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故国乡土》十、死别]
王先强著作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拿13
·拿13亿人与机槍坦克來吓人
·摄影:香港七、一争真普选游行盛况
·喜見香港民主運動踏入新階段
·香港警察變公安特警
·中共軍力比美國軍力
·周永康貪,習近平更貪
·習近平要怎樣依法治國
·災難只會降臨在平民百姓身上
·香港「保普选反占中大联盟」游行猎奇
·香港人佔中的勝與敗
·香港占中运动的黑布游行点滴
·香港街头特景1
·香港大、中学生罢课第五天和第一天
·香港大专生罢课第三个夜之点滴
·摄影:香港雨伞运动中的笑靥
· 雨伞运动中香港人的沉着和坚毅
·香港雨伞运动来到此一刻
·香港旺角清场前后
·摄影:占中——睡在街头
·摄影:香港金钟清场那一天的早上
·摄影:香港铜锣湾清场前的感人场面
·摄影:2015年香港人的愿望
·摄影:又见通街黄雨伞
·摄影:这一个香港人的羊年
·摄影:香港的年宵花市
·摄影:香港大澳水乡风光
·摄影:礼宾府里不一般的花
·摄影:香港西贡奇景
·摄影:且说香港连侬墙
·摄影:香港南天佛国
·摄影:香港天桥上下的人窝
·摄影:香港庙街风情
·摄影:走一回香港南丫岛
·王先强摄影:香港泛民反政改
·摄影:嘈杂、缭乱的香港旺角
·摄影:香港人游行纪念六四26周年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故国乡土》十、死别

海南岛中部有座五指山,像人的竖起的五个手指一般,高高的插入云天,连绵数十里,峻峭巍峨,绿绿墨墨;山下汇出五条江,奔赴岛内五方,当中一条就是万泉河,再有一条叫做南渡江。这南渡江蜿蜒向北流去,从岛北方出口,集到大海里。集岛上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之大汇的海岛大城市,便就在这南渡江出海处,埋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椰林中。

   清晨,勤劳的人们早早就在这南渡江边的城市里活动起来:街上有高声、低声的谈话声,穿着木屐走路的答嘀答嘀声,偶尔也有走过的汽车声,互相唱和;南渡江里早航的机帆船,发动马达的突突声,也传了过来。在还没有喧闹起来的城市里听来,这些声音独立而又互相交织在一起,显得幽雅、清脆,彷佛是为了更加渲染出这黎明前的宁静而鸣奏的音乐似的。

   繁星一批接着一批从浮着云片的蓝天上消退,东方那边发出了鱼肚白;渐渐地,霞光四射,满天光亮了。南渡江边那片郁郁葱葱的椰林,披着晶亮的露珠,婀娜多姿的推到人们面前。

    太阳最初的一抹光线,还没有投射到那几棵最高椰树末梢上的时候,黄刚已经在城市东北角一条不大的街道上,拖拖沓沓的走着。他已经二十一岁,长成一副结结实实的中等身材,方脸上浓眉大眼,笔直鼻梁和敦厚嘴唇,匹配匀称,给人一种坚强而又朴实的印象。然而,此一刻,他神情颓废,双眼无光,不知道自己应该走向哪里?

   黄刚在海岛中学那里,糊胡涂涂,浑浑沌沌的过了三年,终于捱到了高级中学毕业;他报考了大学,考得还顺利,还好,但正像他所预料,没有哪一家大学录取他。他名落孙山了!其原因无需解释,所有的人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大学不是以成绩为主来录取人的;在这种场合,也难言良知;只有谢晋光等人可以顺利考上去,而且考上顶级的学校。

   他的父亲要他在中国读中国书,读至此为止,然后是再也无中国书可读了。

   不被大学录取后,黄刚本想将户口迁来这城市上,随便找一份甚么工做,以安下身来,再作计议;想不到的是,学校当局依照上面的指示,二话不说,圈定了他的户口必须迁回他原籍农村去。户口限制人的行动自由;户口在那里,人也就钉死在那里,不得他移的。他拿到这样的户口迁移证,除了回乡种田外别无选择。他好多个夜晚没有睡觉,也想到横下一条心回农村去发奋图强,谋求甚么发展,但无论如何,那片穷山沟里的、曾经给他无限苦难的乡土,以及乡土上滋长着黄华泽那等的人,就注定了他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条。他踌躇着,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暂时在这城市上留下来,看看形势再说。当然,到了实在无办法的时候,他也只好回农村去。现在,他借住在一个同学的家里,天刚亮,他就走到街上来;好多天都是这么样的了。

