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在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二:Dj先生,此奸非彼奸]
热血汉奸吴三桂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东方红,太阳升,支那出了个刘翔。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小姐颂
·咏支那博士
·简评李阳的“疯狂英语”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简论袁红冰(兼答草版主)
· 答博讯”钟鼓楼“:儿不嫌母丑 ,子不嫌家贫
·有一种爱总是令人感动
·支那粪狗东京银座买春列传
·气吞万里如虎,生子当如陈水扁
·观支那"抗日"影视有感:日出东方,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赞歌送给你我敬爱的汉奸-汉奸颂
·山姆大叔和支共的裤子就只有那么一条
·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与兔子的路线斗争
·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咏支那意淫之神
·说说支那的李熬,无良文人到劣等民族
·什么样的情况下支那才会彻底崩溃?
·原创:荒谬绝伦的支那猪的历史观
·原创:这个世界,又有谁不爱支那?
·2008.3.12三桂准确预言马太监将赢得选举
·是的,我毫不怀疑,整个文明世界终将匍匐在红色共产怪兽支那猪的脚下呻吟。
·小议俄罗斯
·奥运,令我气愤万分
· 温家宝这个老年痴呆患者
·三桂保守估计四川地震死亡实际至少30万人以上
·捐钱给支那的人都是脑子进水的
·支共一贯隐瞒地震预报,草菅人命
·三桂分析:这次四川地震是支共释放地下核武故意造成!@
·是到了讨论本次地震到底死多数人的时候了
· 支共匪首的“抗震救灾‘的荒谬言论
·魔鬼戴人皮面具:支共伪装尊重生命
·抗震救灾马上就要结束
·小议“多难兴邦”
·原创:本次四川地震真的无法预报吗?
·由最近北平男扑杀支那十数警察说开去
·我爱你,美国,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支共不会更改党名!
·北平奥运,熬你妈的晕。我日!
·社论:支那民主化必须从其体育崩溃开始
·向新疆共和国猛士致以最崇高敬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二:Dj先生,此奸非彼奸

   
   
   --------------------------------------------------------------------------------
   
   在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二:Dj先生,此奸非彼奸

   [博讯论坛] 您为何不想想博讯网友对我等所谓"汉奸"的支持恰表明对中共的不齿?..自由世界,人有怨愤必定发泄,如果大家不齿我的言行,自然群起攻之,事实是绝大多数具有正义感的博讯网友并未把我们当做支共那样纯正的"汉奸",所以大家也就包容甚至支持我,除了那些无知粪青小辈和您这样身受支共意淫文化毒害的"有知"粪青,你自己看看,那个什么"小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我都不忍心说过重的话伤害他那幼小的心灵,也只有他这样无知幼稚的粪青才支持您老,难道这还不足以令您老反思?你毕竟也是经风见雨的人,为何就不仔细思考一下我们伟大汉奸思想里理性的光辉?你也知道我不疯不傻,为何要坚持汉奸思想不动摇?是因为我们对china千年来的邪恶历史有更为深刻理性的认识,所以我们就要说出人们心中想说不敢说的"大逆不道"的言辞,众网友骨子里是有部分赞同的,否则怎不群起攻之?你说大家屈服于汉奸的"淫威",汉奸无权无势,大家为何要怕我等?您老不觉得自己有点太幼稚和太一相情愿了吗?事实上大家心中都有杆秤,公道自在人心,您老仔细想想吧.
   
   我个人很尊重章先生,不说他的学识,单说他做人的境界就比您老高了许多,可当得我称之一声"章老师",反之,您的粪青情结则让您贻笑大方,斯文扫地了.
   
   冷笑是我的兄弟,虽然未谋面,但我可以肯定他的钱财不是贪污受贿得来,如果是那样,他就应该是如同那个无知小妖似的粪青爱国贼竭尽全力的维护支共那个万恶的独裁制度而不是具有独立人格的攻击china邪恶本性的真正的"人",您老生计艰难,不代表所有的人都如您老一般生活困顿,否则必定是不义之财,生活的艺术和谋生的哲学,您老还未窥门径,不过粪青们又要说了,吴三桂是日本人或者美国人养的,很遗憾,本人平生未拿到过一分一毫不是用才智和汗水换来的钱财,如您上帖所言,像我们这样的"奸贼"送给日本人和美国人人家也是不会要的,您老至少还有这点清醒的认识比那个傻鹤是强多了,换言之汉奸们做汉奸完全出于我们的良知和正义感,和钱财收买无关,也没人愿意给我们这些无用的"汉奸"钱财,对吗?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的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的我都反对!
   
