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
热血汉奸吴三桂
·和网特先生或女士谈心之一:我对flg的“有病不用看”的思考!
·我的自白书兼答网特授予我“土鳖流氓”的光荣称号!
·到底是谁对不起那些热血青年?
·壮哉雄哉,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娘,大哥他回来了
·中华民族是个糊涂的民族
·诗朗诵:劣等民族啊,你丫的名字叫支那
·反击博讯言信老粪青对微软先生的攻击
·浅论支那的武术
·再论支那的武术
·不要爱国
·美国和西方列强支持了中共在中国的法西斯独裁专制!
·东欧人民有的是勇气,支那人有的是奴性
·支共是最老练的政党
·俄罗斯居心叵测
·唯有大日本帝国方能救中国
·论支共党文化特点兼驳"汉奸现象"
·驱除汉狗,还我家帮
·应偷老板之命,草就"人民公敌"开刊词
·博讯代有粪青出,一代新粪换旧粪
·诗悼汉奸老前辈大阿伯:
· 博讯与粪青征战之三:驳编辑"一"先生
·几点说明
·博讯征战系列之一:驳粪青"小妖"
·我在博讯发贴的真实目的
·关于中共生化武器(或核武)毁灭美国的个人思考(附原文)
·智力低下的粪青怎和英明神武的汉奸斗
·粪青们想想..你们凭什么恨人日本人?
·"CHINA"你的学名叫"恰那"!
·随便非洲一个小食人部落比china长几千年
·支那这样的垃圾国家能"崛起"吗?
·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实际上是美国一家的胜利 !!
·分裂支那蓝图构想
·“神诌六号”上天,愚民洗脑高潮
·接受香mm的访问
·归来吧,我的汉奸兄弟姐妹们!
·年年六四,今有六四:纪念爱国愤青君
·由反驳“中国从古至今就是信仰上帝”说开去
·支那为何是世界上最劣等的民族
·对热汉某智障粪青“请问这里可有华夏子孙”答辩
·给美国政府呼吁严惩赵燕的签名信
·驳大陆人网友的万年渐进式民主论
·中日再来彻底一战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支日再战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东方红,太阳升,支那出了个刘翔。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小姐颂
·咏支那博士
·简评李阳的“疯狂英语”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简论袁红冰(兼答草版主)
· 答博讯”钟鼓楼“:儿不嫌母丑 ,子不嫌家贫
·有一种爱总是令人感动
·支那粪狗东京银座买春列传
·气吞万里如虎,生子当如陈水扁
·观支那"抗日"影视有感:日出东方,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赞歌送给你我敬爱的汉奸-汉奸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昨天已收到亚马逊寄来的“毛。不为人知的故事”英文原版书,今天开始,将正式开始“毛,不为人知的故事”的全文翻译工作,此为随时更新版本,完整版请至文部省阅读
   完整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粪青们可在本贴跟帖表达对咱英明神武之汉奸之敬仰,崇敬,艳慕,高山仰止。。。之情,汉奸们可在本贴后跟帖批评,指正,鞭策,激励…,而文部省的完整版则作为资料保存供大家参阅,为保持版面整洁,美观,文部省的完整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是不能跟帖的,有什么意见大家请在此提出,正如我承诺的那样,本项翻译工作直至“毛,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中文无删节版正式出版为止。
   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对支共党史的陌生,我的译文定必错漏百出,贻笑方家,尤其是地名和人名的错译漏译,希望大家多多海涵。
   郑重声明,本汉奸不揣浅陋,翻译此巨著,概因海外中文出版者受到支共和胡宗南后人及其部属的巨大压力,拒绝出版无删节版的“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的缘故,所有有关“毛,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中英文版权均归张戎女士所有并受国际知识产权法保护,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将本译文用做其他用途。
   最后,由于侵犯了张戎女士的版权,本汉奸特此向英勇无畏,不畏权贵,治学严谨的张戎女士致以深深的歉意。
   读者推介:
   “自从张戎女士那部惊世之作‘鸿(wild swans)’出版以来,我们一直耐心的期待着她和她丈夫合作的这部关于中国历史上最为臭名昭著的领导人的里程碑似的巨著的早日问世,大家企盼着她能够重新书写那段中国的历史。事实证明,长久的期待没有白费,这部爆炸性巨著的出版实在是实至名归。”
   ―――最后一位香港总督彭定康写于《时代周刊》(伦敦)
   出版者对本书的简介:
   经过十多年的研究和对那些现今身在海外,从前与毛关系亲密的人――这些人此前从未发表过对毛的任何评价――的访谈,这部巨著可称为迄今为止对毛生活最权威的描述。这本书充满了对令人目瞪口呆的事实的揭露,探讨了长征的“神话”,告诉了大家一个完全不为人知的毛泽东:他的所作所为并非受理想主义和意识形态所驱使,他和斯大林错综复杂,亲密的关系可上溯到1920年代,最终把毛推上了权力的顶峰。毛对日本占领大多数中国土地表示欢迎,他密谋毒计,恐吓诈骗。。。以夺取权力。1949年,毛征服了全中国后,毛的诡秘野心是征服全世界…为了实现他的野心,他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大饥荒,造成3,800 万无辜百姓的死亡。在毛的残暴统治下,和平时期,约7,000万中国人死于非命。
   细密的考证与“鸿”的叙事风格完美的结合,这部自传把毛怎样通过奉行恐怖主义积聚权力的狰狞面目刻画的栩栩如生。毛淫威下的第一个受害者是农民,接着是知识分子,最后是自己党内的“亲密同志”。通过阅读本书,读者可以进入毛阴暗的统治世界中,聆听一幕幕悲喜剧在那隐秘的深处上演,毛的性格和对待其妻子,情人,子女的暴行在书中首次得到了彻底的揭露
   无论是内容和方法,本书都向读者提供了完全崭新的视角,从而必定使历史学者和普通读者感受到那份巨大的震撼力。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的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的我都反对!