   黄刚无精打采、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忽地肩上被人打了一下,回过头来看,是村里的一个族兄叫黄华光的。黄华光早年就参加了革命,进山打游击,现在这城市公安部门当个甚么小小的官儿。虽说黄华光回村的时间不多,可黄刚还是认得黄华光的。他知道他在这城市里工作,但由于是官儿,不知会怎样看待他,所以没有胆量去找他。现在见到了,黄刚不免怯怯的、却又是热热的望着黄华光。

   「光哥……」黄刚叫道。

   「我找你好多天了,怎么也找不到,不想在此给碰上。」黄华光没有笑意,一句一句的实实的说,「听说你考不上大学,回农村去,是不是?」

   「是。」黄刚点点头。

   「户口证呢?」黄华光问。

   「迁回农村去。」黄刚答。

   「给我……」黄华光伸手向黄刚要户口迁移证。

   「给你……」黄刚从衣袋里抽出户口迁移证来,交给黄华光。

   黄华光接着那证,看了看,便迈开脚步,一面走一面道:「跟我来!」

   到了一处派出所,黄华光走进去。屋里只有一个值班员,无所事事,四下里空荡荡的。

   「喂,吃了早餐吗?替我入这个户口,这是我的弟弟。」黄华光对那个值班员说。

   值班员瞄了瞄黄华光,也不起身,也不让坐,接过户口迁移证,看也不看,便放在一边。

   「还没吃早餐;入了户口,请我吃早餐去?」值班员打哈哈的道。

   「没问题,没问题!」黄华光也哈哈的说。

   不一会儿功夫,黄刚的迁回农村的户口,便落籍在这城市上了。黄刚从那值班员手中,接到了一本浅褐色的城市户口簿。他多日来深深困扰着的问题,在一刻钟里轻易的获得解决;他现在变成这城市里的人了,可以在这城市里找一份工做了。他不敢想象这是真的,他像在梦境中般,游游移移,沉沉浮浮,脚踏不着地,手摸不到天,然而,目前的一切,却又千真万确的是事实,不是梦!上面的指示,学校的圈定,在这里完全没有用,也算稀奇。他还未正式踏入社会,就遇到了社会上这样一件稀奇事,而且这事一下子解决了他的困扰,想来也改变了他以后的命运,不是梦也是梦。其实,自踏上故国乡土以来,他的命运已由别人摆弄,他一直都活在幻幻梦梦之中,只是许多时候不自知而已。他看了看他的族兄,这位族兄,做了干部,是个进步人,却不曾回村斗争他的父母,现在也不理会他家曾经被划过地主,他的母亲正在监狱劳改之中,却那么三句两句,就大大的关照了他,显示出族兄与众有不同之处,同时也显示出族兄的无边法力。他能怎样呢?他喃喃的不知说甚么好,拿着浅褐色户口簿的双手,微微的在发抖。他十分感激他的族兄!

   黄刚从派出所出来,看见太阳高悬东方,天空万里清朗,满天满地都是亮光,突然的感到世界真美好。

   不过,黄刚并未能很快的就找到工做。当然,机会是有的;社会正在「大跃进」,各个工厂时有招工的,只要有城市户口,大概总可以找到一份职业的。他不好意思再在同学的家中居住,便出来租了个房间,白天四处奔走,晚上回去睡。他的生活费用,还是全靠外洋父亲接济。

   这时,黄刚接到了母亲病重的消息;于是,他忽忽的搭上车,奔驰一百多公里,回到他熟悉的小小的县城,然后渡过万泉河,靠两条腿走过漫坡遍野的灌木丛林,历一整天回到了自己的家。

   黄刚到家一看,房里正卧了发黄肿胀、呻吟不断的母亲。

   「娘……,你……」黄刚扑上去,紧紧的搂住了母亲,眼泪涔涔的流。

   「我……,你没书读了?」梁大不忧伤,不激动,淡淡的问。

   黄刚噙着泪水点点头,道:「娘,你成了这个样!」

   在监狱里,囚犯的劳役苦得难以形容,加上精神上备受摧残,梁大很快的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那时节,社会上正推行甚么大跃进,甚么三面红旗之类的运动,搅得天昏地暗,乱了时序,正常人都睡无时,食无粮,终闹至整片国土都是饥荒,饿民遍地;好多人今晚睡下去,明早就再也起不来了。至于监狱里就更不用说了,就更苦上加苦了。梁大做地主时饿惯了,也难顶得住这样的煎熬,一天一天的苦撑着,拖延着,捱了三年,终于脸泛黄色,眼白变黄,手脚浮肿,再过一些日子,肚子也肿了,气也喘了,步履也不稳了,可照样被人赶着下田下园。不多日,她倒下了,完全不能动了。是营养不良,是肝病,还是肾脏有问题?没有人理会这个,更不会有医生来给她看病,只是估计到她实在不行了,便不再理会服刑期还未届满,叫来两个犯人,将她抬上一部木头手推车,再由拿枪的人押着将她推回到她这家里来。——这对梁大来说,已经是皇恩浩荡了;要不,任由其在牢房里折腾,至两眼一闭,两脚一直,命人挖个土坑埋了,也是天经地义的;那就连家都回不得了。

