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热血汉奸吴三桂
[主页]->[新会员区]->[热血汉奸吴三桂]->[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热血汉奸吴三桂
·谁为支那的民主进程真正着急?
·英明神武的汉奸不会感动
·为张戎辨
·胡锦涛,陈良宇 VS 大屁股,小屁股!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永远不可能栽支那成功
·邪恶的支那“大一统”思想
·驳斥博讯“天下无贼”的 谬论
·美国外交政策是短视的
·台湾问题
·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再给激进汉奸的一封信
·给李洪志老师的一封信
·谁在卖弄?
·无知,无耻,无畏的支那粪狗
·是否支持台湾独立是衡量是否是真民运的标准之一
·china=支那
·支英对照:日本人为啥么歧视中国人
·长寿的慰安妇
·美国非上帝
·应当对邪恶的支共高官执行”满门抄斩“
·孔子就一痞子落魄秀才
·香港为何不独立
·热汉是娘俺是孩
·必须暴力推翻支共
·国民党为何失败
·不自由毋宁死
·支共愚民洗脑确实成功:
·支那的经济
·给大汉民族的一封信
·支持台湾独立是每个台湾人的义务
·英汉对照: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吴三桂翻译版:毛:不为人知的故事
·支共的内部争斗会危及其政权吗?
· 袁伟民在08奥运动员大会上的讲话(原创)
·去你妈的“爱国主义”(修订正式版)
·去你妈的“民族主义”
·去你妈的祖国
·去你妈的“中华民族”
·支那的制造业怎么了?(粪狗看看汉奸也还是爱国滴)
·诬我为日本人的必定是共特无疑
·东方红,太阳升,支那出了个刘翔。
·文革诗歌新编:放开我,妈妈!
·小姐颂
·咏支那博士
·简评李阳的“疯狂英语”
·害袁红冰老师者,其粉丝也
·简论袁红冰(兼答草版主)
· 答博讯”钟鼓楼“:儿不嫌母丑 ,子不嫌家贫
·有一种爱总是令人感动
·支那粪狗东京银座买春列传
·气吞万里如虎,生子当如陈水扁
·观支那"抗日"影视有感:日出东方,唯大日本帝国不败
·赞歌送给你我敬爱的汉奸-汉奸颂
·山姆大叔和支共的裤子就只有那么一条
·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与兔子的路线斗争
·原创:和夕阳兄---汉奸读"伟大的母爱".(文中颇多夕阳兄不喜用语,请谅) !!
·咏支那意淫之神
·说说支那的李熬,无良文人到劣等民族
·什么样的情况下支那才会彻底崩溃?
·原创:荒谬绝伦的支那猪的历史观
·原创:这个世界,又有谁不爱支那?
·2008.3.12三桂准确预言马太监将赢得选举
·是的,我毫不怀疑,整个文明世界终将匍匐在红色共产怪兽支那猪的脚下呻吟。
·小议俄罗斯
·奥运,令我气愤万分
· 温家宝这个老年痴呆患者
·三桂保守估计四川地震死亡实际至少30万人以上
·捐钱给支那的人都是脑子进水的
·支共一贯隐瞒地震预报,草菅人命
·三桂分析:这次四川地震是支共释放地下核武故意造成!@
·是到了讨论本次地震到底死多数人的时候了
· 支共匪首的“抗震救灾‘的荒谬言论
·魔鬼戴人皮面具:支共伪装尊重生命
·抗震救灾马上就要结束
·小议“多难兴邦”
·原创:本次四川地震真的无法预报吗?
·由最近北平男扑杀支那十数警察说开去
·我爱你,美国,我的母亲,我的祖国
·支共不会更改党名!
·北平奥运,熬你妈的晕。我日!
·社论:支那民主化必须从其体育崩溃开始
·向新疆共和国猛士致以最崇高敬意
·“情色海岸线”祭--点滴回忆
·悲观的看,我对美国的未来近乎绝望!
·三桂对西方自由世界纵容支共的粗浅认识
·此次全球金融危机或引发支那崩溃
·# 胡佳不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保持支那的独裁专制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接收了太多劣等民族导致美国的衰败
·由于支那人的存在,堕落的世界必将受到神的惩罚
·讨论:我对美国的高国债有些不解
·关于二战,抛开意识形态的争执,我有2个基本观点
·三桂准确预测美国大选兼最新美国总统大选评论
·三桂版:美国国歌翻译(草稿,不断修改中)
·本次全球经济危机罪魁祸首终于找到了
·和博讯大名士Dj君谈心
·说说柴玲等“六四”英雄
·三桂对支那男生割女生头的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兔兔幼稚想到的支那深层次问题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兔兔其人非常非常的幼稚,我不想说他浅薄,那样太伤害其自尊心,但他的无比幼稚是有目共睹的。
   
   看看他的观点,再略加分析:
   

   1.让支那人集体绝育,最好把整个近20亿支那人从地球上完全灭绝。
   
   不怀好意的想,肯定出乎兔兔意料之外的是,这点我是完全同意兔兔的,但只要是一个智力超过90的人就应该知道,就算你这么想,也绝对不应该说出来,为什么呢?因为根本办不到,这也是兔兔至今连一个可行性的假设或分析都拿不出来的原因,既然这么明显的“不可能的任务”兔兔都看不出来,或者看出来了还执意要天天挂在嘴上喋喋不休的唠叨,他如果不是极其幼稚就有共特嫌疑,故意执此骇人听闻的种族灭绝观点惊骇世人,至少是惊骇了能够看到热汉的支那人和潜在的支那民主后能够看到热汉的20亿支那人,那么,我必须问一下,兔兔如此痴迷于这样明显荒诞不经的恐怖观点,到底是何居心?
   
