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人生拾遗
[主页]->[人生感怀]->[人生拾遗]->[小说山魅]
人生拾遗
·中国共产党章程(3)
·中国共产党章程(4)
·中国共产党章程(5)
·黄金秋(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罪”辩护词
·黄金秋颠覆国家政权案
·转载--澄清谣言
·转载网友的狂热爱国口号
·转载 --《光的赞歌》艾青 前三段
·转载-艾青的诗《《光的赞歌》》456节
·转载--艾青的诗《光的赞歌》789节
·转帖- -刘晓波这次真的麻烦了
·转载-不要轻视《零八宪章》所产生的恶劣后果(这是老夫子的表演)
·转载--从《零八宪章》看右翼的策略
·转载-- 《《官员利用公权力打击网络的不利言论属于违法行为》》
育儿
·宝宝日记
·宝宝日记 (一个育儿经验的连载日记)即将开始
·宝宝日记(记载宝宝生长历程的连载)敬请关注
·宝宝日记(一) 一个记载宝宝成长的日记
·连载宝宝日记(一)
·宝宝日记--宝宝的出生
·宝宝日志--花样越来越多
·宝宝日志--量产的尿布
·宝宝的日志___宝宝今天满月
·宝宝的日志---语言能力的培养
·宝宝日志--育儿心得(2008年2月14日)
·宝宝日志--育儿心得(2008.2.14)
·宝宝日志---2008年2月19日
·宝宝日志--08年3月6日
·宝宝日志-2008年4月3日
·宝宝日志--2008年5月8日
·宝宝日志--2008.6.4
·宝宝日志--2008年7月4日
·宝宝日志--2008年8月4日
·宝宝日志--2008年9月5日
·宝宝日志--2008年11月23日
·宝宝日志--2008年11月26日
·宝宝日志--2010年3月25日
·宝宝日志----2010年6月1日
·宝宝日志--2010年8月5日
·宝宝日志--2010年10月28日
·宝宝日志--2011年1月4日
·宝宝日志--2011年2月24日
·宝宝日志---2011年5月10日
·宝宝日志---2011年11月7日
·宝宝日志--2012年2月16日
·宝宝日志---2012年4月16日
·宝宝日志---父与子中秋对诗2012年10月16
小杂谈
·小杂谈--剔除警察系统中的世袭制度是开明执法的开始
·小杂谈--阿扁贪了 遮羞布也掉了
·小杂谈--街边饮酒郎与黑心奶农
·小杂谈--河北省相关大小干部全部免职 高强卫生部长下台
·小杂谈--华儿街金融危机也许是历史上最大阴谋谎言
·小杂谈--阿扁无耻 送台独于万丈深渊
·小杂谈---我们也到了铸犁为剑的时候
·小杂谈--与旭升君共勉
·小杂谈--哈尔滨的六警察是好样的
·小杂谈--雷锋的"螺丝钉"精神应该继续发扬光大
·小杂谈--中共失去了一次极好的正面宣传机会
·小杂谈---阿扁彻底扁球了
·小杂谈--官场现形记的“禁操办”
·小杂谈--群体事件增加危及国家安全
·小杂谈--杨佳案件走的太远了
·小杂谈--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投资拯救了谁
·小杂谈--扯虎皮做大衣之流的刘晓波
·小杂谈--多关押博讯记者孙林先生一天 中国民主进程就倒退"一年"
·小杂谈--"山寨文化"向主流思想无声的宣战
·小杂谈--对文革反思一点
·展望博讯2009年新景(祝博讯同仁新年幸福安康)
·小杂谈---2009年世界将会怎样?!
·小杂谈--还"六四事件"真相 不要人民"闷骚"
·小杂谈--叛国者永远是可恨的
·小杂谈--《《零八宪章》》注定是昙花一现
·小杂谈--小议胡温高明的内政策略
·小杂谈--如此下去还是需要革命
·我们奋力腾起(博讯同仁加油)
·小杂谈--从“艺人”满文军吸毒说起
·小杂谈--内有《炎黄春秋》外有《博讯》中国大有希望
·国内网友对《小杂谈—叛国者永远是可恨的》的评论
·小杂谈--“黔驴计穷”的民进党
· 小杂谈——驳《博讯网与胡锦涛江泽民〉
·小杂谈--信仰与娶老婆
·小杂谈----谷歌请走好
·小杂谈----每个公民是不是都是生活在野人岛
·小杂谈----成瑞龙案件中值得关注的一点
·小杂谈---由街头裹着棉被睡觉的民工想起
·小杂谈------弘扬爱国主义教育必须坚持不懈
·小杂谈——开放的博讯是面明镜
·小杂谈---社会公众助捐的背后
·小杂谈----公民的权利与权力
·小杂谈--举杯 高雅生活从喝茶开始
·小杂谈--中国不会发生大的社会动荡
·小杂谈---既要做愤青 更要有社会责任感
·小杂谈---北大杂碎孙东东
·小杂谈---警察叔叔说“上面的意思”
·小杂谈----《唐山大地震》这样的烂片还能走多远
·小杂谈--从《唐山大地震》的播出看出国人欣赏水平
·小杂谈---一场耐人寻味的博弈
·小杂谈--郭德刚看你个小样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小杂谈---请官员深入基层 体谅民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说山魅

