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西风独自凉
[主页]->[百家争鸣]->[西风独自凉]->[对余杰、李银河的误读是怎样发生的]
西风独自凉
·高度和谐的牛博网
·罗老师你听听,不惭愧吗?
·文化小丑朱大可
·鲁迅没有朱大可这样的孩子
·朱学勤被反向洗脑
·杜甫太伟大了
·珍爱生命,远离国足
·绝不能象他们一样
·日本日本你擦亮眼
·茅于轼先生的误区
·美丽的日本
·奥运奥运多少罪恶假你名而行!
·歧视分子孙海英
·鲁迅先生非常幸运
·少跟我谈爱国
·彭宇败诉的背后
·也说传统文化里的好东西----与袁伟时先生商榷
·太阳没有升起,阳光怎能灿烂
·《色·戒》究竟在说什么
·爱国就是让祖国免受政府的伤害
·面对袈裟风暴,中国何去何从
·台湾的安全来自哪里----与胡平先生商榷
·与胡平先生再论台湾问题
·中国作家的尊严成为一种奢侈
·关于台独的冷思考:台湾呼唤大政治家
·驳刘晓波:勇气必然代表良知
·刘晓波助纣为虐的责任伦理
·刘晓波是个小人
·鄢烈山成了烟幕弹
·自由决战岂止在战场
·谁叫你不幸生在了台湾
·上天保佑拥有美国的地球!
·站起来,中国人
·茅于轼子虚乌有的“无妄之灾”
·自由最柔软的勋章
·站在自由一边
·是真名士自风流
·子虚乌有的独立,乱七八糟的笔会
·中国人可悲的“性感”
·大漠沙兔启示录
·下一个就是你
·《色.戒》本来可以拍得更好
·对余杰、李银河的误读是怎样发生的
·李劼你又是什么东西嘛
·我只有一荣一耻
·华尔街的牛就是让你骑的
·冷血制度造就冷血动物
·一尸两命:我唾弃你老母的坟墓
·俞可平,漂亮的话等到明天再说
·“挺虎派”自乱阵脚:关克不打自招
·也谈新文化运动的负面影响
·当贫困成为一种罪过
·继续捅马蜂窝
·中央电视台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自杀意味着什么
·《投名状》:对敌人的承诺
·冯小刚对革命英雄主义的突破
·嫁人要嫁冉云飞
·2008,我期待的不是奥运
·胡紫薇:很好很强大
2008年
·光州起义: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学费涨价:茅于轼“为富人说话”落到了实处
·让我们保持有风度地对抗
·给国家广电总局上一课
·很黄很暴力:冤有头、债有主
·《南方周末》有何骂不得
·美军对台海形势的最新表态意味深远
·政治电影:从《窃听风暴》说起
·暗杀的功与罪
·令人悲哀的“巾帼不让须眉”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
·你为何支持小马哥
·为什么不看春晚
·用选票干掉他
·历史学家的责任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
·30年改革是个什么东西
·悲剧的发生和每个成年人的责任
·正本清源:让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
·艳照门:过犹不及的道德审判
·且慢为30年改革评功摆好
·下跪的自由
·自由的荣耀:面对大众的天真和残忍
·科索沃的星条旗和台北的那片雪
·暴力影片:从《老无所依》说起
·自由之虎
·病急连投医的教育部
·通向自由之路:公路电影浅谈
·我爱你,我更爱自由
·给恶搞一条活路
·展望进入倒计时的台湾大选
·自由的代价:逃出柏林
·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
·西藏!我的西藏
·台湾人帅在哪里?
·丑陋的中国人:从感恩到CCTV大战CNN
·展望美国总统大选:自由世界需要麦凯恩这样的领袖
·《揭竿而起》:逼上梁山的黑色风暴
·为了自由的爱国主义才有价值
·曲解自由的京晚文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余杰、李银河的误读是怎样发生的

   余杰文字平平,不合我的口味,很少看他的文章。唯一有点印象的《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据徐林正先生指出:“拙著《文坛剽客》(台海出版社2002年6月版)一书76页到105页,题目《余杰:是新青年,还是文坛剽客》,30页,约1.7万字:余杰《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与张育仁的《灵魂拷问链条的一个重要缺环》有大量相同或相似的地方;余杰《我看水浒》与朱大可《流氓的精神分析》两文有关武松部分内容的论述,也有不少相同或相似的地方”(见“关于《余杰关于种种“抄袭”指责的声明》的声明”)。
   