   Last edited by 吴三桂 on Wed Dec 27, 2006 11:49 am; edited 14 times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Send e-mail
   吴三桂
   Joined: 04 Nov 2004
   Posts: 4936
   
   PostPosted: Mon May 22, 2006 8:27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Edit/Delete this post Delete this post
   第一部分:毛,马马虎虎的信仰主义者
   1. 古代和现代之间
   (1893-1911;1-17岁)
   毛泽东数十年来掌握着世界上超过四分之一人口的生杀大权,他的残暴统治造成了超过7,000万人在和平年代的死亡,这一数字超过20世纪任何一位国家领导人造成的灾难。毛出生在一个叫韶山的山村农民的家庭,韶山位于湖南省,该省地处中国的心脏地带。毛于1893年12月26日出生。他的祖辈已经在韶山居住生活约500余年了。
   韶山是一个古老美丽的小山村,气候温暖,湿润,有着薄雾弥漫,绵延起伏的小山,人类从新石器时代起就在此繁衍。自从佛教于唐朝传入中国(公元 618-906),佛教寺庙就在此修建并使用至今。包括枫树,樟树,水杉,和银杏树…等约300多种树木构成的丛林覆盖着大地,老虎,豹子,野猪,仍然在群山间咆哮(该地区的最后一头老虎于1957年被杀死),该地区普遍与外界隔绝,既没有道路又没有河流提供便利的交通。甚至直到20世纪初叶,像1908 年皇帝驾崩这样重大的事件都不能远达至此,毛也是离开韶山2年后才知道皇帝驾崩的消息的。
   韶山冲长宽分别约5公里和3.5公里,约600户人家久居在此,靠种植大米,茶叶,竹子,与驱使水牛耕种水稻为生,日常的活动就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些古老的作息行为。毛的父亲叫益昌,生于1870年,他10岁的时候就和10公里开外一个叫“虎落坡”的村庄一个13岁的女孩订下了婚约,那个村庄由于有老虎常在那里晒太阳而得名。尽管毛父母亲各自的村庄距离很近,在那个年代,如此近的2个村庄的村民使用的土语方言几乎完全不同,相互间理解都很困难。毛的母亲做姑娘起就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因为她是文家出生的第七个女孩,大家都叫她“文七妹”,根据数百年来的习俗,文七妹从小缠脚,称为“3 寸金莲”,这样的小脚当时被认为是一种美。
   文七妹和毛的父亲的婚约遵照当地的习俗,由各自父母做主,并基于一个非常现实的考虑:文七妹的一个祖父埋葬在韶山,需要常常去扫墓,拜祭,对文家而言,有一个亲戚在韶山是很有用的。文七妹订婚后就搬去和毛家的人住在一起了,并于1885年,她18岁那年正式和15岁的益昌完婚。
   结婚不久,益昌为了还清家里的债务,外出当兵赚钱,数年后他才还清了外债。那时的农民不是农奴,他们都是自由之身,外出当兵赚钱往往是基于财政上考虑,这在当时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习俗。幸运的是,益昌当兵期间,并没有遭遇任何的战争,非但如此,在外面世界的见闻,开阔了他的视野,给了他一些经商启发。和大多数农民不同,益昌能读书写字,,至少可以记记帐什么的。回到家乡后,益昌不但养猪还将粗粮加工成精细粮在附近的集市出售,他买回了他父亲抵押给别人的田地,接着买回了更多的土地,最终成为当地村庄最为富庶的人家。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的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的我都反对!
