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怡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怡文集]->[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王怡文集
·民权运动与宪政转型
·“中国教科书诉讼第一案”与受教育权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成都讨论会:向刘宾雁先生和所有海外流亡人士致敬
·让司法重获爱人的谅解
·“立法游说”是最高级的维权
·刘亚洲和大陆的军国主义危险
·用“陪审团”把法院和政府隔开
·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怡:中国当代知识份子的演变
·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在71届国际笔会年会上的发言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致宗教管理部门的公开信
·“北京家庭教会案”胡锦云被诉窝藏赃物罪的辩护辞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从物权到人权
·为什么雅虎是自由的敌人
·向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致敬
·选举社会的伟大理想——纪念废科举一百年
·在“川渝两地高层文化论坛”上的发言
2006年
·政治神学的可能性:基督教与自由主义
·天府畅言:打倒张德江
·少先队是怎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
·主权者的自我约束——司法与大陆的宪政转型
·与神亲嘴:今日中国的基督化和民主化
·冰点事件与新闻自由——草堂读书会第23次讲座
·巴别塔与立宪政体—— 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
·宪政主义与世界观(之五)
·母腹中的微笑:纪录片《子宫日记》
·一个世界的阴谋论:电视剧《越狱》
·国家只能是一条狗:电影《300》
·绿蚂蚁做梦的地方:电影《末代独裁》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一)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二)
·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简报(2007年第5号)
·1957年的基督徒右派分子们(三)
·真实的宗教裁判所,与今日的共产党——与天路客谈信仰之二
·六月是最残忍的月份: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集中营、疯人院或宗教裁判所:电影《戈雅之灵》
·我们的无知如此重要:重读《哈耶克文选》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声援葛红兵,重贴《东京审判》一文(修订版)
·我们的父母不知道的国家:电影《Catch a Fire》
·请假装你舍不得我:杨德昌电影周
·中国的七大违章建筑--兼致全国人大的举报信
·一个宪政中国的伟大异象
·救我们脱离凶恶:电影《布鲁克斯先生》
·天堂沉默了半个小时:伯格曼的电影周
·天上的天,天上的水:电影《吴清源》
·自由主义与当前格局:答法国外交部“分析和预测中心”-
·每一缕阳光都有意思:电影《密阳》
·戴上你的水晶珠链:电影《十三棵泡桐》
·有点像草地,有点像面粉:电影《太阳照常升起》-
·我对回帖言论的立场
·叫瞎眼的得看见:电影《盲山》
·信仰与中国复兴
·人若赚得全世界:电影《投名状》
·自由的传染性
·灰烬中的钻石:电影《卡廷森林》
·交出最后一个冬天:电影《贝奥武甫》
·出来如花,又被割下:电影《窘境》《鬼佬》
·路上行人欲断魂:电影《血色将至》
·对成都宗教局和警方冲击秋雨之福教会的声明
·我有平安如江河:电影《见龙卸甲》
·愿死者记得我们
·13亿幸存者:向死而生
·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电影《最后一个绞刑师》
·这如火如荼的爱力:电影《左右》
·为你,千千万万遍:电影《追风筝的人》
·摇啊摇回家
·宇宙中的双城记:电影《凯斯宾王子》
·圣约和国度下的自由:《自由的崛起》译后记
·我们对黄琦因参与救灾被成都警方逮捕的声明
·日光之下无新事:电影《我在伊朗长大》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沉默》和《深河》
·但爱情如死之坚强:电影《荣耀之子》
·不是你们拣选了我:电影《选票风波》
·就是不能把头撇过去:电影《全民判决》
·每一次媒体聚焦都在给法院机会
·寡妇的地界:《柠檬树》
·地上的国和地上的义:电影《赤壁》
·我虽然黑,却是秀美:《阳光下的葡萄干》
·这是最好的年代,这是最坏的年代:《贫民窟的百万富翁》-
·宗教法规:当前的政教冲突及其趋势
·既是这样,还有什么说的呢:《刺杀希特勒》
·写给温家宝总理的福音单张
·万古磐石为我开:《千年敬祈》
·快快的听,慢慢的说:《真相至上》
·人性的落差:《南京南京》
·和散那,和散那:《圣彼得堡的恶魔》
·此刻有谁在世上死:《北逃》
·6月4日(诗两首)
·谁带你来,谁带你回家:《护送钱斯》
·做个聪明的小丑:《周立波笑侃三十年》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饥饿》
·身无彩凤双飞翼:《你在天堂遇见的五个人》
·众水不能淹没:《难以破碎》
·个人主义的印记:评于歌《现代化的本质》
·什么样的人越来越爱:电影《朗读者》
·世界上最伟大的父亲:动画版《三国演义》
·王莽谦恭未篡时:《窃听风云》
·灵魂深处闹自由:《金刚狼前传》
·我的微笑还好看吗:《三条窄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行过死荫的幽谷——为“六四”18周年而作

