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原罪的共产党(11)]
孙丰文集
·《文化人误国误民》是穿开档裤玩深沉
·总统幼儿院:藏事三议(之一)专制的元、明、清、中华民国为什么不发生藏独?
·总统幼儿园:藏事三议(之2)
·藏事三议(之3)
·雪灾、“藏乱”、“京火受阻”、撞车、地震的共同诉求--摈弃“意识形态”回归人伦
·读《共产党能进步吗?》有感(1)
·读《共产党也能进步吗?》有感(2)
·胡锦涛“怀孕”与黄琦“持有”机密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胡锦涛就是中国社会危机的深层原因
·石宗源就是贵州事件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哪有什么思路
·鲍彤先生评价石宗源不符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原罪的共产党(11)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11)
   第三篇:胡锦涛的《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就是腐败的源头
   五、《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话不成句

   从阿涛的样子里也看不出他邪,却怎么净说些让人恶心的话呢?你要点脸,知点羞吧,不学无术并不光荣,你得知道,你不光是个党匠,还是一个人呀!是党匠可以不要脸,是人可不能不知耻!知耻才能勇,才有正。
   说准确的话比做对了事还重要,做事是对着被做的事的,说的话却是对所有人、对所有事都发生作用。对一切只是在日常交流中的言谈咱不能去管,因为日常生活是具体的,其言谈受到所说事情的校正,且也不发生公众影响,所说的都是具体的理而非理所据于的根。比如屋前那棵柏树,你只说了“树”而漏了“柏”字也无妨,因为有当切仅当的环境事实来做校正。公众人物的言谈就应力求准确,因为他们的话被摸仿或复印,有广泛影响;国家元首是绝不应说些不伦不类的话的,元首的话是命令,权威,是实践的指导,是民族心灵的资源,是现实伦理的根据。是将熊熊一窝的事。
   胡锦涛《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新华网北京1月9日电,,是不折不扣的缪句,彻头彻尾的错话,读不通,解不了。我们呼吁胡锦涛拿出勇气来,在自己心里拿曾国藩、康有为、梁启超、蔡元培、胡适……的话来比比,问问自己你给他们当书童合不合格?他们也没像你这样一天到晚地瞎扯胡诌,你就不能尿泡尿照照自己:该不该驴唇不对马嘴地闭着眼硬喷,没羞没耻地瞎叫,这要留在青史上千年万年当笑料的。
   1、源可寻,可开,可以被依照,但就是不可以被拓宽!
   源可以寻--寻根溯源;源也可以做为根据--本原主义,从源头上堵绝;源也可以被开辟--开源(节流)但这只能限于人工造物的源。
   但是,源头不可以被拓,不能因被拓而宽。因为它是已然的既定的。
   咱得明白:源也好,尾也好,它们都得是已经的,才能被我们所意识。咱们说的话里的所有名词都是先被我们发现了事实--即它们已经存在了,是第一个条件;并且还剌激了我们的感官,这是第二个条件,然后才能被意识到,被意识到就被反映了。否则是决不会有关于它的名称的。任何名词都有被反映的对象,而且被反映的对象都是先于对它的反映而存在。所以,任何名词都已有被反映的对象--没有对象的反映是空反映。又所以,名词所包含的事实就不仅是既定的,而且是具体的,确切的。因而--
   源头是既定的,任何事物的“源头”也都是既定的。
