忠、彭小明)"四人帮"见大势不妙,权衡利弊,故伎重演,采取卸磨杀驴,丢卒保车的伎俩。通过澳洲的张小刚做托,借悉尼民运座谈会,避实就虚,避重就轻(避过平头直指"精英"袒护中共统战部特务李震,以及民阵内部"统战部一号小组"的锋芒)放话,企图撇清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的干系。
   
   且看"……此外,在会外的私下场合,澳洲的会员还提问了有关民阵总部的一些负责人名列"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名单的问题。费良勇和盛雪解释说,"当时有朋友提出要搞这样一个题目,我们当然表示支持他们搞他们自己设想的旨在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任何项目。但没料到他们会把我们的一些负责人列入名单。事情发生后我们提出了不同意见,但出于礼貌,避免不必要的纠纷,没有公开地争辩 "。
    (张小刚:与民阵总部负责人的坦诚对话 —— 澳洲悉尼《民运发展与组织建设座谈会》特别报导(之1))
   今天的神棍陈如同过街老鼠,所到之处人人喊打,就连民阵"精英"们,也要想方设法、挖空心思地巧言令色,以防被别人认为他们与陈泱潮鼠蛇一窝。
   
   在网上读到此文,让人对自诩为民运"精英"的费良勇和盛雪不得不再次"侧目而视"——去年的 "5。19"柏林"特务门"事件就已经让世人"侧目"过一次了。"精英"现在视神棍陈为烫手山芋,感觉把他当成了手纸,过去用得着,所以抓在手上。用后马上就会丢到废纸篓,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好一个"旨在推动中国民主化的任何项目"!既然有此前提,费良勇、盛雪再摆出一副"不知情"被神棍陈欺骗状,就有点儿此地无银、画蛇添足了。惜此招连黄口小儿都蒙骗不过,简直对广大网友智商的侮辱!
   
   西諺有曰:真理需要堅持,而謊言永遠變化.智哉斯言!
   俗话说三人成虎,就是指谎言有三个人以上的传播,都很可能让人信以为真。更何况,三个以上代表民阵有头有脸的大佬。费、盛、潘纯粹是把神棍陈当猴耍,事到临头又卸磨杀驴,翻烧饼一样的变脸,根本没把神棍陈当回事儿,用过就扔了。
   
   事实证明费、盛为了保全自己,只会以牺牲自己的打手,作为自己所犯过失的替罪羊。
   
   这里有两个不可回避的事实:
   其一,陈泱潮的(请曾庆红、万里为特邀顾问的)"中华(联邦)合众国"章程(草案),连同九人(费良勇 袁红冰 郭国汀 盛雪 潘永忠 彭小明 郭军 安琪 陈泱潮 )资格审查委员会名单,在柏林大会上作为大会文件打印成册,事后又堂而皇之入选《柏林大会文集》,白纸黑字作为论文入编的。作为该文集的主编、校对,费、盛此时以"不知情"为由搪塞,无异"睁着眼睛说瞎话"!天下無恥,莫此為甚。
   
   柏林大会后, "精英" 们仍沉浸在" 不久将来回国组阁"的黄粱一梦中不愿醒来——在彭小明 、路易题为《大话费良勇》的一篇文章中露出端倪。 "费良勇似乎要再一次 '整合' 中国海外民运。会议有一个重要文件: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一个重要人物:陈泱潮(陈尔晋)。费良勇亲自为陈泱潮的新书发布会站台。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明确提出要成立一个以费良勇为首的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非常责任非常人作为资格审查委员会之起步,这个筹备组由九人组成:袁红冰、费良勇、郭军、郭国汀、盛雪、潘永忠、彭小明、安琪、陈泱潮。最后,这个议题始终没有作为议程,也许成为费良勇的缺憾 "。(《大话费良勇: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
   