 

   今天,读到余杰兄的文章,谈到南非的图图大主教访问台湾,与林义雄父女会面的情形。想起我18年前与18年后的祖国,不住的喉咙发疼。在饭桌上仍在流泪。母亲说你怎么呢。我说为什么那个日子,偏要离母亲节这么近呢?

   1980年,国民党在林义雄律师被羁押期间,雇凶手刃他全家,灭门惨案惊骇了全岛。林夫人不在,凶徒残忍地杀死了林奶奶,和两个七岁的双生女孩亮均、亭均。林家的另一个女儿唤均被砍中数刀,终于救回性命。唤均女士对图图大主教说,小时候我真的想报仇,一直叫爸爸要报仇。直到今天,每当我穿上泳装,那几道长长的刀痕,都会吓倒别人。但她说,我心里已经平静如水。我原本最不可能宽恕那些人,但上帝使一切成为了可能。

   血案发生的当晚,长老教会的郑玉儿牧师和弟兄姊妹们赶去林家,陪伴林夫人。帮助他们,并恒切地为他们一家守望祷告。林夫人方素敏女士,最终也接受福音,成为了基督徒。第二年,林夫人全身素白,抱着女儿唤均走上街头,在政治高压下参加议员选举。她说,“我不要复仇,我要一个美丽的台湾。请与我一道,打一场母亲的圣战”。

   这一场“圣战”,是以被害者的饶恕,去战胜加害者的残忍。以母亲的柔肠,去对付铁的拳头。10年之后,林唤均也在美国受洗,后与一位宣教士结婚,走上跟随基督的事奉之路。这一桩血案直到台湾民主化的今天,也没有凶手和直接责任人被交出来。林义雄出狱后,也写了一篇悼文,表示宽恕。他说,台湾的母亲啊,求你们眷顾这块土地上的子民,叫族群之间不再有对立争执,不再有仇恨与偏见。林家放弃对此案的追究,林义雄从民进党主席退下后,一直致力于社会慈善与福利事业。

   后来林家将那栋房子奉献给神,建立了义光长老教会的礼拜堂。去年3月,我曾在那里参加主日崇拜,遇见方素敏女士。之后,她特意安排我第二天去参观林先生在故居建立的“台湾民主纪念馆”。那天的崇拜,从头至尾,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因为他们使用闽南语的圣经。但在那里,我真感到上帝的同在。我知道自己站立的地方,是一间教会,也是一座凶宅。是一座凶宅,也是一间教会。我知道地板上的血已被水洗得干干净净,但人心中的怨恨和苦毒,是被十字架上那羔羊的血洗得干干净净了。我就开口唱一首诗歌,“我要在这里赞美,我要在那里赞美,我在任何地方都是要赞美”。

   我是一个异议知识份子,我反对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反对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反对共产党以无神论和唯物主义作为独裁的根基。反对一切对信仰、思想和表达自由的禁锢,反对他们对教育的垄断,对孩子们精神世界的摧残。我反对这个政府对私人财产和一切宪法权利粗暴的剥夺。反对18年前的那一场屠杀,和18年来每一次对历史的篡改,对公众的愚弄。我在屠杀之后活了整整18年,我在屠杀之后读了4年大学,又做了11年的大学教师。我一直看见他们对学生的一场精神大屠杀,在天安门以外的这块土地上,从来就没有中断过。

