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抗议重判力虹70320]
孙文广文集
·第三章 大学生的来信和支持者的证词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之一
·第四章 民主与选举【二】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一】
·第五章 2007年参加区人大代表选举【二】
·第六章 大学生的遭遇和怒吼
·第七章 台湾选举【一】
·第七章 台湾选举【二】
·第八章 参选楼长与住房问题
·第九章 狱中上书论民主与选举
·附录:独立参选人法律须知
·《参选纪实》后记
*
*
《逆风33年——1977后的专政与宪政》2010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逆风33年》前言、后记
·《逆风33年》分类目录
·《逆风33年》第一章 限制共产党 实行多党制
·《逆风33年》第二章 去社会主义 去共产意识形态
·《逆风33年》第三章 要宪政、要人权、反对专政
·《逆风33年》第四章狱中建议修宪、论军队国家化、论政治
·《逆风33年》第五章政治变革 选举两会修法
·《逆风33年》第六章联邦制:两岸、香港、西藏、新疆
*
*
《狱中上书》2002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关于本书
·上书(分类)目录
·《狱中上书》评论
·《狱中上书》评论毛泽东
·《狱中上书》建议分段解决毛泽东问题
·《狱中上书》清除“毛泽东迷信”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国际上“反修运动”和对外政策
·《狱中上书》越南柬埔寨问题
·《狱中上书》评毛泽东经济思想
·《狱中上书》经济建设与经济政策
·《狱中上书》评文化大革命
·《狱中上书》林彪四人帮
·《狱中上书》对极左的批判
·《狱中上书》评四项基本原则
·《狱中上书》关于邓小平
·《狱中上书》共产党的历史及建设
·《狱中上书》批评华国锋
·《狱中上书》政治、政党、多党制
·《狱中上书》民主与自由
·《狱中上书》法制与修改宪法
·《狱中上书》冤假错案平反
·《狱中上书》哲学、继承、分工
·《狱中上书》文艺政策及理论
·《狱中上书》监狱见闻及改革意见
·《狱中上书》后记
*
*
《百年祸国》2004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百年祸国》序
·《百年祸国》不跟毛泽东学
·《百年祸国》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
·《百年祸国》毛泽东祸国殃民
·《百年祸国》评价毛泽东
·《百年祸国》评论江泽民
·《百年祸国》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
·《百年祸国》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百年祸国》声援刘荻(不锈钢老鼠)
·《百年祸国》声援杜导斌蒋、彦永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议重判力虹70320

   几十年来,中共不断制造文字狱,从1943年的王实味,到1955年的胡风,1957的“右派”,1959的彭德怀, 1966的三家村,到现在的网络写手,不知下狱多少人!但我始终相信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以及保障这些自由的法治,在中国终有一天会实现。
   我对重判力虹表示抗议,并支持他及家人和律师的上诉,要求改判。
   3月19日下午2点半,宁波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浙江作家力虹(原名:张建红)有期徒刑6年。
   (一)又是思想犯罪
   新华社3月19日就力虹案发布了英文稿,称:法院查明,被告人“因其担任总编辑的‘爱琴海’网站,被依法关闭及其曾因从事违法行为被行政处罚等事由,对中国政权和社会制度心怀不满。”

   “不满”怎能成为一条罪状呢?对任何社会或政府的“不满” 都是推动进步的动力。如果人人都对政府、社会十分满意,那社会还要什么变革? “不满”正是推动社会前进、政府完善的动力。中国当局把心怀“不满”视为一条罪状、一项犯罪的原因,这是很荒谬的,“不满”何罪之有?
   (二)又是文字狱
   新华社的英文稿还说:“2006年5月至9月间,张建红以‘力虹’为笔名撰写 110多篇文章,在境外网站上发表,在其中的60多篇文章中,张建红大肆诽谤和诋毁中国国家政权和现行社会制度,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五十多年来,在中国因为写文章罹下罪名者层出不穷,1955年因为胡风写了30万言上书,议论文艺,被捕入狱,连累下狱92人,他自己先是被判14年,后改判无期徒刑(注1:见本人拙著《呼唤自由》P271);胡风还在狱中,1959年中共的国防部长彭德怀也是为了写万言书被打“反党集团”;1957年打了55万右派,其中多始于文章和言论;“文革”文字狱就多了;进入互联网时代,中共更制造了不胜枚举网络文字狱。
   2007年3月19日以“60多篇文章”为依据,判力虹六年徒刑是最新的事例。
   中共制造的文字狱,较早的例子在延安,以“野百合花”一文逮捕王实味(1943年),后将其处死。(注2:见本人拙著《呼唤自由》P259)其事距今已六十余年。看来中共某些人以“文字狱”囚人、判人有特别偏好,至今无悔改意向,真是“本性难移”,基因难改。
   言论、文字都是表达民意的方式,怎能违宪,只看网上文字就判人徒刑呢?
   (三)诽谤政权怎成罪名?
   判决书中定下力虹罪名之一是诽谤“国家政权和现行社会制度”。
   政权,是由某个政府来执行的权力,政府不会十全十美、不会永不犯错,特别是中共政权,它犯了不知多少错误(有些他自己都承认)。人们对政府的批评、批判是公民的权利,也是为了改进工作,即使批评不准确,也绝不能定为罪行,要公民批评政府必须百分之百准确,那就是禁止批评,是违宪的。
   诽谤的对象不能是政府,也不能是政权,这已是世界通例。把“诽谤政权”作为判处公民的罪名是荒诞不经的,这种事在21世纪的中国屡屡发生,实在可悲可叹!
   (四)打压悼念六四可能适得其反
   中共在1989年六四后以“反革命煽动罪”判力虹劳动教养两年。时隔十七年又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判他六年徒刑,说明当权者的执政观念,没有长进,没有出息。
   因为以“反革命罪”判人徒刑不得人心,1999年修改宪法,去掉“反革命”的条文(注3:1999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第十七条),刑法也作了相应修改,除去了“反革命煽动罪”。但是中共又创造出了“煽动颠覆” 的罪名,换汤不换药,以言论、文章给公民治罪。
   
   本人最近发表了《假如我是全国人大代表》,其中就建议要废除这条罪名。可惜本人难当“代表”,但望有幸者,能为我争取实现这项改革建议。但更重要的是,大家要下决心推动政治改革,让自由、民主、法治为中国的主流价值观。
   今年的六四快要到了,当局重判力虹这位六四中的活跃人物,可能是为打压人们对六四的悼念,我想他们会看到事与愿违,悼念六四的民意表达,会随着打压而高涨。
   最近一段时间,中共一直宣传“和谐社会”,但制造文字狱、封杀书籍、封杀网络、封杀民意表达,能够实现“和谐社会” 吗?言行不一,达到这种程度,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几十年来,中共不断制造文字狱,从1943年的王实味,到1955年的胡风,1957的“右派”,1959的彭德怀, 1966的三家村,到现在的网络写手,不知下狱多少人!但我始终相信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以及保障这些自由的法治,在中国终会实现。我对重判力虹表示抗议,并支持他及家人和律师的上诉,要求改判。
   2007年3月20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