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丹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丹文集]->[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王丹文集
·不要忘记陈光诚
·重新认识“五七”一代人
·给全世界一个有尊严的奥运
·让“赵紫阳”不再是文字禁忌
·悲剧真的不会再来?
·雨灾频发,政府难以推卸责任
·谁在制造假新闻
·中国农村土地应当走私有化道路
·关于目前缅甸民主运动局势的声明
·解决农村问题的关键是土地私有化
·十七大告诉了我们什么?
·声明:光明与黑暗的前哨战
·共产党开会 老百姓遭罪
·一把温柔的刀—送别包遵信先生
·那不仅仅是一块三角地
·中共总书记的畸形权力
·包遵信葬礼上的年轻人
·回国要先验血?太荒唐了!
·老虎,蚂蚁与嫦娥
·狼真的要来了吗?
·台湾立委选举观后感
·愤怒与摇滚乐
·中共统治逻辑----打
·关于台湾选举结果的三点看法
·大陆民主化是两岸问题的关键
·谁不敢面对真相?
·在民族主义面前区分中国与中共
·重要的是选择的权利
·诡异的民族主义
·关于争取回国权的声明
·不要忽视另外一种中国的声音
·柏杨对中国人权的关注
·大灾之后,谁来负责?
·最重要的是那些孩子
·不懈地为争取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得诺贝尔奖而努力——写于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之际
·祝北大生日快乐
·维护历史真相是我们的使命
·奥运为何成为扰民工程?
·社会对政府的严重警告
·中共当局就是谣言的根源
·奥运开幕式的人道主义缺失
·关於未能赴港的声明
·以真相抗拒极权的代表人物
·是“改革”还是“开放”----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反思之一
·畸形的增长----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回顾与展望之二
·一封国内来信
·中国式改革的特点----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展望之三
·期待“黄金交叉点”的出现----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回顾与反思之四
·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起跑
·个人魅力主导的选举
·国家与社会的黄金交叉点
·面对经济衰退,中国应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次精彩的大选
·2009年对中共的挑战
·对台湾的新春祝愿
·2009年我们做什么
·还记得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吗?
·理想主义的火炬手----悼念戈扬阿姨
·人们真的忘却了吗?
·一只鞋子的启示
·中国需要启蒙运动----从戈扬病逝思想起
·从二十年到三十年
·公民行动的力量
·且看《文汇报》的反民主言论
·致港大学生第二封信:为柴玲辩护
·就六四问题做出的几个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学生
·平反“六四”在于政治改革的推行
·让白色覆盖中国
·记忆的力量
·中国今天的强大,只有肌肉没有头脑
·网路上的中国
·难忘的一夜
·中共审判刘晓波说明了什么?
·中共強硬派正在抬头
·晓波在写历史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公共知识分子的典范
·回顾与展望
·中国大陆的三代公共知识分子
·中国六十周年国庆有感
·中共应当向人民道歉
·看不见的台湾
·国家暴力——中共应向国人做出的第二个道歉
·中共御用学者在台湾的嘴脸
·台湾青年学生对大陆越来越关切
·中国会不会是下一个杜拜
·中共又帮民进党选赢了一次
·国民党的接班人问题
·含泪抗议中共重判刘晓波
·在网络上建设一个新中国
·中国与西方的蜜月期结束了
·刘晓波案在台湾的反响
·中国的拉美化前景
·一个人出去了,一群人进来了
·台湾的前车之鉴
·西南旱灾揭示的问题
·推荐一本关于曼德拉的书
·何谓“改革开放”
·当度假成为人权
·面对中国的现实,要如何做起?
·西南旱灾的后果严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反右与言论自由

     
   今年是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与民间的回顾与反思相对应的,是官方的默然与压制。由杜光、戴煌、史若平、李昌玉、铁流等人发起的“总结历史教训、开放言禁、赔偿损失”的公开信,陆续在一些省份得到呼应,并在此基础上,于北京成功举办了反右五十周年研讨与纪念会议,但是,签名信的参与者当中,许多人受到原工作单位或警方的干扰,居住在四川成都的铁流老先生还因此被限制了行动自由。
   仅从人事关系上看,对右派的补偿似乎应无直接阻力,当年参与反右的当事人已经全部离开政治舞台,而中国政治一贯奉行“人一走茶就凉”的潜规则,作为为中共的第四代领导,有什么必要为第一代,第二代领导承担不必要的历史包袱呢?
   我们知道,右派的大规模摘帽发生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由于邓小平的重新上台,更由于胡耀邦这些中共内部最后一批理想主义者的努力,遭受长达二十年非人折磨的右派们,才能够基本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但是,对于反右运动的定性,邓小平绝不松口,其中的利害关系,除了邓小平本人积极参与并领导了反右运动,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反右运动的实质是扼杀和限制言论自由。
   这一点,杜平等人的公开信有清楚的认识,公开信的主要吁求有三项,其中一项就是“开放言禁”,如果说当年的鸣放有什么刺激共产党的话,那绝不是什么暴力或非暴力行为,而是所谓的“反动言论”。一个拥有强大武装的中国共产党,面对国民党的几百万大军,显得游刃有余,可是,对于几百万普通知识分子的牢骚或直谏之言,却怕得要死,这充分说明,对于专制政权来讲,说真话比扔炸弹更可怕。

   正由于这个原因,无论对反右还是文革的反思,在中共党内,都进行不下去,文革之后重新上台的中共党魁们发现,尽管他们身受这个政权的专制之害,但为了自身利益,他们却必须接过专制的权力体系与构成,唯一不同的,是把过去毛泽东用来对付他们的手法,拿来对付普通的知识分子和老百姓。无论从历史渊源,还是对权力概念的理解,他们与毛泽东实际上是一丘之貉。因此,死掉一个毛泽东,上来一群毛泽东,专制政治的统治手段被基本继承下来。
   在2007年之后,即将迎来北京奥运会,国际的强烈关注之下,中共封杀言论自由的力度,要视民间舆论能否形成有效的聚集而定,与分散而零星的言论反抗相比,对有效集中的言论话题进行公开压制会带来国际反弹,因此会有所顾忌。民间应借助此一机会,突破言论禁区,虽然无法得到善意回应,但突破言禁的目的,首先就是面向公众发言,扩大言论空间,在这种突破中,会唤起民间政治意识的复苏,唤起民众对自由、民主的热情,为进一步的社会变革做准备,所以,每一次突破言论禁区都是有意义的,每一句真话都会显示出强大的力量。我们应该为此而努力。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