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王丹文集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起跑
·个人魅力主导的选举
·国家与社会的黄金交叉点
·面对经济衰退,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次精彩的大选
·2009年对中共的挑战
·对台湾的新春祝愿
·2009年我们做什么
·还记得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吗?
·理想主义的火炬手----悼念戈扬阿姨
·人们真的忘却了吗?
·一只鞋子的启示
·中国需要启蒙运动----从戈扬病逝思想起
·从二十年到三十年
·公民行动的力量
·且看《文汇报》的反民主言论
·致港大学生第二封信:为柴玲辩护
·就六四问题做出的几个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让白色覆盖中国
·记忆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强大,只有肌肉没有头脑
·网路上的中国
·难忘的一夜
·中共审判刘晓波说明了什么?
·中共強硬派正在抬头
·晓波在写历史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公共知识分子的典范
·回顾与展望
·中国大陆的三代公共知识分子
·中国六十周年国庆有感
·中共应当向人民道歉
·看不见的台湾
·国家暴力——中共应向国人做出的第二个道歉
·中共御用学者在台湾的嘴脸
·台湾青年学生对大陆越来越关切
·中国会不会是下一个杜拜
·中共又帮民进党选赢了一次
·国民党的接班人问题
·含泪抗议中共重判刘晓波
·在网络上建设一个新中国
·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结束了
·刘晓波案在台湾的反响
·中国的拉美化前景
·一个人出去了,一群人进来了
·台湾的前车之鉴
·西南旱灾揭示的问题
·推荐一本关于曼德拉的书
·何谓“改革开放”
·当度假成为人权
·面对中国的现实,要如何做起?
·西南旱灾的后果严重
·我们凭什么忘记──写在“六四”21周年到来之际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要“社会主义”,不要民主

     
   5月10日出版的《人民日报》以答复读者来信的形式,对民主社会主义提出抨击,该文套用标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对民主和多元化的价值观予以否定,并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只能是一种制度,而不能仅仅作为一种价值追求。
   该文对民主社会主义的否定,可以视为对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的回应,也是朝持有此类观点者兜头泼下的一瓢冷水。
   在指出了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上的分歧之后,该文极力美化目前在中国推行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发展道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不搞西方的三权分立和多党制;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最后断言:“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来看,民主社会主义都不适合中国国情。只有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中国、振兴中国。”
   著名自由主义学者哈耶克在他的《通往奴役之路》中,早已用无可辩驳的逻辑,论证了社会主义必然走向暴政、广泛剥夺人的自由,而在1989年全球范围内的共产主义大溃败之后,人们发现,社会主义不仅造成自由的丧失,更会使社会生产最终失去效率,在此之后,无论什么形式的社会主义,在世界范围内都受到置疑。但对谢韬这样的老共产党来说,思想和历史的约束,使他们无法完全摆脱社会主义思想的影响,即使如此,他们也意识到民主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社会命题,便试图将社会主义和民主价值观糅合在一起,解决转型期中国的重大问题。他们对民主问题的关切,在某种程度上,是值得尊重的。

   谢韬的文章发表在《炎黄春秋》杂志上,其规格与待遇,显然无法与《人民日报》相提并论,于是,这就成了一场不对等的理论“争鸣”。《人民日报》以一贯正确的腔调,抽掉了“民主社会主义”中的“民主”,只留下“社会主义”,而且这里所说的社会主义,并非某些西方国家以扩大社会福利等政策为标志的“价值追求”,只是冷冰冰干巴巴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样一来,谢韬本意中的“民主”和“社会主义”都被否定了,剩下的就只有肃反的社会主义、反右的社会主义、文革的社会主义、镇压六四的社会主义\x{2022}\x{2022}\x{2022}\x{2022}\x{2022}\x{2022}也就是说,作为价值观的民主和作为福利追求的社会主义,都别指望登陆中国,专制势力仍然可以借助强权大肆瓜分、掠夺而漠视民众的生存处境,这充分表明了以所谓《人民日报》“理论权威”口气发言的幕后人物,顽固对抗民主变革和民生需求的社会呼吁。
   有趣的是,这位向《人民日报》发问的读者的名字“时理”,怎么看都不象真实人名,所谓的“读者来信”更象是为了“回答”问题的需要而凭空杜撰出的,属于一种特殊形式的自问自答。看来,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谁会向他们提出这种毫无针对性的无聊问题,自然,更不会有谁在意他们的所谓理论诠释。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