   Last edited by 吴三桂 on Tue May 23, 2006 6:56 am; edited 1 time in total
   Back to top
   View user's profile Send private message Send e-mail
   吴三桂
   Joined: 04 Nov 2004
   Posts: 4936
   
   PostPosted: Tue May 23, 2006 6:55 am Post subject: Reply with quote Edit/Delete this post Delete this post
   尽管日子相对来说有了改观,益昌保持了极其刻苦耐劳和勤俭节约的习惯,毛家茅草大屋中有六间房子占据了其中的一翼,益昌最终将茅草屋换成了瓦顶大屋,这算一次主要的装修工程了,但益昌还是保留了土墙和泥巴地板。窗户上装玻璃在那时还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毛家大屋的窗户没有玻璃,只是装了一些木头窗格,夜里以木板掩盖窗户(即使是夜里,气温也很少降到零度以下)。家里只有诸如木床,光板木桌和长条板凳等那样简单的家具。毛就出生在在这样一间相当简陋的屋子中,他出生的床上还有蓝色蚊帐和纯蓝家纺的棉质被子。
   毛排行老三,但他之前的两个婴儿没活几岁就夭折了,身为佛教徒的母亲投入更大的热情希望佛祖能保佑他。毛的名字有二个别名,“泽东”――“泽”,闪亮的意思,“泽“也是毛在家族中辈分的排名,据信这种辈分的排名早在18世纪的族谱中就预先排定了的,“东”,意味着东方,所以他的全名意为:“闪亮在东方”,当毛家的另外2个男孩在1896年和1905年出生的时候,他们的名字分别为“泽民”(“民“,意为人民),“泽潭”(“潭”可能指代韶山所在的地区“湘潭”)。
   这些孩子的名字反映了中国农民根深蒂固的热望――希望孩子成长为有用之材,数百年来,接受教育是通往仕途高官的有效方法,而这种教育就意味着学习孔孟之道。优异的学业可以使出生贫寒的年轻人通过国家的科举考试――成为“满大人”即清朝的官员,这是成为宰相的唯一途径。晋身仕途是一个人成功的标志,家长给毛和他2个弟弟起的名字充分表达了他们的父母对他们寄予的厚望。
   然而,有时候一个了不起的名字也回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和引人误入歧途。因此大多数孩子都被家长起了个诸如阿猫阿狗的低贱的小名。毛的小名叫“石伢子”意为“石头男孩”,为了给这个“小名”洗礼,毛的母亲将毛带到一个高八尺的石头面前,该石头下面有泉水涌出,以具有某种魔力而著名。毛在行过三拜九叩之大礼后,他就成了这块“魔石”的“养子”。毛很喜欢“石伢子”这个小名,直到他成年后还继续使用这个名字。1959年,当毛首次返回韶山也是作为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唯一的一次回韶山时,他会见了村民,在和村民们开始晚餐前,毛打趣说:“现在所有人都到齐了,除了我的‘石妈妈’,我们要不要等她啊?”。
   毛非常热爱他的亲身母亲,在他一生中,类似的挚爱他从未给予过任何人。毛的母亲温和而又具有极大的忍耐力,据毛记忆所及,他母亲从没对他大声说过话。毛的整个面庞,肉感的嘴唇,和冷静的双眸都传自他的母亲。毛一生中每次谈起他的母亲都充满了感情。跟随着母亲的步伐,毛还是个孩童时就成了个小佛教徒。多年後,他告诉他的同事们说:“我崇拜我母亲。。。无论我母亲去哪里,我总是跟着她。。。逛庙会,进香,烧纸钱,拜佛。。。因为我母亲是个佛教徒,我也信了佛教“。但是毛7,8岁时放弃了对佛教的信仰。
   毛有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直到8岁以前,毛一直是住在母亲的娘家――-文家――的,因为毛的母亲喜欢和自己的家人住在一起,在文家时,毛的外婆照看着他。毛的2个叔叔和婶婶对待他像自己的亲身儿子一样,其中一个叔叔还成了他的养父,在中国,养父的地位和西方的“教父”大体相当,毛只干些较轻的农活:拣猪饲料,牵着水牛在池塘边的油茶树林里遛遛,那个小池塘边长满了芭蕉树,芭蕉树叶遮盖着小池塘,荫凉异常。多年后,毛仍然愉快地回忆起那段闲逸的时光。在昏暗的油灯下,毛的婶婶们纺纱缝衣,他则开始学习,朗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