   目前唯一或许能达成兔兔的这一荒谬绝伦的信念的因素就是支那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但同样的,相信只要智力超过90的就一定同样会明白,支那的环境恶化对整个世界的威胁绝对不下于其独裁专制的制度,因为以支那的绝对人口数量和对环境的污染,对世界的威胁是有目共睹的,而一旦由于环境恶化造成支那崩溃,不但不能把20亿支那杀死在支那那块土地,反而极有可能导致前所未有的难民潮,导致20亿支那人流窜欧亚非,近而登陆美洲,这难道也是兔兔想看到的?或者兔兔把他那幼稚的脑袋如鸵鸟般深深的埋在沙子里根本就想不到如此简单的问题?
   
   2.兔兔是绝对不喜欢支那民主,富裕,强大的支那的。
   
   关于这点,我部分同意,我的观点也始终如一,那就是:保持一个民主,富裕,弱小的支那完全符合全世界人民的利益。那么,怎样才能达到这点呢?是很难,但绝对可以办到。
   
   只有民主,富裕的支那可以牢牢的把支那人钉在东亚大陆支那的土地上,而以支那人亘古不变的邪恶天性,一旦支那人强大了,必定为祸世界,甚至对文明世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这点相信在座的各位汉奸和只要对支那哪怕有一星半点的知识和了解的真正的自由知识分子都会毫不怀疑,因此支那的民主,富裕是让邪恶的支那人呆在那块同样邪恶的东亚大陆不四处流窜祸害世界唯一的良方和解药,非如此,即使如今日之支共独裁专制一至严酷如斯亦难完全阻绝其邪恶的人民偷渡,移民,留学.....非法或合法的停留在文明世界,给世界埋下动荡的隐患。更可怕的是,目光短浅,急功近利的自由世界如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之辈出于贪婪的目的正在源源不断的将支那病毒移植于其血液中,长此以往,悲观的想,其腐烂,灭亡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富裕,民主,是否和弱小矛盾呢?我认为是有点,但不是绝对,比如自由世界可以使用任何经济,政治,文化。。。甚至必要时采用军事上的手段分裂或瓜分支那,这点似乎并不难办到,支那古语也说了“合久必分”的道理。
   
   3.兔兔不着边际炫耀其美国公民的身份令我万分的不解和迷惑。
   
   他甚至似乎连5年绿卡后自动申请转为美国公民这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太能够理解。以我的观点,美国国籍是世界上所有国家中最容易获得的,为什么呢?看看我们的周遭就明白了,有多少目不识丁的包括支那在内的偷渡或其他途径进入美国的外国垃圾都通过各种合法或非法的手段轻而易举的获得了兔兔为之自豪不已的“美国国籍”,非但如此,令兔兔心脏病发作的是,美国境内的3000万非法移民(根据热汉美女香月的科学统计数据资料)即将获得合法美国身份也似乎是不可阻遏的。而更让人不解的是兔兔居然还呼吁“留学生滚回去”,甚至是被美国政府强迫了“滚回去”的,包括那些合法工作获得美国身份的“留学生”。在兔兔眼里,似乎只有他这个非美国出生的随父母移民的非第二代移民有资格留在伟大的美国似的,这点也令我非常迷惑。因为,身为律师的兔兔甚至也不太能够理解美国这个移民国家是怎样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他也同样不能理解那些他呼吁被强迫“滚回去”的合法获得美国身份的留学生或其他人等在美国出生的子女似乎比他这个非美国出生的非第二代移民更有留居在美国的权力,因为同样在他眼里,这些美国出生的孩子也似乎应该随他们的父母“滚回去”的,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众多的合法美国绿卡持有者或公民都“滚回去”了,美国政府为何单单把兔兔的父母,家属甚至兔兔本人留在伟大的美国?难道兔兔的父母是美国政府的外国移民国策私人顾问?即便如此,其父母也怕难逃“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包”的诘问吧?
   
   -------------------------------
   
   兔兔 wrote:
   drinker wrote:
   
   
   有些時候意見衝突很難避免,站在反支一方,在這個前提下,
   希望兔兔話說時可以寬容一點.
   
   
   反支?这里反支的很少很少。
   
   反共爱支的占绝大多数。它们的愿望是赶走共产党,建设民主强大富饶的‘中国’。
   
   
   --------------------------------
   
   [quote="BlackRain"]
   吴三桂 wrote:
   兔兔,怎么增加支那猪死亡的痛苦?我也想啊,要不你先作个表率?
   
   按照你的逻辑,支那不能乱,越稳定越好,再继续推理,当年64是杀的好了,因为支共也提倡"稳定压倒一切",所以才杀人,那么,你肯定是支持支共杀学生的了,因为这样才保住支共到现在,你不怕我们偷老板把你碎尸万段?还是按你的逻辑,支共杀法轮功也是对的,因为法轮共讲"真善忍",净化支那猪的心灵,使支那猪苟延残喘,显然和你的理想相悖,又或者你只会胡言乱语搅局胡闹,根本就没有固定的思想?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支那豚的痛苦好,支那豚的死亡好。
   
   要是联合民运能令支那更糟糕点,我做;要是联合法轮功能令支那豚死多点,我做;
   
   很简单,很直接,支那就是恶性肿瘤,死得越多对世界越好。[/quot]
   -------------------------------------
   _________________
   My Japanese Name: 吴三桂雄
   
   吉田松陰辭世詩: “縱使身朽武藏野,生生不息大和魂。” !
   
   凡是支共反对我都支持,凡是支共支持我都反对!
   
   本人博讯博客:www.boxun.com/hero/rxhj.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