   独立笔会居然让这样一个踏越职业生命底线的剽窃嫌疑人入会并担任重要职务,堕落啊。前段时间,就连中国作协让一个剽窃者入会都掀起了轩然大波,独立笔会不引以为戒,不以为耻,继续对余杰的纵容和包庇,实在是昏聩得可以。
   
   “拒郭”事件之后,对余杰已经无话可说。但是,即便一个无耻小人,对待他也应该公正、公平,不能因为他的卑劣影响自己的判断和自由、独立的立场。也就是说,对事不对人,一是一、二是二。

   
   拜读卫德守先生的大作《余杰现象浅析》,基本同意文章的主要观点,但卫先生认为余杰《香港成为大陆维权者的"出气筒"》一文,是在侮辱大陆维权人士却值得推敲。仔细看了原文,余杰所谓“苍蝇”、“蚊子”不过是为了加强反讽效果,并非故意侮辱谁。站在客观的角度上来说,余杰这篇文章锋芒所向还是很明显的。
   
   余杰因一向表现拙劣令卫德守先生一时看花了眼的可能性很大,人们在惯性思维下,很容易发生误读。文章作者要是焦国标或朱学渊,卫先生看到“苍蝇”、“蚊子”,与自己的心理预期产生冲突,也许就会前后再多看几遍----他首先会想:他们怎么可能侮辱大陆维权者?
   
   虽然这个误读令人遗憾,但纵观《余杰现象浅析》,可谓瑕不掩瑜。而侯文豹先生《李银河女士,有几个人能感觉 “做个中国人真骄傲”》,发生的误读则属于另外一种情况,令人啼笑皆非。
   
   李银河《做个中国人真骄傲》一文,引起侯文豹先生误读并猛烈批评的是这两句话:“做个中国人已经有了骄傲的资本了。从小到大还没有过这种感觉。这感觉很爽啊。”
   
   其实,仔细看看上文,就不难体会到李银河强烈的反讽意味:“人们的生活水平能到了让日本人羡慕的程度。原来还真没注意到。”
   
   原来只注意到中日两国在环保、社会福利、民主程度、科技研发等方面的巨大差距,我们的生活水平怎么可能到了“让日本人羡慕的程度”?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都会对这种无视基本常识的说法嗤之以鼻。个把日本人对中国发出的赞叹类似吃腻了山珍海味,对泡菜感到惊艳一样,“泡菜”本身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李银河去过日本,其干净、整洁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在相关博客文章里多有纪录。
   
   李银河辛辣地讽刺了为“日本人羡慕”而沾沾自喜的国人----试问,你有让人家羡慕的本钱吗?难怪“原来还真没注意到”。不着痕迹,入木三分。
   
   侯文豹先生之所以发生误读,恐怕是太过匆忙,没有来得及认真消化,也可能因为看李银河的作品不多,忽视了作者惯用的一些讽刺手法。李银河属于大陆不多的尽量利用一切资源,宣扬人权的公共知识分子。其最新博客文章《一篇最严肃的文章》,对查建英《国家公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多舛人生》赞不绝口,有些话也颇可商榷:
   
   “如果他(邓小平)不是一个直觉的天才,他也不会在三起三落之后,最终把中国引上正道。”
   
   但作者的重点是在最后一段:
   
   “查建国和邓小平的区别就是前者是理想主义者,后者是现实主义者。大家都是为了把中国的事情搞好。大可不必如临大敌。如果大家都冷静下来,矛盾不难解决。”
   
   多么委婉,多么凌厉!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何必如临大敌?!执政者应该更冷静更自信才是。
   
   在大陆,学者公开赞赏《国家公敌: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多舛人生》实属不易。哪怕只是一篇博客文章,要是前面没有“铺垫”,新浪博客会毫不犹豫地予以删除,这是多么可悲的现实。李银河的可贵,就在于她想方设法都要通过公共平台传递自己的心声,坚守知识分子的良知,在物欲横流的大陆鹤立鸡群,与秦晖、贺卫方、方舟子等人同属濒临灭绝的珍稀物种:知识分子。
   
   《自由圣火》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