   一切事物都是因先已被经验而后才被承认,我们能说到“源头”,是基于现象世界有“源头”这样东西,凡能区分出源与相的事物也都是这样联系的,它们存在着,有自身的形态,足以刺激我们的感官,迫使我们意识到它们。它们又有秩序,足以在时间里被我们的意识所表象,形成出秩序上的源头。可见首先是事物的现象性迫使了意识的承认,在现象内又区分出先与后,本与末。从另一方面说,“源”的本身也是由现象表征的,因而也是现象。所以说什么是源头,源头包含着些什么,源头的界限……等等,都是已然的,既定的,客观的和明确的,它们的既定性与我们的意识无关,不是主观意志可随意转移的。它原来是什么就是什么,原来有多宽就多宽,不是我们想拓就能拓的。就说长江黄河吧,它们流经的广大地区,各个地区的人所直观到的只是他们视野内的那一部分,但由于人们经验了水是从源头往下流,所以这就启迪人们去追溯它的发源。但真正地追到它的发源也需相当的智慧与时间,地形的广大与复杂使我们的考察有可能出错,获得的判断不一定能经住时间的鉴定。不久前中国对江、河源头的追溯又有了新发现,使之延长,但这不是一个拓宽而是发现关系。新发现的源头不是因为发现了它它才存在,而是它存在了才被发现,只是过去它虽存在了我们考察不精确而没予承认,或者因那里的地势天候所致,使许多水网发生了汇合,并汇流进江河。即使后种性形也仍是对事实的发现,事实的存在或新事实的形成都不是因为我们的发现,但我们的承认和发现却是因为事实的存在或形成。
   这都证明源头不是“拓”而有,源头是客观的、自在的。不是拓就能宽的。
   阿涛你好不好也敏点感,跟老兄弟我来开上一回明:你就让自己明白明白:这“拓”是个动词,它原本就是人的用心。而“源”是个名词,它不是因为你“要”拓,它才存在才出现的,而是它存在了你才看到的。任何事物都有先后,有本末,或有源有尾,但这也不是人叫它们这样它们才这样,而是它就这样人才照这样来承认它们的。所以人只能去发现源头,找准源头,依照源头,决不能去拓宽源头。源头是自在,拓宽可是人为呀!
   因生了病才需医治,因发生了腐败才需要防治。医生是对着病人,对着所患的病来做医治。可咱们的阿涛竟要拓宽防治腐败的领域--
   腐败哪有领域性?腐败没有领域防治腐败又哪来的领域性?荒谬!
   难道对腐败的防治能脱离开实际的腐败?在腐败事实以外或在引起腐败的原因之外去反腐败?要不怎么会有拓宽之说呢?不对着患者、不对着所患的病去施治能治了病?病还有领域?病没领域治病怎么会有领域?治病的领域怎么就算拓宽了?病就是病,是发生在生命物身上的一种异变,哪有什么领域性?所以必须反腐败是因为事实上已发生了腐败,如果没发生腐败,你反的什么劲?你反什么?你对着无腐败现实去反岂不是反乱套了吗?岂不是载脏构陷吗?事实上凡发生了的腐败就都是具体的,有时间、地点、人物、腐败所关涉的对象……它自身是有客观界限有宽度的。
   反腐败只能发生在腐败之后,后继的反腐败怎么能管到那已经的腐败的宽度呢?腐败有多宽不是主观意志可以随意拓宽的。
   每一腐败事件都是可以从生活中被独立识别出来的。但反腐败却只有个坚不坚决,认不认真,真反假反,彻不彻底的问题,反腐败是个立场而不是存在,哪有什么领域?腐败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是由人的意识的品质所决定,本身不是领域性事实,没有什么行业性。一个贪污土地款的人没去贪污社保基金是因他没处在那个岗位,没有那种方便--不是没有那个心。腐败不是因生命存在所涉及的行业,而是因人的品质,所以腐败一旦发生就表现为一件件具体事件,因而它就有自身的成立性。得等到腐败发生了你才能立案--才能去反,难道反腐败也能像腐败那样是自身成立的吗?反腐败要能有领域这岂不是说没有腐败也可以去反吗?这太荒唐了!有成语叫“有的放矢”,你的箭得瞄准被射之物,才能命中,射击不能脱离开被射目标而自由选择!反腐败不是人类生存里的独立事业,它得依附着腐败事实才能成立起来,你怎么能离开腐败的事实性和原因性去反腐败呢?医生不对着病怎么能治了病呢?胡锦涛你是不是个神经病?不是神经病你怎么能造出“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种句子?这岂不是说反腐败可以不对着腐败乱反吗?治病可以不对着病乱治吗?
