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文集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是社会主义就决不会民主,不会和谐
   
    --孙丰答谈(2):与胡锦涛谈话
   
   这次访谈的话题所围绕的是中共能否于十七大发动政改,上一周我们依

   
   据温家宝的《人大报告》和《记者会》,他的《初级阶段》文章来瞻望
   
   他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可能前景,得出的结论是:温这个人思维开明有
   
   改革的动力,但他不是共产宗教的教主,没有发动改革的资格和机会。
   
   而胡哥这个人不是一个使用知性于思考的人,他根本不知什么是共产党
   
   ,当然弄不懂他到底应对什么负起责任,他没有改革的动力,所以才说
   
   十七大不能发生由共产党开启改革。
   
   本次我谈二个问题:
   
   第一是胡锦涛成为共党教主和国家元首后的那些理论创新统统站不住脚
   
   ,其错误的性质是:那只是他的埋性对环境成见随意作的连接,并没经
   
   知性的求证,不能自圆其说,不是上下左右相惯通的系统知识;
   
   第二点讲讲我的创作《原罪的共产主义》;请求锦涛兄认真阅读。
   
   锦涛世兄,请你想一想,你五年来的活动究竟是对什么负责?你做为一
   
   个能负责任,在负责的实体,你是什么?责任做为人的观念究竟从哪里
   
   来的?怎么来的?我从你的言论、活动中抽象出来的是:你在对共产党
   
   这个人际集团,对共产主义这个主观主张负责。而你胡锦涛与我孙丰一
   
   样都是物质世界的一个生命,一个人。你能感知到责任,能去承担责任
   
   靠的是什么?不是意识机能吗?难道你的意识机能不是滋生在你的肉身
   
   ,不依附在你的肉体?如果是,那你就面临着--你的肉身滋生出来的
   
   机能能脱开它所依附的肉体去对虚幻想像负责吗?那样肉体还派生这机
   
   能干什么呢?两腿间吊着的那根肉筒子是排泄自己体内废物的,不排泄
   
   自身内的它绝长不出来!你吃的饭能不是供给和补充你的身体,那你还
   
   吃吗?所以那马克思就是天花乱坠地说也不能使人相信个人的内在机能
   
   是用来对党负责的,造成这种局面的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
   
   对人的武力征服。人的能力只能对自身负责,别忘了你胡锦涛的能力是
   
   你胡锦涛这个生命内的构成部分,所以人唯一的责任是对人的。决不是
   
   对主义也不是对党的。“共产主义真,党是领路人”这是百分之百、千
   
   分之千的假话,谎言。
   
   锦涛兄,咱来弄弄清:你说人的意识怎么来的?一个是用认识获得的,
   
   你从入了小学到大学,所学的数学、物理、化学……等等,即使最简的
   
   “1+1”也是一个客观知识,无论对你们党内同志还是对我这个敌对
   
   分子它的值是不变的,没有西方式的;多党式的“1+1”和中国国情
   
   下的,社会主义价值观的“1+1”,所以客观知识一经输入就永生不
   
   忘。另一种是环境里的成见,它们不是知识,没有客观性。比如毛泽东
   
   的《实践论》指责形而上学,至于什么是形而上学,是否不当?他并不
   
   知道,但斯大林是用形而上学来指控德波林,他就得学着斯大林把想指
   
   责的都套上形而上学。毛泽东的话就成为我们的人文环境,成了成见。
   
   至于这些话反映的是什么,有哪些要素,对不对?就没人去想,凡遇到
   
   要指责的就往上套,仅仅是一种条件反射。你我从全无招架之力的幼年
   
   ,共产主义的各种成见就做为咱们心灵的原材料,被咱们日复一日地咀
   
   嚼、吸吮,到了有行为能力时就原封未动地反还回环境。你讲的那些话
   
   全属这种情况。共产党、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共产党的领导、敌对势
   
   力、革命需要……等等都全是由习惯传下来的软环境里的资源,个人只
   
   是服从习惯地应用它们,却不是知觉它们。你那八大创新只是组成思想
   
   的材料被你的理性条件反射地联结了,在联结前并未经你的知性对它们
   
   的可靠与否做求证,你并不知它们的知识值是什么,是真是假。所以阿
   
   涛兄,你是一个服从成见,活动在成见中的人,你不是一个照所知来活
   
   动的的人。你没有改革的内在动力。
   