   本汉奸本来对爱国贼"一"先生并无恶意,但"一"先生屡次不分皂白的无端谩骂英明神武的汉奸,且不断为粪青傻鹤鸣冤叫屈,就很让人怀疑其动机和身份,"一"先生何不把精力放在反共上?除非您认为反我们这些伪汉奸的意义大过反支共那些真汉奸,否则难以解释你对我等英明神武汉奸倾注的过多的批判热情.
   
   "一"先生据说还是个报刊编辑,请问编辑的职责如何?是帮业余爱好写作者甚至知名大作家改文章的,既然有资格改别人的文章,自身的写作水平也应该绝非泛泛,可令人疑惑的是"一"先生这位职业编辑并未写出一片"礼义仁孝"为先的宏文来批驳我等英明神武的汉奸之"卖国行径",反而出口成"脏",粗俗不堪可与街头民工媲美,我们不禁要问:"一"先生是真的报社编辑吗?如果不是,他的真正职业又是什么呢?他撒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本人不才,实在不能将满口污言秽语的"一"先生"和文质彬彬的"眼镜"编辑先生挂上钩,说"一"先生是西北种田的农民又或者武术队散打教练到有几分相像,唯独不像一个温文尔雅的编辑先生.
   
   有分教,那厢粪青老前辈老老粪青,支共的"粉丝"鲁讯老杂毛曾教导粪青说:"辱骂绝不是战斗",似乎有几分道理,我等英明神武的汉奸对老少中青粪青的p话是从不放在心上的,老粪青鲁讯的胡言乱语自然也不在我等英明神武的汉奸眼里,但汉奸都是知书达理的儒士,"辱骂不是战斗"这句孩童皆知的道理英明神武的汉奸焉用得着老粪青鲁讯在此鸹噪?到反而是老粪青鲁讯的孝子贤孙和"粉丝"如"一"先生之流的老少中青粪青们不闻祖(猪)训,出口成"脏,贻笑大方...似乎不骂人,不侮辱人..他们就无法张开他们那臭不可闻的粪口,从"糊涂虫","傻鹤","歪痴",到今天的"一"先生..粪青爱国贼支共网特嫌犯总是和反法轮功,反汉奸挂钩的,而他们的拙劣表演又总是以被无情的封掉ID而可耻的谢幕,迄今为止,除了DJ先生出于其自私的仇日情结封过本汉奸,我等英明神武的汉奸尚未有一人由于不检点被封id的,这难道还不值得老少粪青们深思?
   
   当然了,dj先生说了,博讯现在是"正不压邪",我还是那句话,古来只闻"邪不胜正",焉有"正不胜邪"的道理?既然粪青屡次遭封,粪青为何独不反思他们心目中的"邪"与"正"的定义是否错误?自然,粪青之所以成为粪青就是由于他们与生俱来的极端愚昧,他们是很难想通这个浅显的道理的,那就让本汉奸不吝赐教了:粪青爱国贼颠倒黑白,助纣为虐,协助支共残害中共国黎民苍生,他们不懂应该怎样爱自己的"祖国",无疑的,他们就是"邪",汉奸英明神武,礼义忠孝仁兼备,雄才伟略,远见卓识,以天下苍生为己念,以大决心,大智慧,冒天下之大不韪,反自己邪恶无比的"母国",毫无疑问,汉奸是"正",所谓"邪不胜正"就是此理,粪青恰如群丑乱舞,焉能撼动我汉奸伟业于分毫?
   
   正是:谈笑间,粪青爱国贼灰飞烟灭.
   
   _________________
   
   我的2个凡是原则:凡是共匪支持的我都反对,凡是赤匪反对的我都支持
   
   支那粪青是劣等民族里的人渣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的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的我都反对!

此文于2007年08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