   成语有“兵来将挡”--挡什么?挡兵!“水来土掩”,掩什么?掩水!将不去挡兵能平了兵乱?土不用在掩水上能堵了洪水?
   防治腐败不对着腐败和引发腐败的原因能治了腐败?可一对着腐败或引起腐败的原因也就没有从源头上来拓宽它的领域这回事了。
   腐败发生到什么程度就惩办到什么程度,腐败的原因是什么就堵绝什么,哪里是腐败的源头就在哪里展开清洗,实际的腐败有多宽就下多宽的工夫:作多宽的文章……把所有引发腐败的因素全清除,那个源头有多宽就只能在多宽的的范围上防治它,既不能人为地拓,也不能人为的缩。但这个“拓”是人的用心,这个“宽”是拓的结果,可是那将被防治的腐败却是已经的事实,它的深度、广度是它自己的事,你不根据着它的事实性来取对策,又怎么可以设想随意拓宽随意压宿它呢?长江决了堤,你去堵的应是所决的口子,而不是去乱拓宽什么领域!因而只能是哪里有腐败就在那里反,是什么力量造成了腐败就从整顿什么力量。
   绝对没有“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回事。这是神经病说的话。
   2、辩“领域”
   “领”是揭示地位的--即率,率领,引领,导领。而“域”揭示的是范围,界限。把“或”字圈起来就是国家的国,在“或”左边加上“土”就成了疆界。人类生存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并非都能算做领域。比如:腐败就不是
   领域,反腐败也不是领域。但司法却可以算是一个领域。还可以对司法作更细致的划分,被划分出的更狭乍的行业也可以算作领域,如公共安全领域,政治保卫领域,经济保卫领域,社会秩安领域……立法领域、司法领域、检查领域……等等,还有文化领域、教育领域、军事领域……等等。
   试问,领域这个概念的质的规定性是什么呢?
   其实它就是关系,凡是说到一个领域,总是以一个更宽泛的概念为其条件,比如:物理领域、化学领域、数学领域……是以学问或知识为更基础概念的;文化领域则是以社会行业、社会分工为更基础概念的。
   这样我们就看出贪污、盗窃、做假……等等在个人是个道德问题,在社会是文化对人性的背离问题,它与分工、与社会生活的领域无关。反腐败更与领域性无关,反腐败只是对腐败的对策,是被腐败逼出来的,连独立性都不能取得,又怎么能有领域性呢?
   3、“领域”与“从源头上”既相冲突又逻辑循环
   “拓宽从源头上防治腐败的领域”,这话怎么分析都不成句。
   正确的句式只能是“从源头上防治腐败”,其前不能再加修饰,其后也不能补充上“领域”。试问胡锦涛:你要反的是腐败呢还腐败的领域?可你拓宽的却是领域。对于腐败一个是防,一个是惩。防也就是提前诸住,铲除或斩断腐败的机会或可能性,这是对着未然讲的,指向的是造成腐败的原因。惩办是对着已发生的事实,是已然的,已然事实是不能复原回去的,治是对已经发生的行为的惩罚。前者要靠制度,后者是个法律问题。可别忘了,胡锦涛所拓宽的并不是防也不是治,而是它们的领域--在这个句式里,“从源头上防治腐败”仅仅充当了“领域”的修饰成分。在这里被“拓宽”的只能是领域,这对防对治又有什么用呢?这个“拓宽”是做动词(那就是谓语)还是做修饰词用,还真是没人能分析请。
   而且“源头”和“领域”又都是方位词,还犯重复循环的毛病。就是采用了对高中生的宽容,这句话也只能是0分。对大学生则应倒扣分。
   如果拓宽是谓词,那“防治”又是什么?且,只有“防治”才直接指向“腐败”。“拓宽”这个词是完全没有来路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