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2)]
孙丰文集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2)
   第三篇:胡锦涛的《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就是腐败的源头
   五、胡锦涛言论里的有效与无效语汇

   我一再地指责胡锦涛正天说废话,废话就是没揭示和没传达出意思的话。为
   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因为话是表义的符号,有一个符号就总有相应的意义,
   要么反映世界上的事实,要么反映心灵的一定活动,只有符号却没有被反映
   对象的话就是废话。胡锦涛说的那些话在做为符号时并不是空的,说话用的
   材料当然就有所反映,不会空。但被胡锦涛串到一块,在胡锦涛意义的语境
   里它们就不再表达意义,没传达出任何具体的思想,这就是无效。为什么出
   现这种情况是心理学的研究课题,我们不去管。造成这种状况是因言说者并
   不对自己的话使用智慧,那些话是从习惯里接受过来,又照着它们在习惯里
   的联系翻印出去,个人才智在受这些话的刺激时未被引发出认识,在应用时
   也没有发生认识的自觉,只是在环境和习惯程式下的吞进和吐出。
   为理解上的方便,我们举张国立、陈道明、张庭、袁立做为说人话的例子,
   他们的话出自人性,散发的是人味,所伦的是人理;唐国强、王刚那种表演
   是拿架作势,说的是党话,创造的形象不是七情六欲的人,而是无血无肉的
   党匠;我们还把邓丽君的歌做为人伦的光辉典范,邓文华、闫维文等人的歌
   就是“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样扳,是向统治者的献媚。三毛的散文所散发
   的就是最正宗最生动的人伦。
   现在我们要把这一分析推进到胡锦涛的言论里,确认他的话哪些是人话,哪
   是党话;哪些话是有效成分,哪些纯是废话。所谓有效,就是表达出一个对
   象或一件事情或一个思想,也就是我们平日所说的言之有物。所谓废话就是
   所言空泛,无物,读了也不知所云。他自已将之解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他对他自己这个解法怕也不知是解,不知为何做此解,他这种解只是环境
   和习惯这两个条件的刺激所引起的反射--在他的成长进程中这些话就与他
   所解的那样被镶钳在环境和习惯里,一复一日地作用他,当轮到他应用时他
   就照它们的原样反还环境。至于这样解对不对和为什么这样解,他是不屑于
   去想的。把这样的话从他的讲活里删掉他讲话的意义不受影响。请看: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1月9日在中央纪律检为查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上发
   表重要讲话。他强调,“切实抓好领导干部作风建设,使领导干部始终保持
   振奋的精神和良好的作风,始终坚持党的根本宗旨,是我们党在执政情况下
   必须面对的考验。我们要从党和人民事业兴衰成败的高度,从全面建设小康
   社会、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全局出发,充分认识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
   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切实把加强领导干部作风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下决心抓紧、抓实、抓出成效”。
   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在过去的一年里,各级党委、政府和纪律检查机关
   按照中央有关决策部署,高度重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落实建立健
   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实施纲要,坚决查处大案要案,认真解决关系群众切
   身利益的突出问题,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了新进展新成效。当前
   ,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任务仍然艰巨。各级党委、政府和纪律检查机
   关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的反腐
   倡廉战略方针,抓紧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把反腐倡廉工作融入经济建
   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党的建设之中,拓展从源头上防治腐
   败工作领域,坚定不移地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推向深入”。
   这两个段落只有两句话是有效成分,即“坚决查处大案要案”和“认真解决
   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突出问题”。
   为什么做这样评价?因为“大案要案”这个词确能指出许多客观的社会事件
   。而“群众”也确是一个实词,是实在在那里的人,一看就知说的是老百姓
   ,而“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当然就是日食住行,如就业、征地、住
   房、医疗、保险、上学、艾滋病……等等。咱不去说让胡锦涛忌讳的各地发
   生的那些侵权案,而只说这样的话确实能指出若干问题,只要人存在就必然
   涉及到这类问题,不只在中国,在任何有人居住的地方都必涉及这些问题。
   而且这些问题又具体表现为时间、地方、人物、物质、环节、进程……等等
   。说这两句话有效,并不是说它一点无效成分不含,而是说它确能传达出一
   定的思想,但仍含有无效成分--
   比如这头一句的“坚决”,第二句的“突出”,就都是废话。
   我的批判如下:“坚决”是纯心理的,因而坚不坚决只有自己知道,人与人
   之间隔着肚皮,一个人的心坚不坚决就不是另外一个人能从外观测的。可是
   我们这辈人从一睁眼,就是听着共产党这些胡话,并长大成人,今天都被它
   “坚决”成髦老了,可事实却“越坚越不决”了--陈良宇、杜世成并没少
   坚了决!所以一个人坚不坚决是他内心的事,什么人都不能向人提这样的要
   求,下这样的指令,因为你不能像审视人的外貌那样审视他的内心,他坚不
   坚决你看不到,那是他自已在主宰,成克杰、胡长青、陈希同、陈良宇、杜
   世成……不是都信誓旦旦地“坚决”吗?坚决是个誓言,誓可以海发!可见
   只有心对心才是可以欺骗的!但你叫人去干的那事不能欺骗,任务都有客体
   性。与其让成、胡、陈、陈、杜……去欺骗,还不如不发誓不欺骗。至少不
   会在人文伦理方面造成这样的信号和模型,人们也不用吸收这样的营养!
