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唐墨
[主页]->[百家争鸣]->[唐墨]->[给刘国凯先生的回信]
唐墨
·给刘国凯先生的回信
·自由的感想
·我们的故事
·从“双十二”说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给刘国凯先生的回信

   您好 您发的“独立中文笔会”网站打不开,不过我用无界网络搜到了,并看了您的一些文章。其中有一篇提到了“新青年学会”被判重刑(文章题目我忘了),由于好奇我便用无界搜了一些相关消息。这是北京一大学几个学生组成的一个论政团体,他们仅仅是相互探讨、交流,并无活动,而仅仅因为这些就被判重刑。我同您一样感到震惊,这也使我联想到我和一些朋友在一年多前组成的“****阵线”。组成这一组织的缘由是我创建的一个QQ群,名字就叫“****阵线”。您应该知道大陆应用最广泛的聊天工具是QQ,里面有QQ群用于多人聊天交流,人们创建各种不同类型的QQ群来交流某一类信息。我也是想与其他有共同话题的人交流一些看法,当时我还没有突破网络封锁软件,我们就通过这种方式交流各自知道的一些被封锁的消息。最初成员是我一些同学,我们空闲聊聊,后来有人主动加入,一共有了30几人,基本都是在校大学生,也有个别维权人士。其中有一个是武汉大学法律系研究生,他提出要改组为****党,以“三民主义”为理论,并由他起草了《党章》,选举了各部门负责人,制定了各项章程,其中有每周末定期开会,党员义务等等规定,还要求宣传部设计“党徽”“党旗”,而这些也都未付诸施行。大家也都是一时激愤,本来大家都交流的很好,在组党后因观念问题常常争吵,而又无实质活动,我不喜欢这样,也因为当局对QQ群进行了监控,这样大家就自行解散了。有的当初也喊着反共,现在却成了中共的一员,而真正有民主思想的很少,大多数人是跟着起哄。 我相信像这样的“组织”各个高校都有,而“新青年学会”却遭到重判,他们连名称都是学术上的,想想便让人不寒而栗。 虽然各地真正的民主青年很少,但总量还是很大的。我有一个高中同学,我们是知己,现就读于**大学,他痛恨一党专制给中国带来的灾难,他也同样热爱中国传统文化,喜欢历史、哲学等各方面的知识。他立志成为一个自由的艺术家(他学雕塑),他无法突破网络封锁,便托我替他在“大纪元”退团。我曾叫他加入我们党,他说他没有精力做这些,他想毕业后去西藏支教一段时间。 还有那个**大学的朋友,我至今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前不久他邀我重组**党,我叫他加入中国社会民主党,并给他发了“动态网”软件和社民党的网站,不知他是否与你联系? 这些都是有真正民主思想的青年,能够认清社会的真实一面。我常常通过网络在同学间宣传“三退”,大多数人却看作是可笑,在宿舍我也经常因这些与一位室友产生激烈的争论。有人说我是“反动派”,对于那些被党文化洗脑的人我不想多与他们争辩。我很庆幸我的家人能够理解我的观点,但我不会告诉他们我已加入社民党,恐他们担心。 我有一位亲人,**大学毕业,现已退休,是共产党建政后的第一批大学生。那时候共产党还挺照顾工农子弟,因出生贫寒,他在大学受到重视,曾与毛泽东会面三次,并将他作为中央干部培养。然而在文革期间受到了迫害,转而从事科学研究,到中科院下属的一个研究所工作。我非常开心与他聊天,他对社会、时政等等看得很透彻,他非常讨厌江泽民;因为生活在封闭的中国,对于这些我无从知晓,后来通过突破网络封锁才知道他对问题看得很清楚,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已从根本上否定共产党,他也没有说到这一点。 以上是我的经历及感受,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到当今人们的一些心态。现在的人大多不喜欢共产党,但在它的高压下还是选择认同。对于被监禁的民运、异议人士我感到痛心,不知能否营救。

    唐墨 1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