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孙丰文集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垮台了咋办?=你能使圆为方吗?

孙丰:共产党垮了怎么办?=你能使圆为方吗?1.
   历史的进程是两种力量交错的结果,既说到进程,就不是像“小孩子吃麦
   当劳,想去吃就去吃,想买回家来吃就买回家来吃”。历史的进程里不能

   不包含人的自觉活动--没有刘邦决不会有汉朝,没有朱元璋也不会有明
   朝,这是肯定的,这就是你海壁君向人提问题的地基。可是客观的历史是
   :没有刘邦还有项羽、彭越、韩信、张良、萧河……所以,有一点可以肯
   定:那个统一了六国的大秦国是不会有了,短命的秦王朝的残酷统治必酿
   成重新洗牌,重建秩序这个历史任务或历史使命是不会因没有刘邦而改变
   ,不以有无刘邦而转移。起义是免不了的,战争也是免不了的,对养机生
   息的渴求更是不能阻挡的。即便陈涉、吴广不带这个头,很可能是别的人
   ,如果你生逢当时,在大泽揭竿的或许就是海壁了!说到历史的进程,就
   不是人的能力所可以抗阻或拉动的,但也不是说人的活动在进程中是无用
   的,而是只有那些能牢牢的把握历史的必然要求,能善于用自已的理论叙
   述,准确地反映人们的普遍向往,反映这个进程的最一般趋势的人才能把
   历史的使命或历史规定的任务,提升到社会实践的方向、目标,变成大众
   的行动。你的问题的缺陷是只经验到历史事变里的人事活动,看不到历史
   进程中的客观性--是历史使命在召唤能升任历史任务的杰出人物,杰出
   人物得在历史必然性里才有发挥才智的机会。你只是经验到人的能动性,
   就只在人的能动性里形成了你的提问,这个提问是不完备的,构不成一个
   命题。请问:你把历史必然性的那部分趋势或任务交给什么力量去调整?
   这算是我对你回答的一个总原则,即始发概念。
   海壁先生,一开始我真没懂你问的是什么,就遵嘱阅了你的大作,现在就
   来回答你的问题。并且我认为我能很周到的做出回答,但要求我们都采用
   严肃的治学态度,不是出于辩驳。咱在顺序上先照贴子,再照你直接提出
   的,然后分析潜在地隐伏在你叙述中的潜台词,或问题。
   你的第一个问题全文如下:
   “孔夫子讲,国家必须对自己的人民诚实守信,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宁可
   国家灭亡,人民都被饿死,国家也不能撤谎。(子贡问政。子曰:“足食
   。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
   “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
   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我们大家都同意孔夫子的讲法。但现在遇
   到了真实情况,如果大家都讲真话,都承认目前搞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
   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国家就可能性灭亡,人民就可能大规模的饿死。因
   此就不约而同的放弃了孔夫子的教导,宁肯要国家,要人民活命,而暂时
   放弃信用。孙丰先生能否对这段话作一个评论。这里有三个答案,你可以
   选择一个:(1)这是一个伪问题,如果讲实话,承认建国以来的一系列错
   误,无伤大雅,对政权,生产毫无影响;(2)我们必须坚持孔夫子的路线
   ,人固有一死,老死晚死差别不大,民无信不立;(3)你讲的我都接受,
   但我要促进社会进步,所以还是要写文章,当反对派。是知不可为而为之
   ”。我草草读了并没完全懂。接下来你又说:
   我的回答是:
   孔夫子是教育家,他教的不是科学知识,而是人生的境界,他是为天地立
   心,为生民立命,为社会奠太平基业。请你注意:孔子的教育只是关于“
   什么是圣人”和“怎样成为圣人”的,即“明德”所必须的知识。孔子要
   人“格物以求致知”,这是培养境界的方法论前提。由于知:人的意念就
   能诚,人的意识个性就可能一贯诚实,用心就一贯的正,因而,碰上问题
   才能不受情绪欲望的的鼓励与牵制,而是客观持平地去分辨它的来垄和去
   脉: “物有本末,事有先后,知所先后,则近道矣”。这些引证不知能否
   让先生接受孔子其人竞竞业业了一生,他所致力的不就是“言直”和“言
   礼”吗?“言直”就是个人性情应如何地“自由”,这里有两个条件:一
   是意志自由,二是遵守应该原则。也就是你讲的“国家必须对自己的人民
   诚实守信”。可别忘了,孔子还“言礼”,“言礼”就是让人达到诚信和
   保证社会处在秩序中的方法论:礼注重的是社会规范对于个人的制裁,因
   而礼的意义就是:一是“节”人的性情,二是“文”人的性情--人的欲
   望与性情授之于天,当然地应得到尊重和实现,但实现却须合乎节度,也
   就是“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人的活动即社会实践,是建
   在“知”上的,是对知的应用,可是,凡应用指向的都是“未然”,而凡
   知却全是“已然”,因而实践就是把已有的知识应用到可能将发生的行为
   上,怎么应用呢?就是遵照着“应该”去做。能“应用”的是人的主观能
   力,被应的那个“该”却就是自然必然性,这就是西方道德学说的“绝对
   命令”。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即人无论在什么地方,因了什么问题引证孔
   子的教导,都得以总原则为前提,每一教导的条目都是总原则内的,以总
   原则为原则的。就像“宪法”对于其他分类法的关系,分类法得在宪法原
   则下获得畅通。那么孔子学说的总原则是什么呢?就是:学的目的就是为
   了--明道理,用明的道理所阐明的必然性来做所“应”的那个“该”,
   这就是人生的境界--追求普善。
   你得知道人家孔子讨论的就是孰本执末,何先何后,在本末、先后的研究
   里哪可能为诚信而去饿死人呢?那饿死人的叫毛子!
