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第二篇(2)]
孙丰文集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3)

开卷之前的热身之作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淡!

二、吴仪、胡锦涛还搞不清什么是责任,责任出于哪,又何谈改革?

   改革,改什么呢?其实就是改责任。由于以往所负的责任失当,才造成了社会对抗,改革就是用新的责任来取代旧的责任。

   什么是责任呢?

   首先,责任是被负的对象,只有能负才形成责任。因而能负责任的是能力,负责就是人的行为。被责任所负的只能是性质,因性质自身没有负的能力,又不能不表现,所以才需要由能力来承担。没有能动能力的事物其表现与存在统一在一起,有了能动能力其性质的表现就由能力来完成,可见责任已经间接了一层,需要外来的环节。人是一种物质存在,当然有性质。人又是一种有本己能力的存在,所以人的物质性质得由它的主观能力来实现。这就叫做尽性。尽性是一切责任的源出。

   责任有两种:一是来于社会,二是来于自然。

   社会的本质是人与人,人与世界的关系,因而社会就是调整人与人,人与自然如何联系的职能。凡处于一定社会职位的人,都从社会那里领受了一份责任:他得按照社会的规定去履行。这样的责任是后天意识赋予的。这种责任的对象是派生的、具体的、非泉源的,是经验可直接面对的。

   还有一种责任是根本的,因而也是天然的,即是由于生命的存在,比如:“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任何人都是在天生上与父母有这种联系,不是靠任何主观的约定,也不须法律的责成,就对这一联系负有不由分说的,不能推卸的责任。天然责任的来源是天--是天让人成了人的,成了人就秉赋有对自己所属的类的责任,比如:“与国人交,止于信”。只要你是一个人,你就负有待人以诚的责任,并不须血缘,利害,约定……等任何理由,为什么呢?就因人是有理性的,理性造成了联系,联系既反映外部世界又反映内部世界。而人的内感是不能从外部做观察的,只有靠诚才能保证交往内容的可靠。仅仅因为你是一个人,你就必须承担起互间的诚信。这样的责任叫做义务--义务里的这个“义”字就是表示不由分说和不容商量,在我们文化中,叫做“度己及人”。它的根源就是:人类成员中人人都是人,有一样的性质和能力,当然在实现性质上也应平等,怎么来达到这种平等呢?通过你对自已的体验来度量同类,把对待自己的标准普及于全体。这一点虽有法律的约束,道德的倡导,但法律和道德只用为保证的条件,并不是它的根源,它的根源就是人是自然事实,人的存在就是顺其自然。因顺其自然才派生出意识机能,因意识而有联系,因联系才形成社会。所以归根结蒂——社会也是出于自然,因而责任的总根原就是人的自然性。

   责任就是能动能力对天命之性的遵守和捍卫。

   其实,责任就是因为人有性,有性就不能不表现,个体的性是在类和环境的联系中实现,实现就不能不有界限,这个界限是什么?哪里来的?答曰:这个界限就是个体的独立性和性质上的共同性,它不是来自任何主观要求,而是天然。因而我们才说:责任就是能动能力对天命之性的遵守和捍卫。它表示因为你“是”一个人,不须任何主观上的理由就必须承担起:对自己所属的类的每一成员都对等相看的必须性。

   因为在人的“是人”里人已有了性。既有了性,就不能不尽性。尽性就是负起责任:因为人的性是一个问题,人的尽性是另一个问题。

   人的性永远不会出差错。尽性是间接的,就有出差错的可能。

   人是在互间联系里尽性,性的尽所满足的只是自我,互间联系所意味的却是所有成员和共同背景,意志的使用才应对此有所关照。尽管人对互间联系的把握是靠了意识能力,但所把握到的那些联系并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出于天。人有些什么,人在世界,在类联系里处于什么位置都不是由于自己,而由于存在,属之生命的事实性。可见是人的存在决定出把握的能力,决定着个体的尽性必须对自已所属的类承担义务。因而在个人的尽性里就赋有对每一个人以及每个人的尽性的尊重。其实,这种关系就是主观对客观的承认和遵守。天不是给一个或一部分人以性,而是无差别地给每一个人以性,每个人的主观能力都是用来尽性的。因为性不是直接地尽,而是通过能力来尽,所以能力的应用就必须以客观赋予的独立性为原则。

   只要你是一个人,你就对同类有一份对等尊重之义务。就因人在是人上已处在同类中,处在宇宙联系中。这种联系不是由主观力量要来的,而是授之于不可抗拒的天力,所以这样的联系就叫天经。

   人不仅存在了,还从存在里派生出意识,天经就得通过意识,一经意识的体验天经就成了义务。没有义务,天经不能得到维持,天经不得维持,人类就无法存在。尽管社会联系中的责任是来于主观,但社会的本身却是由于天造的人,及天赋予给人的性,所以说责任或义务的根源是自然。因此说即使是社会联系也是对人的自然性的承担。是为了人人能够更充分地尽性。

   能履责的是能力。被责任所负的是天命之性。所以责任来于天命。

   因此,我们面临着一个问题:究竟是人对社会负责还是社会对人负责?

   这个问题是共产党与一切现代政党的根本区别。

   这个区别就是“人本主义”还是“权本主义”。共产就是权本主义。

   历史上曾有一千三百多年的“神本主义”。现在又出了个以理念为本的共产主义。因共产主义是在始原上就以理念为本,所以才说它的反动性和残暴性是不能通过改革消除的,它先天地含有罪恶!是原罪的。

   对共产党只应有一个立场——推倒!

   对共产主义也只有一个方法——抛弃!

网路文摘-3228 2007-01-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