   其二,纽伦堡研讨会。柏林大会刚结束次日,民阵"精英"一干人在纽伦堡举行了所谓研讨会。
   
   且看神棍陈的记述:"紧接着柏林大会闭幕后次日, 2006年5月20日,中国民阵领导层和相关人士,在纽伦堡举行了研讨会,专门就《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进行了认真讨论。 研讨会由中国民阵主席费良勇先生主持。
    《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组织章程(草案)》起草人、《特权论》作者中国民主运动先驱陈泱潮(陈尔晋)先生就相关背景和问题,作了主要发言和答问。
    参加人员有:著名法学家自由圣火网站主编袁红冰 北京西单民主墙开创者和主要代表性人物黄翔 中国民阵副主席盛雪 中国民阵秘书长潘永忠,此外,还有杨志 唐元隽 文季雄 陈琼 秋潇雨兰 周海霞等人士。
    会议从20日下午 20点开始,至21日凌晨2点,在充满信心的气氛中结束。
    会议达成共识,并且,通过了相关决议。发布此消息,即是决议之一。准备在适当时候,召开中华合众国筹备委员会预备会议,正式成立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资格审查委员会,为召开中华(联邦)合众国筹备委员会,积极作好思想和组织准备。
    这是此次中国民运柏林大会所取得的实质性重大成果之一。" (柏林大会闭幕后纽伦堡研讨会消息报道/陈泱潮)
   
   陈泱潮的前时荣,昭显了民阵的当下辱。神棍陈将上述文字贴到网上,美国的姚勇战就提出异议,质问费良勇、盛雪背着民阵众理事、监事搞纽伦堡研讨会到底是怎么回事?费、盛安抚几句,不置可否,还是没有公开发表声明,表明民阵的态度。无声就是默认!正是以费、盛为首的民阵"一雌三雄"不遗余力为神棍陈造神。陈才更加肆无忌惮地推销他的那一套臭名昭著的"中华合众国"一揽子计划。这也是造成民阵众叛亲离的因素之一。
   

   
    (二)代表"精英" 死保"共特"

   那边厢,"小不忍则乱大谋"。神棍陈一看费、盛过河折桥,卸磨杀驴,反应过度,赶忙在网上抛出"陈泱潮受邀担任民阵总部顾问难道是假的吗"之雄文,还附上"民阵总部顾问"名片等十张照片,立此存照。以资证明"民阵总部顾问"绝非浪得虚名!并且竹筒倒豆子地列举自己"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为民阵"精英"扣帽子、打棍子,充当马前卒急先锋的事实。大有拳拳此心,天日可表之概。
   
   神棍陈急于表忠心的猴急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三国演义》中那位信奉"烈女嫁一夫,忠臣事一主"的老将黄忠。
   
   本来费良勇背着民阵众理事、监事公器私授神棍陈"民阵总部顾问"是见不得人的,神棍陈满世界这么一嚷嚷,此文无疑打了费、盛一记响亮的耳光!
   
   牛皮不是吹,火车不是推。要说神棍陈为费良勇、盛雪撇请死保"共特"嫌疑,真可谓两肋插刀,毫不含糊。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图1)中共统战部特务、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李震
   
   柏林大会发生"5.19"柏林"特务门"事件——民阵正副舵主费良勇、盛雪身体力行死保中共统战部特务李震和陈焰,盛雪奋不顾身,飞骑救驾已败露之统战部特务李震、陈焰。(详情参见拙文《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四)》 http://boxun.com/hero/2007/xiaopingtouyehua/35_1.shtml 此处不贅)。费良勇、盛雪先是把李震视为"民主运动内的朋友",在平头千里走单骑去布达佩斯探得李震那厮是: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的老底后,盛雪心虚,事后欲盖弥彰,通过江湖神棍陈泱潮做托,一推六二五地矢口否认上述事实,来为自己洗白死保"共特"李震的"救火员"之角色的负面影响。被平头网上曝光后,费、盛处于"火上烤"之境地。民阵"精英"自此也没再露头,只是差遣急先锋"白发魔男"陈泱潮,循着九评的思路开始围剿平头,连【民运梅毒】的招数都使出了。
   

   
   "兄妹""两地书"

   
   神棍陈避重就轻,避过平头直指"虚君共和之中华合众国"闹剧的锋芒所向,却另僻溪径,"白发魔男"争相想出诸种借口为盛雪开脱,一计不成又生二计,二计不成再生三计…使得那些为"共特"李震"保驾护航"遮掩的各种说法显得左支右绌、前后矛盾。如在他的"二评"中承认李震、陈焰是特务,"在柏林会议尾声,的确发生了所谓[特务门事件]。要说特务,在场的岂止李震、陈焰二人?"但却别有用心地来一个"大变活人"——将"5。19"民运人士S缴获的相机还给李震的民阵副掌门盛雪,栽赃徐文立。在网上抛出他与盛雪"兄妹"的"两地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