   

第二章 鬼魅初现


   
   
    夜幕渐渐降临,山里的温度也降了下来,刀疤脸指挥着他带来的二十号人紧张的搭建着帐篷,终于在天完全黑之前,他们把五个帐篷一字排开的搭好了。经过一天的劳累这群人再没有气力做饭了,于是刀疤脸招呼人从车上搬下来些矿泉水,面包等,这些人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矿泉水坐成一圈吃了起来.忽然脚下的大地奇异的颤动起来,感觉就好象地震一样,大家都傻了一般呆在了那里,这里一片空旷没有哪里可躲。大地的摇动只是短暂的几十秒钟就过去了,这些人开始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刀疤脸打断了这些人的议论,让他们吃完抓紧时间赶紧睡觉,好明天开展工作,还一边没忘安慰这些人说,刚才的震动是只是山那边炸山采矿引起的,不要瞎猜。说完他心理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他知道这周围的山已经被保护了起来是不让随便开发的,哪来的炸山采矿呢?吃饱后人们陆续走进自己的帐篷睡觉去了,经过一夜的熟睡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第二天一大早,这些人就被树上唧唧喳喳叫个不停的鸟儿吵醒了,又陆续从帐篷里爬出来从附近河里打水洗脸,几个负责做饭的工人在帐篷外开始想办法找地生火做饭.刀疤脸也从他的帐篷里钻出来,刚想伸个懒腰,忽然山下传来的一阵脚步声。他顺着声音往山下瞅,就见沿着盘山道旁的小山路上,一个老人背着手走上来。只见他脚步稳健,弓背抬腿,很快就走到了离刀疤脸不远处的山坡处。刀疤脸借着晨曦一看原来是山下石槽村的郑主任。他赶紧打招呼道:“郑主任怎有空上来转转啊?”老郑头恩了一声后,不一会就走到了他面前,有些神秘的对刀疤脸说:“昨晚是不是感觉到地震了?”刀疤脸赶忙答到:“是啊”老郑头把头低了低自言自语着:“来了来了,又要出来了,我们这里又要遭殃了,哎!”老郑头幽沉的声音听的刀疤脸脑皮直发毛。他赶忙把老郑头拉到一个向阳的斜坡边坐下,好奇的问到:“老郑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的越来越糊涂了”。
   
   
   
