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文森特
[主页]->[人生感怀]->[文森特]->[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文森特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自慰•卖淫•引诱•强奸
·不忘阶级苦
·爸爸为娶婶婶把我赶出了家门
·那年,我在接受再教育
·非洲行(之一)
·非洲行(之二)
·非洲行(之三)
·非洲行(之四)
·非洲行(之五)
·非洲行(之六)
·非洲行(之七)
·非洲行(之八)
·红太阳曾照耀过非洲
·她为中国人争了一个“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历重庆万州“一○•一八”暴动


    二〇〇四年十月十八日。
    午后,我从王家坡出发去山湾办事。步行到双白路处看到到街边聚集了一堆吵吵嚷嚷的人群,出于好奇上前打听,说是有个“扁担”(注:又叫“捧捧”,是长江沿岸码头及城市的挑夫)不小心将一过路的中年妇人的衣服弄脏了,妇人(据说是个税务官员)立即暴跳如雷,破口大骂。“扁担”自知理亏,马上道了歉。妇人一看触犯了她的是个生活于最低层的“扁担”,更是火冒三丈,“辟辟啪啪”就给“扁担”几个耳光。“扁担”虽是惶恐却又不甘受辱,便顶撞了起来。这么一闹,招来了不少行人的围观,七嘴八舌地评起理来。大家都说,人来人往的哪有不碰撞的?既然“扁担”已认了错又陪了不是,就不该打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可这妇人却不肯罢休,拿出手机叫人来帮忙。
    不一会,来了一个汉子,有人认出他是位国土局副局长。这汉子不由分说抢过“扁担”的扁担就打,将这个可怜的“扁担”打翻在地起不来,据说他的双脚都被打断了。围观的群众确实看不过眼,纷纷谴责打人者蛮横无理。那汉子大声说道:“打人又怎么啦?我是公务员,甭说打人,谁敢惹老子,老子用二十万块就可以要他的狗命!”气焰甚是嚣张。有人怕闹出人命来,便偷偷报告了110,说有人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行凶。
    110接报后,立即派了一辆巡逻车赶到现场。看到从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打人的那个官员就立即迎了上去,与其中一个警察亲热地握了手,看来两人是相熟的。然后他掏出工作证对另一个耳语了些什么。于是,警察就对被打的“扁担”吆喝着要带走,这样一来围观的群众便被激怒了:“还有没有王法?行凶者无罪,被打者却要带走,还讲不讲理?”,“官官相护,百姓遭殃!”,“严惩凶手,不得徇私!”……可是,警察并不听群众的呼声,竟将叫得最响的两名“扁担”铐了起来,说他们煽动群众破坏社会秩序。但这样并没有将民愤压服,愤怒的人群越来越多,将巡逻车围得水泄不通,无法离开。
    我因要到山湾办事,也只好挤出人群,继续向白岩路走去。大约下午4时半左右,当我办完事回来,再路经此地时,马路上已是人山人海——从果园路,从孙家书房,从双白路,凡通向政府大楼的马路都是愤怒的人群,车辆无法通行。听说,那辆巡逻警车已被愤怒的民众推翻在地,放了一把火烧了。
    我被咆哮的人群推拥着到了政府大楼门前。此处叫高笋塘,前几年还是个人们休憩的湖式公园,现已改建为地下是车道,上面是广场了。由于广场还未完工,到处都是石头和砖块,这时的广场,人山人海聚集于此,就是因为那件“扁担”被打事件,群众要求见政府官员:“请政府派人出来说话,给受伤者、给大伙一个说法!”,“秉公处理,严惩凶手!”、“扁担也是人,当官的不能欺压百姓!”、“当官的欺人太甚,巡捕徇私,触犯众怒!”……
    不知是政府官员不屑见这些贱民呢还是害怕愤怒的群众会滋事,没有一人出来应对。政府大门紧锁,只是增多了几十个兵丁在外紧守,任由门外群众吵闹。
    怒吼的群众情绪慢慢开始激动起来,纷纷谴责政府官员包庇坏人,草菅人命。有些人开始不耐烦了,见到政府官员的车就砸,已有两辆政府车辆被焚毁了。这时开来了一辆消防车,却被阻挡在广场的地下通道出不来,有人捡到石头、砖块就往车上扔。看来,这场革命来得有点猛。
    到了下午6时多,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便想挤条路回家。好不容易出到青羊宫路口,回头一看,高笋塘广场人群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连同四周马路大概不少于三万人,且继续有民众加入。
    当我晚饭后重回现场时,已是晚上11时了。见到人群中出现了骚乱,就只好站得远远的打听消息。
    有一个认识的对我说:“我说,我是目睹了全过程的哟~!”
