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拾遗
[主页]->[人生感怀]->[人生拾遗]->[小说《《山魅]
人生拾遗
·小杂谈-民进党失败了 台独也必将成为一个历史名词
·小杂谈-人生拾遗再次呼吁尽快释放孙林先生
·小杂谈-移花接木是西方势力干预中国内政最常见的手法
·小杂谈-破坏奥运圣火传递是可耻行径
·小杂谈-驳博讯论坛中羽森呼吁 中国人 自立自强+独立建国~自由组党选举+和平公投!让西藏+中国独立之观点
·小杂谈_中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惊讶--美国CNN这次惹麻烦了
·小杂谈-中国政府你怎还沉默?!暴风雨就要来了!!!
·小杂谈--人生拾遗谈爱国
·小杂谈--石油涨到200美元世界将火药十足
·小杂谈--博讯高唱青春的战歌前进
·小杂谈--北京奥运世界人民的一场体育盛会
·小杂谈--我拾起一块板砖砸向国家地震局
·小杂谈--人民的好总理温家宝
·小杂谈----谈社会救助体制多样化
·小杂谈--强烈要求政府监督中国红十字会的捐款去向
·小杂谈--科技促进了民主发展
·小杂谈--对着这样多的亡灵我不敢再说
·小杂谈--当一个刑事案件转也能化为一场骚乱表明了很多
·小杂谈--奥运安保还是要相信群众
·小杂谈--孙林先生-博讯的骄傲
·小杂谈-从最近社会群体事件中看警察的执法能力与大棒政策
·小杂谈--出庭挨踹 阿扁终于释放一下
读书散记
·东山居士读孙子兵法之一
·东山居士读孙子兵法之二
·人生三景
·由好诗感言
·论道(一)
诗词
·志铭
·偶拾一句
·红叶
·登山
·无题
·蜀水
·春雨
·九月九拜舍利塔有感
·浣溪沙 (词)
·清平乐 (词)
· 念奴娇(词)
·少年游(词)
·木兰花(词)
·秋夜
·爬山
·爬山
·
·雪夜
·偶得一句
·海尔蓝
·
·流星 白雪 晚霞
·粉笔
·两棵树
·相遇
·书夹
·英语桥
·外星人
·外星人
·外星人(三)
·女孩
·历史串诗
·历史串诗
·古战场
·爱你没商量
·
·期盼
·风铃
·秋雨
·生活
·博讯我的家
·杂诗一首
·歌词一则
·诗一首-梦游
·诗一首
·中秋寄语
· 骨气
·
·
·电脑
·鼠标
·初冬的雾
·冬夜
·启明星
·送友人一首
·小草
·黑夜中的战斗
·冬至(听闻中文独立笔会受到特殊待遇有感)
·游园(诗一首) 写于2003年8月
·诗一首 送国内网友
·诗一首《《山水林鸟》》
·落入时间的海
·新年儒风
·秋叶
·寒线
· 浣溪沙(词)
·
·思绪
·你的心已经属于我
·雪中的玫瑰-送给在灾区救灾的人们
·新春快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山魅

    又一个月过去了, 在H省南的那座矿山上,刀疤脸带领来的省探矿队也一转眼成立了大壮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各种设备也源源不断的运到了山上,大有国军部队一夜之后就红旗飘飘变成解放军味道。老郑头所在的石槽村也更热闹了,以前没有过的小吃店,小卖部开始雨后春笋般的开了几家。这天老郑头在自己的家里正闷头一个人抽烟,山上的变化使他有些局促不安,自从刀疤脸他们以探矿名义来到这里,一种不好的感觉就始终藏在了他的心里。现在刀疤脸的探矿队一转眼变成了矿业公司,大张旗鼓的进行采矿行为,更验证了他心中的不安,有几次他自己或者和村民一起上山进行交涉,都被刀疤脸的蛮横堵了回来。想事情当中他老婆叫了几次让他吃饭他都没有挪动屁股。一袋烟抽完他忽然想到应该向上反映下,看看这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不能让他们祖祖辈辈孕育的山林让别人任意蹂躏。于是他就下炕走到落了少许灰尘的老式梳妆台前坐下,拿出信纸写起来。
   
   
    自从大壮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后刀疤脸更加风光了,这时他已经对外的称谓是大壮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总,虽然他心里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前台傀儡。但对于山下石槽村的那位郑主任也再也不用那样客气了,口气变的越来越硬气,似乎有些南霸天的味道。自从矿脉找到后,黎总还来过几次视察情况,并嘱托他一定抓紧干,赶紧把矿石挖出来。刀疤脸自然言听计从,工作进展的也很快,随着炮一天一天响,矿洞也一天一天深入。矿石源源不断的挖出来,一车车的运出大山去,刀疤脸自然是看在眼里心里高兴。但不知怎的等一个人静下来,老郑头的那个故事又让他有些忐忑不安。随着采矿步伐加快,老郑头曾几次来找过他,意思很明确,想让他们停下来,后来还组织许多村民断路阻止。都是被他一口回绝,还有就是他手持他那个神通广大的黎总不断充实的“合法”文件,及地方政府配合上面意思派来的地方警察干预下,让老郑头他们无功而返。
   

   
    矿还是一天天火热干起来,老郑头他们这块世代依赖的山林也开始哭泣了,山上的林子一天天被砍伐减少,山上几百万年来形成的山石也被破坏,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成了一个吵闹的大工地。山下的石槽村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宁静,村民发现从山上流淌下来的泉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浑浊,越来越难喝,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甘甜。以前清新的空气似乎也开始被空气中越来越多的灰尘替代。村民们都有些不干了,这天一大早几十个村民又聚集到老主任家院子里议论起来。老郑头这时低着头走出来,沉重的看了一下村民,对村民说:“大家闹也没用了,看这时省里刚给我回的信,信里说的很明白我们后山已经归人家了,这上面还说了,根据国家规定上面要给我们补偿,每家按人头算每人补偿两万。”老郑头话一出口,村民们就开始纷纷议论了,有骂当官的太坏,有骂村官不及时制止让奸商得逞的,还有说补偿的太少应该多要些。看着村民乱糟糟的样子,老郑头叹了口气一背手回到了屋里。过了一会好象是已经考虑成熟了,老郑头又推门走出来,清清嗓子大声对村民说:“乡亲们”,立时村民们安静了下来都看着老主任。“我们不能看着我们的山林就这样毁了,由于人家拿着上面的合法文文,我们还不能阻止,但是我相信政府不会不管我们的事情,明天我要去上访,县里不行,省里,省里不行就到北京。我想中国总有说理的地方,不能让他们把我们这里继续糟蹋下去,不能让坏人得逞”。人群中随后有好几个人附和,“好,算我一个,算我一个”。于是经过大家协商确定了以老郑头为首的几个上访者。
   
   
    第二天一大早,老郑头和村里那几个人带了些干粮,钱,就去了县里告状去了,出村后的老郑头顶着烈日回头看着光秃的后山,泪水不禁哗哗的流下来,瓮声说道:“他们今天造的孽,我们的山神会报复他们的”。说完带着几个人就匆匆向县城走去。

此文于2007年12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