   现在谈谈我的哲学著作《原罪的共产主义》。此书写了十年,是回答政
   
   治、政党深层问题的。你们这么一个大党,竟没一个人知道什么是政党
   
   ,什么是共产党?你们脑子里的党和共产党也是一个成见,你们党先前
   
   活动形成的心灵环境--也就是咱们国家的人文环境,我们个人意识就
   
   由它们所刺激、塑造而成,我们的行为能力就是它们规定出来的。在我
   
   们根本还不能识别时就由它们严刻地铸塑成它们那样的了,它们也就成
   
   为我们智慧。所以你们那些理论创新就是些牵线吊着的木偶,谁都不能
   
   洞察自己说的是什么。你们脑子里的共产党仅仅是你把持下的这个人际
   
   集团。你就不知“共产主义”、“共产党”首先是一个知识,而后才是
   
   由这个知识制造出的集团。做为知识它就是一个道理,从道理出发,就
   
   有个惯不惯通矛不矛盾。所以人的罪叫罪行,是行为犯下的--行为是
   
   为满足所采取,罪行就是由满足方式的失当所造成。但原罪揭示的却是
   
   个道理,是行为所依据的,是伦理的根。所以原罪论就是指控“共产主
   
   义”、“共产党”是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的理性矛盾。
   
   请你想一想什么是政党?在你胡锦涛只认为是人际集团就是政党,其实
   
   这只是政党的属性之一。你不知集团做为概念还包含着互间性、理性的
   
   对抗性,这就决定了政党不可能只是一个,只存在一个它对抗什么?又
   
   怎么对抗去?不对抗它又怎么能算是政党呢?又怎么造成平衡呢?社会
   
   又到哪去找秩序呢?胡哥呀胡哥,你知不知道政党至少必须成对,做为
   
   名词它相当于“成对”,既成对你们却非要唯一。党是个类概念,得以
   
   党类为存在的条件,只有党类里的分子才是政党。如果失去了这个件,
   
   它就只剩下力量性,而不发挥平衡作用,它就必成为公害。再说党的理
   
   念必须是主观的,不主观能算理念吗?你看民主党、共和党、自由党、
   
   保守党……只有主观才能空灵,可你们共产党的“产”却是客观的、实
   
   然的,它就既不空也不灵,一旦被共,它就不是共产而变成“一产”党
   
   了,“一产”就是唯一,而“党”又是许多,共产党就成了“唯一的许
   
   多”,又是矛又是盾又是方又是圆,是一个不能克服的对抗,道理上的
   
   对抗就是实践上的危机和灾难。
   
   再比如你们的反腐败吧,你是正天说标本兼治,可你就不知道什么是本
   
   什么是标,只是在那里相当然地被成见包裹着瞎编滥造。我敢说你胡锦
   
   涛就不会也不习惯于解词,而只是去造句。什么也不懂的孩子一样去造
   
   句,并且所造的句子也正确,空政幼儿园四岁童表演“计划生育是国策
   
   ”,一离休老干部抱起他四岁的孙女一亲吻,孙女就喊“警察叔叔快来
   
   呀,这里发生性搔扰了”。你那些“理论创见”就是这四岁童的“计划
   
   生育是国策”和“警察叔叔快来这里发生性搔扰”一个水平。你说的话
   
   是你自己所不明确的,你并没对着“腐败”这个概念来使用个人智慧,
   
   你就不想想:能腐败的决不会是人,只能是人心。那个叫陈良宇的人是
   
   霸道,是瘪三,是贪污或贪婪、霸占,哪是什么腐败?能腐能败的不是
   
   他这个人,而是他的智慧,只有塑造养育他的心灵的那一资源是虚的假
   
   的,被培养出来的他才可能是骗的、贪的、邪的。是我们文化的软环境
   
   的虚假性,欺骗性,才朽烂了我们,所以腐败问题的本质只是共产主义
   
   、共产党的非法性的表现。
   
   中国的问题不是腐败,而是中国政权非法!共产党非法的证明!
   
   
   第三个问题是:人类历史前进的方向是永恒不变的,社会是按照规律发
   
   展着,能量人物只能延缓历史于一时,不能改变它的方向。经十八年的
   
   沉淀,中国人的观念已经远远地把制度甩在后边,共产党、共产主义已
   
   经被彻底被从人心中扫除净尽,即使有军有警又有什么用呢?我们社会
   
   实现衩主的各项指标均已完成,只是那反映了历史进程的偶然事变还没
   
   出现,但它必定要出现,我们期待共产党内有这样的开明之士出来迎接
   
   历史的巨变。让我们迎接宪政吧,它就在脚下!
   
   恳请锦涛兄能做一个开明之士,共同完成埋葬共产的历史使命!这是正
   
   派人加明白人的唯一选择。明白吧,阿涛世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