   但多年以来,我脑子里冷静的自由主义信念和我心里翻腾踊跃的怨恨,从来都那么的不般配。仅仅是我的国家,我的并不认识的同胞遭到杀戮,我的心就如此被捆绑在不自由的处境中?我的心就在每一年逼近这日子的时候杀气腾腾。我怎能够去想象一场满门抄斩的个人惨剧呢。当我在义光教会开口赞美的时候,我终于看见一个愿景,不但关乎我个人的生命,也关乎我身处的历史和族群。

   我看见的,就是原来这世上有无数种力量,都可以推翻国民党,也可以推翻共产党。但这世上祇有一种力量,能够将凶杀现场变作一座赞美的圣殿。在那一场崇拜中,我确切的知道,我的一生,将要追随的是哪一种力量。在那一刻我看见一个国家的异象,就是旧约《历代志下》的一句话: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这个国家要被医治,屠杀者要被医治,受害者和他们的亲人也要被医治。专制者要被医治,受压迫的人也要被医治。也是在台北,龙应台基金会的外面,我在路的一边等王丹,看到他从另一边走过来。在红灯下停驻,从东张西望的人群中,神色淡然地向我走来。我站在咖啡馆门口,我们两个大陆人,一个89年的学生领袖,一个后天安门一代的青年知识份子,在匆匆忙忙的台湾人的身影中脱颖而出。在一个又不是故乡、又不是异乡的地方,我仿佛看见一个时代向我走过来,看见一场苦难向我走过来,也看见一种挣扎和坚持向我走过来。在那一刻,王丹啊,我在天安门的弟兄,我们对这个国家的爱与恨,为什么都这么难?

   在那一刻,王丹啊,我多希望你也是我在基督里的弟兄。在你越过马路,向我走来的那十几秒里,我真的忘记了中国。我对你的灵魂的关切,胜过了对一个地上国家的盼望,哪怕是一个我们都向往的民主的中国。

   在美国时,张伯笠弟兄曾告诉我:每一回纪念“六四”时若在场,他们就说,伯笠啊,你来祷告吧。他们尽管不信,但那一刻的人心有多么柔软。唯有那一刻,对去者的怀念,胜过了对凶手的纠缠。平日,他们也许活在那一刻之外。但他们知道在那一刻,除了祷告,这世上没有第二种力量,可以亲自成为每个人的安慰。

   屠杀。屠杀。一个多么尖锐和肮脏的字眼,一个连我们自己都被裹挟进去的旋涡。几年来,每一回我听廖亦武的《大屠杀》诗朗诵,我就陷在一种大悲哀中。因为我这位朋友,已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大屠杀的一部分,不但是作为见证的一部分,也是作为后果的一部分。如果18年了,这个字眼在六四这一天,永远都是最显赫的那个字眼。我们就还在被屠杀。我们就仍然被共产党人的罪和自己的罪所牵制。图图大主教在与林义雄父女会面中,讲述了南非寻求“真相与和解”的经验。他说,“如果受害人坚持加害人必须先道歉,才愿意宽恕。就让自己成为了被宰制的一方;主动宽恕,意味着你是自由的”。

   意味着我们不再是受制于加害者的客体,如果我们渴望自由,我们就有机会得到。一个专制者,一个凶手,一个受造之物,不可能成为我们与自由之间一种绝对性的障碍。是的,我恨恶共产党人在中国曾经犯下和还在犯下的一切罪行,我也恨恶在我里头的一切恶念和软弱。我要求一个真相,我要求一个屠杀民众的政府,去承担他应该承担的政治责任。这个政治责任不可能是别的,祇能是下台鞠躬,结束一党专制。但我也相信一种更高的力量,这种力量让我们作为一个宽恕者和一个自由人去提出要求。我们的努力就是对他们的怜悯,是一种争取,而不是一种挣扎。