   
   所以只说“查办大案要案”就已很完备很周到。而“坚决”就是废话。
   其前加上“坚决”就不仅是蛇脚:不仅毫无效用,还在伦理的层面树了一个
   如何用山盟海誓包着男盗女唱,如何最有效地口是心非去欺世去盗名的榜样
   。在任何情况下,能交侍或分配给人的只能是任务,不能是心境,你得知道
   心是人家的,而且有肚皮包着,你能叫人去干什么事,事却在时空里,他干
   没干、干好没干好,咱可以去检查、测定,能够用公共的标准来量化。任务
   是实在着的,有形有态有环有节有步有骤,只有去干才能完成,你干了多少
   ,怎么干的都能被人们看到。所以能被分配给人以任务,却不能分派给别人
   的心态,你分派了,别人也发誓了,可就是和你捣鬼,你也没办法。上边讲
   到的那些共产党的大官就是。可以说实践一再证明的是:你叫人家坚决,人
   家也答应坚决,却就是耍弄你,你也没咒可念。因而胡锦涛这样的言淡就是
   在教导人们:话要往大处说,誓要海着发,牛皮要往破处吹……事吗?要一
   步步地慢慢干……因此说,有关向人家的心提要求,叫人发誓一类的言谈,
   对于要做的事(即提出的任务)全都是废话,对要做的事以外的那个公共环
   境就是毒药,胡锦涛的话就是当今中国人文伦理的毒药!
   第二句在“解决关系群众切身利益问题”的“问题”前多用了个“突出”,
   这种用法纯是出于此类场合的习惯,就是上边那个“坚决”的心态,只是面
   对的条件变了,那个心理因碰上新条件而表现的不同罢了。共产党人总是把
   宣誓、写决心书、相互挑战放在第一位,所以对碰到的所有事都取无限上纲
   、无限拔高的心态,结果就在问题前加上“突出”,为的是表现自己,却不
   知“突出”在句子里限制的却是“问题”,结果就使这一对策或方针发生了
   质变--那些“下有对策”的人就以“还未到“突出”的程度”拒绝受理,
   拒绝解决。这又在人文伦理上树立了一个如何霸道、攻击、侵犯的榜样。
   胡锦涛向他的属下提出的要求全是废话,这些要求是:“高度重视”、“充
   分认识”、“始终坚持”、“坚定不移地贯彻”、“抓紧完善”、然后再缀
   一个“坚定不移”……与上面分析的“坚决”同出一辙--都是些誓词,全
   是主观心理,不是可从部控制或操纵,明明全是力所不逮的事却当作煞有介
   事来对待,明明在骗,却不把谎言戳穿,还当做神圣的事实在那里互编,说
   这样的话又有什么用呢?这样的话能有效有价值吗?这样的话不是废话又是
   什么?明明知道自己没有特异功能,透视不到别人的心,却以一种能透视的
   虚假心态向人提出自已根本不信的要求,这种要求一二再再二三地重复,它
   不就是一种文化模式了吗?不就是一种社会风化了吗?这是一种什么品质的
   风化呢?阿涛你自己扪扪心,说说看。还有,在你阿涛这样的心态里蕴藏着
   的你自己的心灵是什么品质呢?我说你是在播毒,你是毒文化的缔造者!
   让我们继续往下看,他强调:
   “开展反腐倡廉工作要突出重点,当前要下大气力抓好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
   。第一,必须进一步抓好领导干部教育、监督和廉洁自律。要从思想道德教
   育这个基础抓起,不断夯实廉洁从政的思想道德基础、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
   道德防线。要认真执行党内监督各项制度,抓好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切实解
   决领导干部廉洁从政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第二,必须进一步抓好大案要案
   查处。要始终保持惩治腐败的强劲势头,依照党纪国法,坚决查处各类违纪
   违法案件,坚决惩处腐败分子。第三,必须进一步抓好纠正损害群众利益不
   正之风的工作。要坚持把解决损害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作为党风政风建设的
   工作重点,着力解决当前群众反映强烈的严重侵害群众利益的问题。第四,
   必须进一步抓好反腐倡廉工作体制机制创新。要抓住正确行使权力这个关键
   ,建立健全结构合理、配置科学、程序严密、制约有效的权力运行机制,加
   强对制度执行情况的督促检查,坚决维护制度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咱们都来思个考,迫切需要的究竟是“反腐倡廉”还是“反腐倡廉工作”?
   还有反腐倡廉里哪来的重点?那又是非重点?怎么能形成出重点非重点来?
   他的话都含严重错误,为什么老说些不三不四,不伦不类的胡话?就因他没
   词。在逻辑和汉语上他没受基本的训练,又是个接受型智慧,所以他对常用
   的词都没有准确把握,对受之于习惯的词他就反映习惯,对需个人智慧来联
   结的,在大多情况下他联结的都严重失当。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也
   不是一日之寒。在所说的事情之后补充上个“工作”几乎是通病。
   “进一步抓好”与“必须进一步抓好”又有什么不同?说了“进一步抓好”
   已经很完满,何必加上“必须”?这是种什么心态?“必须”一词只能用在
   有前提的条件下,得自己能做主才能去必须--你并不能肯定你要求他们“
   必须”的那些人一定听你招呼,你让他们“必须”他们就能照你去“必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