   因而说孔夫教学的总意义就是叫人明白事物有本末与先后,教导人在“应
   该”上向高层面攀升和怎样攀升。怎么能说:“如果“去食”不是让人饿
   死,何来“自古皆有死”这个提问呢?且还缀上“我们学《论语》,可不
   能学于丹那样去歪曲。”根本就不存在你提的这种可能性。至少于丹在思
   考,比不思考好多了,我觉她挺可爱。
   事实上一个国家是不能出现“要么饿死,要么,不讲诚信”这种机械切割
   式形势或事态的,你是凭着想当然在这里杜撰。孔子也不可能把这种根本
   不存在的臆想当作严肃的学问来研究。所以说你的问题是关起门来造的车
   ,那不是能用在路上行的,现实世界里根本不会发生这种事。
   因而这个问题就得由你自己从调整心态上来回答:问问自己是否有研究学
   问的诚意?如果你心里不是早已潜储了一种暗示,做为提问的前件,客观
   的中国形势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形不成该问题,这不是可提到公众的
   场合中的,并不是说一切在语法上成立的句子都能成立为问题,问题成立
   的条件是--它必须能被知识所纳入,被知识所纳入就是在客观上有解的
   ,你不能把无解的提问当成问题。什么是无解的提问呢?举例如下:
   ①,谁能造出永动机?
   ②,谁能使方为圆?
   海先生,只须你在心里对你的问题加以反观,凭心而论:它有解吗?你把
   自己知道是无解的提问当做问题煞有介事的提出来,这至少不是诚意的和
   严肃的,不是为学,不是对健康精神的重建,不能纳入知识范围内。
   在公众场合下不能如此提出这个问题(公众场合里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将另
   行论述)。前提是你的提问忽视了孔子教育的前提原则--他的目的是建
   立在“如何自由地来确立自己的‘应该’标准”,这个条件上的,他的教
   育是一个知识整体,你不能只拿其中一个条目来做讨论的依据,《论语》
   的所有条目就得被放置在“别同异、明是非”和“争取至善”这个总目标
   下,并且你所举的话是发生在论“仁”的始发概念下展开的,你就不能在
   “仁”外去想像它,孔子这样讲无非是为了“明是非”的。你别忘了这个
   “明”仅仅是”明”呀--你明白了诚信与经济困难哪一个是本,那一个
   是末也就行了,孔子没让你真去饿死人以成“诚信”。因而这里所讨论的
   就是:是坚持诚信因而可能经受经济困难,还是为了不遭受经济困难、麻
   烦而放弃诚信空种道德选择上,这两个问题在国家建设上哪一个更重要更
   有价值?
   在西方,在康德的《道德形而上学基础》里对此也有论述,他说:是不是
   可以因眼下的困难而暂时放弃诚信,待渡过了危机再重新坚持诚信呢?他
   说在眼下的直接有效性里暂时放弃诚信看起来有实际价值,是划算的,可
   是潜伏的消极代价有多大?却不是眼下直观能得出的。一句话孔子是在教
   学,教学所对对着的是自由意志这个条件,而你提问超出了意志自由,使
   问题陷于没有选择余地,犯的是一种形上学独断错误。也正是理性批判所
   指出的人类理性的一种错误类型。
   我不知先生是谁,我想说,“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这
   些教导看起来很朴素,其实它蕴藏的知识多着呢。它说的就是聪明还需加
   上阅历,不到一定年龄你是无法理谕那个年龄段所可能的判断。去年南开
   大学收了一名十岁的少年(姓杨),开学后发现他功课都能跟得上,可以
   与同学交流,但下了课就不能与同班的同学一块玩,一块游戏,他不懂他
   的同学的心理,不能自如交流,只有去街上找略大于他的孩子们玩--有
   些事年轻时记熟了却怎么想都想不通,可一旦到了那个年龄段,不想也通
   ,要不陶渊明那《归去来兮》怎么会让一代又一代的人那么痴迷--那上
   面不只有真知,还有灼见。其实你提的“共产党垮了怎么办?”就构不成
   一个真问题,这是有知无见。如果你有足够的阅历,即便还是这个问题,
   也就变成了别一个样子--
   我们应怎样努力才能避免或减弱四共产党垮台的震荡带来的灾难。
   同理,有了阅历,你会在《四书》的总原则下,也就是在它的始发概念内
   来理解“自古皆有死”。自然的断出这只是告诉他的学生:选择是没有两
   全其美的。
   共产党垮了怎么办?这问题相当于“你能使圆为方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