   共产主义是邪恶的,共产党人却是活生生的人。哪怕是一个屠杀者,他也首先是我的弟兄,是一个失丧的灵魂。他若不悔改,他在末日的灾难,将是我今日苦痛的万倍。他的罪孽所带来的诅咒,将笼罩他的家族,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这不是出自人的诅咒,而是那一位公义的上帝所宣告的事实。我怎能不为他哀伤,不为他着急。作为公民,我要求一个公平的政治结果。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如怜悯死难者一样,怜悯那些广场上的将士,也怜悯那些躲在中南海里面的人。但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有什么可以胜过独裁者呢。就是选择与丁子霖女士及“天安门母亲”们站在一起,“打一场母亲的圣战”。就是一场行过死荫幽谷的圣战,一场以爱去成全公义的圣战,一场以善胜恶的圣战。一场反对者在道德上更高尚、在人格上更高贵、在灵魂里更慈爱的圣战。当你决意站在这一场圣战中,你就知道,共产党人已经一败涂地。

   我们不是作为臣民,不是作为奴隶,甚至不是作为一个反抗者,而是作为胜利者,带着我们对行将灭亡者的怜悯,用一生去参与将这一胜利呈现出来的历史。这就是我所看见一个国家的异象。我在异象中看见共产党人的墓碑,转而在历史中为他们祈祷。

   碰巧今天,我也看到下面这一份名单。若在以前,这祇是一份声讨与审判的名单。但今天基督的灵感动我,将它放在我心里,也成为一份代祷名单。他们杀人的罪,必要按世上的公义受罚。但你却要为他们的灵魂祷告,因为基督是为他们死在十字架上,正如为你一样。我就定意顺服,在今年六四纪念日到来之前的两周里,也第一次为他们提名祷告。为他们手下参与六四屠杀和各地武装镇压的所有解放军官兵祷告。祈求十字架上的那一位救主,施恩怜悯这些杀人者,在18年之后夺回他们的心意,叫他们能够悔改。赦免他们的罪,叫他们与那被杀的羔羊同在,得着永生的盼望。也叫他们的后代免于诅咒,叫这块流淌着血与泪的、一意孤行的大地得着医治。

   我也恳求,看见一个相同异象的中国基督徒,一起来为他们祷告。我也为每一位读者祝福,叫我们怀念那个夜晚,毫无保留地声援“天安门母亲”,毫不妥协地指责共产党人的罪。但是唯独,不让一丝的怨恨和苦毒占据我们的心,轻易将我们击败。

   我的代祷名单:

   15军副军长左印生 ,1989年后任解放军空军第15空降军副军长,武警部队副司令员,济南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20军军长梁光烈 ,1989年后晋为上将,任陆军第54四集团军军长,1992年10月当选为中共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1995年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97年9月当选为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11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1999年12月任南京军区司令员。

   24军副军长刘书明,1989年后任陆军第39集团军副军长,辽宁省军区司令员,沈阳军区联勤部部长。

   24军政委张传苗,1989年后任陆军第39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27军军长钱国梁,1989年后晋升上将。1992年10月当选中共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1993年12月任济南军区参谋长,1996年11月任司令员。1997年9月当选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1999年12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

   27军政委朱增泉,1989年后晋升中将。1994年12月任国防科工委政治部主任,副政治委员,1998年8月任总装备部副政治委员兼纪委书记,中共第十五届中央纪委委员,65军军长臧文清,1989年后晋升中将,第63集团军军长,北京军区副参谋长,北京军区副司令员。

   65军政委曹和庆,1989年后任北京军区副政委,二炮副政委。

   38军军长张美远,1989年后任38军军长,中共第14届中央委员。

   38军政委王福义,1989年后晋升中将,北京军区副政委兼军区纪委书记。

   39军军长傅秉耀,1989年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兼新疆军区司令。

   40军军长吴家民,1989年后任沈阳军区参谋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