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第二篇(5)]
孙丰文集
·《腐败不是因理念,信仰的缺失,相反理念与信仰倒是腐败之母》
·合法性是是公理,王歧山说的是私理
·在以〝执政党〞自居前首先要回答什么是〝党〞
·为人民服务只能服出人民价值,哪来的党价值?
·凡标榜自身意识形态的力量都是非法的
·共产主义是一种先天腐败型政治
·价值观是形成,〝党有权提出核心价值〞却是外造加工
·国民党腐败是后天,共产党腐败却是先天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评《“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维护”》此题目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篇(5)

原罪的共产党(5)

孙丰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改革就是枉淡!

五、什么是纯知识的立场?答曰:可证明的立场

与知识立场相对的是什么立场?答曰:是意志的求功立场

   我所以要定义自已的叙述立场为纯知识的,是因为我在叙述中所坚持的是一种客观的,人人都可以通过求证而获得的,它是基于世界是感官所可直接面对的这个事实,因而面对就是“真”。知识立场是在论述之前没有成见,其所断是从经验才才料里推出的。这种立场是建立在对事物的坦率感知上,因而坚持对原理原则的分解与还原。这种还原里没有属于意志的东西。用来作证明的方法、步骤也不是个人的,而是事物的天然联系。

   胡锦涛及其党羽所持的是一种什么立场呢?是一种意志立场,或叫做功业立场。这种立场的特征是先于经验确定意志,即在论述前就把立场塞了进去,是根据着既定的立场来做论述,不是从知识材料里寻求结论。这种立场的典型例子是宗教教义。在知识立场上:只依赖无情事实的支持,被面对的全是待知识的材料:即我们做数学题中的“已知”,比如:凡生命都是时间性的,毛泽东是一个生命体(这是已知);所以毛泽东不能永生(这是从已知中提取出来的结论),这结论并不与求证者的立场相关,天然地就在已知中。其实“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也是些待知的材料,无论从哪或怎么样得到它们,都不能改变它们是概念这一事实性,既是概念就是用以固定知识的,其反映与被反映就可能有相符或不符,就有真假问题。它是真是假并不与求证者相关,求征者可能求对了也可能求错了,但不能把它所未包含的加给它,也不能把已知里所包含的给化解掉。我们务必牢记:任何知识形式(包括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究竟包含些什么,是真是假,都是既定的,我们的先人用它把从事物中抽象出来的观念固定下来了,因而它对于孙丰和对胡锦涛就一般无二。不会因胡是它的领袖和教主而呈现为真,也不会因孙丰的不同政见就呈现为假。所以并不是天生孙丰要反党,而是共产党天生反人民,在它反的人民中包括了我孙丰。

   做为知识形式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都固定着哪些观念?这些观念之间矛不矛盾?是不受求证者意志影响的。这就是纯知识立场。

   二千三百多年前的亚里士多德建立了“三段论”,至今还被广泛地应用。后世的批判哲学发现:经院哲学并不是不遵守理性,相反经院哲学的论证是严格的理性进程,它为什么会犯那么严重的错误和导致罪恶呢?与今天的共产党一样:理性在孙丰这里是用来对已知做求证的;在胡锦涛、共产党人和宗教那里却是先接受下立场,而后去论证立场的正确性,它的立志统帅它的论证,怎么会发现知识的是真是假呢?他们只对维持现状负责。所以胡锦涛的智慧就是中世纪的神学,只是用来证明共产主义无比优越,共产党无比伟大的。并不问共产党是真鹿还是假鹿,但你必须说它是鹿,你要不说它是鹿就要办你——反革命=右派=敌对势力……

   让我们对知识做出严格界定:知识是人类认识的成果。

   请务必弄清:知识是“认识”的成果,不是意志的成果。

   不可把“认识”与“意志”混为一谈。“认”是行为,“识”是由“认”获得的成果,这个成果的特征是从混沌的现象世界里辨别出来的,使之成为秩序的,可理谕的。因而认识关系是相对的:有认识主体与被认识对象之分。比如:在果子为什么下坠里,树、果子、果子坠地,都是心外事件;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共产主义”做为概念对于我们的心都是既成,所以也是心外的。可见,要澄清的问题是被包含在事实里;我们是从心外经验里往外抽取,不是造出来往里强塞,所以这两个问题都属知识范围。

   但是:“共产党的先进性建设”、“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等却不是知识问题,而是些祈使句子,即意志。其中的“建设、树立、构建”都是行为,当然不是实然而是正待发生的行为。这些句子里也含有待知的成分,如做为主词的“共产党,社会主义”;做为宾词的“先进性、荣辱观、和谐社会”等。它们却不是提供给认识的材料,没有被求证的机会:做为宾词它们在论证发生之前就被联结在祈使里了,是下达给人,让人的行动以它们为标准,它们是先于建设或树立或构建被强塞在建设、树立和构建里。先天地被塞进主词“共产党”或“社会主义”,不管它们在客观上是真是假,去个已先验地被联结为一了,认识能力只能望洋兴叹。却没有求证它的机会。

