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孙丰文集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宝兄,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孙丰:问家宝,难道社会也有初级阶段?
   
   家宝兄,你可以把“初级阶段”赋予“社会主义”,可是你能把“初级阶
   
   段”赋予给社会吗?你用“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概念干了什么,你自己

   知道吗?其实,你赋予给“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的那两个历史任务明明
   
   是赋予给现实社会的,只是因为这个现实社会先于你对它的承担早就叫社
   
   会主义了,在你的赋予与社会之间就横亘着社会主义这个束缚精神的幽灵
   
   ,你没办法把自已的对策直接表达为社会的政策、路线,就只有用“初级
   
   阶段”架一座桥梁,让社会主义的那些僵硬的,特殊的个性化解进初级阶
   
   段,然后,随同初级阶段还原进社会一般,取得实践上的合法资格。
   
   其实,你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概念,就是要为现阶段中国社会陷
   
   于的困境提出对策,你把它叫做历史任务。你为什么不能直接用社会主义
   
   名义提出这个“历史任务”呢?这里就潜隐着某种理性上的困境--“初
   
   级阶段”就是架在这个理性困境上的桥梁,通过“初级阶段”的转换,你
   
   的对策就过渡进社会主义的肚腹,并以它的历史任务的名义被提出。
   
   请注意:只有在你和你们党的意识里(并不是在事实上),你的对策才必
   
   须通过“初级阶段”的过渡,而后才能转换进“社会主义”取得合法。
   
   可在事实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你不妨静心思想思想:你承担的责任并不
   
   是社会主义而是现实社会,因而你就不是在为社会主义而是在为现实社会
   
   服务,为现实社会制定对策。只是因现实社会在先于你对它的承担之前就
   
   叫做社会主义了,你就没法说自己的承担不是社会主义,你没有自由选择
   
   的余地。承担的明明是现实的社会责任,却因社会主义这个先入为主的名
   
   号而使你不能不以它为责任对象。事实上它不是责任对象,因为从人的存
   
   在里必然地形成出来的不是社会的特别形态,而是社会。
   
   发现社会具有形态,其实是反观的结果,对没见过的东西人是不会想像出
   
   它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不直接地经验过社会,人又怎么能把握到它的形态
   
   性呢?所以,孙丰的断言是:从人类中首先形成出来的是社会,而后对社
   
   会做反观才发现社会原来还有形态性,在经验到它的形态后才可能主观
   
   地去设计新的形态。
   
   无论是“原始公社,原始共产主义、奴隶制社会、封建主义社会”其实全
   
   是马后炮,即是在人的觉悟进化了之后反转身去往后看,才看到原来社会
   
   是有形态的。唯独这共产(或社会主义)不是马后炮,而是先行的主观设
   
   计。即便它是先行的主观设计,就不是社会的一定品性了吗?黄种人不是
   
   人?共产党人不是人?无论什么肤色的人,无论哪一语种的人,也无论哪
   
   个民族的人……都是在人之中完成的对人的区分,怎么区分也是以承认人
   
   的共同性为其先决条件的,用来做区分的这些性质怎么说也是非本质的,
   
   决不能特殊到到物种的种性质之外去,它们的固有属性还是共同的和唯一
   
   的不变的。黄种人或共产党人都不能在人的类本性之外另有自己的本性。
   
   因而不论什么主义的社会也还是社会,其本性还是那同一个。任何主义所
   
   描述的也都是个别性而非本质属性,只有社会才是本质。
   
   只有做为本质的社会才有历史任务,表达社会不同形态的主义并没有独立
   
   的能区别于社会一般的历史任务。而且,不论什么主义的社会其历史任务
   
   总是同一个,因为,不论什么主义的社会都是同一固有属性的材料(人)
   
   的存在所结成,须通过社会来实现的是绝对同一个性质,同一的性质又怎
   
   么能支配出不同的职能呢?同一的职能所履行的就只能是同一任务。这个
   
   任务就是你温相说的:①、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极大地增加全社会的物质
   
   财富;②、逐步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极大地激发全社会的创造活力和促
   
   进社会和谐。
   
   家宝兄请想想:难道主义不同能让人的需要也不同?社会主义的人需要物
   
   质财富,需要社会的公平与正义;难道别的主义(假如有资本主义的话)
   
   的人需要的就不是物质财富,不是社会的公平与正义?难道社会制度的不
   
   同能影响到人的自然本性,能使人的需求不是由自然所赋予的本性所决定
   
   ?如果不是,那么,家宝兄你赋予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的那两大历史性务
   
   就天然地属于社会一般,而不是社会主义的专利。只要是人,只要是社会
   
   ,就无从其外,社会不会因形态的不同而使历史任务也变的不同。因为社
   
   会不是应了人的主观要求形成出来的--最早的人并没有要求能力,又怎
   
   么去要求?但社会不还是形成了?这就证明社会的出现是客观规律支配的
   
   结果,人对之无能为力。人当然就不能为社会规定任务。因为人又不是自
   
   造的,人的固有本性就不是自己要来的。可既有本性就不能不表现,本性
   
   的表现就必然规定出社会,因而社会是人的固有性质的必然产物。人的固
   
   有性质规定出社会职能,这一职能的功用当然就是用来方便人的本性的实
   
   现的,“方便于本性的实现”也就是它的任务。
   这个任务也就是家宝兄说的历史任务:“①、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极大地
   
   增加全社会的物质财富;②、逐步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极大地激发全社
   
   会的创造活力和促进社会和谐。”不同的只是温家宝说的历史任务只是“
   
   方便于人性本性的实现”在现象层面的表现罢了。
   
   你为什么要把社会的一般任务归之为社会主义的,并且得通过“初级阶段
   
   ”才能完成这种归属?
   
   我想答案在你我心里是不谋而合的,那就是社会主义是非法的。
   
   因为人只需要社会,并不需要何种形态,何种主义的社会。只要那个社会
   
   在向人提供的服务上具有满足性,人就满意。满足什么呢?满足人性实现
   
   的需要,也就是你温家宝讲的那两大历史任务。如果社会主义的创立者的
   
   确像他们自我表自的那样是为了服务人民,那他们是不会创立社会主义的
   
   ,因为社会主义所表自的历史任务与社会一般的历史住务是同一个,同一
   
   个任务不可能规定出不同的实现形式。如果出现了这种情况,那只能证明
   
   社会主义的创立者和坚持者是别有用心的。不是别有用心他把才智用于服
   
   务社会也就是了,何必在社会之上再造个主义呢?只有那个主义对他们有
   
   特别的满足他们才能创立它,固守它!
   
   家宝兄,你说呢?
   
   你是开明的,我们请求你达到我这样的开明程度。

此文于2007年03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