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不忘阶级苦]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忘阶级苦

   
    一九七二年的教育已有了一些改善。在考试、推荐并举的政策下,我升读了高中。
   
    新的学习风气比以前浓厚了,教科书虽还是老样子,但校园的黑板报已被各学科的专题所代替,好学的学生们还是可以利用黑板报来打扎基础的。但好境不长,一个叫黄帅的小将在北京一折腾,颠倒了的又都再颠倒过来——一切都要政治挂帅!
   

    怎样挂政治帅,大概连学校的领导也不大清楚,语文、数、理、化、英这些课程虽然没有取消,但却是不用怎么上的,老师唯有带学生们到工厂学工、到农村学农、或到部队里学军。我倒是喜欢学工的,一个学期有一个月时间与工人叔叔在一起,或摆弄机器,或参与电路及电器维修,倒也能学得一丁半点的手艺。
   
    回到学校可就不好过了。出了个白卷英雄张铁生后,学校取消了考试,老师也不敢要求学生啃书本,怕被说成走“白专”道路。据说当前的阶级斗争是十分复杂的。
   为了防止社会主义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对于我们这些祖国的未来接班人的教育是不能放松的。因此,学校举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阶级斗争教育运动。忆苦思甜是当时最流行的方法,但老师们都是读书人,家庭出身都不好,谁在大会上诉苦伸冤却是个大问题。想来想去,学校最终决定让姓陈的校工当此大任,因为陈校工是个孤儿,没上过学,从小就给地主放牛,受尽地主的奴役和的剥削,对万恶的旧社会有深仇大恨。
   
    教务处发出开会的通知,并布置了任务:全体师生务必参加,不得请假缺席。会后各班组织讨论,全体师生都要触及灵魂,要在灵魂深处闹革命。每人都必须交一份心得,谈忆苦思甜感想,说长在红旗下的幸福体会,表争当革命事业的红色接班人的决心。
   
    大会在校操场举行。讲台上拉着一醒目的红布横额,上面写着:忆苦思甜大会。两旁挂着条幅,左边是:不忘阶级苦,右边是:牢记血泪仇。
   
    大会即将开始,扩音机里播放着歌曲:“天上布满星,月牙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万恶的旧社会,穷人的血泪恨……”
   
    学生们排着整齐的队伍,杠着长板凳步入会场,坐下。音乐停止了,教导主任讲话:“同学们,我们是祖国的花朵,是社会的栋梁。但是,我们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我们没有经历过旧社会,对万恶的旧社会我们知道的不多。为保同学们对旧社会有个更深刻的认识,学校组织召开了这次忆苦思甜大会,希望同学们认真听,争当做一个红色的革命事业接班人!下面请对万恶的旧社会有深仇大恨的陈校工给我们讲话,诉苦伸冤……”
   
    “我从小没没读过书,讲得不好”陈校工说,“我在家里排行第九,六岁时爹娘就死了。姐姐都已结了婚,嫁了出去,哥哥们也成了家,分了家,由于我太小了,哥嫂都不肯收留我,所以我成了没人要的孤儿。”
   
    “二哥二嫂说,看见我够可怜的,不如将我送到老财家当长工,也还有口饭吃不用挨饿,于是,爹娘留下的破房子我就让哥嫂看管,到老财家去当长工了。”
   
    “老财真是太凶狠了,看到我从家里穿来的破麻布衣裳就嫌脏,非要我脱下来丢掉,给我拿来半新不旧的棉布衣服换上,我当时混身的不舒服,还要我洗澡。”
   
    “老财给我干的活是每天牵那两条水牛去吃草,不准弄失了,还不准我贪玩打架。每天我一早就骑着牛儿出门,中午太阳晒了就回来吃饭休息,下午太阳西斜再去,太阳落山后返回。天天如此,没有什么星期天。”
   
    “我们做下人的从来不跟老财家人一起吃饭,都是在厨房里吃,一般老财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老财经常问我们是不是吃饱了,说不吃饱饭就没力气干活。逢年过节祭祀的大鱼大肉,老财吃不完就要我们吃,不准倒掉,说浪费会遭天谴的,害得我们这些下人最怕过节。”
   
    “三年后,我的期限到了,老财叫我到谷仓里,对我说‘你的期限到了,这里有九担谷,算是你在我家干了三年活的工钱,你挑回去好好过活吧’。当时我就哭了:‘老爷要赶我走?我家已无人无物,房子都让哥嫂要去了,叫我往哪里去呀!还要我挑九担谷走,我怎能挑得动呀?’但老财说,‘到期了就得放你回去,不然就犯法了,如果你想再来,还可再签约的。但这谷你一定得挑回家,这是工钱!你挑不动,可叫你哥嫂来帮忙。’后来,还是哥嫂来将这九担谷挑了回去。”
   
    “我回到家里也不知生活,再说房子都给哥嫂占了去,我只好再去求老财收留我。我也慢慢长大,除了放牛外,也跟老财干一些其它农活,十五岁那年解放了。在老财家里什么都好,就是没有读过书,认不得字。”
   
    “解放后,斗了老财地主,我再也不能在老财家干活,受地主的剥削了。政府要我哥嫂给还我的破祖屋,分给我几分地,我就自已一个人过活了,后来合作社公社化,地又收了回去,在大饭堂吃了几天饭……呜……呜(哭声),什么样的世道呀!杂粮粗粮都吃光了,真惨呀!我只好挖野菜吃,……呜……呜(哭声越来越大),全村人都挖野菜,最后连野菜都挖光了,就只好挖观音土吃,……呜……呜(声音开始哽咽)开始还没觉得怎样,后来……后来屎都拉不出来啦,要用木棍子挖……(泣不成声)……”
   
    这时,教导主任、校长都不知什么时候开了溜跑了,学生们纷纷议论:“他说是是旧社会吗?”,“观音土是什么东西?”,“是一种很粘的白泥土,大饥荒时很多人吃这个”,“陈校工是在诉旧社会的苦还是诉新社会的苦?”,“不要乱说,陈校工没读过书,分不清哪是旧社会哪是新社会”,“教导主任和校长都怕负政治责任,溜了”。
   
    还是高二(三)班的班主任李老师机灵,他急急跑上台去,对陈校工说:“你累了,下去歇歇吧!”然后,李老师接过话筒宣布:“陈校工声声是泪,字字是血,对万恶的、吃人旧社会的控诉,给我们全体师生上了一堂生动的阶级教育课。我们回去后按照学校的布置,认真讨论,提高我们的阶级觉悟,各人写一份心得体会!”
   
    团支书带头高呼口号:“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吃水不忘挖井,时刻想念毛主席!”学生们跟着高呼,口号声响彻云霄。
   
    而我始终无法写不出一份“心得”来。

此文于2007年12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