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 正义者的孤独]
万沐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克里米亚将是普京的滑铁卢
·冷冻北极熊的时代开始了
·北韓才是中國最危險敵人
·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美中欧对俄软弱,世界共受其害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欧巴马犯错 新冷战降临欧亚
·乐见中共尊儒
·乐见中共尊儒
· 美国推动民主化的误区
·习近平访韩 一石五鸟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北約
· 中共要尊儒 必须去马列
·习近平将走向何处?
· 看台湾的警道与匪道
·用儒家经典代替马列政治课
·习近平反腐搅动大国外交
·毕福剑酒后吐的是平民真言
·希拉里选总统,我不看好!
·毕福剑与布鲁诺
· 胡耀邦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加拿大大陆华人的主流政治逻辑
·北京应积极回应洪秀柱
·中秋纪怀
·秋日感怀
·重阳四首
·茅村即景
·扣紧时代的脉搏
·毛左义和团 民主红卫兵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哀中东
·荒诞散文:把多伦多皇帝的玩意割了
·呸!你也配做赵家人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杂咏四首
·清明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
·
·黄河边专栏不能封
·秋日三首
·前十年左右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到渝州
·中国对北韩出手,不能再犹豫啦 !
·给加拿大的政客敲敲警钟
·谈谈苑刚碎尸案
·马克龙救不了法国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川普做事太任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正义者的孤独

   

    在历史和现实中,一个不容回避的现象就是,正义最终会取得胜利,但正义者却常常是孤独的,正义者为正义之举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由于常常看到一些正义的国家在世界上受到种种非难,有作为的政治家在国内外受到各种攻击。我深深地感到了正义者的孤独。

    回顾历史,美国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在二十世纪承担了过多的世界责任,付出了太多的牺牲,可以说世界没有美国,今天恐怕还会在黑暗中摸索,美国作为主力和世界各国一道战胜了二战中的法西斯主义者,胜利结束冷战,在世界上带头对恐怖分子迎头痛击,带动全球经济的发展--------然而许多国家却以反美为荣,加拿大在经济国防方面虽多方面仰仗美国,但政府如果与美国稍微接近就要面临民间的巨大压力,英国由于和美国的密切关系,在欧盟常常受到孤立,布什总统也为伊拉克战争遭受国内外巨大的压力,哈勃总理因为其正义的外交和军事原则备受困扰------正义者的正义行为被否定,不仅是正义者的悲哀,也是整个世界的悲哀,正义者的被孤立 ,也会促成正义资源的日益枯竭。

   笔者总结了一下,对正义者的攻击大体分为以下几种方式:

   第一, 以利益判断代替道义判断。在当今西方世界,许多左派人士左派越来越重视现实的利益,而所谓右派则常常更多坚守道义原则,所以,在道义与利益之间,右派往往是自我利益上的失败者。在当今世界,当唯利是图成为多数国家的唯一“原则”之时,右派也似乎成了不通世事者。左派常以自我国家利益挑战右派的道义原则,而使国际道义的承担,在即使美国和加拿大这样的国家,也要受到很大的质疑。笔者深切地感到,在当前这样一个人权灾难频仍的时代,西方民主大国对世界承担义务,不仅应该,而且非常必要,但其国内的反对者,总以国内民众自身的利益为依归,打击对方。当年老布什总统连任失败就是败在美国选民关于经济利益判断的市侩意识上(其实美国当时的经济衰退,根本原因是整个世界经济进入了低谷期),目前,加军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正是加拿大国际正义的体现,但哈勃总理却不得不以各种借口掩饰自己的正义,并为自己的正义辩护,其维护世界和平、推广民主的伟大行动,竟然在一些无足挂齿的所谓“国家利益”面前,变得苍白无力,实在令人叹息。

   第二, 妖魔化正义者。一些国家由于价值观念的冲突,将美国描述成一个邪恶的帝国,对其任何行动都打上“侵略”、“石油”的烙印。比方,在索马里维和是为了控制红海,打伊拉克是为了石油,打塔利班是为了控制中亚¼¼西方一些反战人士甚至在美军对伊拉克空袭之前,于伊军的各个军事要塞组成人肉盾牌,阻止美军的行动,我要问,你们只讲美国对小国的行动是以大欺小、但你们看到专制者对自己的人民造成的惊心触目的残害和对世界和平造成的巨大威胁了吗?你们颠倒黑白,为暴政张目,不仅无正义可言,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自我标榜、沽名钓誉的做秀;美国前总统卡特,因克林顿时期成功调解海地危机而屡屡反对美国的对外军事行动,请问“海地模式”是包医世界百病的良药吗?执政期间乏善可陈的卡特对其他美国总统主导的正义之战的反对,无非是想掩饰自己的平庸无能。

   第三, 攻其一点,不计其余。刻意避开大局,抓住个别枝节问题大做文章。据笔者观察,美国在伊拉克的行为完全合乎道义原则,美国及世界上布什总统的反对者却硬要以前伊拉克政权是否拥有核武器,是否对美国构成现实威胁来判断美军推翻萨达姆政权的合法性,请问,即使开始根本就没有核武之说 ,难道出兵伊拉克,推翻一个嗜血的暴君就师出无名吗?

    笔者不是政治学家或心理学家,并无意对这种政治或心理现象进行完全周延的分析,只是谈点自己的体会,希望读到此文的朋友,对一些蛊惑人心、攻击正义者的说法有所警惕和认识。

    原载《万维网》2006-8-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