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孙丰文集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是人工合法

   孙丰:只有社会才天然合法,主义都只有人工合法性!
   
   温家宝发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文章,其用意是什么?
   
   我们已经指出:他是借“初级阶段”做为过渡的环节,使他提出的“历史任务”能在社会主义里获得正宗的合法地位。他为什么这样做呢?这是因为无论何时,战略对策的拟定所根据的都不会是什么主义,只能是现实状况。因为可做客观观察的也只能是时代所处的文明和经济发展的状况,决不会是任何主义。须知:主义不是客观的,主义没有独立形体,不是外感官对象--所以它才被叫做主义。如果主义是客观的,就必然是对象的--那么它就像天空中那闪灼的群星,奔腾到海不复还的江河,巍峨的山颠,或者肉眼难寻的原子……都相对在我们面前,我们与它们就是观察关系而非思考关系。难道“主义”的这个“主”字还不足以提醒我们去意识--它只是用于我们的内在思考的,不是我们感官所可面对的,它就是并且仅仅是主观立场嘛!不是主观的又怎么会叫做主义呢?即使那“唯物主义”,也是一种立场,是立场就是主观的,唯物主义是要人照它教导的那样把外物做成主观的根据,并不是说人一从外物出发,那立场就不是主观的了。该醒醒啦:

   
   什么是唯物主义?答曰:就是以物为出发的主观立场;
   
   什么是唯心主义?答曰:就是以心为出发的主观立场。
   
   所以不论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它们说的都是主观立场。
   
   温相提出的“历史任务”,它的实际内容并不与任何主义相关,仅仅是出于脚下的现实,但因他们党并非铁板,常常相互撒绊子,他才有借助“初级阶段”使它成为社会主义正宗内涵的必须,如果不是社会主义的,他就将面临责难。孙丰才有必要一针见血地揭露说这是一个无底的陷阱--
   
   人类的存在须臾不能脱离的只有社会,不是主义!
   
   人类可以没有主义可以不要主义,但不可以没有社会!请想想:
   
   你不缀上“社会主义”社会就不是社会了?就失去合法性了还是咋的?
   
   若社会还是社会,并且合法,那“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就成问题了!
   
   叫了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不是社会,既然社会还是社会,那它就还是那个职能,还是那些职能在发生作用,因而家宝兄制定的“历史任务”就是社会的而决不是“主义”的--“主义”只能被储存在人心里,并不在客观中,人把它记住也就是了;而社会却是由公众的存在所结成,社会是人际的实际联系,是客观的,你承认不承认都不能不处于其中,它是可见的和可测度的。温相拟定的那些发展任务明明就是社会的,是关于社会的,只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所处的社会叫做“社会主义”,才把明明只属于社会的构成要素强贴到社会主义的虚幻羊头上。既然叫了社会主义的社会还是社会,那就可以肯定:
   
   社会所具有的是客观的、直接的合法性,即无须证明它天然就合法。
   
   而任何主义都是由人主观创立的,人得在主观思维里才能创立主义,因而这样的合法性就只是主观上的,是个别的和有限的,主观的创立到哪里去找客观上的或普遍的有效性呢?它明明就是些自欺欺人嘛!若一本正经地去实践这些虚幻的--根本不存在的主义,硬要不存在的东西表现出存在性,就不能不用机械力--去强迫那些不肯承认的人做出接受,不造成暴力那才叫怪呢!“主观”和“主义”的这个“主”字揭示的就是只对于主体有效性,面对着客观有效性家宝兄你不依赖、不遵守却绕来较去寻求主观虚幻合法性,因而也就是虚假有效性的支持?直接的、天然的合法性你不要,却非要去贴社会主义那张吊孝不哭的冷屁股?这何苦来呢?
   