    “我吃了饭,接到朋友的电话。喊我看热闹,我就兴致勃勃的冲向高笋塘哟,只用了10分种不到,平时上班就没这个速度。
    “刚到不久,大概就是7点多钟,第一辆车,是警车,绝对是!被群众自发的推到了电信营业大厅对面的地下通道出口,车上数名警察被赶下车,遭到围攻。接着就烧车,豁也,浓烟滚滚的,实在吓人。一会又听到爆炸声。接着消防车上来灭火,被堵着了。消防队员被赶下车,除了玻璃被砸,车辆基本完整。就在这时候,一辆防暴警车开了进来,周围是防暴警察,全副武装,警察头目讲话,让大家散开,没人听他的,警察跑了过来,照了几张像,留了个影走了。接下来我就听到有人说又有一辆车着(被烧)了,我就跑到新世纪商场列(那)边,那真的是人山人海哟,感觉比我小时候过年还热闹,大概是9点左右。与此同时我看到政府门口堆满了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来到政府大楼这边,可完全过不去,还没等我靠拢(接近),就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欢呼。那是一阵高过一阵哟。接近政府大楼的时候,我看到有石头在飞,又有人在欢呼。我一想列哈(这会儿)出事了,群众在围攻政府。天也,我都活了冷(那么)个大的岁数了,哪看到过列(这)些的哟,烧车只能在电视里看,哪想到今天真正的亲眼目睹哦。
    “我寻觅了半天,找到个好位置,跑到靠政府大楼右边的花台上站起看热闹哟。看到好多人哟,在拽(推)政府大门,玻璃门都要被拽(推)破了,哦也,好刺激哟。我以为没人管让他们耍高兴也(玩个高兴)。结果没等好一哈(会儿),就看到人往后面退。再一看,一群防暴警察冲了出来,第一次,他们比较温和,只是把站台上的人群哄(轰)散,哪晓得(知道)群众看防暴警察不够兴奋,就对他们开始拿石头拽(掷)哟,还冲上去打,逼得防暴警察退了回去。然后群众继续拽(掷)石头,下面还有人给他们送,补给弹药。我想可能是防暴警察忍不住了,再次出动,这次就没上次客气了哟,只要是站在看台上的人全都打,我亲眼看到一个人在看台边边(上),被一防暴警察打下台来,可能还是有点痛哟。是滚下来的。绝对是滚下来。这次冲得远哟,追那些拽(掷)石头的群众,追到下面卫校的口(门)口那儿去了,凶!时间最多持续了一分种,防暴警察被打回来了,狼狈逃窜。没过多久,那真的是刺激了,放催泪瓦斯,我靠。开始我看到那站台上在冒烟,接着就是人群开始乱跑,我听到旁边的人说,不要乱,别跑。只是烟雾弹。我日哦,着列娃牵了(被那小子骗了),我看他岁数比我大撒(嘛),我就相信了。下面的人跑得真的是快,没到10秒钟,广场上聚集的1万把人都撤回来了,我看着那股烟子往我这边飘哦,我就象董存瑞炸碉堡一样岿然不动,稳若泰山。我看到浪个(那样)跑过来的人都在捂住眼睛,有的捂住鼻子。我当时也没多想,直挺挺的站着,接着就是一股浓烈的火药味,熏得我着(顶)不住了,我再一看,旁边那个叔叔已经消失了,列(那)还得了啊~~我一下就慌了,转头一看地上有人已经睡到起(趴下)了。我一看下头(面)就是地下通道,我看了旁边的朋友一眼,他懂起(得)了。我就准备往下跳,他一把抓住我,说:‘从列边(那边)走’,当时我眼睛水(泪水)就开始狂飚(猛流),那个阵章(场面)哟,不得了。