   可以说胡锦涛们都是些没成熟出内省能力的棍子,他们的话全是成见,不是知识,并不来自内的省察。所谓知就是采用物理学的步骤在心内对结论或成见做出分解和还原,使之被直观到,被直观就是证明的完成。让我们以“年”为例来谈淡知识与成见的区别:“年”既是一个成见,也是一种知识。它含了些什么是既定的,但对不同的人却有不同呈现:比如对于我娘和我就不一样:对我娘它是一个完全的成见——她从一睁眼,就由环境和习惯把以往的定见塞在“年”里加给了她,她一辈子就这样来意识“年”。至于“年”所包含的知识,她的生活涉及不到,虽快一百岁了,还是不知,至多知道一年365天。但年对于我就是知识而非成见——地球绕恒星运行一个周期;这个周期里包括365个地球自转周期,在面向太阳时为昼,背着时是夜;还包括月绕地球的十二个周期;因为它们同属太阳系,所以虽各有自己的周期,但各个子周期必定能在系统周期里获得统一:并且还知道这个周期是不变规律,这个规律又是另一规律--物体引力律的表现……这“年”若对于方励之呢,知识的包含量就更多更丰富。

   为使“知识”被有效理解,我举出“成见”以作对比,我想借此来指认胡锦涛和他的党的活动,全是建在成见上而非建在知识上。他们所说的:

   “……中央倡导的八大理论创新: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科学发展观、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建设、建设创新型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树立社会主义荣辱观、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竟没有一条属于认识,因而没有一条是理论,全是些想当然的成见。成见的意思是:虽然它们也含着些知识的形态,包含着一些知识要件,但立论者却不是按照知识的原则提出和确立它的。什么才是接照知识的原则呢?就是能在个人心灵内按照思想形式与所反映的对象的是否相符来建立思想。就像上边举为例子的“年”,我娘说的年就是成见,她没在心理内证明“年”里都包含些什么;而我说的“年”就是知识,我在心里完成了对它包含的知识。我嘴里说出来的“共产主义、共产党”就是知识对象,因为我能把共产分解为若干思想形式,并一一还原成它所反映的对象。而胡锦涛们嘴里的共产主义就纯来于环境和社会惯性的成见,他们完不成对它的分解和还原。他们只知“共产”是一个词或一个概念,是他们决心要坚持的宗旨,却不知它包含了多少个独立的思想成分,让我们来完成这个分析:共产概念包含着:

   ⑴、财产;

   ⑵、财产的客观性;

   ⑶、财产必须依附于主观能力才能照规律运转——若不被负责就不能有效运转;财产里又包含着:

   ①、生产力;

   ②、生产关系;

   ③、价值关系……等等;因而——

   ④、一旦把客观世界的事实制作成主观理念,必引发主观能力的异变;

   ⑷、而“共”是关系概念;在其中又包含着——

   ①、能被“共”的必须是个体;是个体的就必具有不能动摇的独立性,即使把个体“共”到一起,它仍旧保留着这种独立性;不同的只是要在“共”内独立,只要个体还有独立性,就必然倾向先于自身的满足,其行为就有对“共”的解构功能,所以只有诸个体的联合才是“共”;

   ②、存在性与独立性是从始原上统一着的;但却不与“共”有始原上的统一;

   ③、只要存在着的就是具有独立性的;

   ④、独立性条件下的联合性只能是暂时和临界的;“共”就不可能有绝对的有效牲……共产主义的实践所瓦解伪就是责任。

   事实上共产主义正是照这一分析兴亡着。

   胡锦涛之对于共产主义,共产党,是以笼统地、心灵未做出辨识就接受了,并在绝无解觉的条件下把它当成了不疑移的标准,至于共产主义里到底含了些什么,各个要素怎么样相联系的?他从来没想过,更没产生过要去做证明这个念头,他只是顽固地重复了它,坚持它,其实胡锦涛所有的只是一种僵化性,只运有意志,不使用认识。所以他的“八大理论创新”都是些遗老遗少的想当然。没有知识原则下的知解。

   胡锦涛这“八大理论创新”是用为共产党不被唾弃的口实和工具,所以这样的立场是功业主义的,没有知识立场作支持。胡锦涛还不如叫成胡八哥,或胡学舌或胡覆印。他这个人,少无致国泽民之学,壮而行当然不能有致国泽民之术。团派,团派,还是叫屁派为好!

   胡锦涛在犯着一个严重的错误——用硬碰硬的思路来治理国家,这是很危险的。我们的山东老乡李聃早就提出无为才能治。无为就是社会不要刻意地为人制定原则,人从上天那里来的时侯自己带看原则,这个原则叫做“我是人,所以我应严格地把‘人人是人’做成我行为的永恒尺度”。

网路文摘-3232 2007-1-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