   温家宝文章所犯的错误是:非在天然或直接合法的社会之上罩一层并不天然合法的“主义”的外衣不可,罩上外衣才宣布天然合法的“历史任务”获得了社会主义的“人工合法”性。爲什么非要在天然的、直接合法性上包这层不天然合法的外衣?为什么天然合法你们不要,而非要人工合法性?这就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秘奥所在。不脱了裤子放的屁共产党就不承认。这种把人工合法性包装在天然合法性之上然后再批准天然合法为合法性的把戏荒唐又拙劣,常人无从理谕--
   
   严重的是这个荒唐就是社会所以深陷危机而不能自拔的那个暗道机关。
   
   就是共产党天天反腐败却越腐越败的根症所在。
   
   家宝兄你提出“逐步实现社会公平和正义”,可这只是一个愿景,要使愿景成为现实,首先的步骤就是回答:什么是腐败?什么东西造成腐败?什么是公平和正义?什么妨碍了社会去实现公平和正义?你不回答或塘塞这些问题,就与胡头的“真抓实干”、“求真务实”一样是最牛的故弄虚玄,最牛的自欺欺人,就是继续不真又不实。妨碍中国社会去实现公平和正义的不是别的,而是文化!只有文化才有个腐败不腐败,只有腐败型文化才能导致整个社会生活的溃烂,文化就是令你家宝兄明明提出了天然合法的历史任务,却不能不绕上弯子到人工合法性里去给它套上个“主义”外套的社会主义,让它丧失绝大部分的合法性之后再宣布它在人工里的合法。这是多么神圣,多么伟大,多么正宗,多么登峰造极的的荒唐啊!
   
   家宝兄,你到了让自己明白什么是法的时候了,法不是别的--
   
   法就是人的存在!
   
   因为人是先于人的承认能力就是事实的,即人是先验事实。而对法的需要却是经验开发出来的,所以只有经验才需要法,是以先验为法。人是先验事实,却得由经验来行为,所以合法不合法的是行为,人的事实性却是法的本源,出处。干脆,人的存在就是法所根据的和法要服务的。
   
   从人的存在出发所采取的战略就天然合法--理由是人不能不存在,而法的意义就是保证人对其存在的实现。所以说“历史任务”本来就合法,为什么非得附加上“社会主义”才被宣布它为合法呢?“历史任务”在通过“初级阶段”这个环节的当口其合法的直接性就受到了损伤--
   
   它传达的是只有在“社会主义里的初级阶段”里“不发达”才应采取措施,去大力发展和扭转?难道现实社会的那些不发达就该置之不理?显然天然合法性从人工和法性里通过时就被它把天然性给过滤掉,人性普遍性就被天工特选性所代替:所以温相神的彩奕奕下是北京警察们对上访公民们的大打出手,是他不敢回答恩师赵紫阳的书而不现尴尬?
   
   再者,无论什么主义都不能独立自存,要不是人想到又到哪去拿主义?主义要不依附在社会上什么也确立不起来呀!温相你画完了蛇为什么非要添上足才算数呢?蛇长了脚就叫马蛇子不叫蛇了!既不是社会主义更不是它的初级阶段,而是无所不在的大自然让人成了人的;而且人也不是存在在社会主义或它的初级阶段里,人是存在在大自然里。人怎么能不依大自然的怀抱为法,而去依人工建造的主义为法呢?
   
   家宝兄,你的话不需社会主义和它的狗屁阶段的批准,社会主义又算什么玩意?大自然家族里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宗谱,你的话明明重八百斤,从社会主义里一通过就剩下不到一百了。它是文化的一种特别形志,特别表现,是人的软环境又是心灵的材料和塑造模型--它造出来的就是像阿涛那么一类的麻木不仁的,十椎子也扎不出血来的橡胶疮瘩!
   
   它就是社会主义,扫荡社会主义才是我们脚踩的这个现实世界的真正的历史任务。我把它说成:要复兴中华就非从社会主义的“天堂”里回到人间不可!即只讲社会不讲主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