   梁大对于她自己的这一段苦难的历程,却感觉得平常,不愿多说。

   看黄刚难过的样子,梁大倒是宽心的道:「我会好的,你不要忧心……」

   山村里已成立了红旗之一的人民公社,建立起公共食堂,全村无论男女老幼统统吃大锅饭。梁大回了来,自然算一名户籍,所以也分得一个名份的饭食。开膳时间到了,黄刚提了饭盒,去将饭食领回来。由于放钢铁卫星,也放粮食卫星,钢铁超英赶美了,粮食也多得吃不完,所以前些日子是天天三餐干饭,不想才两个月不到,粮食就清光了,变成了现在的两餐粥水都无以为继了。黄刚从食堂回到家里来,打开饭盒一看,粥水清晰得照出人影儿。不过,或许是母亲的运气好,也或许是他的运气好,碰上村里死了一只小病猪,食堂人员将猪尸宰了,给大家加菜,他要的饭食里分到了半条猪尾巴!

   知道黄刚回家来,许兴才便过来看望。她的胆子似乎大了,不怕接触地主家庭,不怕接触劳改释放犯,来了就叽喱呱啦的说话,几颗金牙照样闪黄光。

   许兴才看到了那半条猪尾巴,就对黄刚道:「那是瘟猪,有毒的,莫给你娘吃,吃下毒攻病,病就不好医……,他们应该分块肉你家,怎么就是半条猪尾巴?太看低你家!他们家呀,都是大块大块肉的,还不止一块呢!唉,就是肉,也是瘟猪,你娘也吃不得!」

   梁大不大听许兴才的话,喝下了清粥水,抹抹嘴,就注视着那半条猪尾巴,喉咙在动,在吞口水;终于,她用手抓起猪尾巴,歪着嘴硬是咬下一段,然后蠕蠕而动的嚼起来;她的半副假牙早已长卧草根底下,口腔里空阔得很,哪里能嚼烂得猪尾巴?但是,整半条猪尾巴都给咬下,都给囫囵吞枣般吞下肚去。她的肚子太需要填上东西了;甚么样的瘟,甚么样的毒,此刻都在所不顾了。

   黄刚在一旁苦苦相劝,说不要吃,对身体不好的,可哪里起作用?他又不忍心强迫母亲莫吃,两手放在胸前不断的搓。

   梁大啃完吞完了猪尾巴,就用手指去掏摸口腔,掏了一会儿,拔出手指来,举在眼前看,眼睛眨几眨,手指又放回嘴里,嘴就含着吸吮。她没有问起丈夫黄金波,没有问起儿子黄铭,也没有问黄刚不读书了,下一步可怎么办?对于这些,她似乎漠不关心。她本可以要黄刚写信到外洋,叫黄金波、叫黄铭汇些钱回来,给她医病,给她买吃的,可她也没有这个要求,好像连想都没有这样想过。吸吮完手指后,她伸舌头来回舔嘴唇,卷回口腔里,集了一腔唾液,咕噜声吞下肚去。

   「我会好的……,好了我就去开荒,种蕃薯,种稻谷,我做得来吃一餐饱的。」梁大透了一口气,好像轻松了许多,说。

   梁大想的还是靠自己,靠自己挣扎求存;她相信前面还有好大、好长、好远的路,她要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娘,明天,我想办法请个医生来看你,也给你找点吃的……」黄刚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的母亲。

   「啊哈,黄刚你回来了……」随着这一声,黄华泽已经穿过庭院,走到正厅里来了,「吃不饱吗?我开张条子,你拿去饭堂再打一份饭。」

   说着,黄华泽抽出胸前袋口的钢笔,在一张发了黄的纸张上,写了两行扭扭斜斜的字,交给黄刚。

   「打十份也没用,清水白汤!」在一旁的许兴才,忍不住的说。

   黄华泽扭过头,瞪了许兴才一会,道:「你怎说这话?共产主义,吃饭不要钱,全世界都做不到的,人民都感谢党,感谢政府的,你怎的说清水白汤?」

   「白饭,是白饭!」许兴才说,「黄刚你打白饭去呀!感谢党,感谢政府,还要感谢队长黄华泽领导有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