    老郑头有些神秘并带着些恐慌的语调又说起来:“听以前的老人说,我们这个地方在唐朝的时候是皇家的一个狩猎场,到了武则天的时候改朝换代,这里也冷清下来,有一天晚上也是地震动了起来,没过几天山中央裂开了一个口子,山下有些好奇的人就跑过去看,回来后一个个都神色慌张默不作声。人们发现人群中多了一个老头,穿着的衣服似乎是前代的,他到了村子就随便找个地方住下了,谁知道没几天村子的人越来越少,好象蒸发了一般。到后来胆子大的一个晚上偷偷藏在村子一个角落,到了深夜就见那个老头出来了,把衣服脱掉,坐在村子中央一个大磨石上,这时那个藏在暗处的人差点被吓死,原来老头衣服下边竟然是一具毛茸茸的躯体,更恐怖的最后竟然将头拿下来,于是一个长的象人形可是青面獠牙的怪物露出了真容。后来这个怪兽开始四爪着地跑到了一户有人家的家里,好一会才跑了出来。那个人吓的不知道怎样回去的,第二天他跑去那家看,就发现那家的两口人也不见了踪影。他很是害怕,但从心里知道事物的原委,于是偷偷找了村子里的几个幸存的强壮汉子和老人商量,最后他们一致同意用火把这个怪兽赶跑。夜幕降临那个披着人皮的怪兽又出现了,它象昨晚一样脱掉人皮后坐到了磨石上想整理下,就在这时它忽然怪叫一声,嘶鸣着向村子后的山里跑去,那几个隐藏的人点燃火把追了过去,可一转眼那个东西跑进了山上那个裂缝里不见了踪影,几个人不敢再追回去睡觉了。原来这几个人在白天将那个怪物经常坐的大磨石用柴火烧的烫烫的,等晚上怪物一坐就将它给烫跑了。一夜无事,第二天一大早人们到山上一看竟然发现那个裂缝合上了,外边再也看不到裂缝的痕迹。后来这个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等老郑头将这个故事一说完,吓的这个刀疤脸出了一身白毛汗。老郑头看见刀疤脸吓的成了这个样子,脸上不禁透露出几丝诡异的笑。两个人又不痛不痒的聊了几句后老郑头就原路返回了村子。
   
   
   
   
    老郑头走了之后,刀疤脸呆呆的怔了半天。后来不知怎的笑出了声,心里想着肯定这个老郑头在吓唬自己,但关于老郑头为何这样做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吃过早饭,刀疤脸将跟随他来的工程师季先民单独叫到一边。“季工程师,我们怎么开展工作,从哪里入手还需要你总体安排一下”刀疤脸说道。季先民回答道:“我们是需要想办法采集一些石头样本,在进行化学分析,这样才能确定这里矿石的主要成分以及到底有没有开采价值”。刀疤脸点了一下头痛快的说道,“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于是他组织这些人组成两个队,按季先民工程师的要求,分别从两个方向向山上爬去,以便采集更多的样本。
   
   
   
   
    经过一天的忙碌,天一擦黑这些人返回驻地并带回了许多样本。季先民和他的助手没有来得急吃,一回来就钻进自己的帐篷开始分析人们带回来的石头样本。刀疤脸吃过晚饭就回到帐篷呼呼大睡起来,后半夜忽然感觉有人叫他,一睁眼就看见季先民红肿着双眼看着他,见他醒了脸上立时乐开花的说道:“好消息!没有想到这么顺利,光从分析的样本来看,这里肯定有铜矿,下步我们就要找个位置好的地,放炮炸山找准矿脉。”听季先民说完,刀疤脸也很兴奋,对这个结果一边说很好,一边答应季先民明天让人随他上山炸山。等季先民走了后,他掏出手机拨通了黎总的电话,电话接通,那头黎总有些不耐烦的说:“老崔有什么急事?非得这么晚说”。刀疤脸就将季先民讲的又跟黎总重复了一遍。那头黎总似乎也兴奋了起来,音频也高了两度,对刀疤脸说:“老崔 你们进行的比我预想的要快的多多啊,那好明天就开始准备找矿脉,我这几天把城里的事情准备下也过去看看”。等电话聊完,刀疤脸一头趴到了床上又大睡起来。后来他做起来梦,梦见他与他的人把炸药埋好,又听的一声巨响,就见山慢慢裂开一个口子,里面青烟缭绕,随后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兽就缓慢爬出裂口,并向人们快速冲过来。刀疤脸被自己的恶梦吓醒了,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此文于2007年11月17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