他把我拖起就往旁边的花台跨,我也跟到跑哦。边跑边流眼睛水,鼻子也开始流水了,搞都搞不赢(擦也擦不完),只觉得眼睛旁边一圈都像让人抹上了辣椒油,鼻子也是。两边的人疯了似的狂奔。没走多远,就看到一辆车烧起(着)的,也快要熄灭了,就在避风塘那点(地方)。我一直走到三峡影都来,眼睛和鼻子才慢慢的有所好转。我边走边和朋友讨论哟,幸亏我们没跳哟,妈哟,那点(地方)离地面也有好几十米嘛。今天终于体会了一下催泪瓦斯的滋味,又看到了现场烧汽车。真他妈的精彩,比看电影刺激百倍,我列哈(这会儿)心头都还激动起(着)的。列(这)都是我今天所看到的。”
    这时,广场上再次传来了爆炸的声,接着人群四散逃奔。事态在恶化,我只好马上离开了这个事非之地。
    次日早上,全城的街头巷尾都聚集着一堆堆的人,大家都在谈论着这次的骚乱。
    “昨晚8时左右,本城开进了50余辆军车,5辆救护车,先在市中心转了一下,然后开到青羊宫军分区大院。大概有几千名带着头盔手拿防暴盾牌腰系警棍的警察,排成纵队浩浩荡荡沿双白路开进高笋塘广场。他们一路上呼喊着口号,雄厚的声音在人群中产生了极大的震摄力。防暴警察在高笋塘广场排好队,然后每个小队派往每个路口去驱赶人群。以前城里的警察和防暴警察加起新来的50车防暴警察,整个高笋塘中央区大概已有3、4千人左右的警察了。”
    “我是晚上11点左右赶往现场的。在白岩路新世纪路中,发现一部被烧毁的城建车! 随后叫声四起,赶往雅思看到一防暴警察正被上百人殴打。找到我朋友一问才知道,那人是军分区的副官,因为保护一名落单(掉队)警察,导致被打,惨啊,听说今天整个人跟整过容一样,好“胖”哟!还没看完列(那)边叫声又起!
    “政府大楼后门围了约千人,正和数十名警察对峙 。
    “警察的装备:棍棒、头盔、盾牌;民众的装备:石头、头发、衣服
    “见政府后门已被扯(推)开,石头跟流星雨一样往里头砸 ,为了了解现场跟具体的情况我决定只身冒险,前去看个明白……双方一直这样对峙中,过了几分钟,在一阵起哄声中,群众冲进后门大约5米,本人觉得是后面推的,为站在前面的群众悲哀。因为,只前进五米,前方的人就被警察打出来了,所以为他们悲哀,站错地方了,以后看热闹最好隔远点,高点!
    “接着又是对峙。可能某些群众觉得天气凉了,想取暖,于是他就不是很特意的点了一个小火。但他想,这把小火容易熄灭啊!左顾右看,他想到了,把政府大楼后门的那辆车烧起来不就可以燃得久点了,于是他就那么做了,一团火在政府大楼后门的车子上点燃!
    “但他忘了,那些警察晚上又是穿衣服又是带头盔什么的,多热啊,哪受得了那个高温…终于憋不住了……
    “正在起劲的时候,只见我前方烟雾大起,心想:不是吧,烤火而已,没有人搞自焚吧,哪来的这么大烟撒(呢)?
    “哭声,叫声,从桥上往下跳骨头断声,被踩在地上脑壳撞地声,救命声四起。
    “还没搞清情况,我的泪就涌出来了,为了不被别人看到我的哭脸,我低头想跑到一个没人看到的地方——地下通道!路上,我吸了口气,妈卖麻批,喉咙被烟堵了,没气了!脸上的皮肤好辣,终于尝到催泪弹的味道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